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來水潭,周圍一片安靜,葉銘回頭看了一眼潭水,突然道:「這水比一元重水都沉,到底是什麼水?」

金剛鼠道:「主人,這是金光重水,是淬鍊兵器的最佳之物。」

「哦?那一定值些錢吧?」想到這裡,他立刻一揮手,水潭裡的金光重水立刻騰空而起,投入到它的大夏儲物指環內,將裡面的竹林都淹沒了。

葉銘收了金光重水並沒在意,他卻不知,那些紫金色的竹子被金光重水一澆,登時發出無量金光,竹身出現了金屬質感的光澤,而且不斷加深。

收了金光重水,葉銘挑了一個方向,不急不徐地走,間或地問一下小寶,是不是有所發現。

走了一個多時辰,那股壓力忽然消失,他的實力完全恢復。可他並沒因此而輕鬆,反而警惕起來。沒有了壓制固然舒服,可那些強大的死靈均已恢復實力,一旦遭遇它們,將非常的危險。

沒過多久,葉銘繼續行走的時候,一道細細的光線從遠方射來,瞬間將他鎖定。他登時大驚,身形連連閃爍,甚至飛遁,可始終無法擺脫那細細的光線。片刻之後,六名異族在原地降落,除了五名出現在潭底的異族之外,還有一名年老的異族。

這名年老的異族,形象和死掉的虯鱷有些相似,看樣子都是裂天族的異族。

果然,那老異放盯著葉銘喝問:「卑劣該死的爬蟲,是你害死了虯鱷?」

葉銘知道這回麻煩了,對方實力非常強,金剛鼠未必是對手。

「小剛,你能不能攔住他?」葉銘問。

金剛鼠很無奈:「主人,就算我實力與他相當,也不可能攔住他,更無法保護主人。」

葉銘明白這個道理,自保和保護別人的難度差別巨大,金剛鼠確實無法護他周全。他迅速鎮定下來,道:「虯鱷不是我殺死的,而是他們殺死的!」

說完,他狠狠一指那五名出現在潭底的異族。

年老的異族吃了一驚,驚疑不定地看向五名異族。五名異族又驚又怒,紛紛喝斥:「你這爬蟲,在胡說什麼?我們何曾殺害過虯鱷?」

葉銘冷笑:「你們以為陷害我就沒事了?虯鱷是我的主人,他答應我,會給我好的前程,所以我甘心侍奉他。」

「一派胡言,是你把虯鱷拉入此地。」氣體異族說道。

葉銘:「沒錯,是我把主人拉入此地,正因如此,我們才能第一時間發現潭底的珍寶。只可惜,你們這五個混帳敗類出現了。為了搶奪那珍寶,你們害死了我的主人。要不是我見機得快,也早已經被你們殺死。」

幾個人都被說傻了,葉銘這是含血噴人,殺人不用刀啊!

老異族也被說愣了,他緊緊盯著五名異族,厲聲問:「五位王子,虯鱷真是你們殺害的?」

熊首異族怒道:「震旦,你老糊塗了嗎?我們同為百族王子,怎麼可能害虯鱷!」

蛇面異族盯著葉銘質問:「你既然說我們搶了寶貝,那你告訴老震旦,我們搶的寶貝是什麼?」

金剛鼠暗中傳音道:「主人,此異族的身上藏了一卷法天寶書,定然是從此間得到的。」

葉銘奇道:「你能看到他身上的東西?」

「這是鼠類的天賦神通。」金剛鼠道,「主人可以拿它作文章。」

葉銘立刻冷笑,道:「珍寶不止一樣,我記得,當時你搶了一卷法天寶書。」

此言一出,那蛇面異族臉色大變,他絕對沒殺虯鱷,然而讓他頭皮發麻的是,他身上真的有一卷法天寶書。頓時,其餘四名異族也緊盯著他,熊首異族道:「五蟲,你之前可沒說過拿到法天寶書的事,我們都信了你,沒想到你騙了我們所有人!」

老異族一看這裡面有事,怒吼道:「原來虯鱷真是你們殺害的!」

熊首異族搖頭:「震旦,你應該相信我們,這法天寶書是從一個山洞得到的。當時我們感應到了寶書的存在,但只有五蟲能進去,他出來后,告訴我們什麼都沒得到。」

老異族顯然充滿懷疑,他看了一眼葉銘,又看了一眼五名異族,眼中的疑色越來越濃。

葉銘決定再加把火,道:「除此之外,還有一卷『神冊』落於他手。」他指的正是熊首異族。

熊首異族一驚,和五蟲一樣,他也尋到了一樣寶貝,名叫三殺神冊。此神冊一旦催動,可將肉身一分為三,每一個都具備本尊一樣的實力,可謂殺敵至寶。不過,這三殺神冊只能使用三次。

