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落將手中的傳訊符捏碎,傳了出去,人也悄悄朝著無人之處溜走。

循著底圖上的路線,辰落又隱匿了氣息,趁著所有人都大戰的時機很快就要溜出宗門!

這時,辰落只感覺有一陣恐怖的氣息將她籠罩,幾乎快喘不過氣來!

祖玉中的穆青揚一個激靈地站了起來,望著頭頂的方向,喃喃道:「該來的還是來了!」

「小娃娃,給老夫站住!」

一個洪亮又有些蒼老的聲音響徹在辰落的耳畔,她只感覺耳朵都要震聾了,心血一陣翻湧。

「大乘期……居然是兩儀教的太上長老!」辰落暗暗心驚,這是大乘期的氣息,果然如同資料上所說,這名原本被傳已經飛升的太上長老居然真的還沒有飛升!

就在辰落低下頭的瞬間,一個滿是皺紋的蒼老男人已經出現在了她的面前。(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cqs!) ?「弟子四長老名下穆青揚,見過老祖!」辰落連忙朝著這位兩儀教的最大修為者行禮,她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看出來了,但是能混得過去就混,總比硬抗要好,這可是大乘期的修士,與她修為相差實在太遠太遠!

這位老祖沒有說話,辰落微微抬頭,只看見蒼老面容上那雙眸子彷彿能夠看透一切。

老祖看了她幾眼,才道:「小娃娃好算計,這麼小就有這般能耐,說說看,幕後是誰指使的?」

「老祖您說什麼?弟子怎麼都聽不懂?」辰落裝著糊塗道。

「女娃娃,你真以為老夫看不透你?」老祖氣息冷冽,犀利的眼睛緊盯著她。

果然……

辰落這改頭換面之中融合了「宇宙萬法」,很多修士都無法一眼看出究竟,但如果是大乘期的修士,被識出的可能是一半一半,這名大乘期老祖必然是修鍊了特殊的功法,才能一眼看透。

她笑著將頭抬起:「老祖您說什麼呢?」

話還沒說完,只見一座漆黑的棺材突然破空而出,狠狠砸向這大乘期老祖!

但砸只是假象,辰落立刻借著這一時機鑽進了黑棺材之中,棺蓋也牢牢的蓋住!

這名太上長老冷哼一聲,一手抓住整個棺身,手一用勁,便聽見棺材有皸裂的微弱聲音響起。

辰落大驚失色!

這本命黑棺當初就是天劫降下就難以將其撼動,可這太上長老居然一隻手就將其碾壓!

「不行,這樣下去黑棺會廢的!」辰落咬住嘴唇,心中想著對策。

「娘!你怎麼樣?」昆崙山中的白白突然焦急地朝辰落傳音道。

「不用擔心,娘想到辦法了!你千萬不能出來!」辰落對白白說道,又再三囑咐不能現身。

「只有這樣了!」她突然在黑棺之中盤坐了起來,讓心靈平靜,黑棺還在寸寸龜裂,在外的太上長老噙著冷笑,身上的氣息越發強烈起來。

辰落一動一動安靜的打坐。面色也漸漸平靜下來,像是外面的世界都與她無關一般。

白白睜著大眼睛望著娘親,天樂也破天荒的沒有與白白對掐,而是抓著白白的爪子,不知所以然地也看著崑崙之外正在打坐的阿娘。

祖玉中的穆青揚沒有說話,反正問那兩個小鹿妖也一問三不知,他就自己掐著手指邊朝著天上虛空望著,那上面是辰落的正閉著眼睛平靜打坐虛影。他搞不清楚這個生死時刻她為什麼會打坐,但掐算的命理似乎微微發生了變化。

那麼……穆青揚心中想著,他的命理會不會也因此而發生變化?

黑棺終於是受不住大乘期修士的全力攻擊。一寸寸皸裂最後一大塊棺材板都掉落了。而沒有了黑棺保護的辰落猛然被這強大的氣息震得氣血劇烈翻湧。一口鮮血噴吐而出!

