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噗!噗……

一尊尊強者的防禦都是被毀滅而去,恐怖的劍氣力量,將他們無情絞殺。

「不好!」

「好恐怖的力量,這兩個傢伙的力量也太強了吧!」

「希望血濤隊長能把這小子斬殺!」

眾人都是緊張無比,凝視著戰圈。

正在這時……

轟——

一道無比恐怖的毀滅性能量充斥整個上古遺迹,無數的能量瘋狂的逸散開來,形成了可怕的靈氣風暴。風暴席捲,飛沙走石,一尊尊強者都是被狂風吹得東倒西歪,連忙運轉強大的防禦手段,才是堪堪擋住了這恐怖的能量衝擊。

唰!

一道身影突然倒飛而出,渾身帶著血色的光芒,狠狠撞擊在岩壁之上。

他的身軀直接嵌入岩壁之中,只留下一個人形大小的窟窿!

「嘶!」

所有人都是倒吸涼氣,目光灼灼,朝著刺目的看不到情況的能量光團看去。

「應該是血濤隊長贏了吧?」

「肯定是血濤贏了,不過那個東嵐軍的小子也真恐怖。竟然能夠以涅槃境巔峰的修為,逼迫血濤隊長催動如此強大的攻擊……」

「那人類膽敢挑釁我們血族,簡直是不知死活!」

眾人紛紛說道。

然而下一刻……

他們的嘴巴便是止住了,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驚恐和不敢置信的神色。只見那刺目的光芒之中,一道消瘦的身影徐徐踏空而來。他的身軀彷彿是一個無底的黑洞,所過之處,所有一切光芒都是被無情的吞噬。

彷彿這個世間,只有他一個主角!

一頭黑髮無風自揚,衣袍獵獵,手持火紅色光芒吞吐著的焚天劍。

此人,正是唐浩!

「怎麼可能?竟然是血濤隊長輸了?」

「這個東嵐軍真的只是涅槃境?不是少將或者五星將官隱匿了氣息?」

血族聖域和熾焰聖域的強者都是徹底驚呆了。

哪怕是紫風,也是一臉懵逼!

唐浩凌空而出,站在紫風等人的面前,手中的焚天劍劍鋒一掃,對準了紫風等人,淡淡道:「你們,一起上吧!」 唐浩凌空而立,淡然目光掃向紫風等人,淡淡說道:「你們,一起上吧!」

言語淡漠,神態淡然。

渾身上下帶著昂然的戰意,更有著十足的自信!

「可惡!」

「這小子太狂妄了!」

「斬了他!」

所有人都是怒了。

他們都是血族聖域或者熾焰聖域的強者,每一個都是精銳,如今竟然是遭到了輕視,對他們而言這是不可容忍的侮辱。

轟——

岩壁爆裂,從中飛出一個血發飄揚,渾身遍布著可怕劍痕的身影。

這狼狽的身影正是血濤!

血濤身形凌空,周身血光吞吐涌動,不斷有著血色的能量在修補著受傷的身軀。他身軀之上的一道道恐怖劍痕,在血光的滋補之下,不斷的癒合。

這是血族的不死之身!

除非以法陣磨滅,亦或者如同唐浩之前動用天地熔爐,將其煉化成血丹。否則的話,即便是將他斬成肉末,血濤也是一樣能夠重生。

這便是血族的恐怖之處!

血濤一雙眼眸中充斥著駭人的血光,齜牙咧嘴,滿面猙獰和怨毒之色,緊盯著唐浩:「東嵐軍的雜碎,你徹底激怒本座了。」他朝著紫風看去,咬牙切齒道,「紫風,與我聯手,只要斬了這小子,上古遺迹我們平分!」

紫風眼珠一轉,道:「我要佔七成!」

「紫風,你不要太過分。」血濤怒目而視,低聲喝道,「這小子沒有想象中那麼好對付,我若是袖手旁觀,你我不聯手的話。我們兩個都會被他各個擊破,到最後連五成都拿不到!」

血濤已經是親身體會過唐浩的恐怖!

