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想跟我打?」戰鬥狂灰冥見簡楊這一身裝備,突然也來了性質,眼神中爆發出進入戰鬥中的興奮光芒。

「當然,我總不能找我的伴侶試手吧!」

簡楊肯定的回答。

灰冥升級了,已經成為了巔峰等級的獸人,所以簡楊自知不可能打得過他,但是總要看看自己現在能發揮到什麼程度吧!若是單槍匹馬可以與一個八級獸打成平手,那麼以後她就可以不再讓伴侶們為自己操心了!

「好,我也想看看,你這個小雌性能強大到什麼程度!」 說完,灰冥瞬間便消失了,剛剛站立的地方只剩下一個殘影,而一眨眼的功夫,他就已經來到了簡楊的面前,伸出利爪,直接向簡楊的正面發動了攻擊。

狸追身形一頓,想要上前去阻擋,但是卻被羅紋拉住了。

羅紋臉上的擔心表情一閃而過,沒有停留太久,隨後便揚了揚頭,示意狸追看向簡楊那邊。

此時的簡楊,用四根觸手和露露抵擋住了灰冥利爪的攻擊,利爪與巫蟲接觸,摩擦出火星,在兩人之間閃爍了幾下。

隨後,簡楊就趁著灰冥和自己靠近的空檔伸出左手,試圖用小酷做近距離的攻擊,她心裡明白,這一下灰冥一定閃的開的,而她攻擊的重點也不是一刀捅到他的身上。

所以沒留餘地,直接用力攻擊了過去,灰冥身體偏移,確實馬上就閃避開了。

但是簡楊的攻擊並沒有就此結束,隨後小酷的電流劈啪作響,在距離灰冥只有幾公分的距離突然發作,直接奔著他右側的腰部傳了進去。

灰冥受到電流的狙擊,雖然很痛,但也不至於被擊倒,不過這次的攻擊沒有達到預想的效果,簡楊的防禦力太高,又有斯巴達和小酷的配合,近戰的攻擊力也相當驚人,於是他向後一躍,跳到了距離簡楊五米左右的位置。

對付有等級的雄性,灰冥只需要用獸壓就可以壓制,但和簡楊的這次較量,他不準備用,獸影也沒有出現,他只想通過體術和她較量一番。

畢竟對方是個雌性,灰冥認為這樣就足夠了。

可是他沒想到,簡楊竟這般的強悍。

甚至在近戰上,他都不一定占的到便宜。

灰冥考慮著作戰方式,簡楊卻並不准備給他這個時間,現在到了她攻擊的時候了。

她舉起變成弓箭形態的小酷,右手的露露的盾牌現在已經轉移到手背上,她拉起弓來十分方便,又不用像以前那樣收回露露。

而且露露特意在進化時用盔甲包裹住了簡楊拉弓的食指和中指,這樣完全沒有疼痛感,她也能使出更大的力氣。

簡楊瞄準灰冥,將帶著雷屬性的能量箭直接射向了他,從小酷改變形態,到簡楊拉弓瞄準,總共用了不到兩秒的時間。

巫蟲和簡楊之間的配合天衣無縫,而簡楊經過體內穆利斯的能力和黃金蟲血液得加持,自身的行動力也達到了相當強大的水準。

灰冥感受到箭矢的靠近,向後一個華麗的後空翻,將將躲了過去,頭上的橘色長發卻被射掉了一縷。

「哈哈哈哈,太好了,太過癮了,我已經好久沒有這麼痛快的想打一架了!」

灰冥大笑著,對待簡楊的態度也嚴肅的多,他雙手用力,指尖瞬間變成利爪,用極快的速度再次攻向簡楊。

這次,他沒有停留,攻擊一旦被簡楊攔住了,就換一個角度繼續攻擊。

簡楊的身邊,來來回回只剩下灰冥一次次攻擊的殘影,而簡楊則在認真的辨別方向以來抵擋。

雖為雌性,但簡楊也是有好勝心的,一味地抵擋讓她覺得很被動,於是縱身一躍,從地面騰空而起。 四隻觸手彈射的力量驚人,簡楊這一躍,足足躍起十米來高,她尋找著灰冥的動向,在看到右下方的殘影以後,立刻將兩隻觸手伸了出去。

