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居然可以擋住我一擊,還能站起來,看來陰陽師也不是我想象中的那麼差。」見到鈴木菲亞娜能自己站起來,小河和彥有些吃驚,剛剛那一擊雖然沒有用上全力,但能承受下來的人可不多。

鈴木菲亞娜沒說話,冷冷地盯著對方,不是她不想說話,而是胸口的悶痛讓她根本說不出話來。

事實上,她根本不知道,如果不是李學浩事先在她身上做的手腳起了作用,保護了她,她擋不了小河和彥的一擊,就算不死也會重傷。

「黑日!」武內千惠摘下了自己左耳上的髮夾,隨著她的「召喚」,一個穿著戰國盔甲的武士悄無聲息地出現在她身邊,武士從頭包到尾,看不到一絲真容,這是她的式神,黑日。

「嘖嘖,你的式神可比鈴木小姐的雪女差多了。」小河和彥看著比起雪女要大了不止一圈的黑日,眼裡是如同看待隨時可以捏死的螞蟻的輕蔑。

或許是受他強大的氣勢所壓迫,黑日根本不敢上前,但卻挺著身體,擋在了武內千惠的面前,畢竟身為她的式神,保護主人才是最重要的。

小河和彥淡淡一笑,朝幾人走去。

「真中!」鈴木美娜子忍不住看向了旁邊「無所事事」的某人,她親眼見過他連天狗那樣的大妖怪都可以滅殺,那麼眼前的大妖怪就算比天狗厲害了那麼一點,也是可以解決的不是嗎?

「嗯。」李學浩輕輕應了一聲,他倒不是想裝酷耍帥,而是因為在鈴木姐妹三人身上動了手腳,完全不用擔心她們會在他出手之前受到什麼重大傷害,所以不用那麼急出場。再說了,主角一般都是壓軸出場的不是嗎?

隨著他的出聲,小河和彥也停下了腳步,似乎現在才意識到旁邊還有一個人在,當然,他同樣也沒有放在眼裡:「小鬼,我知道你不普通,能讓鈴木小姐那麼看重你,你應該也有些實力。那麼放出你的式神吧,讓我一次解決你!」

「我沒有式神。」李學浩淡淡地搖了搖頭,對方給他的感覺就是自以為天下無敵的那種自大狂。通常這種傢伙,都會死於自己的自大。

沒有式神?小河和彥不由一愕,陰陽師沒有式神那還叫陰陽師嗎?

李學浩繼續看著他,眼裡帶著一抹玩味:「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根本不叫小河和彥,而是叫小河愛平,對嗎?」

如果說「小河和彥」剛剛只是驚愕的話,那麼現在就是震驚了,不過畢竟是活了幾百年的老怪物,很快收斂起吃驚的表情,饒有興緻地說道:「你很聰明,小鬼,不過你是怎麼知道我的真實身份的?」

聽到他親口承認,旁邊的鈴木菲亞娜三人也是一副不敢置信的神色,這個自稱是織田信長的親信小河愛平的後裔的人,居然就是小河愛平本人,那可是幾百年前的傳說人物。不過想到對方是大妖怪的身份,那就不值得奇怪了。但是和她們一起的某人又是怎麼知道他的身份的?還有為什麼不早說出來?

「從見到你的第一眼開始。」李學浩顯得有些高深莫測地說道,事實上他剛剛也是半蒙半猜的,首先他知道對方是活了幾百年的老怪物,又冒充小河愛平的後人,一般沒有把握的話根本不會冒充不熟悉的人,只有冒充非常了解的人的時候才會顯得井井有條,讓人找不出破綻來,而且一旦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完全可以推給自己的「先祖筆記」。