老異族又盯住了熊首異族,喝問:「山羆,是不是真的?」

修真橫行 山羆急了,連忙擺手:「震旦,我身上雖有三殺神冊,可那是我自己得到的,和虯鱷無關。」

然而,另外幾名異族卻惱了,蛇面異族怒道:「該死的山羆,你不也說沒有發現嗎?原來是把神冊獨吞了!」

每個異族都有秘密,此時敗露,一言兩語的解釋不清,頓時讓震旦大為怒火,他吼道:「說,到底是不是你們害死了虯鱷?」

葉銘:「當然是他們……」

他正準備繼續栽臟陷害,那股恐怖的壓制力又出現了,六名異族紛紛慘叫,實力被壓制到只有武士的層次,一個個躺在地上打滾。葉銘也好不到哪裡去,覺得一身力量幾乎壓製得一分不剩,人近乎虛脫了般,一屁股坐在地上。

老異族震旦依舊盯著山羆、五蟲幾個,眼睛里彷彿噴出火來,質問道:「快說,是不是你們乾的?」他雖然怒火中燒,可尚不能斷定哪一個是真相,只能先問上一問。

葉銘此時卻緩緩站起來,冷冷道:「虯鱷的儲物指環就在山羆的身上,你趕緊拿下他,搜出指環。」

山羆跳了起來,罵道:「混帳的爬蟲,我身上哪有指環……」然而他立刻閉上了嘴,因為震旦正掙扎著朝他走來。

山羆吃了一驚,連連後退,叫道:「震旦,你幹什麼?你真要搜我的身嗎?」

「若你不敢讓我搜,這個爬蟲的話便是真的。」震旦厲聲道。

山羆如何肯讓他搜身,身為百族王子,他身上的秘密可是極多的,絕不能讓震旦知曉,於是喝道:「震旦,你一個裂天的老奴,敢對本王子無禮?」

葉銘登時擼起袖子,大聲道:「你怕了吧?老震旦別怕,我來幫你讓他現形!」

說著就朝山羆撲過去,山羆在怒,抽出一柄大斧要和葉銘拚命。然而令他吃驚的一幕發生了,當葉銘從老異族震旦的身旁經過時,一縷劍芒從他袖中衝出,快如閃電,在其頸間繞了一圈。

霎時間,血液狂涌,老異族橫屍當場,眼睛睜得大大的,似乎不敢相信葉銘能殺了他。恐怖的壓制力量下,實力越強,壓制就越狠,所以他現在的實力非常之弱,以至於葉銘可以輕鬆取其性命。

一劍殺了震旦,葉銘鬆了口氣。在場之人,這個老異族太可怕了,如果沒有壓制,他就是長生級的強者,殺他如殺螻蟻。面對這樣的危險,他自然會尋找一切機會除掉。

山羆眼看葉銘殺了震旦,先是大驚,既然暴怒,吼道:「爬蟲好大膽!」

葉銘陰陰一笑,然後狠狠瞪了幾名異族一眼,轉身就走。這幾名異族身上都有重寶,想殺死他們太難了。與其在此浪費時間,倒不如去尋找珍寶,他可不想浪費時光。 五名異族全力追趕,可葉銘的速度遠在他們之上,很快就走得沒了影,個個恨得牙根兒痒痒,卻毫無辦法,只能在原地跺腳。

葉銘走出一段距離,一直沉默的小寶終於再次激動起來,小爪子不停向前揮舞。葉銘大為振奮,立刻全速前往。可他沒走我遠,就被一望無際的泥沼攔下去路。他俯身抓起一把沼泥,又粘又軟,而且帶著強烈的臭味。

「主人,泥沼里充滿了危險,裡面居住著大量被詛咒的死靈。」金剛鼠給出警告,「最好不要涉險。」

葉銘:「我現在很缺錢,不冒險又怎麼能找到小寶發現的珍寶?」

金剛鼠:「主人稍等片刻,等那股壓制力量消失后,我可助主人一臂之力。」

葉銘卻不這麼認為,道:「有壓制的力量出現,我至少有自保之能。沒有了那股壓制之力,危險反而更強烈。小剛,萬一壓制消失,而我們又遇到了可怕的對手,那時就要靠你了。」

金剛鼠:「主人放心。主人可是承載大夏文明種子的曠世奇才,我就是拼了小命,也要保主人平安!

