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神晶能量的力量,和文明之炮的威力,洞穿了葉少的身軀,使得他一下就遭遇到了重創。

蘇杉為了使得儒不道至寶,可謂是花費了太大的能量,那些能量混合了能量之炮的碎片,諸神印記的神力,還有自己剛剛領悟出來天問招魂的神奇。

所有攻擊,在這一剎那釋放。

本來,在萬界王圖之中幫助機胥族人的時候,蘇杉根本不是葉少的對手,但是現在他的實力不知道增強了多少,雖然沒有衝擊到達神話境界,但是那文明之碟的碎片卻補滿到達了萬分之一,手段之多,根本不是葉少能夠了解的。 ?況且,蘇杉這是有心算無心,在葉少的心中,儒不道不過是一個廢物,就算是再怎麼攻擊,也無法傷害到達他分毫,萬萬沒有想到,葉少的體內封印了足可以毀滅天地的能量,自爆出來,對他的殺傷力極大。

啊!

葉少在一瞬間,身軀就被炸得稀爛,他根本沒有運轉護身罡氣,冷不防之下,被炸成這樣,下半身,完全消失。

整個身軀的能量,猛烈的消耗著,血肉散入了虛空深處,不停蠕動,鮮血染紅了長空。

不過,這點受傷不算什麼,最為厲害的是,在儒不道自爆的剎那間,那靈魂慘烈衝擊,對準了他的靈魂,狠狠一撞,使得他的本命靈魂元神都遭遇到達了好像大鎚一擊,一股血紅色慘烈氣運纏繞在他的靈魂上,使得他生生世世,都承受這不共戴天的詛咒。

「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自爆會這麼猛烈?他的靈魂,居然是被催化了,被無上未來科技催化!我中計了,這種靈魂撞擊,使得我最少損失了一半的本命能量,該死!那儒不道已經不是儒不道了,而是被人改造過後的傀儡,而且改造的人,修為極強,有一件未來科技的最高神器!」

剎那之間,葉少清醒了過來,他的肉體重創,靈魂重創,但是他的心思卻更加的清明起來,知道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 自己遭遇到了暗算。

「誅仙王符,催動無敵!恢復自我,永恆不死,造化無雙!我是造化者,無人可以對抗我,也沒有人可以暗算我!這等暗算,都是徒勞!」

葉少開始自我修復,在他的頭頂上,三塊誅仙王符籙出現了,無窮無盡的誅仙之力從時空深處涌了出來,與此同時他的許多神通,都在猛烈運轉,一個國度產生了。把他保護在其中,堅不可摧。

但是,就這一瞬間,一道光芒,陡然激射過來,居然狠狠撞擊在了他的誅仙王符籙之上,是蘇杉催動了文明之碟的碎片,爆發出來能量,一招之間攻擊!

乘你病要你命!

蘇杉在這關鍵時刻,絕對不會手軟,隱藏進入混沌碎片中,在這一下,催動文明之碟碎片的無上能力,對著葉少進行絕殺。

陸家萌寶太難纏 「哈哈哈,哈哈!葉少,你也有今天?你對抗我們機胥族,殺了我們多少族人?想不到吧,我們機胥族已經和未來世界聯手,對付你。這一次,就是我們雙雙,把你的徒弟擒拿下來,在他的身軀之中,種植下來了無上自爆手段,感覺怎麼樣?不一會兒,那六舞者未來戰士,就會來殺你,我們機胥族就先收取一些利息,這三塊誅仙王符籙,我要了。」

蘇杉在擊殺的時候,一股意念傳遞出來!

到達這個時候,他還忘不了要栽贓陷害。

這是他的陰謀之關鍵所在,葉少已經勾結了未來世界,要在天外天仙界絞殺自己,六舞者未來戰士,會埋伏下來,但是現在,蘇杉這樣一顛三倒四,就會使得葉少真的認為,自己是機胥族,和未來戰士勾結,要殺他。

要是在以前,葉少肯定會存了幾分疑惑,但是現在他的靈魂氣運被蒙蔽,遭遇到達慘烈自爆,行事起來,就未免有一些歇斯底里,瘋狂入魔,不可能會想到這一層。

到時候,遇到了六舞者戰士,葉少就會瘋狂出手擊殺,兩敗俱傷……蘇杉就可以獲得漁翁之利。

當!

