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陰劍的一聲大喝,讓在場所有武者的目光,都向雲帆看了過來,也吸引了雲帆的注意力,向何陰劍看了過去。

各大門武者,都已經平均進入了七個空間漩渦,這時候竟然又有一位武者來到葯神殿第二層,那必是派級勢力的武者無疑。

一個派級勢力的弟子,竟敢進入葯神殿第二層,令在場五大門的武者,心中皆怒。

在葯神殿外,乾元教弟子『段星文』,可是當著所有人的面,定下了規矩!

派級勢力武者,只許踏足葯神殿第一層空間!

門級勢力武者,能夠踏足葯神殿第二層空間!

三大教的武者,才能踏足葯神殿第三層空間!

這裡是葯神殿第二層,裡面的三品靈藥,價值極其珍貴,遠不是葯神殿第一層的靈藥能夠相比,按段星文定下的規矩,派級勢力武者,沒有資格來到這裡。

正常情況下,派級勢力的歸元境巔峰,被門級勢力五十個歸元境巔峰神色兇惡的注視著,恐怕會嚇得雙腿打顫,屁滾尿流。

但云帆神色很鎮定,甚至可以說是淡定。

在葯神秘境中,雲帆無懼任何人,別說是門級勢力的武者,就算是教級勢力的武者,雲帆都不放在眼裡。

何陰劍神色兇狠,語氣咄咄逼人,對雲帆極其藐視,令雲帆不喜。

雲帆淡淡的道:「老子想來就來,你有意見?」

此言一出,令何陰劍火爆三丈。

另外九個血陽門的弟子,也一個個神色憤怒。

一個『派』級勢力的弟子而已,竟敢在血陽門的天才弟子面前如此說話,在他們看來,這簡直就是翻了天。

另外四大門的弟子,此刻都神色一訝,沒想到雲帆在何陰劍面前,如此硬氣,皆目光一沉,露出厲色。

雲帆此舉,顯然沒將何陰劍這個門級勢力的武者放在眼裡,這是對門級勢力的輕視,令另外四大門的弟子都不喜。

但,四大門為首的弟子目光互視了一眼,並沒有多說什麼,反而露出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帶著門中武者,退開了一些位置。

在他們看來,雲帆敢無視段星文定下的規矩,定然有不凡的實力,血陽門實力強大,門下弟子何陰劍,在四大門武者面前,揚言要這個葯園中的三成靈藥,這令另四大門武者心中不爽。

現在,何陰劍和闖進來的這個『派級勢力弟子』扛上了,他們正好坐山觀虎,看看何陰劍到底有多大本事,得用多久,才能拿下這個闖至第二層的『派級勢力弟子』。

何陰劍神色陰冷至極,透露出強烈的殺意,喝道:「敢在我何陰劍面前自稱老子,真是無知狂妄,不知天高地厚,就算你現在跪下向我磕頭,也免不了一死!」

雲帆不禁笑了起來,道:「呵呵……無知狂妄,不知天高地厚這句話送給你倒是合適,誰給了你這個弱智腦袋,連敵人什麼來頭都不清楚,就一個『死』字掛在嘴邊,你能夠活到這麼大,真是個奇迹!」

這話說的,令在場的武者皆為之一愣,看雲帆的底氣,似乎真的是有大來頭。

可三大教的武者,明明都已經先一步進入葯神殿第二層,三十五大門的武者,也都分別進入了另外七個空間漩渦,也都已到達葯神殿第二層。

葯神秘境中,除了三大教、三十五大門,就只剩下派級勢力的武者,派級勢力,在乾元大陸數量非常多,一個派級勢力的弟子,就算再天才,其身份在門級勢力面前,也算不上什麼。

像何陰劍這等門級勢力的武道奇才,未來在血陽門幾乎是扶搖直上,將來成就不可限量,根本不將派級勢力的武道奇才,放在眼裡。

一個不被他放在眼裡的人物,竟然站在強者的角度,將他視若螻蟻一般,何陰劍心中的怒火,瞬間燃燒,頓時殺意通天。

「你——找死!」

何陰劍一聲喝道,聲音寒冷,滿含殺意。

話音落,何陰劍便向雲帆沖了過去。

何陰劍爆發出極其恐怖的威勢,雙手剎那間化成血紅色,施展出血陽門一種令無數武者聞風喪膽的上品武技——血手摧心掌。

血手摧心掌,修鍊時要以雙手沾染血毒,未毒人,先毒已,將身體化成血毒之體,不再受毒所害后,才能夠控制血毒傷害別人。

何陰劍的血手摧心掌,不僅血毒可怕,威力也是強大無比,這門武功,素有『血手絕命,辣手摧心』之評價,一被擊中,不死亦廢。

正是因為何陰劍煉成了這一門毒掌,另外四大門的弟子,才會對其忌憚。

看著何陰劍那雙血色雙手,雲帆便知這是一雙極毒之手,千萬不能肢體接觸,近身博戰。

玄月大手印!