也就是這時,天空中一陣烏雲密布,突然憑空一聲炸雷驚響,一道紫色的天雷居然就這樣無預兆的落了下來!

而辰落也猛然從黑棺中衝出。反手居然抓住了兩儀教老祖捏住黑棺的大手,大聲道:

「老不死的,你壽元就快耗完,居然還沒有渡劫飛升,這下就讓你好好感受一下天劫的滋味!」

這個時候,兩儀教的老祖想要退出已經來不及了,天上的雷劫已經將他鎖定,一種多年來不曾有過的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轟!」

一道天雷降下,居然是罕見的紫色雷劫。加上多了一個人來渡劫,雷劫的力量更是增強了數倍!

辰落通體晶瑩,五行體大成之後全身經骨堅不可摧,這一天雷下來居然沒有傷到分毫。

兩儀教老祖的面色極為難看,他原本就壽元不足。若不是靠靈藥,他也難以活到如今。若不是宗門有難,他又何嘗想出世!

眼見壽元將要耗盡,又沒有把握渡飛升之劫,就是擔心落個魂飛魄散永不超生的下場!

可今天這個小女娃娃不斷有陰謀詭計使得宗門不穩,更是將他也拉入了她的突破元嬰期的大劫之中!

雖然他驚訝於不過是金丹期大圓滿突破到元嬰期的天劫居然如此令人心驚,比一般的此劫要浩大了數倍,再加上多了一個人渡劫,天劫的力量會更加可怕!但是就是這個對他而言小小的天劫卻使得他在天威之中,壽元不斷流失!

「轟隆!」

第二道雷劫,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不再是單一的雷電,而是一片紫色的雷海!

無盡的雷電將兩人淹沒,天地間一片紫氣莽莽,這是一片恐怖之極的雷電海洋!

閃電洶湧而下,雷霆如潮,熾烈無比!

一聲聲幾乎要震聾人們的耳膜,粉碎人們的魂魄,浩瀚無比,彷彿這世間除了這個聲音就沒有了其他的聲響。

但兩儀教中的戰鬥還在繼續,被辰落使出的藥物殺紅了眼睛的長老與那些弟子們,各個不知道害怕不知道疲勞聽不到外面的動靜,就像是活生生的殺人武器!

雷海浩瀚無比,虛空就好像變得破敗不堪,天地間一片熾盛的紫色光芒,極遠處都刺目又耀眼!

「轟!」

洶湧澎拜的大雷驚世,紫電揮灑在天地之間,彷彿可以毀滅萬物!

紫海之中,這時的辰落已經皮開肉綻,身體一片焦黑,但眼神卻毫不屈服,充滿了鬥志!即便身體上還有淡金色的血液在緩緩流淌,承受了難以想象的傷害! 炮臺法師 可辰落依然血氣衝天,精血旺盛!

極其憤恨的兩儀教老祖雖然全身上下乾淨如初,像是沒有受到一絲傷害,但有些蒼白的臉色將這老祖頹敗的氣血出賣!

他眼神中冒著精光,望著精血充足的辰落心下垂涎萬分,若是將她的精血化為己用,定能上漲一兩年的壽元!

可目前的難題卻是,這天劫彷彿無窮無盡,到底何時才會停下!長久下去,他的精血會消耗很多!

聽到雷劫降臨在辰落身上,她骨骼生生作響的聲音,這名老祖的目光更加熾熱了!

「好強悍的肉身,這若是普通人渡劫遇到了這般強大的天劫,早已變成了劫灰,而她居然還直直站立在此,沒有被劈碎!」

兩儀教老祖暗中想著,已經將主意打在了辰落的頭上,看到她金色的血液,他就按捺不住內心想要增加壽元的心理!

只是,他想得太過美好了!

他以為這天劫再大,也就這個樣子了。

但是沒有想到的是,片刻后,一波更加兇猛的雷劫悄然而至!

無盡雷電,熾烈神芒,讓天地間亮如白晝,璀璨奪目,像是無邊的大火在熊熊燃燒,燒塌了虛空。

「這……這是人形天劫的預兆!」

兩儀教老祖目眥盡裂,瞪目堂皇,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也就是這一刻,他心中有些怕了!