葉銘的雙腳踏上泥沼,登時就感覺一股詭異的吸力,在軟泥上產生,他的身體不受控制的就要陷落。幸好他武道精深,勁力一推一震,便抵消了那股吸力和粘力。

「這沼泥有古怪!」葉銘臉色微變,「要不是我功夫到家,非陷進去不可。」

金剛鼠:「主人,這種泥應該是傳說中的『魔鬼泥』,不管什麼東西,一旦接觸到它就會陷入其中,成為魔鬼泥的一部分。」

葉銘奇道:「照你這麼說,魔鬼泥是有生命的?」

「有沒有生命我不知道,但魔鬼泥確實很可怕,據說殺死的生靈越多,魔鬼泥就越恐怖。最為危險的魔鬼泥,能把長生境的人物給吞噬掉。幸好主人對勁力的運用出神入化,否則真就危險了。」金剛鼠十分慶幸,因為它之前並未發現這沼泥的可怕。

葉銘大感好奇,不由伸手又抓起一把泥。那塊泥巴在他手心扭來扭去,彷彿真有生命一般。他一時半會瞧不出門道,乾脆就將這塊泥巴丟進了儲物戒指,準備以後再慢慢研究。

葉銘小心翼翼地在魔鬼泥上行走,距離小寶所指的位置越來越近,終於,他看到前方出現一片小水窪,水窪里有一株蓮花,生有三片荷葉,分別是青色、赤色、紫色。一株白蓮花高高伸展著,隨風搖擺。

他停下步子,盯著那株蓮花,尋寶鼠則在他肩上跳來跳去,指著蓮花吱吱亂叫,十分的興奮。

「這是寶貝?」他帶著疑惑,扭頭看著尋寶鼠。然而很可惜,尋寶鼠無法給出更多信息,它只知道這蓮花是寶貝。

倒是金剛鼠道:「主人,先拿到東西再說,尋寶鼠是不會錯的。」

葉銘點點頭,伸手就要將此株蓮花拔起。然而,他的手剛一接觸蓮花,腦海中便生出幻境,無法自控。他吃了一驚,連忙撒手跳開,怔怔地看著蓮花。

金剛鼠:「主人,想必這蓮花的作用就是產生幻境。」

葉銘道:「我記起來了。我曾在古籍中讀到過一些東西,說是世間的致幻之物,以千幻神蓮為尊。服用千幻神蓮,就算長生九境大能也要瘋魔。此蓮觸之生幻,想必就是那千幻神蓮了。」

金剛鼠驚訝地道:「居然是千幻神蓮,此物我也聽說過,據說極為珍惜,可用於煉製千幻神丹。而那千幻神丹,乃是修鍊元神的無上丹藥,對於長生境修士有巨大的幫助。」

葉銘點頭:「沒錯。長生五境以後,修鍊十分困難,而這千幻神丹有著巨大的助益。如此說來,千幻神蓮價值無量,絕對是好東西。」

說到這,他立刻幻化出元神巨掌,那手掌有數畝方圓,狠狠往下一撈,便把整個小水窪,連同地底的魔鬼泥一起挖出來,放到了大夏指環里的空間。

這邊他剛挖走千幻神蓮,金剛鼠和尋寶鼠突然都渾身哆嗦,彷彿遇到了無比可怕的東西一樣。葉銘吃了一驚,忙問:「怎麼了?」

金剛鼠牙齒打戰,一雙小眼珠子死死盯著前方,居然連人話都不會說了,只能「吱吱」怪叫,叫聲里充滿了驚懼和絕望。

葉銘猛然看向前方,只見一隻小花貓,跟家貓差不多大,有一尺來長,步態悠閑地朝葉銘走過來。葉銘還是第一次在死靈沼澤里發現生物,在他的印象和預想中,死靈沼澤里應該只有死靈邪物,而不該有正常的生靈。

他把金剛鼠和尋寶鼠放入袖口,然後走向小花貓。葉銘打小就喜歡動物,狗啊狗啊的,養過不少。在他看來地,老鼠害怕貓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所以他沒覺得尋寶鼠和金剛鼠的表現有什麼反常。

