一片猶如潮水一般的騷動在山頂之上擴散而開,幾乎所有的視線在這一刻都是瞬間抬起,最後帶著濃濃敬畏,看向著上空之處。

就見到在石殿的盡頭之處,九州殿的頂端之上,此刻凌空之處有一片光線交織,光線交織之間,在半空之中形成了一片光椅,而那光椅之上,此刻一道道身影隨意的坐著。偶爾有淡漠的視線,掃向了下方,剎那間,就有一股難以想象的可怕威壓,若有若無的籠罩著這片天地!

九天玄宗!

望著那些如同神明一般的身影,山頂之上不少來自各大勢力的天朝強者此刻都是忍不住微微欠了欠身。

愈發了解這玄武大陸勢力分佈的人,愈發明白,在這片龐大的玄武大陸之上。這九天玄宗才是真正的掌控者。而剩下的各方勢力,無論是王朝還是宗派,都是依附在這九天玄宗之下的。或許唯一的區別就在於,你到底依附了九天玄宗的哪一宗罷了。

而這些九天玄宗之中任何一個宗派的實力和底蘊,都是可以在眨眼之間,將一個所謂的超級勢力碾壓成灰!

在這等絕對的力量面前,任何人天才強者,都是不得不彎下他們的高傲的脊梁骨!

九州山頂,一片寂靜,在那半空之中隨意而坐的九道身影之下,這裡所有的天才都沒有往日的傲氣!

杜飛身處人群之中,目光也是僅僅的盯著那九道身影,眼角微微的抽搐著。從這些人身上,他感受到了一種極端恐怖的威壓,雖然他也沒有辦法確定這些人到底是什麼實力。但是,恐怕就算是當日的君如飛之流的人物,在他們面前也是必須垂下高傲的頭顱!

「這便是九天玄宗的實力!果然是可怕,不愧為玄武大陸真正的掌控者!」杜飛緩緩的吸了一口氣,眼眸之中倒是有了幾分火熱和期盼起來。想來,若是能夠加入這其中一宗的話,對於自己來說,應該有著不小的好處吧?只不過,或許,這裡面的幾個宗派,自己還是不要選擇的比較好啊!

「杜飛兄弟,看見了最左邊的那位了嘛,那人,便是太初君武宗之人!」不知道什麼出現在了杜飛身側的蕭智,突然出聲道。

「哦!?」聞言,杜飛的瞳孔猛的一縮,幾乎是下意識的就將視線掃了過去。出現在那裡的,是一個看起來似乎是中年的男子。男子面容雖然普通,但是在他身上卻有一股如同刀鋒一般的氣息瀰漫而出,使得其整個人身上有一種極端恐怖的殺氣瀰漫而出,在這等殺氣之下,普通強者恐怕連將其直視的資格都沒有。

此人身上穿著一件黑白兩色相間的長袍,長袍之上,黑白對立,彼此融合,倒是如同日月陰陽一般,顯得極端的玄奧。

不過,這名男子始終都是微微的閉目養神,那等模樣,就彷彿對下方的一切並不關心一般。

「那小元君武宗便是這太初君武宗的嫡系勢力,據說,那君卓東實力極端恐怖,他的出現,便是為了奪得本屆九州之戰的榜首。你要知道,這太初君武宗已經連續三屆收了九州之戰的榜首入宗了!據說,從某個意義上來說,除了那虛無縹緲的武靈殿和神秘莫測的黃泉殿之外,這太初君武宗,是九天玄宗之中當之無愧的第一宗派!」

「第一宗派么……」聞言,杜飛的瞳孔微微一縮,而後緩緩的點了點頭。

杜飛的視線在此人身上停留了片刻后之後,旋即就落到了其右手邊的一人身上,此人是一個一臉枯黃之色的老者,頭髮如同乾巴巴的稻草一般,極端的古怪。在其身上,有著一股陰惻惻的氣息瀰漫而出,就彷彿此人是一具屍骸,並不是一個活人一般。

「這就是神秘莫測的黃泉殿之人,據說,除了黃泉殿之人以外,沒人知道黃泉殿到底在什麼地方,但是不管如何,這黃泉殿的實力都是極端的恐怖。」蕭智的眼力倒是很好,倒是瞬間就認出了另外一人的身份,而後飛快解釋道。

