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一個老者笑了,接近於透明的臉龐在空氣中若隱若現,笑道:「小子,我們是考驗者,也是守護七凌海三層的火焰虛無使者,只要你擊敗我們就能前往下一層繼續挑戰了,不過看起來你已經受傷了,是否繼續挑戰?強行挑戰的話,可是會沒命的。」

「繼續。」

我聲音平靜,手中長劍微微顫抖,猛然腳下靈力爆發,以極快的速度沖向了品字形站立的三名火焰虛無使者之一,劍光突破障礙,筆直轟落。

「嘭!」

結果,月刃劈在了一層火焰護壁之上,震得雙臂發麻,緊接著火焰虛無使者的松木杖猛然揚起,頓時地面上無盡烈焰席捲而來,瞬間把我轟得飛了出去,喉頭一甜又吐出了一口血,好在月刃戰衣恢復了不少,否則這一道火焰衝擊可能就要命了。

那火焰護壁應該是虛無使者凝聚出來的,並且他們釋放出的火焰非常別緻,燒得人痛徹心扉,彷彿就連靈墟都要起火一般。並且三名火焰虛無使者彷彿是一體的一樣,無論我從哪個角度發起攻擊,他們的火焰衝擊總能交織在一起。

這就難辦了。

我咬咬牙,再試一次!

「刷!」

身形驟然消失在空氣中,煙雲步法的速度提升了到了極致,猛然身形出現在空中,長劍爆鳴,一道道冰魄螺旋舞動,直接凌空轟出一擊必殺技——冰魄星河斬!

「蓬……」

火焰與冰霜碰撞在一起,三名火焰虛無使者彷彿未卜先知一般同時放出火焰衝擊,但火焰衝擊硬生生的被冰魄星河斬給碎滅了,不過接下來的一層火焰護壁卻硬生生的就把我的必殺技給震碎了,口吐鮮血後退,跌跌撞撞的坐在了地上。

「嘎嘎……小子你還不錯,那是精武級的必殺技嗎?嘖嘖,後世的靈修者果然不錯,居然那麼年輕就領悟出必殺技了,前途不可限量啊,不過……你想挑戰七凌海,戰勝我們三個老傢伙的話,你還差得遠呢,回去好好修鍊吧!」

我點點頭,對虛無中的器靈說道:「暫時放棄,下次挑戰。」

「嗯!」

一股雄渾靈力裹挾著我的身軀離開了七凌海,轉身卻看到蘇顏腿上滿是鮮血,一步一瘸的走向了門口,至於李盛烈,他已經煮了一鍋雪蓮湯,嘴上帶著笑意:「不想留下永恆暗傷的話就趕緊過來喝湯,兩個小傢伙真是不錯,居然第一天就進入第三層了……」 喝下療傷湯藥,扶著蘇顏返還水澤小屋,傷勢不算是太嚴重,但繼續挑戰七凌海也不太可能了,必須好好的計劃打算一下如何戰勝三個火焰虛無使者,否則再去嘗試也沒有什麼意義。

……

黃昏,萬丈晚霞瀉落在墨焰山上,化為一束束金光拖曳在水澤小屋周圍的叢林水岸之中,小屋旁鋪有木板走廊,上面兩張松木椅,我和蘇顏一左一右的坐著,看著遠方水澤之中的魚兒吐著水泡,一邊聊著關於七凌海的事情。

「火焰虛無使者的火焰不是普通的火焰靈力衍生,而是一種更加深奧的規則領悟所產生的烈焰,我的九霄炎龍舞領域根本抵擋不住,兩分鐘不到就被燒化了,而且每次進攻時他們總是能未卜先知,以火焰封鎖一切可能受到的攻擊方向。」蘇顏一臉無奈。

我的腦海里回憶著挑戰時的細節,皺眉道:「確實像是能夠未卜先知一樣,我幾次強行突破都沒能成功,還是利用必殺技才強行進入內圍,但卻被那道火焰護壁給擋回來了,並且把自己也給震傷了。」

「內圍還有護壁?」蘇顏大驚。

「嗯。」

我點點頭,說:「這道火焰護壁非常厚實,一般的攻擊是很難洞穿的,不過我覺得火焰護壁再厚實也一定是由某種能量支撐的,只要消耗掉這層火焰護壁,然後再用猛招進攻,一舉攻殺三名虛無使者也不是不可能。」

