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無天雙眼一亮:「此話當真?」

「徐局長他們可以幫我做證,我絕不後悔。」有些心灰意冷的常肖媚語氣肯定,若是臉部的傷疤不能恢復,她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哈哈,一言為定,徐局,你們得為我作證。」葉無天開懷大笑,笑得頗為奸.詐。

葉無天臉上的壞笑讓常肖媚等人心頭一凜,第一感覺就是中計了。

忽然間,常肖媚突然緊張起來,這混蛋真能幫她恢復臉部的傷嗎?

細細回想起來,這混蛋似乎從不打沒把握的仗。

萬一他真能幫她恢復臉部的傷口,她該怎麼辦?真要做他的女人嗎?

剛才那句話完全就是隨口胡說,為了氣他的。

「拆紗布吧,我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葉無天笑道,這廝的話是一語雙關。

常肖媚心情越來越緊張,既驚又怕,一方面希望能恢復如初,另一方面卻又害怕她真會成為葉無天的女人。

打死她也不想成為葉無天的女人,那混蛋完全就不是她心中的白馬王子。

徐遠華等人也緊張,希望能看到常肖媚昔日那張光滑白嫩的臉蛋。

隨著紗布一圈圈被拆開,常肖媚是越來越忐忑,心裡沒底。

終於,在眾人的等待中,常肖媚臉上的紗布終於被拆開。

「怎樣?有沒有好?」常肖媚不敢用手去摸臉,怕會帶來失望,尤其是見眾人那詭異的目光,更是讓她擔心不已。

徐遠華等人仍舊一臉怪異的目光看著常肖媚,好半響都沒說話。

「到底怎樣?能不能說句話?」常肖媚鎮定不下來,很想自己看,卻又鼓不起勇氣。

讓常肖媚失望的是,還是沒人開口說話。

「徐局,你告訴我。」

徐遠華嘴角一陣抽搐,老臉很不自在,他並沒正面回答常肖媚的問題,而是轉身朝他那幫手下一瞪眼:「你們都給我聽好了,以後誰敢打小媚的主意,我扒了你們的皮。」

常肖媚傻眼,拆完紗布都大半天了,可她還是一頭霧水,她只想知道自己的臉有沒有恢復。

「臭流氓,你說,我的臉有沒有恢復?」氣不過的常肖媚一把拉住葉無天手臂。

葉無天似笑非笑的伸手握著常肖媚手掌摸了好一會兒,「小寶貝,你的小手好滑。」

常肖媚懵了,這混蛋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還敢占她便宜?