那可怕的劍技,更是讓他感到了心悸。

若不是血族的不死之身,剛剛那一劍,便足以要了他的性命!

紫風眼珠滴溜溜一轉,心中也是在衡量得失。

不得不承認……

自從唐浩乾脆利落的擊敗血濤,再看著血濤身上恐怖的傷痕,他對與唐浩的戰鬥也是沒有了先前的必勝之心。

一念及此。

紫風沉聲道:「好,我可以與你聯手,但是,等殺了他以後。這上古遺迹,我熾焰聖域要佔據六成,這是最後的底線。如果你同意,我便與你聯手,斬殺此子。若你不同意,那麼我熾焰聖域的強者就會在旁觀戰,等你們決出勝負,我再與勝利者商談分攤的比例!」

這紫風身形魁梧,倒卻不愚笨。

他非常清楚,血濤與唐浩已經是不死不休,而且,以唐浩的實力,即便是在場的血族強者全部一起上,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除非血濤不要這上古遺迹的寶物,否則絕對不可能拒絕他的要求。

事實也正是如同紫風預料一般。

血濤面露猙獰和不甘,卻又無可奈何,點頭道:「好,只要你與我聯手殺了此子,這一出上古遺迹的寶物,你們佔據六成!」

「很好!」

紫風咧嘴一笑,渾身表面火焰吞吐,凝聚而成一道火焰戰甲。

他的整個身體都是包裹在火焰戰甲之中,這火焰非常的灼熱,腳下踏足的地面都是直接融化,化作了滾滾岩漿。

一雙包裹在火焰戰甲之內的眸光,綻放出實質般的長虹,凝視著唐浩:「小子,不得不承認你很強。竟然能夠讓血濤與我聯手,不過……你也就到此為止了。到了地獄之後,別忘了殺死你的人叫做紫風,來自於熾焰聖域!」

「廢話少說,快與我聯手,斬了這個小畜牲!」血濤催促道。

「殺吧!」

紫風猛地一揮手。

他麾下的火焰巨人一個個如熊熊燃燒的驕陽,沖向唐浩。

血濤的手下血族強者也是一併衝出,血族聖域跟熾焰聖域的強者,齊齊殺向唐浩。

喊殺之聲,驚天動地!

每一個強者都是毫無保留,發揮出最強的實力。

轟隆隆……

一道道靈力凝聚而成一條條的靈力長河,貫穿長空,匯聚成了靈力江河,朝著唐浩碾壓而來。

單單是那靈力長河中散發出vhulaid威壓,已經是讓虛空震顫,靈力暴動。

繼承者,總裁步步驚婚 一條條靈力真龍,張牙舞爪。

血族強者一個個身上血光吞吐,每個強者呲牙咧嘴,露出了鋒利而猙獰的獠牙。彷彿他們的口中噙著兩柄匕首,能夠勾魂索命,充滿了嗜血的光芒。

以紫風為首的火焰巨人,各個都是包裹著火焰。

他們的攻擊便是滔天火海!

一時間……

血光衝天,火海焚天!

面對著如此狂猛而犀利的圍攻,唐浩一臉平靜,手中的焚天吞吐著鋒利的劍氣,火舍流動於劍鋒之上。他猛地抬手,一劍擊出,頓時劍光肆意,凝聚成了劍氣長河,帶著斑斑點點的劍光。

每一道劍光,都堪比一尊百劫境八重天高手的全力一擊!

這劍氣長河之中,足足有著成千上萬的劍氣光芒!

叮!叮!叮!

唐浩的劍太快了。

快到了極致!

他將《虛空穿梭》融入到劍訣之中,每一劍都能夠無視虛空的阻隔,在最短的時間出現在目標的面前。

一劍,便是帶走一尊強者!