小河愛平冒充自己的後人,這簡直是天衣無縫,因為誰也不會想到他會那麼做。

李學浩也是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結果他蒙對了,小河愛平自己也承認了。

「哦?」小河愛平不知道某人其實沒有十足的把握,以為自己真的就在初次見面的時候暴露了身份。

「或許在別人面前,你可以偽裝成一個普通人,但這對我沒用,初次見到你時,我就已經知道,你起碼活了幾百年。」李學浩侃侃而談,這是事實,就是不知道對方信不信。

「看來我真的小瞧你了,小鬼。」小河愛平不置可否地說道,突然雙眼緊緊地盯著他,「我很好奇,在我看來,你明明是一個普通人,但是能讓鈴木小姐那麼信任你,為什麼?」

「為什麼?」聽了小河愛平的反問,李學浩有些好笑,其實道理很簡單,和鈴木菲亞娜幾人看小河愛平一樣,認為他是個普通人,那是因為她們的實力遠低於他。而眼下的情況也是如此,小河愛平的實力跟他相比是天差地別,那麼想看穿他的實力,根本就不可能,只會以為他是個普通人。

當然,他沒必要解釋給對方聽,就算解釋了,以小河愛平的「夜郎自大」,估計也不會相信。

「我不止知道這些,還知道根本不是你救出了織田信長,救出他的是另有其人。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就是這兩個切腹的人救出了織田信長。」李學浩指了指石棺前那兩具跪坐的無頭枯骨,他也不是盲目猜測的,能跪在石棺前剖腹自盡,肯定是親信中的親信,而且是死忠的那種,眼見主公身死,他們自然也追誰而去。

「啪啪啪……」小河愛平鼓起了手掌,似乎很欣賞他的推論,「不得不說,你的猜測很精彩,的確不是我救出了織田信長,而是他們兩個人,森蘭丸和金森義八。真是遺憾,本來我以為他們會選擇和我一樣,長生不老,最後卻選擇了愚忠,跟織田信長去了黃泉,簡直是愚不可及!」

愚不可及,李學浩也承認這一點,不過總比某個選擇入魔的傢伙要好,起碼兩個愚忠的人已經成佛去了,而選擇另一條路的小河愛平,肯定沒有了成佛的機會。

「藏寶圖你是最近得到的吧?」一些之前李學浩心裡猜測的事情,他都想要驗證一下。

「沒錯,是從金森義八的後人那裡得到的,也是因為他,讓我產生了靈感,想到了假扮我的後人。」小河愛平沒有任何隱瞞,有問必答。當然絕對不是出於好心,肯定是已經認定了他們等下就會變成死人,所以不介意讓死人多知道一些秘密。

「毫不保留地告訴我們這些,你是想滅口嗎?」李學浩也猜到了他的想法。

「沒錯,小鬼。如果放在幾百年前,以你的智慧肯定可以和信長公一較高下。可惜,真是可惜,今天你們全都要死在這裡。」小河愛平陰測測地笑道,毫無預兆地,身形一閃,和剛才一樣,如同一道黑色的閃電射向了對面。 斬殺天武神皇一年後。

一年的時間,殷屠神斬殺天武神皇的餘波依舊未曾平息,餘威都震動萬古時空,諸天沸騰至今。

即便是葉凡,也被掩蓋了光芒,但同樣被不斷提及,與師尊殷屠神相提並論,這一對師徒,而今已經是整片星空最為耀眼的存在,至高無上,尊貴到極點。

一年中,神武界大軍徹底踏平了真武界,皇族、王族全部擊殺,一個不留,余者全部被貶作奴隸,或是放逐到星空各處成為奴隸販賣掉。

由此,倒是引發了一場不小的買奴熱。

踏平真武界后,緊跟著的,便是重建事宜了,但此事不急,有一件事比它更急。

那就是……宣布立界!

這不是創界,不是大界出世,而是立界,這大界,便是要在真武界的廢墟上建立起來。

古往今來,大界有數,無論是十強、百強、萬界序列,每一個大界都不可能人為造就出來,其大界獨有的巨量本源根本無法人為凝聚,即便能,也無法支撐大界消耗。

所以,一直以來,大界都是有數的,只有萬界序列會更換頻繁,百強大界億萬年都不見得會換一次。

而十強皇界更是自古以來,從未沉墜隕落,始終強橫,如不落之神陽。

想要成為皇界,光有神皇級戰力是不夠的,還需要一個匹配的大界。

而這,也是限制百強前列大界成為新的皇界的一個重要原因!

