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卡蜜拉終於給力了,但西撒也沒太當回事,只是想著如何解決實驗室設備突然失蹤的問題。現在回想一下。確實有些對不起卡蜜拉的一片心血。看看那些變形嚴重,似乎被神秘力量魔化的設備,西撒心中隱隱有了想法,這個實驗室,明顯就是為自己打造的。

出於本能。西撒覺得那些被奇異力量改造過的古怪設備,可以大幅度提高殭屍製造的成功率,甚至,令它們發生變異。這正是西撒最欠缺的部分,他在亡靈學並沒太大天賦,或許可以依靠血蜜來彌補部分,但與塞西莉亞那些天才相比,終究還是要弱一籌。

但有了卡蜜拉這個共鳴體的補充,西撒的亡靈學成績可以整體提高一個等級,因為從這個實驗室出品的亡靈,是共鳴者+共鳴體共同完成的作品。某種角度來說,西撒開掛了。從此之後,他所製造亡靈的品質,是其他亡靈法師的兩倍!

共鳴體與共鳴者靈魂相通,它們的能力,總是與共鳴者相輔相成。自從踏入黑臼齒,開始接觸死亡力量后,西撒一直很重視亡靈學,尤其在瘟疫學的對比下,他更加在乎實踐差人一籌的亡靈學,因為學霸是不允許自己有弱點的。這股不甘雖然被他調節的很好,平時沒有顯現出來,但也一直沒有散去。

今天,卡蜜拉覺醒了自己的能力,滿足了西撒的願望。

所以說,養一隻貼心的寵物,總能在不經意間然人感動到淚如雨下。

吸了吸發酸的鼻子,西撒緊緊摟住愛寵,不斷的撫摸著卡蜜拉的柔順皮毛,表達自己的歉意。

「變|態!流|氓!快住手,不要摸人家那裡!你這個魂淡,別亂摸,禽|獸放手,連喵都不放過!」卡蜜拉一便舒服的,一邊欲拒還迎的喊no,這是一隻口嫌體正直的傲嬌喵。以前穿著繃帶裝還好,現在清潔溜溜一絲不掛,卡蜜拉更加無法抗拒西撒那種溫柔的撫摸。

鬆開癱軟無力的寵物喵,西撒好奇的打量著這個神秘實驗室,很大,很亮,很乾凈!此外,不明覺厲!他根本不知道該怎麼使用,全特么是喵星人審美觀的黑科技設備,完全無法操作啊!

「卡蜜拉,這個實驗室怎麼使用?」西撒出聲問道。

「等一等,這個實驗室還差一步才可以啟動。」卡蜜拉說道。

「差什麼?」

「一場獻祭,或者說,一次實驗。我昨天在製造殭屍的時候,在記憶深處找到了一部分與亡靈製造有關的記憶,再結合你學習的知識,以及地球記憶,還有咱們的愛好,終於創造了這個實驗室。以及一份標準的特殊亡靈製造方案。現在,我需要按照方案製作一隻亡靈,作為啟動這座實驗室的獻祭。」卡蜜拉說道。

「哦?需要幫忙嗎?」

「不!這裡是我的地盤,一切都要由我主導。第一次必須是我親自完成。等實驗室激活后,我會給你副手的許可權,在此之前,你無法使用任何設備。」卡蜜拉得意的說道。這裡是她的地盤,就算西撒是主人,只要進了實驗室,一切都要聽她的!

沒有顧慮太多,比如未來的某天在這個擺弄屍體的實驗室中被某隻貓耳娘逆推吃掉,西撒興趣盎然的催促道:「那快開始啊!」

「好的!西撒,瞪大眼睛。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亡靈製造,你那套方法真是弱爆了!現在,就讓你見識一下天才喵星人卡蜜拉是如何創造亡靈的吧!」