蘇顏雙眸似水:「對,從開始挑戰到挑戰結束,那三個火焰虛無使者就沒有動過,事實上他們各自的實力也並不是很強,甚至不如第二層的鐵人,但偏偏組成的三角陣十分厲害,幾乎能全方位的防禦,只要打破這個三角陣或許就能解決第三層的問題。」

「用遠距離的攻擊方式……對,用遠距離的攻擊方式!」我一拍大腿,道:「當時我怎麼就沒有想到,只要用炎黃弓射穿他們的火焰護壁,然後強行突破進去,打亂三個虛無使者的相互拱護格局就能贏了,小顏你也一樣,你不是跟璇音姐學了炎陽指了嗎,學得怎麼樣了?」

蘇顏俏臉一紅:「只是剛剛學會了皮毛,我擔心我所學的炎陽指的爆發力不足,恐怕難以打破那一重火焰護壁。」

「那就繼續掌握吧,我們來挑戰七凌海的目的就是提升自己的修為,我從晚上開始修鍊炎黃弓了,不把炎黃弓第五重射日箭練到大成之境就不去挑戰!」

「嗯!」

……

再過不久,虞殘智的聲音從外面傳來:「亦軒、蘇顏,你們的晚飯我送來了,就在外面,有空就出來吃吧……」

「多謝殘智師兄。」

我坐在房間里參悟炎黃弓的玄奧,過了許久才出去吃了點東西,給蘇顏留下一半,只不過墨焰宗提供給我們的食物居然只是稀粥外加三個饅頭和一盤小鹹菜,未免也太寒酸了,簡直毫無待客之道,不過或許這種大宗派就是這樣,粗茶淡飯、靜心清修,倒也沒關係。

轉眼就是五天過去,終於觸碰到了射日箭的一些皮毛!

靈墟之中一片混沌,一縷縷霜華飄零,帶著徹骨寒意,轉眼之間一點點的凝結而成一枚頗為璀璨的冰晶箭矢,這就是射日弓,能量組成是冰霜靈力,帶著無比浩瀚深沉的冰勁,所謂「射日」,如果沒有強大的冰霜降溫的話,恐怕射不了日,我暗自一喜,用射日弓來對付三個火焰虛無使者還真是恰當,在屬性上就完全克制了。

緩緩的醞釀而成,手掌輕輕合攏,果決的拉開了金色炎黃弓,頓時一縷縷冰氣從靈墟涌動進入身軀,隨後便在弓弦之上開始凝聚起來,就在我即將完成的那一刻,忽地冰勁渙散開來,失敗了!

皺眉沉吟一聲,為什麼會失敗?

仔細一想,可能是我太心急了,冰勁凝聚如抽絲剝繭,可心急不得,便重新嘗試了一次,這次十分順利,一整支凝實的射日箭出現在眼前,泛著徹骨的寒意,一股股白色冰氣在周圍飛旋著,雖然沒有射出,但卻讓人憑空生出一種敬畏感。

散去,凝實強度還是不夠,這種程度也只是射日箭的小成之境罷了,威力僅僅能夠比及第四重震天箭的大成,恐怕還不足以擊潰三大火焰虛無使者的火焰護壁,繼續修鍊,不把這式射日箭修鍊純熟不出關,否則出關也沒有意義。

就在這時,耳邊傳來風的靈動,靈竅之中一片明悟感,竟能聽到遠處數百米外的人聲,就在水澤小屋遠處的岸邊,似乎還有虞殘智的聲音,而且是他和另外幾個親傳、內門弟子的爭吵——

「步亦軒殺害二師叔之事屬實,這種人根本就不配留在墨焰宗修行……讓伙房的人伺候他們的飲食,做夢去吧,虞殘智,你別多管閑事了!」說話的是墨麟章。

「就是,虞師兄你何必把自己的飯食讓給他們,何必呢?」另一個弟子說道。

虞殘智聲音微微顫抖:「不管怎麼說他們是客,師尊閉關之前命令我好生照料,你們伙房剋扣他們的飯食也就算了,如今三頓並作一頓,還全部給的都是粗茶淡飯,他們還如何修鍊得了?再說二師叔的事情是聖地定的,你們不該把氣撒在步亦軒和蘇顏兩人的身上。」