「在過去之人,就是最為虛無縹緲的武靈殿之人了,武靈殿的為人行事太過超乎常理之外,他們所追求的東西,據說便是世間極其稀少的武靈,若是知道了武靈的所在,便是九天玄宗,他們也會想辦法搶上門去。對於這個宗派,許多人都是禁而遠之的!」蕭智指著接下去,一個身上穿著白袍,臉色有幾分蒼白的老者,輕聲開口道。

聞言,杜飛視線又是微微一縮,這武靈殿,可以說他最為關注的勢力了,但是想不到這武靈殿出現在此處之人,居然是如此之普通,倒是令得他一時間想不明白此人到底是否真的便是那武靈殿之人了。

「再過去的,便是丹閣之人了,據說,這丹閣掌握了這玄武大陸之上最為高深的丹方和丹之技,據說在其宗派之中,還藏著數枚傳說中的天地元丹!僅僅靠著這天地元丹和那聖級丹之技,這丹閣的地位,就是極高了!」

「而接下來是,便是化龍閣,這一宗派之人,所修的都是鍛體之術,據說這一宗派的巔峰,就是化身為遠古龍族,肉體之強悍,兼職就到了難以想象的地步!」

「在下來,是九霄閣,此宗派的特色,是丹武雙修,主修身法,據說在速度一門之上,很少有人能夠跟這九霄閣之人比擬的。」 「接下來的那個女人,是太清宗之人,太清宗中,以女人為主,但是這個宗派的實力,也是不容小噓的。」一旁的蕭智倒是極好的解說,隨著杜飛視線的轉移,他依然是飛快的解釋道,「而這個女人,就是之前石姑娘所說的那一位了。」

「原來是她。」聞言,杜飛的視線在這個風韻猶存的美婦身上停留的片刻,這個美婦身上有一種超脫世俗的雍容氣度,華貴無比。

「再接下來的,則是劍宗!劍宗之人修的便是一手劍訣,據說劍宗之人的劍術,乃是九天玄宗之中最為凌厲霸氣的。」蕭智的手指指向下一人,那人一身青衫,身上掛著一柄長劍,但是那長劍雖然沒有出鞘,但是一股凌厲的劍氣卻是不斷的衝天而起,顯得極其的驚心動魄。

「然後,還有那最後一個宗派,便是那凌天宗了,這個宗派在九天玄宗之中一向不顯山露水,屬於極其低調的存在,但是一般人都知道,惹誰都不要惹凌天宗。因為,他們這個宗派之中會時不時出現一些極端變態的狠人。據說百年前,這凌天宗之中曾經出現一位狠人,以一己之力獨闖黃泉殿和武靈殿,就為了為凌天宗中一個擁有了武靈卻被這兩殿聯手擒殺的記名弟子出氣。據說,那曾經出手擒殺那記名弟子的兩殿之人,都活生生的被那狠人抽筋拔骨,連這兩殿的殿主都被驚動了,也沒有將其控制住,最後,據說是那太初君武宗那面有一位大能出手,才算是勉強將此事壓了下來。但是就算是如此,此事之後,就算是同為九天玄宗,也罕少有人願意招惹凌天宗之人。」蕭智對於這最後的凌天宗說得最為詳細,顯然,那等事情可是極端的震撼人心,畢竟,武靈殿、黃泉殿、太初君武宗可是佔據了九天玄宗之中的三家了,三家聯袂出手,才將一個人遏制住,這凌天宗那位的本事,當真是驚天動地啊!

杜飛聞言,也是緩緩的吁了一口氣,這個傢伙,果然個狠辣的人物啊!

「那最後這位前輩結局如何了?」杜飛有些好奇的問道。

「最後事情鬧得太大了,這三大宗派聯袂出手之後才算是將其壓制住,只不過,這個狠人也算厲害,在這等情況下,也是只傷不死,還被他尋得了機會逃回宗門之中。而這三大宗派顯然是被他給打怕了,都是帶著人馬找上了凌天宗的山門,討要一個說話。以凌天宗之力,顯然無法獨自對抗三大宗派,因為最後,妥協之後,凌天宗方面選擇將此人永世鎮壓,這事情才算是揭過去了!」蕭智攤了攤手,略帶遺憾的開口道。如此人物,居然落得如此下場,倒是極其可惜,若不是如此的話,如此人物恐怕早就成為了這天地間的巔峰強者了。