神武界目前還在復甦,而且即便完全復甦,也不可能成為神武界生靈永恆的大界,所以需要另選大界棲居,真武界就是一個新的根基。

事實上,天之五會也是如此做的,像羽化界、天神界、太初古界,固然有大界,但潛力都不大,無法成為皇界。

而天網界和祝由界,更是連大界都沒有,其大界生靈,一直都生活在危險的混沌中,與混沌凶獸搏殺,在無盡兇險中尋得機緣。

正因如此,天之五會才能發展起來!

但現在,他們也要拋棄這種生存方式了,沒有那個必要,太過危險了。

幾年中,五大新皇界已經相繼立界,只剩下神武界,但也並不慢了,緊隨其後。

許多生靈不斷在玄神界內埋怨著,尤其是那些身處大勢力的重要生靈,皆稱這是幸福的煩惱,因為這幾年要連續趕六大新皇界的立界大典。

這幾年,六大新皇界立界,也成為了幾大歷史性時刻,將被載入諸天萬界歷史中,照耀萬古,曠古絕今。

在廢墟上舉行的立界大典,極其熱鬧,繁華程度一般,但卻足夠榮耀……這片大地,原本名為真武,而今,它叫神武!

神武皇界初立,百廢待興,無法計數的神武界遺脈傳承,在星空各個角落湧來,踏入神武皇界,經過嚴格的審核后,方能重新成為神武皇界的生靈。

這些自然無需葉凡等人去操心。

此次立界,確立了神武皇界最大的武道道統,自然是殷神王的殷皇道統,其大弟子,也是唯一的弟子,被立為少界主,谷心月為少界主夫人,榮耀到極點。

而其餘的神靈等,也都在神武皇界各自建立起自己的武道傳承脈系,呈現出一種百花齊放的盛景。

神武皇界初立未久,嚴重缺乏高層次的力量,就是低層次的生靈,戰力基準也遠低於皇界界限,而這,並非一朝一夕就能改變的。

低層次生靈沒有辦法改變,高層次的倒是能解決,為此,葉凡發動了自己的人脈,動用了巨大的資源,在整個星空拉攏起強者來。

其中,姚雯雯的師尊疾風浪人索羅,就被葉凡給拉來了,掛了一個榮譽長老的名額。

另外,有著星空第一各種名號的那批人,也被葉凡給拉來了,這些傢伙都是強大的神靈,手段強大,葉凡在太初古界的時候,就憑著星空第一缺德的名號和他們混熟了。

當中,星空第一閑人有些麻煩,因為他姓凌,出身天人族,是天界神皇的嫡系後代!

最後,星空第一閑人凌塵霄被其他星空第一的傢伙苦勸與生拉硬拽下,出乎無數生靈意料地加入了神武皇界。

雖然神武皇界的高層次力量還是缺乏,但也是沒辦法的事,散人大多實力不強,有根有底的又有母界,很難拉攏歸心。

於是,大灰、唐歡、贏頡等,利用自身的影響力,讓各自的大界在神武皇界建立了分部。

一是表示親密,二也是為此時根基尚薄弱的神武皇界撐起根基。

諸事皆畢后,葉凡等人又為葉小曦和唐歡舉行了大婚,二人正式走到了一起,受到各方無數祝福。

大婚一結束,殷屠神便帶上葉凡,又從地牢中抓出邪惡項昊,直接離開了星空,深入混沌中。

「師尊,我們去哪裡?」

葉凡有些奇怪,也有些好奇,這是他第一次深入混沌中。

「突破,還有找到項昊,也讓你在混沌中修鍊,將神靈層次的境界修為鞏固,根基夯實。」

殷屠神此刻神色肅然,有種讓人窒息的威嚴,時刻警惕著。

葉凡見狀,不由得心下一沉,也萬分警惕起來。

殷屠神如今在神王層次巔峰,更能打破不可能,逆伐神皇,如此戰力之下,都如此警惕,可見混沌中兇險到了什麼地步。

在混沌中,殷屠神如識途的老馬,不斷轉折繞彎,躲過大量危機,似能提前預知危機一般,讓葉凡驚嘆不已。

然而,縱然如此,葉凡也不止一次見到過極其可怕與悚人的畫面。

他見到一座黃金神山矗立在混沌中,洞口高大,有神光噴涌,光芒伸縮,如同生靈在呼吸吐納,邪性之極。

他見到一片詭異的黑色沼澤,當中有一坨十分不起眼的爛泥,一頭神靈級混沌凶獸闖入當中,結果當場被爛泥擊穿,爛泥迅速放大,變成一片幕布,將凶獸包裹住,不消片刻,便被吞噬殆盡,連骨頭渣都不剩。