「虞殘智,你這吃裡爬外的東西,師尊把你驅除出親傳弟子真是沒錯!」墨麟章禁不住的怒罵道:「你這種人也配當我墨焰宗的弟子?你不吃就不吃,沒關係,餓死你算了!」

「麟章師弟,當初我初為親傳的時候,你對我的態度可不是如此的,那時候你一口一個虞師兄,如今我失勢了你卻一口一個虞殘智,你這種反覆無常的小人也能成天驕,真是可笑。」

「就憑你也配作我墨麟章的師兄?我看你是不是皮癢了!」

說著,便傳來了拳頭落在身體上的身影,緊接著就是虞殘智的慘哼之聲。

我眉頭一皺,再也忍不住了,一陣風過,人已經從小屋內消失。

樹林空地內,月光灑落,虞殘智倒在地上,雙手抱著頭,而四五名內門弟子正在拳打腳踢,一個個臉上滿是戾氣,哪裡念及了半分同門之情。

我沒有說話,龍息功氣勢降臨,猛然一掌扇出!

「嗡!」

勁道凜冽,隔空氣勁就直接將三名內門弟子轟得吐血飛退,抬手抓住一名內門弟子打響虞殘智的拳頭,輕輕發力,頓時他整條手臂都脫臼了,一腳踹飛出去,我站在虞殘智身邊,冷冷道:「你們如果想為墨秋樓報仇就直接來找我,欺負虞師兄算什麼本事?」

墨麟章臉色鐵青:「步亦軒,這是我們墨焰宗自家的事,你一個外人少管!」

我淡淡笑道:「你剋扣我和蘇顏的飯食,並且毆打一直維護我們的虞師兄,這就不算是自家事了,我和蘇顏來墨焰宗是為了修行,可不是來受氣的,墨麟章,你是墨焰宗的天驕,但在我眼裡,你屁都不算!」

「你說什麼?!」

墨麟章一臉猙獰,道:「別以為你是龍榜就飛揚跋扈,這裡是墨焰山,小爺就算不能殺你,但讓你難受還是輕而易舉的。」

「是嗎?」

我一閃身便消失在原地,遠遠凌駕於眾人之上的修為鋒芒畢露,抬手就重重一掌扇在墨麟章的臉上,頓時一聲清脆鳴響,墨麟章連退數步,臉上血紅的一個指痕,痛得臉龐更加扭曲,怒吼道:「步亦軒,你敢打我?!」

「你違背宗主的命令,私自剋扣我和蘇顏的食物,我憑什麼不能打你?」冷冷的看了一眼面前所有的內門弟子,我低聲道:「從今天開始,誰敢欺負虞師兄儘管試試好了,我一定會讓他十倍奉還,墨麟章也保不住你們!」

眼中寒意盡現,頓時一眾內門紛紛身體劇顫不已,隨後拱手離去,墨麟章是最後一個走的,眼中儘是怨毒。

「虞師兄,你沒事吧?」我扶起了虞殘智。

他的臉上布滿了拳腳傷痕,卻慘然一笑,道:「讓你見笑了,亦軒……我真沒用,連這些師弟們都鎮不住,最後還要讓你出手相助……」

「哪裡的話。」

我靈識試探之下卻發現虞殘智身體十分虛弱,甚至好多天沒有進食了,就如墨麟章等人說的一樣,虞殘智把自己的口糧讓給我和蘇顏了,頓時心裡滿是歉意,翻了翻空間骨戒,發現大部分的食物都被揮霍完了,只找到幾張麵餅,便拿出來說:「以後,我和小顏的口糧不必你來照料了,我自己來解決,既然墨麟章利用職權不給吃的,那我自己找吃的好了,那麼大的一座墨焰山,吃的東西肯定還是有的。」

「嗯,你一定要加倍小心啊,墨麟章是大長老心目中的驕子,這麼多年來一直驕橫慣了,你今天讓他那麼難堪,他一定會找機會報復的。」

「放心吧,他奈何不了我。」

……

送走虞殘智,我深吸一口氣,提氣之間便縱身一躍消失在山林之中,墨焰山下到處都是玄獸,獵殺一隻上來就足夠我們吃上一個月了,而且我和蘇顏最近都在積極修鍊,體力消耗嚴重,整天吃一些窩窩頭可不行。