快速將手縮回,怒火滿腔地瞪著葉無天,「你還是不是男人?」

葉無天愕然道:「這跟我是不是男人有什麼關係?」

「隨便占女人便宜,你覺得你是男人嗎?」

「我這是佔便宜嗎?有誰看到?你問徐局他們,有看到嗎?」葉無天好笑道。

常肖媚果然將目光投向徐遠華他們,只是,徐遠華幾人的行為卻讓她抓狂,本想徐局能幫她一把,哪知對方竟然將頭一扭,一副我看不到的表情。

抓狂的同時,常肖媚又忍不住的想,徐局什麼時候跟這混蛋跑到同一戰線上去了?不可思議。

「小寶貝,你胸口上的紗布自己拆吧,諒你也不會同意讓我幫你。」

「…………」常肖媚臉紅耳赤,羞得想找個地縫鑽進去,羞死人了,這混蛋真變態。

電話鈴聲的響起打斷常肖媚想要罵人的衝動,葉無天從口袋裡拿出電話接通。

「行了,老頭,我沒忘記,你就不用擔心了,明天我一定準時過去。」葉無天對著電話說道。

「什麼?今天就過去?用不著這麼著急吧?行吧,我今晚坐夜機過去。」

沒一會兒,葉無天便掛斷電話,看了一臉疑惑的眾人一眼,並解釋什麼。

「小葉,你要去哪?」徐遠華代表眾人問道。

「去h國,教訓小棒子。」葉無天風輕雲淡道。

眾人一驚,以為葉無天要去打架,以這小子的性格,還真是什麼都敢做出來。

「行了,我先走了,得回去準備一下,夫人,紗布你自己拆吧,如果不方便就找個女護士,記住,只能找女護士,否則我會生氣的。」拋下這句話后,無天同學就得意洋洋的離開。

俏臉緋紅的常肖媚再次問道:「徐局,我的臉恢復了嗎?」直到現在,常肖媚都鼓不起勇氣去摸自己的臉,她怕失望。

其中一個警員不知從哪拿出一面鏡子遞給常肖媚,意思是讓她自己看。

常肖媚接過鏡子,連連深吸幾口氣后,終於鼓起勇氣看向鏡子。

下一秒,病房內頓時爆發出一道極高分貝的尖叫聲。

「啊!」

尖叫的同時,常肖媚意識到,自己上當了,上了葉無天的當! 穿越到這個世界,無天同學還是第一次坐飛機,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他這會竟然緊張起來,儘管飛機沒起飛,他就已經是緊張得額頭大汗淋漓。

這玩意安全嗎?

兩世為人的他已經死過一次,無論如何都不想再死第二次。

在前世,這種『古董』飛機只能在博物館里見到,而如今,他卻坐在這種土鱉客機中。

「先生,不用緊張,不會有事的。」空姐替葉無天系安全帶,安慰道。

「不緊張?我倒希望能不緊張,問題是這塊爛鐵真的能安全嗎?」葉無天看了眼面前這個頗為漂亮的空姐。

漂亮空姐一愣,微笑道:「先生,飛機是最安全的交通工具,所以,請你不要有任何的壓力,放鬆心情,這樣才能一個愉快的旅途。」

「旅個毛,早知我就不答應吳老頭了。」葉無天這會是後悔得腸子都青了,早知這樣,當初無論如何都不能答應吳老頭。

漂亮空姐又是一怔,俏臉微紅,滿口髒話的乘客並不多見,至少她很少碰到。

「美女,飛機的失事率是很低,可你想過沒有?一旦失事,死亡率卻是所有交通工具中最高的,你說我能不擔心嗎?」

漂亮空姐無語,但臉上還是掛著職業性的微笑,讓人如沐春風。

空姐很漂亮,無天同學卻沒心情去欣賞,這廝總是想著待會飛機飛在半空中後會不會發生什麼事?會不會掉下來?

「就拿你來說,如果飛機掉下來,你會怎樣?會不會死倒是其次,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你肯定會受傷,而且會毀容。」葉無天又道。

這位漂亮空姐臉都綠了,若不是良好的職業素質告訴她,不能生氣,不能跟這種滿嘴噴糞的傢伙一般見識。

「先生,安全帶已經系好。」

葉無天暗贊一聲,這小妞真他媽漂亮,魔鬼身材,皮膚白嫩,尤其一雙大又亮的眸子更是吸引人。

此女胸.部規模不小啊!

漂亮空姐似乎發現了葉無天目光的異樣,頓是俏臉一沉轉身離去,不過,在轉身之前她還是狠狠一瞪葉無天。

葉無天苦笑,天地良心,他只是隨意眯了眼,逗留的時間絕不超過兩秒,偏偏,還就真讓她給發現。

「美女,我還是害怕,還有沒有別的辦法?」葉無天對著空姐的背影道。

那位空姐停下,轉身說道:「放鬆自己。」

葉無天忽地想爆粗口,這不是屁話嗎?他若能放鬆,又何需如此緊張?

