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伯父,和柔柔的婚事便作罷吧,我們不合適,腐骨靈花自古以來便是咱們三大勢力共有,你們拿著兩份,會不會不妥?」,林天意淡淡的開口,否決了特和林柔柔的婚事。

林若初現在是氣得腦袋都快要爆炸,哪裡還想要跟他們細聲細語的說話。

「要打架,來啊,要腐骨靈花,我沒有,也拿不出來,這事情沒得商量!」他腐骨靈花的一片葉子都沒有,上哪裡給他們拿三分之二的腐骨靈花。 林天意父子皺眉,就這般戰鬥,傳出去恐怕不好吧,但是若是不拿會屬於他們的那一份腐骨靈花,實在是說不過去。

而且,若是他們不戰,那豈不是讓人認為他林天意父子倆怕了他林若初。

更重要的是林嘯天幫自己說話,自己要是一個氣都不放,別人還不知道怎麼瞧不起他。

頓時,林天意父子倆對視一眼,開始警覺的盯著林若初。

「天意哥哥,伯父,你們當真要與我們家為敵么?」林柔柔充滿悲傷的看著林天意父子,眼神里卻滿是警告與指責。

林天意父子倆皺眉,鬧成如今這個地步,也不是他們想要的。

「女兒,不必求人,咱們林家才不怕這些奸逆之人」林夫人絕情而冷漠的看了自家女兒一眼,嘲諷的掃了林天意父子倆一眼。

頓時,林天意父子皺眉,心裡有些不好的預感,卻說不上什麼。

林若初冷笑,「林嘯天,林玉臨,你們會為今天的所做的事情付出代價的!」林若初的聲音帶著冷漠,嘲諷之意。

林嘯天眯了一下眼睛沒有開口,林玉臨也就是林天意的老爹皺眉開口道:「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是你們逼我的,那就不要怪我,本來我也不想這麼做,是你們讓我選擇這條路,所以,不要怪我不顧念我們之間的情分!」。

林若初的臉色勾起猙獰的笑容,忽然打了一個口哨,呼啦啦的一群人頓時里三層外三層的將林嘯天和林天意父子倆給包圍住。

林嘯天冷冷勾唇,心裡冷哼,原來是想要藉此將他們一網打盡。

不過,哪有那麼容易,他林嘯天會是那種單牆匹馬的就敢來跟別人談判的人,也太好算計他了。

林玉臨氣得發抖,伸出手指著包圍他們一圈的人,「你們,我林某自認為待你們不薄,為何要背叛於我?」。

這些人裡面,有至少一半的人是他林玉臨的人,全都是他所信任的。

到底是什麼時候,這些人被收買了他們都不知道。

聽到林玉臨的指責,這些人有一瞬間的愧疚,僅僅也就是一瞬間。

「大人,我們不是想要背叛你,而是少爺入贅林家,雖然是族長,但是,我們和林家人至始至終都是不夠親的,所以,我們只好換一個辦法,這樣,以後少爺當上族長,也不會與我們生分」。

說這麼多,還是因為和林家結親的事情只讓高層知道,而兩家的想法不同,就像是兩個勢力,即使合併了,但是也會為主次之分,不願意的要麼繼續保持現狀,要麼就是融入對方,加入對方。

林玉臨氣得渾身發抖,竟然利用這種心理戰,將他的人全部反叛了么,怪他都怪他,輕易的相信了林若初的話。

「其他人呢,其他人你們把他們怎麼樣了?」林天意臉色冰冷的看著說話這人,他是爹爹曾經很器重的一個手下之一。

此人冷笑,「他們,自然是抓起來了,服則生,反則死!」。

林若初滿意的看著這一切,心裡鄙夷的嘲諷道,林玉臨啊林玉臨,活該被人背叛,都怪你太傻!。 「林若初,你真卑鄙!」林天意冷冷的看著林若初,沒想到,曾經被他當成岳父來看待的林若初竟然是這樣的一副嘴臉,真令人噁心!。