「這凌天宗,倒是果斷極其不凡啊!」杜飛點了點頭,當下視線就是落到了最後的一處光椅之處,倒是想要看看,這凌天宗之人,又會是怎樣三頭六臂的人物。

杜飛的視線剛剛掃了過去,但是片刻之後,其臉上的表情卻是猛的一僵,就連一直保持沉默的小白也是在杜飛的心中發出一陣錯愕的驚呼之聲。

那道光椅之上,此刻有一道蒼老的身影隨意而斜靠在椅背上,他的面容極其普通,就如同一個俗世的老人一般,而身上也沒有多少強悍的氣息,若不是坐在這個地方,顯然也沒有人知道,他會是九天玄宗之中的強悍人物。但是,他這等模樣,在杜飛看到的瞬間,卻幾乎瞬間就認出來了。

「居然是他!」

光椅之上坐著的老者,杜飛並不陌生,此人正是當日他得到滅運宗傳承之後,出現之人。

「他竟然是凌天宗之人,而凌天宗之人和武靈殿應該是有幾分仇怨了,也難怪他會提醒我注意武靈之事……」

杜飛一臉古怪的凝視著那老者,片刻后才在心中自言自語道。

「杜飛兄弟莫非認識那位來自凌天宗的長老?」一側的蕭智看到杜飛一臉的古怪表情,忍不住問道。

「嗯,我曾說我在九州戰場遇到過一次九天玄宗之人,就是遇到此人。」杜飛微微點頭,低聲道。

「原來如此,那看來,提名你加入我們三人的,應該便是這位前輩了啊!杜飛兄真是好機緣啊,若是真的被這等人物看上了的話,能夠加入凌天宗,前途不可限量啊!」聞言,蕭智略帶幾分羨慕的凝視著杜飛道。他因為自己王朝是某個九天玄宗嫡系的關係,因為,自己只能進入某個九天玄早就是註定之事了,而對於杜飛的運氣,他也只能羨慕罷了。

「聽蕭智兄這麼說的話,這個凌天宗似乎真的挺不錯的樣子,至少,那太初君武宗之人,就不太敢招惹他們吧?」杜飛一臉古怪的繼續問道。

「也不是這麼說,你看看那座位的分佈應該明白幾分。這凌天宗和太初君武宗自古以來都是冤家對頭的,雙方積怨頗深,至於這裡面的緣由,我就不清楚了。這也是為什麼,當凌天宗的人殺上武靈殿和黃泉殿的時候,這太初君武宗的人居然會主動出面的緣故了。」蕭智飛快的解釋道。

「原來如此。」聞言,杜飛再度點點頭,要是這凌天宗和太初君武宗是對頭的話,那麼,這個宗派就真的更加適合自己了。畢竟,若是能夠藉助一下九天玄宗之力的話,那麼對於自己接下來所行之事,應該是有著不小的幫助的。

一念及此,杜飛倒是笑了笑,旋即抱拳,遠遠的對著那凌天宗的老者拱了拱手。

「這個小子……倒是越來越有趣了,這些日子居然在這九州戰場之中混到了如此大的名聲,而且,現在還是紫金榜第九,不錯,小姐指名的人,還是果然厲害了……」老者深處手指輕輕的點著椅背,帶著幾分笑意的目光落到了杜飛的身上,眼眸深處有著一絲淡淡的讚賞之色閃過。因為某種原因,對於杜飛的底子,他比在場的任何人都清楚,所以也明白,一步步的走到這個地步,杜飛到底付出了多大的代價。而杜飛的這等韌性,卻是他最為賞識之處。一個人可以沒有天賦,也可以沒有機緣,但是連努力都沒有的話,那麼要怎麼讓人能夠看得起你?

杜飛的種種表現,即便是他,也要暗自點頭!

杜飛和老者的視線在天空之中接觸了片刻,才是彼此分開。旋即,他的視線飛快的落到了四周之處。顯然,此刻有資格上山之人,早就已經山上了,而最為壯觀的卻是,在場之人每一個身上都有著極端恐怖的氣息瀰漫而出,顯得在場不會有哪怕一個庸才。

能夠經歷了重重淘汰最後來到了此處之人,足以說是這玄武大陸之中的佼佼者了,無論是心性天賦還是身手,這些人想來都是年輕一輩中的巔峰人物了!