興奮的取出一隻肥倉鼠,卡蜜拉的臉上露出了與西撒相同的變|態微笑,接著爪起刀落。割斷了倉鼠的喉管。

鮮血噴涌,卡蜜拉卻及時的取出一個小碗,接住了全部血液,一滴未灑。但她還不滿足,接著又取出一個造型詭異的機器。

看著那熟悉的商標,西撒卻怎麼也想不起來這是什麼機器,它被實驗室扭曲的太嚴重了。只剩一個商標。

「卡蜜拉,那是什麼?」

「吸塵器啊!不過變異了。」喵星人理所當然的回道,同時給吸塵器換了一個小號介面,接著插入倉鼠的喉管中,開始瘋狂抽血。

將全部血液集中到一起后,卡蜜拉開始了第二步。

抬出一台小號鑽床。卡蜜拉在倉鼠的顱骨上鑽了一個小孔,然後又一次插入吸塵器介面,並詭異的吸出一個結構完整的大腦。

看到這裡,西撒嘴角瘋狂抽搐,尼瑪啊。已經很不科學的亡靈實驗,變得更加不科學了!連他這個亡靈法師都無法接受。

卡蜜拉的實驗室完全違背了錫蘭世界的常識與法則,怪不得叫私人實驗室,這裡的一切規則,全部是卡蜜拉根據自身常識憑空構建的。一旦離開這裡,一切都會不成立,但在這個空間中,一切又都是合理的。

最可怕的一點,是這個空間中,通過無數『違法』工序製作而出的『成品』,卻能拿到現實世界的合格證明。無論卡蜜拉在實驗室中製作出什麼東西,都是真實存在的!作為限制,這個成品的一切原料,必須由現實世界提供,實驗室僅充當一個加工產所,但就算這樣,這個實驗室的黑科技也過分的爆表啊!

當西撒回過神的時候,卡蜜拉已經取出了倉鼠的全部內臟,並將屍體丟進脫水機中進行甩干。沒錯,那台亡靈脫水機被卡蜜拉的實驗室扭曲成一台滾筒洗衣機。洗衣機的原型來自西撒的地球記憶,先加入洗衣液為屍體進行毛髮清理,接著是超越錫蘭世界科技的紫外線殺菌技術,之後才是甩干脫水。另說一句,這些步驟還是全自動的!

實驗室真先進啊!卡蜜拉真聰明啊!你丫到底盜用了我多少記憶啊?還有,這個實驗室要是能製造核彈該有多好啊!在這一刻,西撒淚流滿面的感慨起來。

ps:

首訂終究木有破百,大撲街啦!一股蛋蛋的憂桑撲面而來……

總之,還是要感謝支持在下的讀者。雖然人有點少,但我還是會寫下去的。嗯,這本書寫的蠻開心,不會斷的啦,你們安心訂閱吧。

另,感謝一下滴滴滴滴神秘白色液體、五十大(賤)人、大腸桿菌的基友螺母菌、六五四九*六、以及『堅挺』的硬龍,的打賞。

擦,居然收到兩張月票,真是意外之喜啊!感謝,織霜者以及豆油書生,在我絕望之際,及時補充正能量……

總之,我會抱著無比蛋疼的心態,繼續碼下去的! 在西撒一臉尼瑪卧槽的注視下,卡蜜拉開始了自己實驗。

將那隻胖胖的,絨毛潔白蓬鬆的萌萌噠倉鼠屍體,從洗衣機中取出來。卡蜜拉提起它拿到自己鼻子前方,輕輕嗅了一下,接著一臉陶醉的點了點頭,似乎對那草莓味的洗衣液十分滿意。

將脫水后的屍體放置一旁,喵星人取出一個小盆,並將兩大桶櫻桃汁倒入其中。不一會兒的功夫,盆中便充斥著殷紅色的果汁。加入昂貴的黃金蜂蜜、細胞活力固化劑、線粒體燃燒藥劑等添加劑,喵星人再撒一把秘制的防腐藥粉,終於調配處一盆香氣四溢的藥水,最後將倉鼠屍體投入其中,不再理會。

聞到那頂級飲品才有的香味,西撒一邊咽著口水,一邊盯著卡蜜拉。這傢伙到底是在製造亡靈?還是在做晚飯?太扯了吧,她從哪裡學來的這一套?莫非她腦補了的全套黑暗料理不成?

不理陷入幻想的西撒,卡蜜拉一本正經的進行著後續操作。屍體正泡在果汁中無法處理,她將注意力轉向了那堆內臟上。調配一套最基礎的內臟強化液,卡蜜拉內臟們分門別類的投入其中。當然,胃啊、大腸、小腸之類的東西,肯定要提前清理一番,保證粑粑不見了!