小花貓眼看葉銘接近,嘴角露出一絲嘲弄,它的爪子輕輕從肉墊中展露出來,鋒利無比。它的速度極快,長生五境以下的人物,它都能輕易殺死。幾百年了,它一直是魔鬼泥中的王者,連那些死靈都非常害怕它。

近了,葉銘彎下腰,小花貓開始揮動它的貓爪。只要它輕輕一揮,就會有一道殺光斬出,將葉銘四分五裂。然而,它的爪子才揮出一半,還未來得及釋放殺光,葉銘的手便按在了它的腦袋上,輕柔地揉巴了幾下,然後語氣溫和地說:「小傢伙,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小花貓呆住了,內心非常生氣,它可是王者,是偉大的神獸,這個人類居然隨便摸它腦袋,這是想死嗎?它正準備一舉擊殺這個觸犯他威嚴的人類,葉銘的手又開始撓它的肚皮,笑道:「小傢伙,舒服不舒服?」

小花貓驚呆了,這個無恥的人類,居然開始摸它的肚皮,那可是它的隱私部位,居然就這樣被一個人類摸了。可不知怎麼的,它突然覺得特別舒服,不受控制地眯起了眼睛,併發出「嚕嚕嚕」的聲音,四肢隨之展開,流露出享受的表情。

「餓了沒有?」葉銘問,伸手掏出一枚火棗塞進小花貓嘴裡。

小花貓的內心是拒絕的,它可是肉食動物,怎麼能吃棗這種毫無營養的東西?然而火棗入口,登時化為清流,進入他有胃部,十分甜美。

咦?居然這麼好吃,這是什麼玩意?從小就生活在死靈沼澤,小花貓哪裡見過火棗,登時就沒了脾氣,巴巴地看著葉銘,希望能再吃一枚。

葉銘將它抱在懷裡,笑道:「再給你個好吃的。」

這一次,他將一枚人蔘果塞給小花貓。人蔘果可比火棗珍貴多了,自然也更好吃。小花貓渾身的貓都立起來了,又是興奮又是吃驚,它萬沒想到,世間居然有這麼好吃的果子!其實也是它沒見識,因為死靈沼澤內確實沒什麼好吃的。

葉銘見它胃口不錯,便又拿出一些美味的肉乾。這些肉乾,可都是九級以上的妖獸肉,然後由大師製作而成,美味無比。要不然,葉銘也不會備一些在身上了。

肉乾入口,小花貓幸福的差一點就昏過去,激動的「喵喵」直叫,腦袋在葉銘身上噌來噌去,十分親昵。

此時此刻,金剛鼠和尋寶鼠都已經石化了,主人也厲害了,三兩下就把這隻可怕的貓收拾了!覺得可能沒多少危險了,金剛鼠才終於又說人話,對葉銘道:「主人小心啊,這貓是傳說中的『死神』,無比的危險。」

「死神?不會吧?很可愛啊。」葉銘不解,說著還在貓脖子上撓了撓。

金剛鼠登時無語,只得說:「主人,死神是它的綽號,它真正的名字叫噬神貓,成年之後,專門捕殺神靈。居說在祖源大陸還完整的時候,曾有一隻噬神貓出世,結果使得人間大亂,半數的神靈被它捕殺。最後,還是十八位主神聯手布下絕世殺陣,才將那隻噬神貓封印。」

葉銘吃了一驚:「這麼厲害?最後只是封印,不是誅殺嗎?」

金剛鼠:「是的主人,噬神貓成年之後,是殺不死的。它每吞掉一尊神靈,就等於多一條命,因此只能鎮壓,不能誅殺。」

葉銘用力揉了揉小花貓的腦袋,誇讚道:「沒想到你這小傢伙這麼厲害,噬神貓?這名字威武霸氣,真是越來越喜歡你了。」

金剛鼠再次無語,重點是這隻貓的可怕好不好,為什麼主人只在意它的名字?難道主人的腦子進水了嗎?不過當它看到噬神貓一副享受的樣子,頓時就能接受了,一隻腦子進水的貓,大概會喜歡一個腦子進水的人類吧?