他還見到一艘金碧輝煌的大船,橫行混沌間,神女裊娜,嬌俏而立,在對他招手,一頭混沌凶獸經過,被吸引了過去,結果渾身血氣生機被吞噬殆盡,化作枯骨一堆。

他更見到一隻拇指大的黑色怪蟻,在混沌中慢悠悠地爬著,一株充滿魔性的神樹扭動觸手般的數根撕裂而去,結果黑蟻突然放大,尖牙鋒芒盈宇,力大無窮,反撕裂了神樹,吞噬盡神能與生機。

一切一切,都讓葉凡毛骨悚然,頭皮發麻。

這裡簡直是一片殺伐煉獄,神靈進來都兇險至極,葉凡估計,只有神皇在能肆意縱橫。

當然,前提是沒遇到滔天殺機與巨凶的情況下,否則神皇都不夠看,恐怖的邪性!

在殷屠神的帶領下,葉凡都計算不清跨越了多遠的距離,而且似乎越走越兇險,越走越偏僻。

最後,二人來到了一座巨大的混沌大岳前。

這混沌大岳高不知多少億里,巍峨壯闊,無比巨大。

但是,它赫然已是被佔據了,山體被挖穿,如同一個巨大的蟻巢,有一頭頭至少聖階的混沌怪蟲在其中穿行出入,其中某種氣息與波動,更讓葉凡有種通體冰涼的感覺。

這其中,棲居著一尊蟲皇!

殷屠神熟門熟路地帶著葉凡隱匿自身,從一條隱秘的小道進入,一路躲避開怪蟲,最後來到了一個靜僻的洞窟里,當中混沌氣濃郁,若汪洋般洶湧,氣機恐怖。

在這混沌中,盤坐著一個絕世人物,葉凡定睛一看,竟然又是一個項昊!

嗤!

這項昊睜開了眼睛,見到是殷屠神,不由鬆了一口氣,只是看向葉凡的目光中有一絲疑惑與淡漠。

「他是我的弟子,要在這裡修鍊幾千萬年,這段時間你先幫我調教著,我要去突破。還有,你的惡屍我幫你鎮壓帶過來了,你也準備準備突破吧。」

殷屠神說著,從一個空間中將邪惡項昊抓出來,拋向了混沌氣中盤坐的項昊。

項昊看也不看那邪惡項昊,翻掌就鎮壓住,反而是有些好奇地打量著葉凡,神色態度好了萬倍不止。

做完這些,殷屠神徑直離開了,竟然直接把葉凡丟在了這裡。

項昊打量了一番葉凡,而後抬手將邪惡項昊鎮殺,頓時,邪惡項昊化作了一片蒙蒙氣流,被項昊一個大吸,悉數吞入了體內。

隨即,葉凡便感覺到,此地的氣機愈發可怕了,若在星空中,整個宇宙都要崩毀!

而在這裡,這混沌大岳作為混沌怪蟲的老巢,顯然不是凡物,而且,這洞窟里刻畫有密密麻麻的符文與法則等,此刻皆放光芒,抵禦住這氣機的衝擊。

葉凡悚然,敏銳感覺到,這項昊怕也是一個蓋世無敵的兇殘人物,比起其兄長來,只強不弱,比殷屠神都弱不了幾分!