泡製完內臟,喵咪取過那顆大腦,接著又拿出一套廚具。先將大腦放入自動搗葯機中,接著啟動程序,讓搗葯杵奮不顧身的衝擊大腦,將其砸成一灘爛泥。在機器『搗腦』的同時,卡蜜拉還根據自己的愛好,不斷用刀切下果肉放入盆中一起搗爛,比如什麼蘋果啦、草莓啦、香蕉啦……

總之,不一會兒的時間,那坨腦醬在果醬的映襯下。變得可愛不少,色彩繽紛令人食慾大振,血腥味也被果香掩蓋掉。至少,西撒沒有噁心的感覺。

將大腦果醬取出放入容器中。卡蜜拉回頭來到櫻桃汁旁邊,取出了那隻萌萌噠的倉鼠。經過長時間的浸泡,調製過的特殊果汁已經侵入屍體的內部,取代了水分,讓那隻略顯僵硬的倉鼠變得面色紅潤有光澤,充滿了彈性。

看到這裡,越來越覺得卡蜜拉轉職成廚子的西撒,終於忍不住開口了:「卡蜜拉,你到底在做什麼?做飯嗎?」

「哼!膚淺的人類,普通的手段只能製造出普通的亡靈。我這是通過一些奇妙的方法令亡靈產生變異。什麼是變異?就是讓亡靈變得與眾不同,充滿製作者的個性!這些食物,都是你喜歡吃的東西,我選擇它們,還不是為了打上你的標籤!」卡蜜拉皺眉說道。

「啊。是我錯了!」西撒一臉眼淚的懺悔道。就因為那些是我最愛吃的食物,所以才不願意看到你將它們糟蹋掉。

將倉鼠屍體擺在案面上,卡蜜拉神秘兮兮的念著咒語,並時不時的跳來跳去,好似跳大神一般。結束了神聖的祈禱儀式,那隻倉鼠的屍體散發出濃郁而又甜美的果香,令人-大流口水。

結束完這些。卡蜜拉開口解釋道:「一般的殭屍製作過程,只需脫水、烘乾定型兩步,但那樣做成來的殭屍,難免會僵硬遲鈍。而我的不同,多加了一步『甜甜儀式』!脫水后再泡入特製的蜂蜜果汁中,令果汁取代水分。嗯。果汁的選擇很多,今天櫻桃汁大減價,下次可以換成蘋果汁。事實上,這種特製果汁與黃金蜂蜜發生反應后,會在細胞內形成一種果類粘膠。可以大幅度提高細胞的韌性,讓殭屍不再僵硬遲鈍,變得更加結實有彈性,還能達到防腐的目的。此外,濃郁的香味可以令人食慾,啊不,令人好感大增!大幅度削減亡靈帶來的惡感。」

「哦!」西撒恍然大悟,原來如此,通過特殊處理,讓食材的口感變得更加棒,是吧?

倒掉櫻桃汁,卡蜜拉在盆中接水,然後倒入半袋製造麵包專用的『魔法乳酸菌』,攪拌均勻后,便將倉鼠丟了進去,進行發酵處理。

「呃……你這是要做麵包咩?」西撒眼角狂抽,從善如流的問道。

「不!乳酸菌已經被實驗室改造,它們不會發酵,只會小幅度優化屍體的肌肉結構。當改造結束后,這具屍體的肌肉潛力將百分百開發出來!」卡蜜拉翹起大拇指,對西撒露出一個勝利的微笑。

「你繼續……順便,給我講解一下。」看到這些面目全非的亡靈製作手法,西撒總有種誤入廚房的錯覺。卡蜜拉不好好解釋一番,他絕對會誤解什麼的。

「好啊!接下來,我就要處理這些內髒了!」

卡蜜拉欣然應允,接著將內臟從強化液中撈出來,然後投入絞肉機中,開始攪拌。攪拌的同時,卡蜜拉還不斷撒入香料,並解釋道:「我製作的亡靈與傳統的不同,不需要完整的內臟系統,只要足夠的魔力香料混合肉泥就可以。香料越珍貴,味道越香,內臟肉泥的潛力就越大!」

