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個瘋子!」她氣急,然而又不會真的傷害她。

宋其涼薄的笑了笑,「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

三天後,zoey從外面回來,帶著滿身的疲憊,眼神卻十分興奮。

她對盤腿坐在山洞裡正無聊的在石頭上刻字的宋其說道:「他們來了。」

「誰?」宋其心裡一驚,生怕聽到她說華夏。

她知道,如果華夏那邊來人,林攸是一定會來的。

她心裡十分糾結,大抵人都是這樣犯賤,如果林攸來了,她會擔心,甚至希望自己死了免得連累她,而如果林攸不來,她又會難過,覺得自己在對方心裡一點都不重要,活著沒有意義,連個關心自己的人都沒有。

想到這裡,宋其有些自嘲的笑了笑,突然對zoey的回答不再感興趣。

zoey可不會知道,短短几秒,宋其會想那麼多。

「神盾局的人,帶隊的人不認識,不過無所謂了,老大應該快趕到了,到時候,一網打盡。」

宋其這才知道,蛇窟的蛇王,竟然會親自前來!

要知道,主世界里,蛇窟可算是一個另類,他們的蛇王更換的十分頻繁,因為裡面是弱肉強食的競爭環境,哪怕是蛇王,都得面臨各種挑戰。

特別的是,每一任蛇王都會在自己最鼎盛的時候,挑選下一代蛇王挑戰自己,生死之戰的那種。

而這一任蛇王,就是十年前上任的。

並且十年來,從來沒有露面過,神秘非常。

「只有神盾局嗎?」宋其不動聲色的問。

zoey眯了眯眼,「當然,你期待的人,並沒有來。」

不是沒來,是還沒到。

宋其和zoey都清楚。

華夏不可能不參合一腳。

突然想到了什麼,zoey走到宋其身邊,勾起她的一抹頭髮,靠近她輕聲說道:「不知道為什麼,老大特別討厭華夏,他下了命令,這次參與行動的華夏人,一個不留。」

血腥的四個字,讓宋其心裡一涼。

多少陰謀詭計,現在都與林攸無關。

高強度的趕路讓所有人身心俱疲。

這不僅僅是加快速度走就可以了,還要無時無刻防備著雨林里那些劇毒的動植物。

江朝就在第三天的時候,被一種和樹葉沒什麼兩樣的蟲子咬了一口,當場便暈了過去。

如果不是林攸在蟲子附近找到了一種紅色小草,江朝大概就一命嗚呼了。

可是就算救了過來,他也一直都很虛弱,實力十不存一。

這種情況下,讓他回去根本不現實,只能硬著頭皮繼續趕路。

五天後。

白祈冰看著探測儀上那個紅色圓圈。

他們已經站在了紅色圓圈的外圍。

眾人看著眼前的景象,都不禁倒吸一口冷氣。

乃至於驚嘆無比。

大自然真是最偉大的魔術師,沒有之一。

深紅色的山體被神秘力量一劈兩半,中間寬約百米的縫隙布滿了各種植物,彷彿電影里通往魔幻世界的通道。

巨大的樹木林立,樹榦筆直而無枝,光滑無比。

而在那些遮天蔽日的樹冠上,一棟棟殘破的樹屋,震撼著所有人的心靈。(未完待續。) 「我的天……」龍傲嬌喃喃。

林攸眼睛放光,不放過任何一寸,仔細的看著一切。

她的血液在沸騰,自從進入這個雨林后,她就沒有停止過亢奮的心情。

就是這樣……

冒著死亡的危險,遊走在地獄和人間之間。

為的只是見一眼,這些被世界遺忘的絕地。

通過眼睛,刻進心底。

易小川指著那些樹屋,「我艹……該不會真的有精靈吧!」

白祈冰沒有立刻進入那個山體縫隙,而是謹慎的打量著四周。

突然,她看到左側方不遠處,落葉的覆蓋下露出的一點衣角。

心頭一跳,她用眼神示意夏梧和夏桐注意四周,然後小心的走到那裡。

踢開落葉,跟在白祈冰身後的林攸瞳孔一縮。

落葉下,一具殘破的屍體一覽無餘。

身上的迷彩服早已破爛不堪,乃至於身上的肉都所剩不多。

那些傷痕看起來似乎是被利爪撕裂,白祈冰拔出靴子上的匕首,蹲下身體,仔細查看著那具屍體。

頭骨那裡被洞穿,初步可以判斷,應該是有什麼東西從天而降,殺死了這個人。

看裝備,應該是神盾局的隨行軍人。

果然,美國搶先一步到達了這裡,不過看情況,似乎並不輕鬆。

突然,另一邊傳來小聲的驚呼。

林攸回頭看去。

龍傲嬌的腳下踢出了一截手骨。

不多時,夏梧找到了一具屍體。

幾人在附近尋找了一圈,零零總總算下來,已經看到了不下五具屍體,其中一具竟然還是神盾局的特工!