文明之碟碎片猛烈一擊,頓時之間,那誅仙王符籙大震,葉少噴射出來了一口鮮血!他現在還剩下一個頭顱,身軀在重新組合,力量仍舊非常之大。

蘇杉這一撞,本來是想攝取誅仙王符籙,但是剛剛撞擊上去,本體卻一陣顫抖,整個文明之碟碎片深處出現了一股能量風暴,頓時就知道這葉少的修為實在是太厲害,自己不晉陞到達神話境界,根本不可能對抗,哪怕是得到了文明之碟碎片都不可能。

「該死的機胥族餘孽,我不會放過你們的,想奪取我誅仙王符籙?那是痴心妄想,我已經把符籙煉化到達了萬源歸一,自我誅仙的境界,你們想要奪取,只不過是自尋死路!天地六動,誅仙誅人!」

面對蘇杉的攻擊,葉少認識出來了,是文明之碟的碎片,他猛的一震,身軀居然快速凝聚出來,雙手一劃,一手如劍,誅殺仙人,一手如到,斬殺人類。

誅仙誅人。

轟隆!

一招狠狠轟擊在文明之碟碎片上面,葉少整個人,似乎恢復到達了全勝時候的威勢,如天神下凡,每一招都開天闢地,崩滅一方世界。

蘇杉再次大震,文明之碟碎片中光腦一陣閃爍,能量儲備暴跌。

「此人太厲害了吧?」他心中都升騰起來了一股疑惑,似乎覺得葉少是不可戰勝的存在,自己連連算計,殺死他是覺得不可能,但是卻能夠從他身上奪取到誅仙王符籙,誰知道這一點都做不到。

「哼,三十六計走為上計!此人已經發狂,而且重傷,一時半會不可能恢復得過來,我就直接去天外天仙界!」

蘇杉心中一動,覺得不能夠在這裡和對方拼殺個你死我活,萬一兩敗俱傷,被人過來撿了便宜,那自己不是最為愚蠢的大傻瓜?

嗖!

他想也不想,轉化文明之碟的宇宙穿梭系統,向外突然逃竄。

「想跑?暗算了我,還想跑?畜生!」葉少今天吃了大虧,奇恥大辱,受的傷和損失能量靈魂元氣,就算是坐死關萬年都無法彌補回來,他當然不會放過蘇杉,立刻追趕。

葉少真的是氣得差點大腦充血而死。

這是他從來沒有吃過的大虧。

被人暗算成了這樣,而且那暗算的人,居然還從容逃走,臨走的時候還似乎發出來了一連串調戲的聲音,使得他更加的怒火中燒。

當下,他就發誓。一定要把偷襲自己的人抓來,用世界上最為痛苦的辦法折磨而死!否則他有了心魔,一世都難以發泄心中的怨恨。

「誅仙神威,跨越虛無,以我之身,血祭時空,萬億種種,全無阻礙!」

當下,他居然開始了一種血祭,耗費本身精血,元氣,進行追擊,死死咬住蘇杉的後面,不使他逃走,這種方法,十分消耗本命精元,本來在這個時候,他不應該使用,但是怒火攻心也顧不了這麼多。

不然的話,被蘇杉跑丟了,他只怕肺都要被氣炸。

兩人就這樣,一追一逃,在宇宙深處進行穿梭,三十等級以上的宇宙高等位面,非常危險,不過兩人都是超越了一般存在的太古巨頭,巨擘似的人物,基本上無視任何威脅,就這樣不斷高升,進入一個更高的層次。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3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蘇杉感覺到文明之碟碎片中的能量急速下降,又到達了百萬分之一的儲備,不由得連連搖頭,這一系列的進攻,雖然重創了葉少,但是自己卻並沒有得到什麼好處,反而是損失能量,有一些不划算,好在接近天外天仙界之後,他可以催動那天位領袖的氣運,進行接引,看能不能夠補充一些能量。

天外天世界的能量,雖然不如未來世界的能量那麼精純,但好歹能夠補充一些。

足足三天三夜過去了,葉少在後面的追擊,越來越猛,越來越近,而且他渾身的鮮血燃燒,猛烈飛遁之間,血焰滾滾,向後面望去,幾乎是一個血色地獄在猛烈懸浮。

就算是混沌碎片靠近了他的血焰,也要一下被煉化,沒有任何倖存的道理,可見他已經憤怒到達了什麼程度,毫無保留的把自己實力展現了出來,要把蘇杉殺死。

蘇杉暗暗心驚,自己沒有得到文明之碟碎片,只怕根本不是此人對手,連逃跑都成為奢望。

突然之間,他的心靈,被一股偉大的波動吸引了。

穿梭過了許多混沌碎片,那碎片深處,一尊從來沒有見過的巨大仙界出現了。

這個仙界,稍微一頭顯現在了混沌之中,就已經比起任何仙界都要大,其中身軀更是深深鑲嵌進入了混沌深處,也不知道埋藏得多深。

要知道,在三十等級仙界以上的高等宇宙位面,再度向上,就是無邊無盡的混沌了。混沌深處,傳聞就是諸神的國度。

可惜的是,就算是到達了神話九重,鴻神的境界,鴻蒙之道,也不敢進入三十三天以上的混沌世界中尋找,其中隱藏了許多混沌古生物,古老危機,有的陣法,甚至可以傷害到真正的神。

而現在,蘇杉已經到達了高等宇宙位面的頂點,接近了混沌世界。

那天外天仙界,居然一半鑲嵌在混沌世界中,古老,死寂,沒有一點生靈的波動。一眼看過去,就好像是,混沌世界開闢的巨大口子,好像要吞噬人。

終於到達了這裡!

