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朋走到下一株植珠旁邊,又開始介紹道:「此株葉聚生莖頂,葉片卵狀戟形,肉穗花序稍短於佛焰苞,雌花在下部,雄花在上部,鮮艷的花苞中含有毒素,所以應該是傳說中的滴水觀音無疑了。滴水觀音喜歡溫暖、潮濕和半陰的環境。一般的生長適應溫度為20~25℃,越冬溫度10~15℃。夏季盆栽需遮半陰。可以用大盆或木桶栽培,適於布置大型廳堂或室內花園,也可栽於熱帶植物溫室,十分壯觀。繁殖方面用一般園土加泥炭土、砂或草皮土和腐葉土栽培。用分株、扦插和播種法繁殖。根莖供藥用,對腹痛、霍亂、疝氣等有良效。」

面試管家沒有打斷林朋,於是林朋就繼續走到第三株繼續說道:「這第三株呢,葉片碧綠、鮮艷,一片葉子長有對稱的條形狀鏤邊特異形狀,應該是龜背竹了。龜背竹極為耐陰,是有名的室內大型盆栽觀葉植物。龜背竹具有吸附甲有害氣體的特點,達到凈化室內空氣的效果,是一種理想的室內植物。至於養護方法嘛,水分要充足,須經常保持培養土濕潤,夏季早、晚各一次,以保持空氣,葉片鮮艷。冬季三到四天澆一次水。日常澆水,可每日一次。它喜溫暖濕潤環境,忌乾旱,怕陽光直曬。夏季應放在室內或蔭棚下,不能放在陽光過強的陽台上。冬季氣溫下降到6℃時應移入室內保暖。較為喜肥,要適當施肥。4月至9月每月施兩次稀液肥。肥足則葉色可人。我答完了。」林朋說完向著管著拱一拱手,示意自己已經回答完畢。

「好,回答正確,你可以進入另一間屋子等候下一關面試了。」管家點了點頭,然後旁邊的護衛就打開了通往下一間屋子的門,林朋順著那門走了出來,帶著一點小興奮,更多的是光識不受陣法阻擋的興奮。 ?林朋順利的走向第二間屋子,並在裡邊等了大約了半個時辰,終於看到管家走了進來,看到留下來的二十多個人,讚賞的點了下頭,然後說道:「恭喜諸位通過前面專業知識的面試,接下來呢,是要進行下一關的面試,接下來我宣布……」

「等一下!」一道聲音打斷了正在宣布的管家。

「大管家,您怎麼來了?」生活管家見到來人,立刻推起了笑臉。來人正是城主面前的大紅人,大管家蔡明遠。

「不用客氣,我就是來看看招聘的情況,不過我聽說這次招聘好像有很多阿貓阿狗都進來了?老早就跟城主大人說了,這種城主府的崗位不用對外招聘了,可是他非得說要對外公開、公平,真是搞不懂。當然啦,城主大人也不是我們做下人的能非議的,既然定都定下來了,我們所能做的就是盡心盡責的把事情給辦好,不要讓城主大人失望,你說是不?」大管家故意盯著生活管家,一本正經的說道。

對於大管家的話,生活管家一直在心裡嘀咕著,這說的都是廢話,想插手招聘就直說嘛,非得立個牌坊,以他大管家的身份根本無需如此,只能說這大管家還是非常注重自己羽毛的,可是誰不知道他跟王家的關係?不過官大一級壓死人,他只好點頭稱是。

大管家見生活管家識相的做了讓步,於是說道:「那好,既然生活管家都同意雜家的意見,那今天說不得我就替城主大人好好把關了。大家都知道,神界以實力為尊,既然如此我們城主府更不能讓沒有實力浪得虛名之輩大行其市,免得拉低城主府的形象甚至給城主府惹禍,所以我宣布這第二關的考核是修為。誰要是能夠在我的壓迫之下站住十分鐘的就可以留下。」

下邊哄的一聲炸開了,這些人之所以來應聘園丁,圖的就是這麼一份清閑,也是因為他們沒有什麼修鍊天賦導致修為提不上去,所以才認命的來找份工作安度餘生,現在突然又要考核他們的修為,要是沒有意見才怪呢

「安靜!如果再吵就給我滾出去!」大管家長年身居高位,威嚴還是有的。大家隨之安靜了下來,林朋昨天就有預感到整個招聘可能不會那麼容易,沒想到果然還是發生了不愉快的事情。