「哥們,你厲害。」葉無天旁邊的一個眼鏡男朝他豎大拇指:「不過這年頭泡妞單靠臉皮厚還是不夠。」

葉無天一怔,「你以為我在泡她?」

眼鏡男壞笑道:「大家都是男人,用不著害羞。」

葉無天突然想將眼鏡男按在地上痛打一頓的衝動都有,麻痹的,他是那種人嗎?他是真的緊張,而不是想藉機泡空姐。

「我現在都後悔,為什麼自己那麼早就有女朋友,若是我現在還單身,該多好,我也會去追求這位空姐。」

「嘿嘿,既然如此,你大可把你女朋友甩掉,那樣不就單身了?」

眼鏡男一臉沮喪道:「我也想,可我不敢,她家裡很有勢力,哥們,你明白我意思嗎?」

葉無天頗為同情的拍拍眼鏡男肩膀,「我明白,吃軟飯嘛。」

眼鏡男的老臉瞬間綠了,怒瞪道:「我跟她是兩情相悅。」

葉無天嗤之以鼻:「你女朋友漂亮嗎?」

眼鏡男嘴角陣陣抽搐,「一般。」

「看來我還得同情你,兄弟,你就認了吧,實在不行,晚上拿張明星畫報貼在她臉上。」

眼鏡男驚訝地看著葉無天,這個想法他還真想過,可他沒這個膽。

「你剛才說泡妞除了臉皮厚還需要什麼條件?」

「錢。」眼鏡男答道:「有些女人表面上看去很高貴大方,很嚴肅,但那只是表面。」

葉無天好笑,以為這小子有什麼高招,沒想到又是爛招,用錢砸人?能有真愛嗎?

不過,連無天同學自己都懷疑,這年頭還會不會有真愛?

此時,飛機已經開始移動,葉無天原本放鬆下來的心情又再度緊張起來,雙手緊緊抓住扶手,臉色蒼白得嚇人。

「哥們,你真怕坐飛機?」眼鏡男發現了葉無天的不對勁,不由得有些好笑,這年頭怕坐飛機的人並不多。

「廢話。」葉無天說道:「你以為我在泡妞?」

眼鏡男嘿嘿笑了笑,知自己誤會別人。

「服務員,服務員。」葉無天大聲喊道。

眼鏡男打斷葉無天,伸手朝頭頂上指了指:「哥們,按這裡就行,用不著喊這麼辛苦。」

葉無天老臉一紅,這會他覺得自己像個土鱉,一直都是他鄙視這個世界,鄙視別人,現在好了,終於讓別人給鄙視了一回。

按下呼叫鍵后,馬上就有空姐走過來,並且過來之人正是剛才那個空姐。

「先生,請問你有什麼事嗎?」漂亮空姐臉上雖帶著笑容,可似乎並不是發自內心。

「我緊張。」

這一刻,漂亮空姐有種想要打人的衝動。

「快幫我想想辦法,怎樣才能讓我不緊張?」

「深呼吸,不要看窗外,不要想著自己在坐飛機。」

葉無天說道:「試過了,我全部都過試過了,沒用,還有別的辦法嗎?」

漂亮空姐柳眉微皺:「閉上眼睛,放鬆。」

葉無天不耐煩道:「我說,你還有沒有別的辦法?你所說的我全部試過了。」

「對不起,先生,我不是心理醫生。」漂亮空姐也顯得不耐煩:「如果您有需要,我改天可以介紹一個心理醫生給你。」

「什麼意思?小妞,你取笑我?」葉無天冷笑,「我讓你幫我想辦法,不是讓你來取笑我,明白嗎?」

「對不起,我不是心理醫生,能幫的我已經幫了。」

葉無天聽得頓時火大,說話聲音也提高几個分貝:「那能坐著陪我聊幾句嗎?」

「不好意思,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旁邊的眼鏡男樂了,對葉無天笑道:「哥們,算了吧,飛機已經起飛了。」

漂亮空姐沒再說什麼,調頭就走。

無天同學氣得不行,「靠!這空姐有問題,太沒禮貌了。」

「呵呵,哥們,不是我說你,換成任何一個人,恐怕只會更過份。」

葉無天愕然道:「什麼意思?你的意思是說我難應付嗎?」

「有點。」

「四眼田雞,你是不是也想泡她?怎幫著她說話?」

「我倒是想,問題得人家能看得上我才行。」眼鏡男說道。

葉無天沒再說話,又再一次伸手按向頭頂那個呼叫鍵。

漂亮空姐再次來到,這次她是連職業性的微笑都懶得露,直接就冷著張臉來到。

「先生,請你理解與支持我們的工作。」

葉無天一怔:「你們的工作是什麼?職責又是什麼?」

「服務好每一位顧客。」

「我不算顧客嗎?」葉無天說道:「我算不算你們的顧客?如今我有問題,你是不是該幫我解決?」

漂亮空姐似乎很生氣,飽滿的胸脯一鼓一鼓的,快要呼之欲出。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