蘇杉臉上顯現出來了一股笑容,猛的向上口子飛過去。

葉少也看見了那「天外天世界」的入口,不由得臉上也有殘忍的笑容:「去吧,去吧!你到現在還想著寶藏?卻不知道我這裡已經來過了,其中的一些陣法,巨大元氣排斥力量,使得舉步維艱!進入其中,我殺你就是瓮中捉鱉,手到擒來。」

蘇杉化為一道白光,穿梭到達了天外天世界的入口,這個仙界,頓時熟悉的氣息猛烈傳遞過來,似乎是他的家一般。

在蘇杉的記憶中,他從來沒有來到過天外天世界,不可能有熟悉的感覺,這股熟悉的味道乃是針對天位領袖的氣運記憶和隱藏的東西。

「果然,能量充沛!」他立刻運轉了天位領袖的記憶,氣運,自己的氣運全部隱藏起來,不一會兒,他在文明之碟碎片中,就變化成為了天位領袖的模樣,頓時一股股天外天仙界溢出來的能量更加的劇烈,不要本錢的向他身軀之鑽。

天外天仙界的能量,比兜率天的能量更加精純,稍微一動,居然有一股股異種神性精華,輸入他的身軀,經過他身軀轉化,再度輸入文明之碟碎片中。

「能量契合度,百分之九十以上!」

文明之碟碎片中的光腦開始彙報。蘇杉心中一喜,契合度九十以上,那也非常高了,可以不停吸收,快速恢復。

「果然,天位領袖如果不死,他就是這天外天仙界的繼承者,將來成為無上仙主,有機會晉陞到達不朽王座的人。」蘇杉心中大喜。

他眼看快要衝擊到達天外天仙界入口,進入其中,肯定能量會更加充沛,其中有神聖的神晶也說不一定,可以和未來世界能量一樣,百分之百的契合度。

那樣,葉少闖入其中,和自己戰鬥,必死無疑,要知道這一頓追逃,葉少的傷勢不但沒有恢復,反而是變本加厲,更加的惡化了。

「哈哈,遠道而來的客人,龍族強者,我們在這裡等待多時了!」

就在蘇杉要衝入其中的剎那,在天外天仙界的入口,一股大網,緩緩張開,六芒星陣圖出現在了蘇杉面前,把他包裹住。

六尊人影,出現了,都是強大的未來戰士。

光之舞者。

火之舞者。

暗之舞者。

雷之舞者。

沙之舞者。

最後一位首領,空之舞者!

這六大舞者,幾乎是個個精悍無匹,氣息沉穩,如山如海,如宇宙黑洞。

「諸位來得正好,我已經成功的把這葉少引來,配合你們的科技,使得葉少遭遇到達了重傷,現在,正是乘他病要他命的好時候!」蘇杉猛的道:「諸位,就靠你們了,這一次斬殺他,獲得誅仙王符籙,我們未來世界和機胥族,共同得到萬界王圖!」

蘇杉的神念,席捲天地。

人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六大舞者聽到了蘇杉的這個聲音,開始一愣,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而後來的葉少一看,六大舞者在這裡布置下來了大陣,頓時狂笑起來:「未來世界,機胥族,你們統統都要死!居然還敢聯手算計我,以為用了一個自爆人,就可以使得我重傷,告訴你們,我葉無道,根本是不死之神!」

「誅仙神雷,兜率萬千花開!」

突然之間,他爆發了,傾盡全力,一擊之間,背後的血焰火山,當空綻放出來了一朵朵燦爛的紅蓮,每一朵紅蓮都蘊含了一個扭曲的世界,發泄著他的憤怒和怨恨,對著六大舞者還有蘇杉撲殺過來。

轟隆!轟隆! 鈴木美娜子終究沒有被叫來,因為李學浩阻止了,他還沒有人渣到那種地步,在意識清醒的情況下,當著姐姐的面和人家妹妹……何況,鈴木美娜子和他在同一個學校,抬頭不見低頭見,真的那麼做了,以後見面會尷尬的。

翌日一早,鈴木菲亞娜天沒亮就離開了,臨走之前,帶走了他的內K,說是留作紀念。

對這一點,李學浩哭笑不得,有聽說過男人喜歡收藏女性內衣的,沒想到鈴木大小姐竟然也有這樣的特殊嗜好。

幸好他儲物戒中放了很多的生活用品,內衣短褲什麼的,倒不虞沒得穿。

起床穿好衣服,洗刷完畢,收拾好行李,出了房間。

千葉小百合、鈴木姐妹以及澤井綠四人也起床了,因為昨晚的事,他見到幾人都有些心虛,他不知道千葉小百合是不是知道昨天晚上鈴木大小姐在他房間里留宿了,但總有一種做賊心虛的感覺。