大管家不再管眾人的意見,直接壓制自己中位神的修為到下位神初期,然後散發出下位神初期的威壓。

眾人頓時感覺猶如大山壓身一般,壓的脊樑都快彎下了,渾身開始冒冷汗。

威壓壓在林朋身上,壓得他的神體差不多要裂開了,可是他還是咬牙堅持著。只是那麼一息的時間,已經倒下了七八個人。

第二息的時候,又有三個人堅持不住也倒下了,林朋的身體已經有經過化神池的重塑,強度上自然比土生土長的一般神人更強,但是強的也有限,所以也開始出現了裂痕,血絲順著裂口滴了下來,嘀嗒嘀嗒落地有聲。

第三息,又有五個人倒下了,現場只剩下六個人還在堅持。林朋身上開裂的傷口已經增加到了八處,神血嘩啦嘩啦的往下流,內臟也被震得咳出了一口血,不過他含在嘴裡不敢噴出。

「快點將壓力進行傳導!」小雲焦急道。

林朋不知怎麼傳導,於是默念讓小雲操作。小雲直接將五成的威壓傳導至分身身上,而力量經過虛空衰減,傳到分身身上時已經削減至十之一二,僅有原有威壓的半成,只對在華夏世界的分身造成了較為輕微的影響,悶哼了一聲。這算是最新發現的一個的另一個作用,傳遞原理其實是跟網路路徑是一樣的。古語說,戰鬥就得先學會挨揍。發現了這個原理之後,在分身與主體修為相當的情況下,相當於林朋可以多承受主體壓力一倍的攻擊,終於有了跨階戰鬥的資本。如此他方堪堪撐過了第三息。

「聖光之愈!」分身通過子客戶端直接給自己刷了一個治癒技能,就將身上的創傷給治好了。

第四息,連同林朋在內,場上只剩下了三個人。其中一個還是下位神初期的修為,因此他倒是氣定神閑的堅持著。林朋身上的傷口與裂痕增加到了十二條,傷勢加重,可是林朋繼續使出能量轉移之術,又將一半的能量轉移給分身客戶端,才堪堪穩住身形,勉強保持不倒。在這一息的最後關頭,另一個人終於也躺下了。

「聖光之愈!」林朋心裡趕緊默念一個指令,神格主機立刻驅動光碟機發出了一道技能,技能從內往外修復著林朋破損的身體與內臟,身上的傷口立刻開始慢慢癒合。以神人初期的技能治療下位神初期造成的傷勢,自然打了大約60%的折扣,只能恢復四成左右。

大管家神識掃過還屹立不倒的兩人,神色倒是有點兒驚訝,特別是看到以神人初期修為自然能夠堅持站到現在的林朋,更是引起了他的注意。本來他就是受人之託來剔除林朋的資格的,結果沒想到林朋居然堅持站到了最後,現在他也是起了愛才之心。 命中註定撿boss 老實說,以林朋今天的表現絕對稱得上是驚才絕艷,另一個堅持下來的本來就有下位神初期的修為,他撐住只是常態而已。

如此人物,居然不知道得罪了誰,惹得城主夫人出面,一想到城主夫人的囑託,他還是決定找個由頭把林朋給刷了,不然自己今後的日子恐怕就難過了,畢竟再紅也抵不過枕邊風啊。

「很好,你們兩個都很好。不過呢,本管家之前已經說過了,要成為城主府的一員,修為還是很重要的。所以呢,這位下位神初期的留下,至於這位年輕人,未來無可限量,不必急著跟前輩一較長短,未來機會有的是,等修為提上來了再來尋找機會吧。」大管家說了一套官話來忽悠林朋,可惜林朋又不是初丁,早就聽出了話外之意,暗暗記錄在心,甚至已經全程開啟了錄像,他相信終有一天會派上用場。 ?「這個虛偽的傢伙!」林朋在心裡已經為大管家打上了標籤,並且記錄在計算機文檔裡面。

「好了,這次園丁的最終選拔優勝者是–月武,感謝其他人的積极參与。」然後揮了揮手,囑咐護衛上前去扶起躺在地上的十幾個人。

林朋本以為是要為他們進行救治,沒想到這些護衛直接架起每個受傷者,拖著丟到了門外。此時的他們在護衛眼裡根本就是當做外人無情的對待,這更加讓他看清楚神界的冷酷無情,只是一個小小的招聘都可能鬧出人命來。林朋失望的朝著東門步履蹣跚、慢慢的走去。