杜飛的視線緩緩的落到這些人的身上之後,卻也是不得不微微的點了點頭。

而此刻,在這些人中最為引人注目之人,赫然便是那石秀心。在她周圍倒是有著不少強者上前去客套幾句,神情雖然嚴肅,但是眼眸深處卻有著幾分淡淡的愛慕之意。顯然,對於這位石秀心石姑娘,在場之人不少都是心生愛慕的了。

這樣的一幕,倒是看得一側的蕭智一臉的鬱悶,只不過他也不好說什麼,只能當作沒有見到了。

杜飛視線難得的認真落到石秀心的身上,片刻后才緩緩點了點頭,不得不說,這石秀心雖然有幾分大大咧咧的,但是不管樣貌氣質還是身手,絕對都是這九州之戰中的佼佼者,如此的人物,會吸引了無數強者的愛慕,也是自然而安之事。

似乎感應到了杜飛的視線,那石秀心也是轉過頭了,橫了杜飛一眼之後,才繼續和人不咸不淡的交談了起來,這樣的一幕倒是看得杜飛和蕭智兩人都是只有搖頭苦笑的份。

視線在四周掃了片刻后,杜飛才緩緩的吁了一口氣,輕聲道:「不知道在場如此多的強者,有哪些是我們需要注意的。」

聞言,蕭智自然聽出了杜飛話語裡面的意思,他遲疑了片刻后,才低聲道:「這些日子我有了幾分考慮,就排名前十的紫金榜強者來說,我本來是懷疑你和那個葉青馬的,畢竟其他人的出生都是根底清楚。但是你和那個葉青馬卻都冒得太快,有幾分不明不白的味道。當然現在你是沒有嫌疑,所以,我倒是將目光放在了此人的身上。」

「葉青馬么……」杜飛的眼眸之中有著淡淡的殺意閃過,片刻后,他才冷笑一聲,輕輕道。「這個傢伙,還是留給我吧,我和他之間,可是有很多舊賬要慢慢算呢……」

「這可不行啊,這紫金榜第一,我可是早就想要試試看其身手了啊!待會最後之中開啟之後,誰能遇到他,可就各憑運氣了!」蕭智倒也沒有多問什麼,只是哈哈一笑,伸手拍了拍杜飛的肩膀道。

「最後之戰么?」杜飛聞言也是點了點頭,他也知道,這接下來要進行的,才是這九州之戰中最為重量級的一幕了! 九州紫金榜之戰!

這是九州之戰中最後,也同時是最為劇烈的一場戰局。

這一戰的最終排名,會決定你是否有資格加入九天玄宗,以及加入了九天玄宗之後,能夠有什麼身份!而若是能夠成為九州之戰榜首的話,那麼,還擁有一次和陰陽寶鑒器靈溝通的機會,而若是能夠溝通成功之人,則有機會將陰陽寶鑒直接帶走!

因此,不管是因為哪個原因,很多人都對這最後的九州紫金榜之戰極其看重!

為了最後的排名,可想而知,這些來自各方勢力的天才強者,定然都是會竭盡所能的!

而這樣的戰局,才是真正意義上的龍爭虎鬥!

隨著時間的流逝,幾乎所有有資格之人,都是已經來到了這九州山頂,一股股驚人的氣勢衝天而起,如此的一幕,倒是極其震撼人心!

「各位,時辰應該是差不多了吧。」半空中光椅的左側之處,那位原本一直眯著眼睛的太初君武宗之人突然緩緩的睜開了眼睛,淡淡掃了下方一眼之後道。

聽到他開口,其他人也是點了點頭。

見狀,那太初君武宗之人也是緩緩的起身,而後視線緩緩的在下方掃了一圈,在他這等目光的注視之下,幾乎場中所有的雜音瞬間消去,只剩下一道道略帶敬畏的視線落到了他的身上。