不知過去多久,項昊才睜開眼睛,眸光比神陽都熾烈萬倍,混沌中的虛空都被撕裂,讓葉凡眼淚長流,這是被熾烈的眸光刺到所致。

項昊輕笑一聲,一把抓起葉凡,直接離開了混沌大岳蟲巢,和殷屠神一樣,對這片混沌熟悉無比,很快找到了一個混沌青鳥神巢,讓葉凡去抄鳥窩。

葉凡愣愣地看著那二頭縱橫混沌,搏擊凶龍,以無盡凶物為食的兇殘青鳥,不由得倒吸涼氣。

這……這是要自己命吧。

項昊卻是不管葉凡願不願意,彈指打出一道神光,將葉凡困住,而後扔向了神巢當中。

葉凡暗罵不已,只用力掙扎了一下,就掙脫出來,眼中凶光大盛,長嘯著展開神技,奮力搏殺。

那二頭混沌青鳥也兇殘的不行,一見到葉凡就尖唳起來,瘋狂攻擊,一副以命搏命的姿態,打的葉凡狼狽不已,身軀數次被撕裂。

要知道,葉凡可是能夠搏殺神王的,可現在,卻差點被二頭神王級混沌青鳥擊殺,著實兇險到極點。

最後,葉凡拖著一身的傷勢,總算將神巢鳥窩給掏了,帶回四枚神鳥蛋。

結果,葉凡只分得了一枚,其餘三枚被項昊以葉凡承受不住那麼多精華為由,直接烤來吃了,一臉享受的表情,看得葉凡牙根痒痒,恨不得與之拚命。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啪!」快如黑色閃電的人影撞在了李學浩的身上,但卻沒有把他撞開分毫,反而是砸向他腦袋的拳頭被他單手擋住了。

近在咫尺的小河愛平眼神猛地一縮,原以為一拳就可以打碎這個小鬼的腦袋,但卻被他輕易地擋住了,還是單手。

「你很意外?」李學浩淡淡地看著對方,小河愛平的速度很快,但對他來說,和慢鏡頭差不多。

小河愛平眼神又是一縮,快速地把手撤了回去,人也跟著閃開了七、八步遠:「小鬼,我承認你可以當我的對手。」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幾百年來,他都是無敵的存在,但是今天居然遇到了可以跟他抗衡的人。

「現在輪到我了。」李學浩也不過多廢話,身影一閃,消失在了空氣中。

小河愛平眼神劇烈收縮,雖然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但下意識地要從原地躲開,不過還沒等他有所行動,身體一震,整個人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撞飛了出去,直直地撞到了密室的牆壁上,這才「砰」一聲摔落在地。

「你也不錯,可以擋住我一擊。」李學浩現出身形來,就站在小河愛平前方七、八步遠的地方。對方剛剛那麼囂張,稱鈴木菲亞娜可以擋住他一擊,似乎很了不起一樣,那麼現在正好把原話還給他。

邊上的鈴木菲亞娜和武內千惠兩人已經從擔憂變成了驚喜,這次邀請的幫手居然這麼強大,連大妖都不是他的對手。只有鈴木美娜子沒有什麼感覺,因為之前可是見過他連三大妖怪之一的「天狗」都可以滅殺,不過她根本不知道那時候的天狗和現在的大妖的差距到底有多麼巨大。

李學浩也是暗自僥倖,幸好之前在林原家恢復了大半的實力,否則要收拾這個幾百年的「活死人」,還真的要費一番手腳。

「小鬼,你已經惹火我了!」站起身來的小河愛平將自己身上已經稀爛的西裝全部撤掉,露出赤裸的上半身,古銅色的肌肉虯結,一條條青筋就像猙獰的長蟲一樣浮現在肌肉表面。眼裡有被羞辱的暴虐,但臉上卻很冷靜,並沒有就此失去理智。

「好吧,那就讓我見識一下你真正的實力。」李學浩其實並不想說些廢話,不過現在時間還很充足,他也想看看,對方到底還有什麼底牌。如果是自持石棺里的那個邪惡東西的話,那或許對方會收穫一個更加巨大的「驚喜」也不一定。

「你會見到的!」小河愛平咧嘴森冷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陡然張大雙眼,身體也呈現半彎曲狀,雙手握拳,似乎在孕育著什麼巨大的力量。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