正要轉身離開的大管家看到林朋那堅毅的背影,突然感覺到一陣寒冷。如此驚才絕艷之輩為什麼只有神人初期的修為?是不是我錯過了什麼,這個決定會不會太武斷了?不過這種感慨很快就轉瞬而逝,他心裡想著既然城主夫人找到了他,點名道姓要剔除林朋,那就說明得罪了她,後續可能還會繼續找他的麻煩。如果他把林朋放在一個自己知道的地方,那是不是又會有在城主夫人面前立功的機會呢?想到城主夫人那曼妙的身軀,烈焰般的紅唇,細如輕鶯的聲音,撩得他的內心越來越火熱起來。大管家覺得如果讓林朋出去了,可能再也尋找不到他了,與其如此,不如將他牢牢地綁在目光所及之處嚴加看管。於是趕緊叫住了林朋。

「年輕人,我很欣賞你,不過規則如此我也沒有辦法。不過呢,我這邊還有一個去處,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大管家說話盡量讓自己和藹一些,撫摸著他的八字鬍說道。

林朋本來是想拒絕的,可是轉念一想,拒絕後他又得出去再找工作。雖然明知道對方沒安什麼好心,但是走著瞧就是了,他相信只要讓他在比目城站住腳,遲早會有翻身的一天。

「好呀!」林朋乾脆利落的答應了。

「那你跟著這位護衛去吧。」大管家招來一名護衛在他耳邊耳語幾句,然後護衛就領著林朋從西門走出城主府,帶著他七彎八繞的搞得林朋趕緊再發布了一個地圖的任務給張老。

「任務發布:熟悉比目城,你需要了解比目城的大大小小的角落,然後將地圖上傳,任務完成獎勵20點積分,失敗扣10點積分。」

張老一看,這沒得說,趕緊接下來,完成後他就可以有三十點任務積分了,可以升級系統。

林朋拿到地圖后,對照著自己的位置,這才安心些。這個時候地圖發揮出來重要作用,完全有必要開發一個地圖軟體。於是就叫小雲開發一個地圖軟體,命名為「高能地圖」,對於這種低級功能,小雲片刻就生成完成,同時將華夏世界還有神界比目城的地圖導進去。

「到了!」護衛指著前面的房屋說道。林朋一看,樂了。這間房子居然比張老的房子還要破落,門楣上長著一株雜草,書有「有司能管天下事,有德能使世界平」,也不知道是誰寫的,這水準也是無力吐槽了。而頭頂上的牌匾居然斜落著一邊,寫著「世管所」三字,整個外表看起來一副破敗不堪的樣子。

護衛不管林朋詫異的目光,打出一個法印,一道法信傳入門內。片刻之後門緩緩的打開了,一個滿頭銀髮的老年人慢慢的走了出來,而護衛也不問好直接領了林朋入了裡面。

「龐老頭,你終於醒了?」護衛也不理主人家有沒有招呼,徑直的坐到了大廳中間的太師椅上,然後開口說道。

「有什麼事情就直說吧,我還有任務在身。」龐老頭很不客氣的說,其實他心裡更不客氣,你一個小小的護衛居然到我這裡來耍威風。

「是這樣子的,大管家交代我把這個人領過來交給你,說是你之前提出需要的人力需求,正好這次招聘花了很大的大力氣才招到的,你領走吧,回頭記得跟大管家拜謝一下。」護衛說出了目的,但是卻擺得似乎賣了對方天大的面子一般。

「那我先先遙謝過大管家了,等我把新來的這人安排好了,定當登門拜訪。」龐老頭向著城主府方向拱了拱手。

「好,那我的任務就完成了,你一定要好好的照顧照顧這個這人哈,不要讓大管家失望了。」護衛似乎有所暗指,也不知道龐老頭有沒有聽明白,然後起身甩手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這幫混球,又要害人了。」龐老頭心裡嘀咕著。

「小子林朋,見過龐老!」林朋知道這人將是他的上司了,所以趕緊自我介紹一下。

「你是不是得罪了大管家?」龐老頭望著林朋,直接發問。

「小子也不知道,不過這話從何說起?」林朋真心不知道啥時候得罪了大管家,此時他只是隱隱的有一種感覺他應該是王雲這條線的,但是其中有多少彎彎繞繞就不清楚了,所以如何得罪之事更是無從說起,難道僅憑臆斷就可以當做事實,然後滿世界散播?林朋自認為還沒有弱智到那種程度。

「如果沒有得罪他,怎麼會把你扔到這裡?你也看到了,這裡是世管所,比目城的其他機構都是什麼什麼司的,門口對聯也是寫著有司能管天下事,這裡以前是叫做世管司的,不過後來不受待見就被降為世管所了。」龐老頭嘆了一口氣,不知道是為林朋還是為世管所,或者兩者皆有之。