可是那裡已經空無一物,隨後,簡楊有在左前方又看到了灰冥的影子。

根據上一次攻擊的經驗,簡楊推斷出灰冥移動的方向,轉過身去,直接伸出兩個觸手向空氣中攻擊。

簡楊的推斷是對的,觸手所到的位置剛好有灰冥經過,電光火石之間,灰冥用兩隻利爪交叉抵禦住了斯巴達的尖銳觸手。

可是斯巴達的變異觸手有四隻,簡楊一秒都沒有考慮,瞬間就伸出另外兩根,灰冥眼看著自己就要被刺,無奈之下喚出了獸影擋住了另外兩根。

僅僅不到兩分鐘的時間,兩人過招無數,狸追和羅紋能看清每個動作,可是四級的藍墨和聞聲跑出來的霍比卻只看到兩人交鋒時的殘影和火星。

灰冥早已收回了獸影,但是簡楊很快還是敗下陣來,巫蟲儘管進化的十分強大,但是面對灰冥還是有一段距離的。

他們的力量和攻擊上面都有些懸殊,幾分鐘后,簡楊就開始頻頻後退。

見到簡楊額頭上的汗水,灰冥這才收回了攻擊。

簡楊也收回了巫蟲,笑嘻嘻的現在原地。

「今天真是高興,你實在太讓我刮目相看了。」灰冥收回了利爪,一步步走向簡楊,興奮的大聲說道。

簡楊也覺得這種戰鬥很是過癮,雖然在戰鬥的過程中,她又有一種嗜血的衝動,每一下都直指灰冥的要害之處,但是好在灰冥夠強大,躲的也及時,並未傷到他分毫。

但是簡楊並沒有迷失心智,用的還是自己的本心。

「你覺得我現在實力可以對付多少級的獸人?」簡楊擦了擦額頭的汗水,眼睛里閃爍著光芒。

「兩個七級獸,不在話下,八級獸嘛,只要你認真起來,也沒問題的!」

隨後,灰冥看向羅紋:「以後你再想欺負你家雌性,可就只有挨打的份了,哈哈哈!」

羅紋不以為意的笑了一下,隨後走到簡楊身邊,用手抹去了她鼻尖上的汗珠:「你太棒了。」

簡楊嘿嘿一樂:「以後我再也不會給你們添麻煩了!」

回到他們所在的地區,別說是八級獸了,就是六級獸都很少見,記得再黑星的獸城初見那隻七級熊獸時,自己還嚇得不行,以後若有緣再見,他也只能是被自己吊打的份了!

外界的所有人都喜氣洋洋,偏偏有一個傢伙滿心的糾結於擔憂。

穆利斯在樹下長嘆了一口氣,站起身來,一步步走向了遠方。

這邊,文斯特也趕了回來。

剛才她在森林裡感受到了一絲獸壓的波動。

雖然灰冥沒有用獸壓攻擊,但是他在戰鬥時,獸壓多少會出現一些波動,那麼強大的獸壓,森林裡的文斯特自然感受到了。

於是他還沒來得及將食物吞下,就飛快的跑回了人魚城。

也正是因為他的外出,才錯過了一場好戲。 見文斯特也回來了,簡楊便招呼大家一起吃飯,因為臨時聚餐,所以羅紋事先沒有準備太多的食物,文斯特便去森林裡將剛剛自己殺掉的那隻巨獸帶了回來。