「做肉餡就直說唄!」西撒哭喪著臉回道。

「胡說!怎麼可能是肉餡?」卡蜜拉大怒,接著道:「我這裡還有其他原料!」

說罷,卡蜜拉又打碎數顆雞蛋,混合黃油、白砂糖、色素,攪拌出一盆顏色鮮艷,香氣撲鼻的肉餡。

「莫非你真要做餡餅?把這些倒入屍體中?縫好,再下鍋?」西撒不恥下問道。

「哎呀,不要亂講!好好看著!」卡蜜拉不樂意的叫了一聲,接著將那盆香料肉餡放入烘焙機中,開始加熱……

屍體泡在乳酸菌中發酵,內臟肉餡在烘焙機中加熱,卡蜜拉再次回到大腦果醬旁邊,開始後續工作。將大腦果醬倒入盆中,接著加入開水、布丁粉、大量香料、糖果,開始不停的攪拌……

「西撒!」攪拌機一旁的卡蜜拉突然開口。

「怎麼了?」

「給我一瓶靈魂糖漿好嗎?我覺得這隻亡靈會很成功,有了靈魂糖漿,它甚至可以獲得靈魂!」卡蜜拉一臉鄭重的說道。

「算了,看在你第一次使用『能力』的份上,送你一瓶!」西撒攤開手掌,凝聚出一顆方糖。丟到卡蜜拉身邊。

將靈魂糖漿投入粘稠的混合物中,大腦果醬慢慢變得澄清,最終成為一種彩色半透明很有質感的粘稠液體。將這些液體倒入一個大腦模型當中后,卡蜜拉將模型投入涼水中開始冷卻。並計算時間。

「這又是玩哪出?」已經麻木的西撒開口問道。

「製作彩色的大腦布丁唄!嗯,你可以把它看成一台生物光腦,性能遠超量子計算機,碾壓一切亡靈生物的大腦。缺點嘛,容易損壞。」卡蜜拉再次抬起大拇指,對西撒露出一個微笑。「啊!忘記血液了!西撒,快給我一瓶血蜜!」

驚叫一聲,卡蜜拉取出倉鼠血液,接著混合果汁、奶油、咖啡粉、葡萄酒,以及血蜜。調製出一瓶比血腥瑪麗還要兇殘百倍的暗紅色液體。

「你的倉鼠變形了!」卡蜜拉調製鮮血飲品的同時,西撒指著那隻被酵母菌膨脹到二倍的倉鼠君說道。

「啊!成功了!你看,體積是原來的兩倍,脂肪全部轉化成肌肉,堪稱倉鼠界的史泰龍。一個打十個絕對沒問題!」取出倉鼠屍體,卡蜜拉炫耀道。

「哪兒學的這些怪話?快點啦,接下來要幹什麼?」逐漸被卡蜜拉吸引的西撒,十分想知道接下來的內容。

放下倉鼠史泰龍,卡蜜拉來到烘焙機旁,取出了一坨被烤成黑色的乾枯固體。

看著那一坨黑乎乎的塊狀物,西撒起鬨:「嘖。烤糊了,實驗失敗啦!」

「哼,愚蠢的凡人!」卡蜜拉白了西撒一眼,借著將黑塊放入粉碎機中,將其磨成粉末。

在機器運轉的同時,卡蜜拉拖著倉鼠史泰龍來到試驗台旁。將一管熔融態的琥珀熔液,順著倉鼠顱骨的小孔灌注進去,並不斷搖晃它的腦袋,使琥珀熔液均勻的流遍顱骨內部,形成一個密封的小空間。

「我剛才說過。大腦布丁雖然有彈性,卻容易損壞,普通撞擊無法摧毀它,但若是擊破顱骨傷到布丁本體,就會徹底報廢。所以,我選擇比鑽石還要堅硬的金晶琥珀,在顱骨內部打造一個安全的防護罩。有琥珀密封,不僅保護了大腦布丁,還可以保證布丁不變質。」卡蜜拉炫耀道。

「你,無敵了!給跪了!」西撒欽佩道。

「哼,接下來十分重要,看好了!前面的一切,你以後都可以參與,甚至完成,只有這一步,必須我來!」卡蜜拉鄭重說道。

言罷,她跳下試驗台,取出一個小盆,然後加入牛奶、各類糖果,最後卡蜜拉張開嘴巴,吐出一堆白色布製品、絲織品,有襪子、有、有小褲褲……

「嗯?這不是妹妹的白色小弔帶嗎?卡蜜拉!全都是你偷的?!可惡,你才是罪魁禍首!知道嗎,桃樂一直以為我是那個小偷!你這隻渣貓,賠我清白!」看到失竊已久的、小褲褲,西撒大罵。