雲帆瞬間提起真氣,翻手一掌,一道掌印爆射而出。

為了避免何陰劍近身戰鬥,雲帆一出手拿出了真本事,這道掌印巨大,約有兩米高,就像是一塊大門板,推著虛空氣流如排山倒海,殺向何陰劍。

轟——

玄月大手印和何陰劍那雙血紅的手碰撞在一起,發出一聲爆響。

只見何陰劍一聲慘哼,口吐鮮血,身體陡然間一折,一道光芒在他腰旁閃過,被他避過了斬腰的一擊。

但玄月大手印所蘊含的恐怖掌勁,何陰劍卻是承受不了,身體頓時暴退,被震飛十數米。

在場的武者,無不震撼。

他們心中的猜測,是雲帆能在何陰劍手下堅持多久,萬萬沒有料到,雲帆一掌,便敗了身為血陽門天才弟子,一代武道奇才的何陰劍!

雲帆一掌擊退何陰劍,喝道:「葯神殿不管第幾層,我想進就想,誰敢阻擋,殺無赦!」

何陰劍在雲帆掌下受傷,但秉性不改,對於雲帆的殺心更是強烈。

何陰劍一聲大喝:「全部都上,亂掌劈死,老子看他能敵得住幾人。」 雲帆的掌法威力太恐怖了,何陰劍自知不能敵。

在爭奪神元草分配的緊要關頭,何陰劍哪能容忍突然冒出來的雲帆破壞,自然下令,讓血陽門所有的武者全部出手,圍殺雲帆。

另外九位血陽門武者,都是歸元境巔峰中的一流高手,他們聯手,實力不容小覷,比起練成了上品武技『血手摧心掌』的何陰劍,更加可怕。

血陽門是頂尖門級勢力,門中武技眾多,這九位血陽門武者出手,有人施展劍法,有人施展刀法,有人施展拳法,有人施展掌法!

劍罡、刀罡、拳罡、掌罡,頓時從各個方向攻擊雲帆。

雲帆目光一冷,殺機大盛,喝道:「你們全部找死!」

呼——

雲帆氣勢完全爆發,體內真氣全力運轉,玄月大手印施展至最強威力。

雲帆出手速度飛快,只見他雙掌翻飛,一道又一道真氣罡芒爆射而出,化成玄月大手印,橫擊四方。

高約兩米的玄月大手印,無豎不摧,勢不可擋。

劍罡、刀罡、拳罡、掌罡,被玄月大手印擊中,盡皆碎裂。

小成玄月大手印,威力完全爆發,在歸元境巔峰面前,有著碾壓性的優勢。

一道血色掌印,突然間橫飛而至,何陰劍再次出手,配合另外九人,對雲帆進行遠攻。

雲帆隨手拍出一掌,一道玄月大手印,便將血色掌印轟散。

雲帆站在原地,兩掌連擊,拍出一道道玄月大手印,橫擊向前,勢不可擋。

哪怕是血陽門十位武者全部出手,在雲帆面前,亦完全處於劣勢,被一道道攻來的玄月大手印,攻得連連後退。

才交手了數十回合,便有血陽門武者受傷。

縱然他們互相配合,將玄月大手印都擋下,但玄月大手印中蘊含的恐怖力量,他們硬抗后卻是承受不住,有人口吐鮮血。

一方,是門級勢力的十大歸元境巔峰高手,一方,是個二十歲不到的歸元境巔峰一人!

無論怎麼看,都是門級勢力的十大歸元境巔峰高手穩佔優勢,但實際情況卻是完全倒過來。

一旁觀戰的四大門武者,看得神色震撼,心中驚異不定。

雲帆的實力之強,遠超他們的意料,令他們也大感威脅。

至於血陽門武者,則是一個個眼中驚恐,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無論如何,他們也沒想到,他們十人聯手,會不如一個『派級勢力』的同境界武者。