「為什麼呢?」林朋也好奇了起來,這種聽單位的黑歷史是每個新入職員工最好興趣的。

「我們世管所的職責是管理神界以下的中低級世界,而神界下面那麼多低級世界哪裡管的來啊,所以每個城市就得分擔些,於是有了我們比目城分所。但是呢,我們接管的世界都是鴻蒙位面非常邊緣的世界,世界等級低不說,關鍵的是還沒有什麼油水。基本上都是科技世界,而科技世界的人特別無聊,沒事就創作寫書,讀者看了就會了那麼一個念想,看的人多了就會形成一個人文半世界。也就是說每一次創作就會誕生一個人文半世界,這些人文半世界是隨著讀者的念想而變化的,一旦這書熱度過了,沒有念想加持了那就又開始走向衰敗。而我們世管所的任務恰恰是要管理這些世界,防止他們衰敗,你說在現在絕大多數作者都是寫快餐文學的情況下我們誰能幹好?於是就經常被問責了,人也慢慢走散得只剩下老頭子我了。你說這個時候把你丟到這裡來不是要害你嗎?」龐老頭娓娓道來,跟林朋解釋了衰敗的原因,也說明了加害的出處。 ?「算了,既來之則安之。」聽了龐老頭的話,林朋唏噓不已,想了良久如此安慰自己。

「不錯,你這心態很好,好好乾!」龐老頭拍了拍林朋的肩膀鼓勵道。

「跟我來吧,我們真正的工作地點在後面。」龐老頭領著林朋,從大廳步入后廳,后廳那邊放著一個傳送陣。

「站上來!」林朋依言而行,龐老頭啟動了傳送陣,一陣恍惚之後,兩人來到了一個光怪陸離的長廊。長廊兩邊林立著一個個圓球,圓球周邊又有更多的小圓球圍繞在圓球周邊,在圓球與小圓球之間,時隱時現的可見一個又一個的泡沫出現,有的只是那麼一瞬間就破裂。

「這裡是世界長廊,在這裡可以通往每個世界。我們世管所的人要去其他世界都得從這邊中轉。你看到的最靠近圓球就是一個個中千世界,圍繞在圓球周圍的小圓球是小千世界,而那些泡沫般快速形成崩塌的也是不成熟的半世界了。」龐老頭見林朋看呆了,明白他的驚訝所在,就對林朋解釋道。

「龐老,那如果我們要去半世界要怎麼走?」林朋問道。

「每個世界與上級世界都有世界橋連接,我們一般是通過世界橋進入低級世界的。我們神界是大千世界,也是鴻蒙位面唯一的大千世界,所以連接著三千中千世界,而每個中千世界又連接著三千小千世界,每個小千世界又連接著數不清的半世界。」

「龐老,我聽說世界也會晉級,那晉級后怎麼辦?」

「正常情況下,每個世界的資源本源分配都是按比例來的,要晉陞也是整體晉陞,不可能出現這種情況,除非是有外來的本源注入。不過一旦出現了這種個別世界單獨晉陞的情況,受於鴻蒙位面三千世界的規則,新晉陞的世界就會被迫捲入等等級的世界戰爭之中。取勝則生存下來,失敗也變成灰燼消失在無盡的虛空之中。」

「真是殘酷!」林朋第一次聽到這些秘聞。「那是不是說,對於小千世界或者半世界來說,他們如果哪天滅亡了,馬上就會有新的世界來取代他們?」

「沒錯,一個小小的世界消失,他的上級世界會馬上調動本源重新再造一個補全規則的。」龐老解釋道。

聽完林朋恍然大悟,一個想法在他的心裡升騰而起。

「滴滴,任務發布,全力煉化華夏世界!」正在華夏世界忙碌著為華夏部落生存操心的分身客戶端接收到了林朋下達的任務。原來林朋雖然掌握著華夏世界的意志,但他不敢有更深一步的行動,擔心如果有什麼異常會引起上面的關注,現在看來世界的生滅也如人的生老病死一般平常,於是他打算把華夏世界徹底的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本尊這是要做啥呢?不管了,既然發布,接了就沒錯。」分身趕緊接了任務,然後潛入世界核心準備開始煉化。因為林朋之前已經掌握了華夏世界的所有意志,所以煉化速度很快,每一寸土地空間以每秒厘米的迅速迅速被煉化著。

「龐老,我還有一個疑問,為什麼在一些小千世界看不到神明呢?」林朋問出來自己在華夏世界一直以來的疑問。

「這很正常,通常小千世界才晉陞下位神,中千世界才能晉陞中位神,大千世界才有上位神。如果世界本源不足,有的就沒辦法出神明。有的世界則因為神明太多了,佔據的本源太多了也會導致世界本源流逝沒辦法晉級。這些都是常有的事,每個世界的情況都不盡相同,這些以後你見多了就見怪不怪了。」