「切,你以為桃樂絲是真的生氣嗎?她高興還來不及呢!」

卡蜜拉白了西撒一眼,接著張大嘴巴,噴出一股香氣。這是她長期飲用香水,在體內凝結的特殊精華,死亡香料,一種將布料改造成死亡裹屍布的香料。

浸泡在牛奶中的小內內與小弔帶在吸足死亡香料后,終於轉化為裹屍布,並和牛奶發生氧化環氧反應被漂白,最終被卡蜜拉撕成一縷縷,放置一旁。

而此刻,顱骨內部的琥珀也已經冷凝,粉碎機中的黑色硬塊也被磨成粉末,一切材料就緒,終於到了最後一步。

用黑科技針管將『七彩大腦布丁』完整的注射進顱骨內部,用剩餘的琥珀密封好顱骨縫隙;將內臟香料黑粉混合大量金砂與果味硬糖,全部灌注進空蕩蕩的腹中,確保沒有空隙;將混合了血蜜的血漿飲品,全部注入血管之中;再用西撒的秘技死氣線縫合屍體,矯正全身骨骼;最後一步,用牛奶香水裹屍布纏繞萌萌噠倉鼠君,將它打造成一隻白白的木乃伊,並用紅色果醬在裹屍布上畫下貓撲蒼蠅的商標,一隻美味的秘制私房倉鼠就這樣成型了!

當然,這並不是最完整的木乃伊,因為它還是生的,無法食用!錯了,因為這只是一個混拼亂湊在一起的特殊亡靈。想讓它的全部屬性提升到最高,身體各部分變得渾然一體,還需要額外一步。

如果是普通亡靈,只要用血蜜讓它重新生長一次,修復一切細微暗傷即可,但這隻木乃伊各部分都太過高級,一瓶血蜜已經無法彌補,所以有了這最後一步。如同進入熔爐一般,將一切裂痕融化,再次化為無瑕的一體。

「出來吧,終結大烤箱!」卡蜜拉高呼一聲,喚出一台巨型烤箱。

在倉鼠木乃伊的體表塗滿蜂蜜、軟糖、香料、橄欖油、薄荷碎葉,卡蜜拉一臉興奮的關上蓋子,調到了最高溫。只要這麼一烤,所有的縫隙、裂痕、暗傷都會被溶解的糖漿修補好……

在燒烤的同時,卡蜜拉也抽空繪製出亡者復甦的術式。因為自己就是一隻木乃伊,她似乎天生就自帶變異木乃伊術式模板,只需胡亂塗鴉幾下,一隻完美契合倉鼠君的復甦術式就成型了。如果說卡蜜拉有天賦的話,那麼就是『製作木乃伊』以及『繪製木乃伊復生術式』了……

看到卡蜜拉輕巧的繪出完美術式,經常計算一星期才能得到正確率70%術式的西撒,有一種自殺的衝動。做飯般做出一具變異木乃伊,然後隨手畫出完美復生術式,老天太不公平了!說起來,錫蘭大陸從來就不是公平的……

半小時后,一具香氣撲鼻,充滿甜美氣息的木乃伊出爐了!水果的味道、蜂蜜的味道、糖果的味道、牛奶的味道、烤肉的香味……這貨不該做一隻倉鼠木乃伊,而應該是一隻叫仙界花雞才對!

將添加了商標的復生術式打入木乃伊內部,一身繃帶的美味倉鼠君一個鯉魚打挺,便跳了起來,接著對卡蜜拉敬了一個納粹軍禮,開口人言道:「貓屎一號,見過卡蜜拉元首!嘿,卡蜜拉!」

……

ps:

慶祝一百章,『貓屎一號』誕生!四千字大章,傾情大放送。

昨天好多人給我補充正能量啊!感謝『遊盪在書海』、『懶懶的應龍』、『』、『天使571409』、『織霜者』,啊啊啊,只要人人投出一張月票,世界將變成美好的人間。

另,感謝『天使57409』以及『一百零八塊腹肌』的打賞,還有『獨自過活°』的評價票。人間果然充滿了好|淫啊! 本周的校園新聞,出現了一條爆炸性消息,至於具體內容,確實爆炸了!而且爆的非常給力!