而且我剛才也試探了一下虞殘智的身體,跟宋騫一樣,是靈脈尚未完全打通的關係所以才無法修鍊,而高級玄獸的肉食富含天地靈氣,吃下之後有助於打通靈脈,這就更加有必要去獵殺一頭有價值的玄獸來充饑了。 霧霾毒氣籠罩著死氣沉沉的森林,墨焰山下一片死寂,我不敢太接近那些叢林里的瘴氣,只能遠遠的看著,一邊到處尋找玄獸的所在地,結果找了大半夜也沒有找到一隻玄獸,這裡就彷彿完全荒蕪了一般,別說是玄獸,就連飛鳥都難以看到一隻。

就在我喪氣的打算放棄的時候,忽地雙眸處熱源感應到了一抹血紅色光芒,一閃即逝,就在前方的山谷之中。

「刷!」

電射而至,輕輕落在一塊巨岩之上,眼前的山谷籠罩著霧蒙蒙的一片瘴氣,根本看不清裡面有什麼,雖然我有龍靈化息但也不敢輕易挑戰,畢竟就連璇音姐都忌憚這些瘴氣,我可沒有那麼自命不凡的敢跳進去。

抬手拾起一塊拳頭大的石頭便扔了下去,數秒之中才傳來回應,山谷很深,到底是什麼東西能在這麼幽深、劇毒的地方居住,我剛才的熱源感應肯定是不會錯的,如今已經入冬,夜裡除了玄獸之外還會有什麼能發熱的東西嗎?

「……」

一片幽靜,山谷里毫無回應。

我不甘心,手臂猛然發力,將一塊一人高的巨岩給直接扔了下去!

「轟!」

這次石頭太大,傳回來了聲音激蕩,緊接著,便看到了一縷湛藍色光芒從谷底的瘴氣之中射出,伴著耳邊的吼聲,出來了,是一頭能夠爬山的巨牛,渾身遍布著一條條泛著冰色光芒的紋理,力量渾厚磅礴,一雙眼眸只是看了我一眼就讓我靈墟劇顫不已了。

冰霜夔!

八階玄獸,初等實力,難以想象墨焰山下怎麼會有這麼一頭可怕的冰霜夔,傳說冰霜夔幼年時只有一條腿,隨著年齡的增進會長出第二條、第三條,而眼前的這隻冰霜夔已經有三條腿了,身周冰氣氤氳,已經快要接近成年了!

殺!

管它什麼冰霜夔,什麼八階玄獸,不殺它的話,我和蘇顏、虞殘智就都要餓死了,這時候別說是區區一頭冰霜夔了,就算是九階玄獸,只要我有一點點的機會擊殺都會去嘗試,何況是一頭尚未成年的冰霜夔呢!現在它在肚子咕咕作響的我的眼裡不是八階玄獸,而是一鍋會走動的紅燒牛肉!

急退之間,雙掌猛然合什拉開,炎黃弓的光芒璀璨奪目!

震天箭,大成之境!

「蓬!」

迎面就是一箭,冰霜夔擅長力量撞擊,但卻不擅長敏捷的躲避,震天箭飛快轟入冰霜夔的體內,「蓬」一聲炸開了一道巨大空氣領域圓球,但似乎並不足以轟殺掉這頭強悍的八階玄獸,反倒是冰霜夔越發凶暴的沖了過來。

我手臂輕輕一揚,周圍已經化為冰霜石峰,冰霜夔咆哮衝來之際一道道冰霜觸手破冰而出,直接纏繞在它的身周。

「吼吼……」

冰霜夔的吼聲響徹寒夜,而我則縱身而下,月刃泛起寒芒,一束束寒意涌動起來,凝結成璀璨星河,乾淨利落的一擊冰魄星河斬落在冰霜夔的腦門上,頓時深可見骨,甚至能看到冰霜夔腦門上的骨頭開始崩碎,流出紅白之物。

再來!

連續又是四次冰魄星河斬,也算是這頭冰霜夔倒霉,大半個腦袋幾乎被我的冰魄星河斬給轟得灰飛煙滅了,終於哀嚎一聲,巨大的屍體橫陳在山脈之間,死了!