一口吃掉十根手臂那麼粗的肉乾,噬神貓終於打了個飽嗝,滿足地躺在葉銘懷晨,一副慵懶的樣子。

葉銘笑道:「我身上好吃的多著呢,以後跟著我吧,我帶你出去,見識一下真正的世界。」

來歷神秘,實力強悍的噬神貓,居然毫不抵抗力的腦袋連點,同意了葉銘的建議,而且還親昵地舔了舔他的手掌心。 葉銘想了想,又說:「我以後就叫你小花吧,這名字不錯,很可愛。..」

小花貓眼睛瞪得溜圓,心想,我可是堂堂的噬神貓,怎麼能叫這樣的名字?它正準備抗爭一下,葉銘已經問:「小花,還想不想吃人蔘果?」

噫?人蔘果,我吃我吃!它立刻歡快地喵喵叫,哪裡不管名字是小花還是大花。

就這樣,葉銘用一些不值錢的食物就收服了一隻貓。事實上,他可不像金剛鼠認為的那樣神經粗大,不知道噬神貓的厲害。其實從一開始,他就覺得這隻貓不簡單。因為當他催動望氣之眼的時候,他從小花的背後,看到了堆積如山的屍骨。由此可見,這隻看似可愛的小貓,其實危險無比。

危險固然危險,可貓畢竟是貓,貓的稟性應該是差不多,所以他準備嘗試一下。如今看來,效果是極好的,這隻貓已經被他收服。當然了,在貓的眼中,葉銘只是它的僕人而已,一個管它吃,管它喝,還懂得照顧它的人類。如果它在地球上生活過,一定會叫葉銘一聲「鏟屎的」。

為了安置小花,葉銘把一個獸皮口袋掛在肩上,小花就趴在裡面,大多數時候睡覺。餓了的時候,就會叫喚一聲,葉銘立刻就會奉上吃喝,活的無比愜意,至少比以前強多了。

當葉銘離開了魔鬼泥的範圍,懶洋洋的小花貓突然睜開眼睛,從獸皮口袋裡探出頭來,然後貓爪兒一揮,指向東南方向。

葉銘奇道:「你要去那裡?」

傲嬌的小花貓懶得回答僕人的提問,只是重新做了一遍揮爪的動作。葉銘無奈地聳聳肩,道:「好吧,我去看看,那裡到底有什麼。」說著,便朝那邊全速行進。

小花滿意地點了點頭,心想這個人類的倒還算聽話,只是反應有些慢,看來以後要多多培養訓練才行。

葉銘走在半路,就感覺那種壓制的力量消失了,他頓時身輕如燕,行進的速度提升了不少。

然而走到半路,他突然停下來,因為正前方,也有幾道人影快速朝前飛遁。他一停下,前面的幾道人影也停下,並且朝他趕過來。對方走近了,葉銘暗暗叫苦。原來這幾道人影的主人並不陌生,正是那五名異族和另外的幾張生面孔。

除了五名異族之外,還有三名強大的異族,他們的氣勢之強,應該是長生境的強者。

「是你!」

幾名異族「哈哈」大笑,那叫五蟲的蛇臉異族尖聲道:「拿下他!」

一名異族立刻揮掌,一隻巨大的手掌憑空產生,攜萬鈞之勢,鋪天蓋地朝著葉銘鎮壓下去。他這一掌落實,就是山丘也要被轟碎,更不要說血肉之軀了。

五名異族的臉上,都露出暢快之色,他們當真恨極了葉銘,如今眼看著他就要被殺,內心自然極爽。然而就在那巨掌落到一半的時候,葉銘腰間的獸皮口袋裡的小花貓輕輕地揮動了一下爪子。登時就有五道殺光衝上去,與那巨掌交錯而過。

「噗!」

葉銘聽到一聲輕響,空中的那隻手掌便被切成數塊,斷指齊齊被斬斷,而後炸成一團火光,消散於空中。那出手的異族悶哼一聲,臉色驚變,死死盯著獸皮口袋裡的小花,滿臉忌憚。

「這是什麼怪物?」異族山羆震驚地問,因為他從噬神貓的身上,感受到極度危險的氣息!

小花非常不滿地瞪著面前的這群異族,這群不長眼的東西,居然敢對它忠誠的僕人下手,他們活膩歪了嗎?

葉銘擦掉頭上的冷汗,剛才他真以為自己完蛋了,幸虧小花出手,看來這噬神貓的名頭不是白叫的。

此時的小花非常不爽,它的眼睛漸漸睜大,原本豎線似的瞳孔突然擴大,變成漆黑的圓形,彷彿它通往那死亡之地。八名世族中,有三人修到了神靈法天境,那對葉銘出手的那位更是長生二境的強者。

可是,這三位異族神靈被小花的眸子一看,頓時就動彈不得,感覺全身力量都被封印了。三名異族頓時魂飛天外,背後涼氣直冒。他們有心求救,卻說不出一個字,甚至連眨一下眼睛都無法做到。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