林朋虛心學習的態度讓龐老很看好,於是接著說:「我們比目城分配到的中千世界名字叫做銀河系,想必你很熟悉了吧?畢竟你是銀河世界飛升上來的,我就不多說了。銀河系屬於最邊緣的中千世界,世界內也沒有什麼油水,所以沒有幾個人願意來做這裡邊的看守。而且你得注意,中千世界可是有中位神存在的,你這個世管使也不是高高在上的,很多時候我們只能看不能說,只能彙報不能決定,總之不能隨便干涉任何一個世界的運轉,我們只負責監察記錄和建議,這點你一定得牢記。」

「那我們這個世管使也做得太窩囊了吧?」林朋不解。

「何嘗不是呢,以前重視的時候都至少有中位神坐鎮,後來只有下位神了,現在連你這神人初期的都派來了。唉,真是麻袋布袋,一代不如一代啊!當然,我不是說你啊,說的是上面的重視程度。」龐老頭又開始感慨了。

「這麼說以我現在的修為也只能到半世界去轉轉嘍?」林朋按照各個世界出現的最高實力匹配了一下,悲哀的發現自己的實力還真上不得檯面。

「恩,可以這麼說。所以,努力吧,林朋,不用花費太多時間在世界管理上面,抓緊時間好好修鍊吧。記得每天都要到外面的辦公室點卯哦。」龐老頭拍了拍林朋的肩膀,傳了林朋啟動傳送陣的印決后離開了。

林朋開始觀察銀河繫世界,只見大大小小的星球圍繞著銀河中心擴散開來,猶如滿天的星星般璀璨,僅僅只是一個中千世界就讓林朋看得入了迷,不知不覺半天已經過去了。

「滴滴,任務已經完成,請宿主查收!」一陣提示聲響起,把林朋從入迷的狀態中拉了回來。

「這麼快?」其實是林朋在神界一路走來,修為都是處於最底層,因此太小看了他自己。以他一個神人初期的神識修為去煉化一個即將沒落,甚至可能退化為半世界的微型小千世界,還是比較容易的,更何況他是這個世界誕生的神明,加之這個世界目前沒有修為高強的大能,煉化不會遭到世界和大能們的反抗,最最重要的是他還掌握著這個世界所有意志,還有速度超快的光識,綜合以上幾個原因,才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煉化華夏世界。 ?龐老頭離開了。但是林朋一直沉默思考,他在思考之前想到的想法。

既然世界生生滅滅很正常,他就想著看能不能把華夏世界給吸納進來。

如果可以吸納進神格,那麼他就可以少掉很多後顧之憂,比如再也不會有人尋找到華夏世界為非作歹。龐老頭只是介紹了常規的進入其他世界的方法,肯定還有其他不為他所知的方法,比如從鷹長空嘴裡得知的,就有暴力擊破的方法,而他現在站在世界橋外邊也可以暴力擊破,只不過有正路走沒有必要而已。甚至還有其他辦法,不然他就沒辦法直接偷渡到神界了。所以,他想試驗一下,風險是有的,可萬一成功了呢?收穫的豐厚自然而語。

這件事情他沒辦法再求助了張老,如果讓他知道了,豈不是暴露了自己的跟腳?所以,林朋只能依靠自己。

「小雲,按照我提供的輸入信息推算幾個方案出來。」林朋啟動了小雲,打算讓她計算。

「好的,親愛的主人!」說完小雲直接開始推演。

半個時辰后,推演結束,林朋終於看到了方案。

方案一:斬斷華夏世界與銀河系的世界橋,以神格代替銀河系直接與華夏世界通過世界橋建立聯繫。優點:成功率高,缺點:從此人和神格必須定位於此,不建議執行。

方案二:坐鎮華夏世界,直接開啟世界戰鬥,一路碾壓過去。建議:不適合現在修為採納,隨便來個下位神就把宿主分分鐘給滅了。

方案三:斬斷華夏世界與銀河系的世界橋,神格抽取華夏世界的能量與本源,直至二者平衡,然後將華夏世界納入神格,使世界依附於神格。此方法執行后華夏世界將與宿主榮辱與共,宿主需要努力補充、提升世界本源,建議採納。