何陰劍見形勢越來越嚴峻,優勢已經百分百位於雲帆那邊,連忙喊道:「顧江炎、冷如霜、陽東升、風不絕,你們出手將這小子弄死,這葯園中的靈藥,我們血陽門只要一成。」

顧江炎、冷如霜、陽東升、風不絕,分別是冰火門、青霜門、大日門、風雲門的武者之首。

四人對視一眼,顧江炎嘿嘿一笑,道:「何陰劍,血陽門還想要一成,你也太獅子大開口了吧?」

冷如霜發出銀鈴般的笑聲,道:「這位新來的朋友,葯園中的靈藥,我們分你一成,你和血陽門慢慢玩啊!」

陽東升爆發出烈日般的火勢氣息,道:「何陰劍,只要你答應血陽門不要這裡的一株靈藥,我們就出手,幫你血陽門殺了這小子。」

風不絕手中拿出雙劍,爆發出驚天劍勢,目光注視雲帆不語。

「這個葯園中的靈藥,我要一半,另外一半,你們自行分配!」

雲帆連連施展玄月大手印,向血陽門十位武者,發出狂風暴雨一般的攻擊,聽了冷如霜的話,喝道。

「你一個人竟想要五成?你的心未免也太貪了?」

冷如霜聞言,冷笑一聲,眼中透露出殺意。

顧江炎、陽東升、風不絕也都目光一凝,盯住了雲帆,雲帆要一半的靈藥,令他們殺心暴起。

何陰劍連擋雲帆數掌,被震得咳血,喝道:「你們聽到了吧,他比我還霸道,竟要五成靈藥,你們還不出手,殺了這小子!」

顧江炎呵呵笑道:「不急,等他殺了你們,我們再出手收拾這小子不遲。」

何陰劍大怒,這時,有兩個血陽門武者,沒能擋住玄月大手印,被掌印橫擊十數丈,在空中連連吐血,受到了致命性的重創。

「好!好!我們血陽門對這裡的靈藥,一株都不要,全部都由你們四大門分配!」

何陰劍心中雖怒,但卻無法,為了讓另外四大門的武者出手,只能捨棄利益。

顧江炎、冷如霜、陽東升、風不絕四人對視一眼,皆微微點頭一笑。

既然何陰劍這麼識趣,血陽門對這裡的靈藥一株都不要,那就不再是競爭關係,他們自然不願見到派級勢力武者,滅殺門級勢力武者的情景。

陽東升一聲大喝:「小子,在五大門級勢力面前,竟敢如此囂張,找死!」

說話間,陽東升便爆發出恐怖而炙熱的氣息,一拳向雲帆轟了過來,拳罡離休,燃燒起熊熊火焰,這一拳威力驚世。

咻咻!

兩道劍光,同時攻至,風不絕透露著驚天劍勢,手中兩柄劍速如電光,分別刺向雲帆的要害部位。

顧江炎、冷如霜也同時出手,誓要一舉鎮殺雲帆。

他們四人出手,冰火門、青霜門、大日門、風雲門的武者,也紛紛出手,都向雲帆施展了殺招,要將雲帆致於死地。

在場五大門所有的武者,全部都向雲帆動手,場面有些壯觀,攻擊從四面八方而來,令雲帆頓感壓力。

他實力雖強,但同時面對五位歸元境巔峰的武道奇才,和四十五位一流歸元境高手,還是有自知之明,絕非敵手。

雲帆雙腳踏地,身體向後方一退,按下了X-301機甲手環的按鈕,大聲喝道:「你們都想死,我成全你們!」

咔嚓——

眨眼之間,雲帆便裝備了X-301,化身鋼鐵巨人。

眾歸元境高手的攻擊落在X-301之上,如同撓癢似的,傷不了X-301分毫。

而X-301出手,則是一拳打死一個,一掌拍死一個,一腳踹死一個,一腿踢死一個……

只見X-301來去如飛,所過之處,任何歸元境巔峰,挨他一下,不是腦袋被打爆,便是身體被打穿,一碰就死。

——PS:今晚凌晨過後,至少四更爆發!!! 八一。

建軍節。

先向祖國的軍人們致敬。

然後向書友們推薦看一下電影《戰狼2》,很熱血很燃爆的電影。

最後說一件重要的事,超武穿梭免費連載兩個月後,八月一日,開始上架收費。

免費上班了兩個月,終於要到賺錢的時候了,以後是吃肉還是喝粥,全看上架后的訂閱情況。

這是巧克力上架的第五本小說,成績,以公眾期來看,是巧克力最好的一本,希望上架后能有個好成績,能把以前的紀錄破一破。

去年老婆懷孕,孩子出生,今年帶孩子,忙得不可開交,這兩年寫得很少,收入也很少,這兩年已經開始借債生活,哎……生活總是一言難盡!

這本書上架后,希望不僅能還債,還能讓以後的生活好一點,讓孩子少過一點我小時候過的苦日子。

各位書友,喜歡超武穿梭,有條件請務必訂閱支持一下,以後的生活,全靠你們的訂閱過日子。

雖然日子挺忙的,但上架了還是要爆發一下,為了有更多的收入,八月我會努力多碼點字,多更新,向書友們預訂一下月票,沖一下新書月票榜!

凌晨過後,至少四更爆發,敬請期待!!!! 門級勢力的歸元境巔峰武者數量雖多,但在X-301面前,卻像是猛虎面前的群羊,對雲帆一點威脅都沒有。

而X-301,卻是如同虎入羊群,一出手,對方必有人死。

雙方的實力,完全不在同一檔次,雲帆操控X-301,對五大門級勢力武者,完全碾壓。

神元草,是真丹境強者修鍊的無上寶葯,極其珍貴。

但,雲帆一開始也沒有獨吞的想法,別人難得進來葯神殿一次,所以雲帆哪怕有碾壓在場所有人的實力,也只是開口要五成而已。

可惜,對方卻要致他於死地。

那……就大開殺戒吧!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