我呼吸急促,心臟劇烈跳動,一瞬間連續用了五次必殺技,已經超過我目前的身體所能承受的限度了,甚至血脈都感覺十分的脹痛,上前切開冰霜夔的頭顱,居然找到了一枚寒霜凝聚的玄丹,真是天賜之物,馬上一口吞了,八階玄獸的冰霜玄丹,這對我而言就像是雪中送炭一般。

簡單的分解了一些冰霜夔的屍體,隨後一揮手,靈力裹挾著巨大的肉塊全部送進了空間骨戒之中,幾乎一瞬間就把空間骨戒給填滿了。

謹慎的看了看四周,四下無人,馬上一個縱身便消失在這片叢林之中。

……

清晨,水澤小屋內傳來了紅燒肉的香味。

蘇顏都快被餓瘦了,一聞到紅燒肉的香味頓時傾城一笑,我則去叫了虞殘智過來,一起吃這頓管飽的肉食,虞殘智大約好久沒有吃過這種美味了,臉上滿是笑容,但吃完之後滋味就不好受了,冰霜夔的肉里蘊含著極為豐厚的冰霜靈力,蘇顏可以用龍息功將其轉化為火焰靈力,但虞殘智不行,一時間臉都清了。

正是時候,我站起身,輕輕一掌落在虞殘智的肩膀上,靈力吐入,道:「虞師兄,我引導你自身的靈力衝擊靈脈的淤塞,一旦靈脈通了,也就一通百通了!」

虞殘智一臉感激:「這……沒問題嗎?」

「放心吧,我還能害你不成?」

「好!」

虞殘智雙眉緊鎖,運起體內幼弱的靈力隨著我的引導開始衝擊靈脈的堵塞,僅僅一炷香之後,「轟」一聲輕響,虞殘智的體表泛起了一縷縷金色光芒,他居然是天生的光屬性靈力,真是難得,一時間虞殘智興奮不已,握著拳頭道:「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我笑道:「大約你也從來沒有去找過李盛烈這樣的高手詢問修鍊問題吧?」

「李盛烈屬於北峰,與我中峰素來很少有往來,而且他和師尊素來不算是和睦……所以……」

「難怪,如果是李盛烈看上一眼,恐怕你的困境早就得到解決了。」我拍拍手掌:「好了,虞師兄你已經可以繼續修鍊了,只要你肯努力,踏入人御境是肯定沒有問題的。」

「好!」

虞殘智一臉振奮,道:「那我先回去了。」

他已經迫不及待,我和蘇顏笑著目送他離開,隨後把剩下的紅燒牛肉吃完,這些天我們高強度修鍊,確實是需要進補一下了,當初墨焰宗說得很聽,按照我和蘇顏的需要給予我們食物,可最後的結果卻是連一天一頓的窩窩頭都沒法保證了,還是自己動手來得實在一些。

……

接下來的幾天里,我一邊淬鍊體內的這枚八階玄丹,一邊修鍊參悟炎黃弓,對射日箭的力量奧妙理解得越來越精深,結果三天**日箭達成了通達之境,八天後便已經踏入大成之境,已經威力不凡了,一束冰芒之下足可地動山搖!

隨後又花了四天時間,終於把這枚八階玄丹給煉化了!

「轟!」

體內傳來一陣爆鳴,靈力澎湃不已,就彷彿裝在瓶子里的水不斷滿溢,最終撐破、爆裂掉整個瓶子一般,修為已然突破了原先的瓶頸,終於進入了地御境中期修為了,實力暴增之下,馬上滿懷信心的前往七凌海,繼續挑戰了。

蘇顏依舊在修鍊,所以這次我一個人來。

「準備好了?」古剎內,李盛烈手提著酒葫蘆,哈哈笑問。

「嗯,準備好了。」

「去吧!」

融合器靈,下一刻,我直接被送入了七凌海第三層,遠遠的,三名身軀虛無的火焰使者佇立在中心處,我沒有動手的時候他們也不急著動手,又或者這數十米已經超過他們的攻擊範圍了。

「小子,你又來找揍了嗎?」其中一名使者嘲諷笑道。

「好多天沒有動手了,我這把老骨頭也該活動一下了,小子,來吧!」另一名火焰使者笑道。

他們極其囂張!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