對於這等視線,這位太初君武宗之人卻是極其享受,他微微的笑了笑之後,視線才落到了場中之處,而後淡漠的聲音如同雷鳴一般響起。

「我是太初君武宗,卓明。」

「首先恭喜能夠來到這裡的人,能夠站在這裡,足以說明你們的實力和潛力,能夠擁有九州紫金令,可以說是勉強擁有了成為九天玄宗記名弟子的資格了!」

聽到此話,場中不少人都是緩緩的吁了一口氣,眼中有激動之色一般而過,就算是記名弟子,但是至少他們這一年的苦修有了成果了。

只要能夠加入九天玄宗,哪怕是其中的記名弟子,都會讓他們所屬的勢力為之驕傲!而至於那所謂的內門弟子和外門弟子,這可不是一般的人可以做到的,恐怕只有那些有資格踏入紫金榜的變態才有可能擁有這等資格了吧。

一念及此,不少人的目光之中都是有著羨慕之色閃爍,畢竟,外門弟子和記名弟子的差別已經極大了,而內門弟子和外門弟子的區別,則是更加之大!

「不過,我們九天玄宗舉辦九州之戰,所要選取的,並不是一些可有可無的記名弟子,而是外門弟子,以及最為重要的內門弟子!當然,你們在場所有人,都是還有機會的。」卓明淡淡的道。

「接下來,九州之戰的最後一戰將會開啟,所有能夠站在九州山上的人,都有資格參加這最後之戰,而這最後一戰的排名,將會決定很多事情。」

「如今,已經有連續三屆的九州之戰榜首有資格加入我太初君武宗,而後成為內門弟子,如今的他們,都是在整個玄武大陸之中赫赫有名的強者!」

說到此處,這卓明的話語雖然平淡,但話語裡面卻隱含了幾分傲然和得意之色。

其他的九天玄宗之人聞言,一個個都是微微的皺了皺眉,雖然太初君武宗的實力確實不弱,但是這等彷彿只有榜首才有資格能夠加入太初君武宗的話語,卻令得他們聽上去極其不爽。

一處光椅之處,那凌天宗的老者淡淡的掃了卓明一眼,嘴角有一絲嘲諷之色閃過。太初君武宗和凌天宗的恩怨人盡皆知,他自然是看不慣這個傢伙的。

「九州之戰的最後一戰,將會在這九州殿之中舉行。這九州殿乃是九天玄宗之中排名前三的真武靈符之一,裡面布置了各種禁制,所以,就算你們這些傢伙在裡面大打出手,也不會有什麼損耗。而九州殿之中,通道四通八達,你們等下會隨機傳送進九州殿之中!記住,你們去在九州殿之中的目的,依然的搶奪對手的九州令,而同時,在九州殿之中,共有九座高塔,能夠第一個登上高塔之人,就是擁有九州紫金榜前九的身份,至於前九之間的排名,則會看你們的實力高下來分出!諸位,明白了吧!?」

「是!」

聞言,場中所有強者齊聲喝道。這卓明雖然說得麻煩,但是其實就是兩點,搶靈,登塔!

「接下來,我念到名字的人,是第一批進入九州殿之人。」卓明點了點頭,右手一摔,頓時就見到九州殿原本緊閉的金色大門之中緩緩的裂開了一道只容數人通過的通道。而後他隨手一抹,一道瀰漫著淡淡光芒的捲軸就是出現在了手中。

「落炎殿,超級勢力,石秀心!」

下方之處,石秀心第一個緩步行出,走到了人群前方,自然而然的,就有不少的目光落到了她的身上。

顯然,對於這位不但實力,就連容貌都是極端吸引人的美女,很多人都是極其關注的。

「小元君武宗,超級勢力,君卓東!」

隨著一聲落下,一道身穿黑袍的身影緩緩的從人群之中行出,在其身上,有著一股極端恐怖的氣息瀰漫而出,顯然,此人的勢力極其不凡。

杜飛的視線也是瞬間落到了此人的身上,不知道為何,從此人身上他感覺到一絲淡淡的厭惡之意。

卓明望著君卓東,也是略微滿意的點了點頭,對於這君卓東的實力他極其清楚,若是他能夠獲得此屆九州之戰的榜首的話,那麼對於他們太初君武宗來說,可是有著極大的好處的。

「雪之王朝,超級勢力,蕭智!」

聲音落下,一臉洒脫的蕭智已經緩步的行出,身形瞬間落到了場中。

「落仙殿,超級勢力,碧落!」

一個一身白衣的清秀女子緩步的從人群之中走出,身上有一股如同謫仙一般的味道,清新脫俗,卻又不染凡塵。單純從氣質和樣貌上來看,此女比那石秀心還有略勝一籌,但是,她身上的那種冷艷氣質,卻令人不敢接近。