至於澤井綠,那是親眼見過的,而且還在床底下足足聽了兩個多小時,面對她最尷尬。

鈴木美娜子則要好一點,算是最不心虛的一個。

一行五人在酒店餐廳內吃完早餐,水野藏人早早開車趕到,將幾人的行李搬上車,熱情地送到了車站。

……

回到橫濱時,已經是上午十點多了,鈴木菲亞娜繼續坐車去了東京,又在車站和澤井綠以及鈴木美娜子辭別,千葉小百合在家中換好衣服去了學校,到最後只剩下李學浩自己一個人。

反正已經臨近中午了,他也懶得去學校,準備在家裡吃完午餐再去。

先回卧室把前幾天種下去的靈栽白蘑菇收穫了,全部「存」進了儲物戒指中,這樣一來可以保持新鮮,二來不會流失「養分」,隨取隨用。

至於接下來的這段時間,他就不再培育靈栽了,準備讓靈種休養生息一番,不能涸澤而漁。

從樓上下來,在冰箱里找了一些食材,他開始給自己做一人份的午餐。

剛剛動手之際,外面傳來了開門聲,李學浩一怔之後馬上反應過來,估計是愛麗絲回來了。這個時候,也唯有愛麗絲才這麼空閑,瓜生麻衣、間島由貴等人全去了學校上課。

果然,聽到了廚房內動靜的愛麗絲匆匆跑了進來,當見到某人已經回家,她顯得很驚喜:「浩二,你回來了?」「浩二」一詞是用怪異的日語說的,後面的對話則是正常的英語。

「是的,剛剛到家沒多久。」李學浩一邊切著菜,一邊回應道,他剛剛又拿了一些食材回來,這次準備的是兩人份的,畢竟愛麗絲身為客人,他平時沒在家也就算了,既然在家,當然也要盡「地主」之誼。

「哇哦,你切菜的速度真快,天,竟然都是一樣的大小。」愛麗絲吃驚地看著他在砧板上切的食材,眼睛忍不住瞪大了,「你們RB人,無論男女都會做飯嗎?」

「不,基本上男人是不做飯的。」李學浩說道,切完最後一份食材,將它們裝進了碗里待用,「我只是比較特殊一點。」

「哈哈,你的確很特殊!」愛麗絲哈哈大笑,同時逗弄起跟她一起回來的六點半,「你的寵物也很特殊,有時候我真的很懷疑,六點半是不是能聽懂我們說的什麼。」

「它只是比較聰明。」李學浩瞥了一眼一臉滑稽的六點半,這幾天它總跟在愛麗絲的身邊,竟然連英語都學會聽了嗎?

「汪~~」六點半討好地叫了一聲,興奮地在他腳下竄來竄去。

「看,它聽懂你在誇它了,真是聰明的一個孩子!」愛麗絲蹲下身去,揉了揉它的腦袋。

六點半居然不排斥它,要知道家裡除了千葉小百合跟水橋香智子還有他,誰去碰它它都會不爽地退開,愛麗絲同樣是一個普通人,它不止不排斥,還很享受的樣子。只是帶著它出去遛了幾天而已,這傢伙就徹底把愛麗絲當「自己人」了。

「愛麗絲,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看著在逗弄六點半的愛麗絲,李學浩有些忍不住心中的好奇。

「當然。」愛麗絲站起身來,看著他,頗為期待他想問她什麼。

「你來RB……有什麼事嗎?你知道,你除了每天都出去之外,好像並沒有做什麼。」關於這一點,李學浩其實沒有那麼強烈的好奇心,只是現在正好兩人相處,他突然想到了就問下。

「我是來找人的。」愛麗絲沒有隱瞞和猶豫,直接說了出來。

「找人?」李學浩目光有些古怪,不遠萬里從美國來到RB就是為了找人,那麼這個人一定很重要。

「是的,一個對我來說……很特殊的人!」愛麗絲點了點頭,目光略微出神,不知是不是想到了她所說的那個特殊的人。

「男人?」李學浩多嘴問了一句,下意識地有些想歪了。

愛麗絲哈哈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你錯了,我找的是一個女人,一個非常非常非常漂亮的女人。」她一連用了幾個「非常」,顯然那個女人真的很漂亮。

「那麼……找到了嗎?」李學浩又問道,對於愛麗絲說的女人到底有多漂亮,他則沒有放在心上,漂亮的女人如千葉小百合、鈴木姐妹還有萬彩虹等人都是絕色,傾城傾國,他已經見得多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