八月四號星期二傍晚時分,二年級特殊班學員,享有年紀變|態三天王美譽的西撒同學,喪心病狂的在亡靈系死亡生物精密製造實驗室配置高爆火藥,最終引發劇烈爆炸,導致大量精密珍貴的實驗設備損毀,造成不可估量的經濟損失。

據悉,這個高爆火藥配方來源於精神病教師斯諾處。此次事件后,學院對斯諾進行警告處理,罰款六個月工資。至於西撒,記大過處分一次,賠償實驗室所有設備,總計……元,這是一個令人膝蓋發痛的天問數字。

……夜晚,斯諾的狗窩實驗室中。

「好小子,你竟然把我拉出來做替死鬼!」斯諾面色陰沉的看著西撒,昨天他沒有課,也沒有做實驗,只是好好的睡了一覺,接著今天清晨,就收到了一張警告通知,以及各半年的工資罰款。

「那我怎辦?實驗設備全沒了,總要找個說法吧?我想來想去,還是爆炸好啊!可以掩蓋一切。」

見識過卡蜜拉的實驗室后,西撒再沒有歸還設備的打算,反而千方百計地將它們據為己有。於是,他取出所有的自爆蒼蠅,以及高爆火藥,自導自演了一場大戲,將實驗樓炸出一個缺口。

「你到底做了什麼?那些設備都哪兒去了?難道你聯合外人盜竊了那些設備?你腦袋壞了吧!那些人又能給你多少錢?再不追回那些設備,你可是要全額賠款的啊!」完全搞不明白西撒在做什麼的斯諾,苦口婆心的勸道。

「賠款太多了,能打折嗎?」西撒問道,絲毫沒有歸還設備的覺悟。

黑臼齒的實驗設備,不能說是最先進的,但也處在大陸領先行列。這些高端設備經過卡蜜拉的『腦補之力』改造后,已經不遜於任何最尖端設備,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卡蜜拉的私人實驗室。絕對是大陸上為數不多的超級亡靈實驗室,至於缺陷嘛,只能生產木乃伊……

「打折?!你到底做了什麼?!你一個學生要那些設備做什麼?還製造了那麼惡劣的爆炸。知道嗎?你已經被高層盯上了,他們懷疑你是某些敵對勢力派出的棋子。連我也被烏斯的小松鼠監視起來。」斯諾抱怨道。

「他們的智力有那麼低下嗎?我要是北域冥界敵對勢力派出的棋子。不好好隱藏起來,會做這種自掘墳墓的事情嗎?」西撒翻了一白眼,回道。

「說不定你就是想利用這件事情,高調展示自己,打消他們的懷疑,更好的隱藏起來。畢竟,沒有哪個棋子會主動暴露自己。」斯諾反駁道。

「喂!你又不是黑臼齒的嫡系,不是早就想跑路嗎?幹嘛這麼幫他們說話?」西撒問道。

「哼,你小子到底在搞什麼?算了,不管你了。這是我編寫的『亡靈強化學』秘本。你拿去好好實踐,全部記下來。還有,你放棄構裝學,我可以理解,但『屍體縫合』不能落下。我這裡有一門針對活物的『肢體移植學』要教給你。學會這個后,再弄一份『黑醫』資格證,可以體那些能力者移植強力器官,雖然違法卻能掙大錢,剛好用來還債,還可以積累實踐經驗。」

斯諾是一個好老師,從不過問學生的私事。即便西撒引爆了實驗樓。並且給他扣了一個大黑鍋,他依舊沒有逼問西撒,反而還打算傳授西撒發家致富的秘訣。

事實上,斯諾對於西撒引爆教學樓的事情感到十分欣慰,更是千方百計想要將西撒引入黑暗世界。多做幾場違法手術,可以累積『惡值』。早晚會登上『危害調查表』,陪自己這位老師作伴的。

「謝謝老師,還有,那個,賠款到底能不能便宜些?」聽到斯諾的訴說。西撒大感羞愧,自己坑了老師一把,沒想到他老人家不計前嫌,更是以德報怨,自己是不是做的太過分了?

「呃……我屬於外聘教師,說話沒什麼分量,藍那個傢伙和我一樣,幫不上你什麼忙。這種問題,最好還是去找塔塔墨耳斯,他屬於北域冥界一份子,有他挺你,問題應該不大。」斯諾指點道。

「噢,那我去了。」

「滾吧,記得關門!」

……

經過塔塔墨耳斯的交涉,西撒的債務被減免了小半。就這樣,繁忙的學習生活中,又夾雜了還債,本就緊張的日程變得更加充實。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