那個女娃娃不怕死地引來了人形大劫,這對他來說可是天大的打擊!

人形天劫的可怕,是他經歷過的,當初突破大乘期後期時,便是經歷了這一劫,可以說那時就是死裡逃生,不然便神飛魄散了。

顧名思義,人形天劫就是一道道人物的天劫降下!

什麼修為,便降下與之修為高一倍的人物天劫下來,斗得過,天劫也就過了,鬥不過,便是神魂俱滅的下場!

女娃娃修為低,最多降下元嬰期後期的人形天劫下來,可他是大乘期的修為啊!這降下的人形天劫豈不是天仙的修為?

就像當年經歷過的人形天劫就是超越凡間力量的天劫,那時他精血旺盛,可如今他的精血破敗無比,這樣下去,今日豈不是會精血枯竭而亡?

兩儀教的太上長老第一次如此害怕,還是被一個年紀輕輕的小女娃娃害成了這個模樣,他的一世英名居然就要這樣毀掉嗎?

天地抖動,萬丈紫芒貫穿天地上下,就是無數道驚世大龍騰空。

天空中的氣息令人心悸,感受到這可怕力量而前來的風雲殿的太上長老面露驚色。

風雲殿的這位老祖距離甚遠,他不敢靠近,但眼神中的震驚不言而喻。因為他看見了雷海中的兩儀教太上長老。

兩人不是好友,也說不上死對頭,但因為兩儀教與風雲殿一直對立的關係,即便是活了幾百年的他們也沒有說上幾句話。

但是看到他居然在雷海之中,風雲殿長老的第一個反應就是以為他要渡劫飛升了,可再一看,這天劫居然兇猛浩瀚,但和飛升天劫相差甚遠!他好奇對方怎麼捲入了一個小娃娃的天劫,但看到人形天劫將至的剎那,這位老祖驚訝不已,同時也覺得對方肯定捱不過去了!

也好,這樣一來,就讓風雲殿一家壯大下去吧!

這名風雲殿的太上長老如此想著,可當他發現整個兩儀教的宗門都被捲入到天劫,並且裡面還有風雲殿的當代掌教與長老們時,他的臉色突然變得極其難看!

「這是怎麼回事?好端端的來討回公道,怎麼演變成了這副情形?」

雷潮降臨,雷光萬道,紫色成為了天地間的唯一。

這名風雲殿的太上長老再也顧不上其他,連忙退後了千丈遠,看著天空中沉甸甸的一片紫色海洋,他面色變得凝重起來!

這個渡劫的小娃娃是什麼來歷,居然能引起人形天劫? ?「女娃娃,你真以為老夫看不透你?」老祖氣息冷冽,犀利的眼睛緊盯著她。

果然……

辰落這改頭換面之中融合了「宇宙萬法」,很多修士都無法一眼看出究竟,但如果是大乘期的修士,被識出的可能是一半一半,這名大乘期老祖必然是修鍊了特殊的功法,才能一眼看透。

她笑著將頭抬起:「老祖您說什麼呢?」

話還沒說完,只見一座漆黑的棺材突然破空而出,狠狠砸向這大乘期老祖!

但砸只是假象,辰落立刻借著這一時機鑽進了黑棺材之中,棺蓋也牢牢的蓋住!

這名太上長老冷哼一聲,一手抓住整個棺身,手一用勁,便聽見棺材有皸裂的微弱聲音響起。

辰落大驚失色!

這本命黑棺當初就是天劫降下就難以將其撼動,可這太上長老居然一隻手就將其碾壓!