方案四:拋棄神格,徹底斬斷與華夏世界的聯繫,然後佈道各個世界,宿主隱藏於神界,做幕後主宰。此方法相當於走正常神人的修鍊之路,宿主修鍊資質未知,請自行把握。

……

小雲總共推算了十幾種方法,林朋綜合比較了下,還是覺得方案三比較適合自己的想法。方案一直接把自己弄成固定靶位了,生活還有什麼意思?方案二如果能夠低調發展但是有一定的幾率實現,可是華夏世界已經被人惦記上了,註定沒辦法低調的偷偷發展。至於方案四,如果他沒有資質的話,豈不是像諸多底層神人一樣等死?他更不能接受。想來想去還是方案三比較適合,雖然抽取華夏世界的本源和能量會造成世界退化變小,可是如果不變小他的神格也吸納不下,至於原有的生命倒是可以通過分身提前轉移到中央山脈那邊去。林朋不知道會退化到何種程度,但是那裡是世界的最中心,應該會保留到最後,如果連中央山脈也湮滅了,那就是試驗失敗了,他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打定主意之後,他給分身下了個遷移的任務,待到任務完成之後,林朋一腳跨進銀河系的世界橋,然後找到華夏世界的世界橋。

站在世界橋的這頭,看著彼岸的分身,他們對視而笑。

「光之刃!」一道巨大無匹的光刃出現在林朋手中,手起刀落,一把切斷世界橋。然後放出自己的神格,驅使神格向著世界橋靠近。隨著二者之間的靠近,雙方似乎有一股吸力產生,華夏世界逐漸的跟神格建立起了世界橋,然後從銀河系中脫落,在虛空中飄蕩著。

華夏世界,自從世界橋被斬斷開始,跟神格連接在一起后,華夏世界的能量、本源被神格源源不斷的抽取著,整個華夏世界開始激烈的顫慄起來,渾似世界末日。世界不斷的收縮,諸多山脈、河流被虛空吞噬,幸好林朋分身已經提前接收到本尊的命令,提前將整個世界的生物和人類都移動到中央山脈腳下,才沒有造成傷亡。

一眾信徒見此情形,趕緊跪地祈禱。隨著信徒實力的上升,越來越多的人被發現,現在的華夏部落已經達到了三百多人的規模。而魔獸方面也增加了十多頭,因此林朋獲得的信仰之力也越來越多。

信徒的這一祈禱,讓他原本快速消耗的光識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補充,使得林朋更放心的進行能量抽取,抽取的速度更加快了,也加劇了世界的湮滅。

當華夏世界縮小到成為一顆小珠子的時候,「咻」的一聲投入到神格的六邊形格子之中,雲空間被緊縮至神格中心像一顆珠子一般懸浮在神格中心位置,而華夏世界與雲空間形成一個能量通道,像蜂巢的蜂巢通道一般,而神格就由六個三角形的蜂巢拼成,中間是雲空間,外圍是世界,二者通過蜂巢的通道連接在一起時刻進行著能量交換。從此雲空間與華夏世界連成一體,休戚相關榮辱與共。華夏世界供養支撐著雲空間,雲空間連接管理著華夏世界。不過以目前華夏世界的衰落程度,只能是雲空間來照顧它。

經過這次成功的侵吞經驗,林朋打算以後還要繼續侵吞下去,到時候雲空間將成為管理現實物質世界的中樞,林朋打算將其打造成眾多信徒心中的神國。至於路子他也想好了,林朋有一種感覺,他要是讓神格表面的128000個格子都有世界,那將是一種非常恐怖的境界。至於修為的提升估計至少得先把一個世界提升到對應的等級才能反過提升修為。每個世界在神格表面的那一端都有一個六邊形的窗格是對外的窗口,都得任命信徒坐鎮守護,這被小雲稱為世界之窗。

「叮,華夏世界已經破碎。中央山脈已經下降到海拔五百米,世界面積降為5000平方米,法則丟失95%,只剩餘50條,降為初級半世界。請主人迅速補充世界本源,世界本源包含靈魂本源、法則本源、能源本源。」

做完這些,一天就這麼過去了,天色微微摸黑,林朋趕緊離開了銀河系,通過世界長廊返回到了世管所,然後奔回張老的家。

「咦,林小子,怎麼:感覺你的氣質不一樣了呢?」張老頭圍著林朋打量著,「難道做了一天城主府的園丁,還真的可以讓人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我覺得不可能啊。」

「忘了跟你說了,我沒有應聘上園丁的職位。不過後來城主府大管家給我又安排了一份工作。」林朋看著圍著他轉的張老,哭笑不得,感覺此刻他成了某種珍惜保護動物。

「我說呢,如果你應聘上了應該就會回來搬東西住到城主府里去,可是老人家我等了一天都沒有見到你的人影,直到所有面試的人都出來了我還以為你被拋屍荒野了呢,我老人家還特意哭喪了幾句。你說吧,看看你找了什麼好工作來慰籍我這受傷的心靈。」張老頭又開始賣萌了,哭訴林朋今天的不告而別。 ?「我去了世管所!」林朋說道。