那些血族的強者被他一劍斬斷了腦袋,隨即身後天地熔爐破空而出,可怕的玄黃兩氣凝聚成大手。一把抓住那被重創的血族強者,直接抓入天地熔爐,玄黃真火不斷焚燒之下,那一尊尊的血族強者化作了血丹。

慘叫聲,驚天動地,讓人頭皮發麻。

火焰巨人一族的強者雖不能夠用天地熔爐煉化,但他們的命核所在,便是體內的火種。

唐浩的劍可以無聲無息,破開他們的防禦。

縱然是火焰戰甲防禦驚人,但是唐浩的每一劍都能夠影響虛空,在他們的面前撕裂開虛空,破碎的虛空直接絞碎了那強大的戰甲。劍氣直接沖入火焰巨人的體內,直接斬碎了火種,讓一尊尊的火焰巨人光芒暗淡,直接死去。

「不……」

紫風目呲欲裂,幾乎要瘋狂,「我的族人,我的屬下……可惡的東嵐軍,你竟敢屠戮我的族人和屬下,我要將你碎屍萬段!」

血濤雙眸中血光噴涌而出,帶著瘋狂和歇斯底里:「竟然能夠剋制我血族的強者?絕對不能讓你活下去,我要將你斬殺,絕了我血族的剋星……」

兩尊強者對視一眼,竟是真正聯手。

「焚天之怒!」

紫風大吼,周身火焰吞吐,火種之內迸發出天火。

這能夠熔煉諸天!

血濤面露凝寂,眼中跳動著暴戾之色:「血神一指,指破萬界!」

轟隆隆……

火光衝天,天火墜世,一顆顆包裹著火焰的星辰,從天而降。血濤的手指猛地點出,這一指太過強大,以至於他的身軀都抵擋不住,勉強施展,指頭直接爆裂開來,化作血霧。指頭足足有百米長,如一根擎天柱,對唐浩碾壓而去。

面對兩大四星將官的必殺一擊,唐浩收起焚天劍,凌空伸出右手。

五指張開,虛空猛地一凝。

那恐怖攻擊都是出現片刻的寂靜,隨後從唐浩的身上穿了過去,根本沒能夠傷害到他分毫。

「怎麼可能?」血濤和紫風一臉茫然,。

唐浩已經是出現在他們的身後,五指猛地一緊,口中輕吐冷漠話語:「虛空坍塌——給我滅!」

轟——

這一方虛空徹底扭曲,一片片破碎。

紫風和血濤周圍的空間直接扭曲、破碎、坍塌,他們二人的身體變得扭曲,被無情的虛空之力無情絞碎。唐浩的天地熔爐猛地一吸,兩尊強者同時被攝入天地熔爐之中,玄黃真火焚燒之下,兩尊強者只來得及慘叫一聲,便是化作了血紅色的血丹。

一擊之下,兩大四星戰將,直接被抹殺! 「人類,你竟敢殺我,你死定了……」

紫風仰天怒吼,在玄黃真火熔煉之下,化作飛灰。連火種都被磨滅!

血濤滿面不甘和憤怒,歇斯底里的咆哮著,仍是擋不住玄黃真火的灼燒,化作血色霧氣,隨後被凝練成一顆核桃大小的血丹。臨死之前,他卻是拼盡了一切,傳遞出一縷神念:「涅槃境巔峰,掌握著焚滅我血族的力量。人類,你死定了,你將會淪為我血族的無窮追殺,吼……」

這一縷神念很快消散於無形!

唐浩手中抓著那一顆血丹,眼中露出無比凝重的神色:「可惡,沒想到這血濤臨死之前,竟然還能夠施展秘法,將神念傳送出去。只怕我的存在,很快就會被血族強者知道,我掌握的天地熔爐能夠磨滅血族,這對血族而言是絕不容許存在的。怕是接下來會少不了麻煩了!」

「罷了,我來赤焰戰場本就是磨礪自身。這些血族強者,倒也能夠當做一個劫難,當做提升我萬劫通神路的磨刀石!」

一念及此。

唐浩又恢復了輕鬆平靜的笑容。

畢竟……

以自己現在的實力,除非是有少將以上的強者出現,否則根本沒人能夠是自己的對手!

解決了熾焰聖域和血族聖域的強者,又收穫了許多的寶物,以及一堆血丹。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