那隻巨獸本來是他一個人的食物,現在分給了大家,他就肯定吃不飽了。

但是大家在一起簡楊會很開心,所以文斯特寧願自己吃不飽。

既然人多,又沒準備特別豐富的食材,簡楊臨時決定,這一頓吃火鍋。

狸追和文斯特負責切肉,羅紋負責準備其餘的青菜,而簡楊負責準備火鍋底料。

這個島上物資沒有那麼豐富,不過好在島上有辣椒,也就是獸人口中的紅果。

再加上巨獸肉質鮮嫩可口,吃起來味道一定會很不錯。

簡楊先是將野獸的肥肉用石鍋炒出油來,隨後放進了辣椒,因為怕他們吃不了辣,所以只放了少許。

別看這隻有少許的辣椒,爆炒之後傳出來的香辣味可是十分地道,很快大家就圍到了大石鍋邊,十分驚奇的看著那些人人談之變色的紅果變成好吃的食物。

辣椒炒好之後,簡楊又往裡面添置了很多的水,要滿足這些獸人的胃,不弄多點還真不行。

火鍋就一點最好,那就是方便,所有食材放進去煮一煮,撈出來就會變得香嫩可口。

簡楊要做的最後一件事,便是回到屋子裡,去把前段時間做的果子酒拿出來。

文斯特和狸追去攻打巨魚族時,他每天都和黑星去森林裡摘很多果子,摘回來吃不掉的,就被簡楊拿來釀酒了。

簡楊以前只是看著爺爺釀過葡萄酒,大概記住了步驟,自己親手釀製,還是第一次。

所以當打開石頭器皿之前,她還是挺緊張的。

可是就在打開酒罈的一剎那,聞到濃醇的就像撲面而來時,簡楊徹底放心了。

她在心裡暗暗自豪,自己會不會是個天才啊哈哈!

她叫出了斯巴達的一根觸手,拎著酒罈子走到了院中間,噴香的酒氣瞬間飄散開來。

獸人的嗅覺本來就靈敏,酒氣又濃醇,當然一個個都愣住了。

「這什麼味道啊?」黑星和藍墨第一個叫到。

他倆的性格上有一些相似之處,都屬於傲嬌的頑童,所以有什麼事他倆當然第一個吱聲。

「這個叫做果酒,用來喝的。」簡楊不想給他們繁瑣的解釋,就隨便說了一下大概是幹嘛的,至於酒的妙處,得他們自己體會。

和人類一樣,獸人也自然有能喝的和不能喝的,簡楊粗略看了一眼,面前這些包括伴侶在內的獸人,也不知道誰的酒量最好,不過有兩個傢伙是萬萬不能同時喝醉的,那就是狸追和灰冥。

他們太強大了,萬一耍起酒瘋來,誰也控制不住。

「這個酒呢,要吃飯的時候喝,而且不能多喝,喝多了會醉,所以今天一人只能喝一杯。」

簡楊說完,將酒罈子再次蓋起來,等著吃飯時再給大家倒滿。

灰冥似乎對簡楊的酒很感興趣,一向當大爺當慣了的他,竟然為了喝酒親自做起了酒杯,不惜親自下海在海底找了十多個大小勻稱的鵝卵石,拿回岸上掏空。 很快,水便開了,簡楊將切好的肉一股腦的都放到了鍋里,隨後在加入僅有的兩樣青菜。

在場的全都是食肉獸人,只有他和霍比吃青菜,所以並沒有放那麼多。

再加入少許的鹽巴,很快香氣便撲面而來。

簡楊一家人是會用筷子的,灰冥和霍比跟他們待的久了也早就學會,苦了藍墨沫娜兄妹倆,還有深欒。

眼睜睜看著一大鍋的美味卻吃不到,饞的口水直流啊!