「雷之王朝,超級勢力,雷魁!」

一道蘊含著雷光壯碩身影一步跨出,瞬間落到了場中,在其身上,帶著幾分桀驁不馴的味道。

「風之王朝,超級勢力,青霖!」

之前杜飛見過的那個傢伙也是緩步的行出。

「天海宗,超級勢力,海俅!」

一臉猙獰的海俅此刻也是一步跨出,瞬間出現在了人群之前。

「大安王朝,低級勢力,杜飛……」半空之中,卓明的聲音似乎出現了一絲停頓,旋即其視線有幾分奇異的的,而後視線落到了場中一道修長的身影之上。

「杜飛,那個擊敗了雨之王朝白凡的杜飛么?」

九州山頂之上,此刻一道道充斥著驚愕的視線落到了那道修長的身影之上。要知道,一直以來,能夠走到這個地方的低級勢力,可以說是絕無僅有的!而杜飛能夠走到這一步,不僅僅是這一屆九州之戰,就算是縱觀整個九州之戰的歷史,也是鳳毛麟角的人物了!

在那無數道驚愕和詫異的視線之中,杜飛卻沒有任何的表情,而是身形一動,輕飄飄的落到了場中,眼眸之中,有淡淡的精光閃過。

半空之中,卓明深深的看了杜飛一眼之後,視線再次落到了那捲軸之中,只不過,這一次他停頓了良久之後,才沉聲道:「大安王朝,低級勢力,葉青馬!」

「嘩——」

此言一處,下方就是傳來一片愕然驚呼之聲,對於葉青馬這三個字,很多人都是如雷貫耳,畢竟這紫金榜排名第一的傢伙,大家都是聽說過的,但是,誰也沒有想到,這個傢伙居然也是來自大安王朝這個低級王朝!

這個大安王朝到底是什麼風水寶地,紫金榜前十就算是那些超級勢力之中,也最多能夠佔據一個位置罷了,而這大安王朝之人,卻能夠佔據兩個!

在這滿場嘩然之聲中,杜飛的眉頭卻是微微的皺了起來,眼眸深處,有著淡淡的殺意閃過,然後他抬起頭,凝視著不遠之處。在那裡,有一身青衫的俊逸男子,正緩步的走進場中。

那熟悉的模樣,赫然便是葉青馬!

在杜飛的視線落到了那葉青馬身上的同時,後者的視線也是死死的落到了他的身上,那俊逸的臉上,有著一抹令人森然的表情浮現!

他們來自於同一個王朝,但是在九州戰場之中卻並不是戰友,而是絕對的生死對頭!

他們雙方都明白,他們之間的恩怨絕對無法調解!

杜飛明白葉青馬的心性,若是他真的加入了九天玄宗的話,那麼不僅僅是自己,對於自己所在的杜家,甚至整個雲水杜家,都會是最大的威脅!

哪怕,就算不算那些前因後果,只是為了解除自己的後顧之憂,他都不能加入九天玄宗!

再加上雙方之間的種種恩怨,無論怎麼看,這個葉青馬都必須死!

「葉青馬!」

「杜飛!」

兩道蘊含著淡淡殺意的聲音同時響起,令得場中的氣氛,瞬間森冷到了極致! 兩個來自大安王朝的超級天才,此刻彼此的視線交織,在那視線之中,都是有著毫不掩飾的殺意瀰漫而出,這濃郁到了極致的殺氣,令得在場任何一個都能夠感應而出。雖然沒有人清楚,這兩人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每個人卻都彷彿瞬間明白,若是這兩個人出手的,恐怕就是生死之局了。

在葉青馬的身上,同樣有著極端恐怖的波動瀰漫而出,這等波動之中蘊含了幾分和以往截然不同的味道,但是,不管這味道到底有多少的不同之處,但是葉青馬,便是葉青馬,是杜飛定然要殺的那個葉青馬!

兩人的視線對視片刻之後,葉青馬嘴角浮現了一抹殘忍無比的笑容,然後他緩緩的伸出手掌,指著杜飛,遙遙的對著其喉嚨之處劃過,這舉動之中蘊含的殺意,毫不掩飾!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