「不行,這樣下去黑棺會廢的!」辰落咬住嘴唇,心中想著對策。

「娘!你怎麼樣?」昆崙山中的白白突然焦急地朝辰落傳音道。

「不用擔心,娘想到辦法了!你千萬不能出來!」辰落對白白說道,又再三囑咐不能現身。

「只有這樣了!」她突然在黑棺之中盤坐了起來,讓心靈平靜,黑棺還在寸寸龜裂,在外的太上長老噙著冷笑,身上的氣息越發強烈起來。

辰落一動一動安靜的打坐,面色也漸漸平靜下來。像是外面的世界都與她無關一般。

白白睜著大眼睛望著娘親,天樂也破天荒的沒有與白白對掐,而是抓著白白的爪子,不知所以然地也看著崑崙之外正在打坐的阿娘。

祖玉中的穆青揚沒有說話,反正問那兩個小鹿妖也一問三不知,他就自己掐著手指邊朝著天上虛空望著,那上面是辰落的正閉著眼睛平靜打坐虛影。他搞不清楚這個生死時刻她為什麼會打坐,但掐算的命理似乎微微發生了變化。

那麼……穆青揚心中想著,他的命理會不會也因此而發生變化?

黑棺終於是受不住大乘期修士的全力攻擊。一寸寸皸裂最後一大塊棺材板都掉落了,而沒有了黑棺保護的辰落猛然被這強大的氣息震得氣血劇烈翻湧,一口鮮血噴吐而出!

也就是這時,天空中一陣烏雲密布,突然憑空一聲炸雷驚響,一道紫色的天雷居然就這樣無預兆的落了下來!

而辰落也猛然從黑棺中衝出。反手居然抓住了兩儀教老祖捏住黑棺的大手,大聲道:

「老不死的,你壽元就快耗完,居然還沒有渡劫飛升,這下就讓你好好感受一下天劫的滋味!」

這個時候,兩儀教的老祖想要退出已經來不及了。天上的雷劫已經將他鎖定,一種多年來不曾有過的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轟!」

一道天雷降下。居然是罕見的紫色雷劫,加上多了一個人來渡劫,雷劫的力量更是增強了數倍!

辰落通體晶瑩,五行體大成之後全身經骨堅不可摧,這一天雷下來居然沒有傷到分毫。

兩儀教老祖的面色極為難看,他原本就壽元不足,若不是靠靈藥。他也難以活到如今。若不是宗門有難,他又何嘗想出世!

眼見壽元將要耗盡。又沒有把握渡飛升之劫,就是擔心落個魂飛魄散永不超生的下場!

可今天這個小女娃娃不斷有陰謀詭計使得宗門不穩,更是將他也拉入了她的突破元嬰期的大劫之中!

雖然他驚訝於不過是金丹期大圓滿突破到元嬰期的天劫居然如此令人心驚,比一般的此劫要浩大了數倍,再加上多了一個人渡劫,天劫的力量會更加可怕!但是就是這個對他而言小小的天劫卻使得他在天威之中,壽元不斷流失!

「轟隆!」

第二道雷劫,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不再是單一的雷電,而是一片紫色的雷海!

無盡的雷電將兩人淹沒,天地間一片紫氣莽莽,這是一片恐怖之極的雷電海洋!

閃電洶湧而下,雷霆如潮,熾烈無比!

一聲聲幾乎要震聾人們的耳膜,粉碎人們的魂魄,浩瀚無比,彷彿這世間除了這個聲音就沒有了其他的聲響。

但兩儀教中的戰鬥還在繼續,被辰落使出的藥物殺紅了眼睛的長老與那些弟子們,各個不知道害怕不知道疲勞聽不到外面的動靜,就像是活生生的殺人武器!

雷海浩瀚無比,虛空就好像變得破敗不堪,天地間一片熾盛的紫色光芒,極遠處都刺目又耀眼!

「轟!」

洶湧澎拜的大雷驚世,紫電揮灑在天地之間,彷彿可以毀滅萬物!

紫海之中,這時的辰落已經皮開肉綻,身體一片焦黑,但眼神卻毫不屈服,充滿了鬥志!即便身體上還有淡金色的血液在緩緩流淌,承受了難以想象的傷害!可辰落依然血氣衝天,精血旺盛!

極其憤恨的兩儀教老祖雖然全身上下乾淨如初,像是沒有受到一絲傷害,但有些蒼白的臉色將這老祖頹敗的氣血出賣!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