白祈冰看了看時間,「今晚先不進去了,趕快找個地方紮營。」

地方很好找,不遠處的紅色山體,雖然很高,但是並不陡。

上面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岩洞。

幾個人找了一處足夠大的,確定為今晚的休息地。

林攸和白祈冰打了聲招呼,便出了山洞,去觀察那個縫隙。

說是縫隙,其實很大。

百米的寬度,足夠裡面的植物生長。

不過現在,那些植物大都支離破碎。

被暴力劈開了一條路。

林攸蹲下,仔細查看著地面。

有細小的黑色粉末狀東西,但是完全看不出到底是什麼。

「86,你可以提前過去嗎?」

86沒有再維持隱身,相比耗費大量的能量隱身,不如變成其他的什麼東西。

此時,86就變成了一根銀色的項鏈,被林攸戴在脖子上。

【不行的大王……我變成其他東西后,就不能再隱身了……而且……那邊有我覺得不舒服的東西……】

86指的的那邊,是……

林攸抬頭看去。

漆黑的縫隙內,冷風吹來,這到底是通向哪裡的,裡面的遺迹里,到底有著什麼!

突然,林攸似乎聽到了翅膀扇動的身體,她疑惑的向上看去。

婚然天成:景少的祕製愛妻 紅色山體的另一邊,太陽落下的地方。

昏暗的天空下,一團黑色的烏雲正往這邊快速移動。

不!那不是烏雲!

林攸迅速站了起來,速度快到了極致,她一把拉起正在撿樹枝的楚少羽,朝山洞那裡跑去。

「快躲進去!!」

白祈冰看著那邊的天空,神色巨變。

楚少羽和江朝被安排在了山洞的最裡面,林攸和白祈冰冰站在洞口,看著天空迅速的黑暗了下來。

嘰嘰喳喳一片嘈雜的鳥叫。

林攸清楚的看到,那些鳥的樣子。

漆黑的翅膀和烏鴉很像,血紅的眼睛,頭上長著一個醜陋的大包,展開翅膀,至少一米寬,金屬的爪子泛著寒光。

它們的數量實在很多,盤旋在空中一直沒有離去。

突然,一隻鳥從空中俯衝而下,暗色的鳥喙直直對著林攸的眼睛啄去。

梟寵狂妻 林攸還未來得及阻止,易小川的刀就劈了過去。

嘩啦。

黑鳥被劈成了兩半從空中墜落。

血腥味立刻吸引了天空中那群鳥的注意力。

隨著一聲特別嘹亮的鳴叫。

進攻的號角彷彿被吹響。

遮天蔽日的鳥群俯衝而下。

易小川的臉瞬間變的慘白,他是知道自己闖禍了。

白祈冰皺眉,龍淵劍鏗鏘出鞘,劍鳴聲響起,手握劍,龍淵劍劃出一道圓。

劍盾成,白祈冰左手出掌,死死頂在洞口處。

嘭嘭嘭!!撞擊聲不斷。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林攸顰眉,龍傲嬌手中的飛刀不停的扔出,每次扔出去都會殺死一隻鳥,而那些死去的鳥又會引起其他鳥的爭奪。

沒錯,就是爭奪,那些鳥根本不在乎死去的是不是同類,血肉滿天飛,鳥屍不一會兒就被撕碎。

在其他人驚訝的表情里,林攸的右手食指和中指泛起光芒,一個個白色的小點飛出。

如果配上音效大概就是……丟丟丟丟丟……

在精神力的精細操控下,準確無誤的打中一隻只鳥頭,不一會,洞口就堆滿了黑鳥的屍體。

易小川摸了摸自己的腦袋,再次感謝林攸的不殺之恩。

白祈冰讚賞的看了眼林攸,「加油。」

林攸的經脈內,源源不斷的內力循環往複,丹田處的那團紅色氣體不斷的被吸收。

進入那滴內力化成的水滴里,而內力又不斷被她使用。

這是完美的能量循環。

突然,一隻比其他的鳥巨大很多的黑鳥猛的俯衝下來,那力量十分巨大,白祈冰根本無法支持,劍盾破碎,她倒退了幾步,受傷倒是沒受傷,就是平衡被打破了,很難再恢復。

夏梧和夏桐兩兄弟立刻沖了出去,替補了白祈冰的缺口,夏桐手裡那些一把手槍,槍聲不斷。

夏梧的寬劍帶起陣陣劍芒,那些黑鳥一時近不得他們的身。

看著外面根本沒有減少多少的鳥,白祈冰深吸一口氣,在林攸和龍傲嬌沒有反應過來之前,握著劍,沖了出去。

天空早已漆黑一片,然而在那黑暗中,不時劃過閃電般的光芒。

白祈冰的身影朦朧,背後出現冰雪的世界,她的氣質完全蛻變,眼睛里無欲無求,整個人彷彿和龍淵劍融合一體。

白色的劍芒不斷吞吐,每一次出現都會帶走十幾隻黑鳥的生命。

然而黑鳥實在太多,她不停地被淹沒,然後破開束縛,殺戮。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