「什麼?你怎麼會去那種賣力不討好的地方?完了完了,看來我要收房租遙遙無期了。」張老頭搖了搖頭。

「張老,世管所有這麼不堪嗎?」林朋不信,至少他覺得那裡可能是他的大機緣所在。

「一般人進去了是別想能保全著出來的,不搞個被問責都不正常。」

林朋心想,如果能讓他攻略完128000個世界,他覺得就是被問責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於是反過來勸告慰張老頭道:「收房租的事情你倒是不用擔心,我會想辦法的,難道你忘了我的光腦了嗎?」

「恩?你打算怎麼賺錢?神界的神幣可不是那麼好賺的,因為神幣富含神力,所以一直以來都是修鍊的消耗品。」

「我打算出售這種光腦。」林朋說出了他的想法。

「可是我怎麼感覺你的光腦看起來很簡單的樣子?對於神界人強大的神識來說,要複製它好像不難。」張老頭說出了他一直以來的疑問,其實在他得到光腦的時候他就被其結構進行了分析,他也依葫蘆畫瓢用神力建了一台,可是就是能啟動,卻沒辦法進入操作界面,而且沒一放開神力控制就又潰散成了神力,至此他終於明白了林朋的關鍵秘密,他肯定擁有能讓光腦實現固虛轉換的能力,同時還擁有光腦運行所需的系統和軟體。他也有想過到科技世界去弄個些電腦科技回來,可是他們還是比不過林朋的光腦。

「這個我倒是有信心!第一,再發達的科技世界的光腦都是實體的,根本沒辦法收入靈魂意識里,靈魂一直是科技世界的硬傷。第二,只要我有系統,就有了平台。如果大家用了我的光腦,就都得用我的平台才能正常啟動運行。第三,軟體編程的方法以及發布平台都掌握在我的手裡呢。要是有人敢自己搭載平台,那就等著黑客攻擊和接收了。而且誰能像我一樣直接自帶超級ifi的?」這是一個科技世界主宰給予林朋的信心,地球上搞計算機的什麼人最賺錢?做系統、軟體以及發布平台的最賺錢,而這些小雲都可以輕鬆勝任並牢牢地把它們掌握在手中。

「主人,我覺得你的想法還是有待提高哦。你如果真的要在神界推廣光腦,我建議你在信號上做多種準備。外網僅僅靠客戶端來中繼是不行的,一來中繼距離有限,二來神界經常發生戰鬥,萬一一個城市的人都被殺光了,那這個城市信號沒辦法中繼了豈不是會造成整個網路都斷了?所以還是要像地球上一樣,衛星加基站,城市內部數據匯總到基站實現數據的交匯,這樣你還可以出售更多的設備,這個方案應為外網的初級方案。至於靠客戶端的中繼,我建議作為備用方案,它只在衛星或者基站出了問題的時候才啟動。這個方案可以作為外網的備用方案,你考慮的短距離通信完全可以讓他們用藍牙呀。至於內網,由於不受距離限制,肯定是最好的信號傳輸方案,可惜你不可能讓神界的人都信仰你,所以只能用於特殊情況或者信徒系統之間,這種方式是終極方案。前期由於你沒有基礎,倒是可以先弄個超級路由器覆蓋整個城市。」

「那好,你先做一些出來,我幫忙推銷推銷。」張老頭來了興緻,堅定了他之前的想法,至於世管所的事情倒是被他認為可有可無了,應該只是林朋的一個跳板,只可惜這回他想錯了。

林朋連夜趕工,製作了一千台光腦客戶端,並且臨時在系統中開闢了一塊非信徒體系的模塊,將信徒模塊隱藏起來。一般人拿到了這個系統倒是可以使用,啟動后就跟地球上的一般電腦一樣,為了實現分割,他還特意做了完整一套具有主板、顯示屏、光碟機、硬碟的配套部件,實現內外網的隔離。信徒使用內網,內網的一切資料都在雲端,只要有積分就可以隨時升級換代,安全又便捷。非信徒只能使用外網,一切信息都在客戶端上,升級換代只能再購買,信息方面也不安全,關鍵是還不能虛化收入意識之中,只能以手環等外物形式存在。為了實現外網的聯網功能,林朋在每台客戶端都增加了一個ifi中繼器,從而實現像病毒式擴散一樣的效果,區域內使用的人越多信號越強,使用的人擴散的越開,覆蓋範圍大,反正信號中繼所需要的那麼一點兒能量對於神人來說都不算什麼大問題,又不用林朋出,他才不心疼呢,掉到錢眼裡的林朋還將ifi使用設置成了付費模式,這真的是使用著你的設備和電源,還要交錢給我才讓你用,這也是因為被壟斷才敢這麼干。