好在藍墨的身邊有灰冥,這傢伙不貪嘴,所以夾上來的肉大部分都給了藍墨。

估計藍墨也是習慣了灰冥的照顧,完全理所當然的吃著灰冥放進他碗中的肉,有時候夾得慢了,他還不高興。

而深欒則是學什麼快什麼,看著大家用筷子的方式,很快他便掌握了技巧,雖然沒有大家運用的那麼自如,但也算是能吃得到東西了。

不但他自己吃到了,沫娜也跟著沾了光,深欒平均是給自己夾一塊,給沫娜夾兩塊,沫娜吃的興高采烈,深欒看著她高興自己也跟著高興。

簡楊看著藍墨和沫娜兩兄妹各自身邊都有人照顧著,眼裡閃出欣慰的光芒。

深欒沉著穩重,雖然不言不語,但是眼神中對沫娜的感情還是很明顯的,有了他照顧著,沫娜以後的生活顯然會更好一些。

當然,此時的簡楊並不知道沫娜對自己的感情。

一開始大家吃到這種麻辣的感覺還有些適應不了,尤其是人魚獸,辣的他們一個勁的喝水。可吃了兩塊以後,卻發現這帶點辣味的肉越嚼越香,越吃越上癮。

灰冥火屬性,本就喜歡烈性的東西,此時吃到了辣鍋,正對他的胃口。

而霍比,對這種讓人著迷的味道也很是喜歡。

這時,趁著大家食慾正濃時,簡楊終於把酒罈子打開了,倒進灰冥製作的酒杯中,每人一杯。

簡楊嘗了一口,立刻被這種果酒給完全吸引住了。

釀酒的果子糖分相當的高,所以口感十分醇甜,度數又不高,喝進肚子里熱熱的,很舒服。

剛喝進去的第一口,大家都有些不適應,那種味道應該怎麼形容呢?

先是有些苦澀,可是隨著這種苦澀越來越淡,甜味便越來越濃起來,而且是醇香的甜味,有果子的香甜,但卻比果子的味道更加吸引人。

咽到肚子里,一種由內而外的熱量便傳遞進了四肢百骸,令人為之振奮。

因為是果酒,所以度數不高,但對從未喝過酒的獸人們來說,還是有些影響的。

被這種香甜的酒氣吸引,大家紛紛放下了手中的筷子,一大鍋的火鍋還沒有吃完,就以酒為主了。

簡楊之前說過,酒雖然好喝,但不能貪杯,這件事情大家都是記得的,但是那酒彷彿會上癮似的,讓他們根本欲罷不能,第一杯下肚,就紛紛向簡楊討要第二杯。

簡楊環視了一圈,發現在家此時精神狀態還算挺好,除了藍墨和沫娜臉頰微醺之外,其餘都很正常,反正這種果子就醞釀時間很短,度數相對也比較低,簡楊便又給他們倒了一杯。 兩杯酒下肚,不勝酒力的獸人便開始露出了馬腳。

簡楊本以為藍墨沫娜兩兄妹會首當其衝,沒想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黑星倒是先high起來了。

只見他一會抱著孩子悠來晃去,向大家顯擺著自己可愛的幼崽,一會抱著簡楊的大腿嚎啕大哭,感謝她做了自己的伴侶,表達著無限的愛與忠誠,一會又指著文斯特的鼻子大罵他白痴。

最後在文斯特的一記「掃堂尾」之下,黑星終於安靜了。

「文斯特,他只是喝醉了,你幹嘛下手那麼重啊?」簡楊擔心的跑到黑星的身邊,查看他有沒有受傷。

文斯特懶得回答,只是繼續喝著他的第三杯酒。

羅紋走到簡楊身邊,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放心,他只是喝醉了。」

簡楊知道羅紋說的沒錯,因為此時的黑星,已經鼾聲如雷了。

羅紋將黑星抗回了房間,隨後才走回桌前繼續跟文斯特撞杯。

當然,乾杯這件事也是簡楊教給他們的。

酒過三巡,大家都開始犯懵了,霍比心中最有數,此時他的頭已經有些暈,所以第一個提出回去。

沫娜也早已經睡著,被深欒打橫抱回了她的房間。

只是藍墨,明明醉的可以,卻說什麼都不離開,非得讓簡楊再給他倒上酒。

「灰冥,你這個傢伙,也不行啊!」藍墨醉眼朦朧,頂著一副標準的醉漢表情對灰冥說。

雄性最討厭被說什麼?當然是「不行」這兩個字,所以灰冥反駁道:「那你來說說我怎麼不行了?」

「哼哼,簡楊她就是個雌性,你看你倆剛剛打的,難解難分,你也沒那麼厲害嘛!」

原來藍墨指的是剛剛那件事。

他根本不知道,灰冥只用了五分力,而且獸壓一直是壓制著的,面對簡楊,難道他還真能下手不成?

見灰冥不說話只是搖了搖頭,藍墨得寸進尺的說:「怎麼的?無言以對了吧?你就是不行!」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