只有成為了林朋的信徒,才達到進入內網的條件,才會跳出來切換按鈕。切換進入內網后,就可以通過信仰絲線無視距離的聯網使用,同時「光之紀元」客戶端軟體才會出現,才能使用任務、商城、雲伺服器的功能。

想到地球上無數誘導你點擊的小廣告,林朋還在外網的ifi下面增加了一行「想要使用超級免費ifi請點擊這裡…」,其實這是這是他在請教了張老之後設置鏈接的的一個契約。外網用戶一點這裡,其實就跟林朋簽訂了信仰契約,光腦就虛化投入靈魂意識之中,強行綁定使用者的靈魂並取一點真靈傳送到神格雲空間備案,端的霸道無比。

明白地球經典軟體的林朋,分別開發了「神信」這一聊天工具,錢包提現設置成需要手續費。弄了個神淘網的外網,交易要付手續費,提現一樣需要手續費。再弄一些付費遊戲,滿足生活娛樂空虛的神界人民的心靈需求。其他功能或軟體,他打算慢慢放出來,一波又一波的收割神界人民的口袋。

「張老,明天你幫我把這些光腦手環給發出去,記住不要收錢,不管你是用什麼方法,送也好,強塞也罷,總之就是要發出去。」林朋將手中一千個光腦手環遞給了張老,並吩咐他怎麼做。

「你這小子,怎麼吩咐起我來了?真是沒大沒小,我也是有工作要做的好好?不過你不是很窮嗎,怎麼還免費送,用來賣不是更好嗎?」張老佯裝發怒,同時不解林朋為什麼要免費送。

「這你就不懂了吧?」說起地球上的營銷手段,林朋覺得瞬間秒殺神界這種萬古不化的老古董。「我們的光腦主要的賺錢點並不是機器本身,而是用戶今後的日常使用消費,比如ifi要錢吧?交易也要錢吧?但是如果沒有人使用,那這些都無法實現,所以目前我們要先培養用戶,只有用戶多了,我們的這些微小的收費項目才能發揮效應,拓展用戶才是我們目前的最緊要任務。」

「有道理,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做出來這些光腦的,可是對你來說也不是很複雜的樣子,所以你說免費就免費吧。」張老頭算是明白了林朋的想法,同時心裡在盤算著明天怎麼發這些光腦客戶端。初 ?第二天清晨佛曉時分,比目城。

張老出現在比目城的各個角落,偷偷的把光腦手環丟在了街頭顯眼位置,他還是拉不下臉來站在大街上跟小姑娘們發傳單一樣發光腦。

一個小乞丐從他睡覺的橋洞中走了出來,正打算著早上能吃到什麼,吃完要去哪裡乞討,「咦,這是什麼?」他看到了一個黑色手環躺在地上,在佛曉時分不認真看還真不指定能看到的到。他彎腰撿起來手環翻來覆去的看來看去也看不出是什麼東西,於是往手上一戴,意識往裡面一探,立刻有一股信息傳遞到他的腦海里「請輸入神力。」

「什麼鬼?居然還要輸入神力?不會是神器吧?」他喜出望外,突然感覺天空一下子就好了起來,他似乎看到了自己從此翻身農奴把歌唱,走上人生巔峰,迎娶白富美的情形,哈喇子都掉了滿滿的一地。

「走開,你個死乞丐,不要擋在我家店鋪前面,真噁心還流了一地口水。」原來乞丐正好在這家包子鋪面前撿到的手環,店家殊不知機緣已經被搶走了,還在那邊數落人家。

「哼,有什麼好得意的?不就是開了一個小小的包子鋪嗎?至於狗眼看人低嗎?你不會是不懂什麼叫做莫欺少年窮,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嗎?」乞丐自信心爆棚立即反駁道,要是平時他早就平靜的道歉走開了,斷不會如此激進。

「呀,你個臭乞丐,擋了我的店面影響市容還有道理了?夥計們,把他給我往死里打,打殘算我的。」店家招呼著幫廚衝上前來就是一陣暴打。而乞丐也不還手,哈哈大笑任打任罵,形態張狂至極。

打了許久,他們打得手酸,紛紛停了下來,都不停的揉著發酸發軟的拳頭。店家站了出來,踢了乞丐一下,令其滾出來兩米遠,然後威脅道:「還不快滾?再讓我看見你出現在我家店鋪前妨礙我們賺錢,我就做了你。」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