林若初不以為意,「卑鄙?這麼說你林伯伯,身為小輩的你太沒有禮貌了」。

此刻,因為有底牌與底氣,林若初完全露出了他真實的面目,他的嘴臉那麼卑鄙,噁心。

林玉臨和林嘯天對視一眼,看來,今天的這個戰鬥,非戰不可了,他們不戰那就只有死路一條。

「林若初,不要得意,現在你可是一人對二,你還有這麼大的自信?」林嘯天冷冷的看著林若初,整個人卻是一點沒有動搖,氣勢滿滿。

林若初的得意的臉色忽然變得冷凜,忽然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你以為,我沒有準備么,城外你的人,恐怕來不了了,哈哈」說完,同情而鄙夷的看著林嘯天道。

頓時,林嘯天藏在袖子里的拳頭緊緊握住,什麼時候,這林若初怎麼這般聰明。

看著林嘯天眸光閃爍的模樣,林若初更加得意,「如何?不信的話你方才放出的信號,應該已經足以通知他們到來了吧,為何,現在還一個人都沒有?」。

此刻的城外,有一幫人正困著林嘯天的人,即使他們看到了信號,一時半會也趕不過來。

雪蘿玥和夏紫涵抿唇看著這一切,林若初的籌備,他們倒是沒有注意到,但是,他哪裡來的這麼多人手。

林天意父子自和林若初鬧掰之後,便直接離開了林府的範圍,站在路上,和雪蘿玥林嘯天三方人站著。

此刻,雪蘿玥好奇的是,林嘯天和林天意父子會怎麼做,自己的人被控制了大半。

「他的人來不了,我的人你還沒有全部控制」林玉臨深深的看了一眼林若初,忽然拿出一個小小的短笛,輕輕吹起來。

頓時,林若初的臉色很難看,「林玉臨,你竟然還有自己的勢力,我怎麼不知道?」。

林玉臨冷冷的看了林若初一眼,可笑,這種事情,需要跟他說么,憑什麼,說了,等著他來算計么,還好當初天意他娘離世的時候,給他提了一個醒,凡是,給自己留一個退路,只不定什麼時候就用上了。

很快,一道道身影自夜幕中奔來,人數不多,才兩百多個,加上林嘯天的三百來人,差不多也六百多個,對上林若初的上千人足夠了。

指不定,他們的修為還沒有他們人數少的厲害。

林若初冷眼看著這一幕,原本他也想要不費一兵一卒將林嘯天和林天意給解決,現在看來,是戰站不可。

真是天真,不費一兵一卒,除非他的能力大於林玉臨和林嘯天,將他們拿下,群龍無首才有可能,但是,這可能么。

「兩位姑娘,刀劍無眼,你們與這件事沒有關係,不如先行離開吧」林嘯天看著夏紫涵那張酷似故人的臉,眸光閃了閃道。

雪蘿玥和夏紫涵一愣,倒是沒有想過林嘯天會這麼說。

特別是夏紫涵,總覺得林嘯天透過她,在看什麼人。 「多謝林公子」雪蘿玥倒是沒有發現什麼,拉著夏紫涵頭也不回的走掉。

畢竟,她們留在這裡,說不定林若初為了滅口,也會選擇對她們出手,原因嘛,她們可是沒有幫他林若初家。

而且,在這裡呆著,也不能好好看戲了不是。

其實,雪蘿玥和夏紫涵心底的想法是想要看看林若初能否打得過林嘯天和林天意父子倆的勢力,若是不能,她們救一下林嘯天他們,萬萬不能讓他們死了。

林若初,怎麼也不能讓他這麼好過。

見雪蘿玥她們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中,林若初冷冷開口,「給我殺,不要留情!」。

「殺!」。

重生嫡女無憂 「殺啊!」。

一陣陣喊打喊殺的聲音頓時傳來,遠處的街道亮起了燈又滅下了,他們知道哪裡有戰爭,但是他們不會參與,誰當這個族長都沒有關係,只要不影響他們的生活就行了。

索性,林若初族長這裡住的位置倒是蠻寬敞的,這麼多人戰鬥起來,散開有小樹林和大街道和場地,倒是不顯得狹窄。

林若初則是提劍對上了林嘯天,兩人簡直就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一招一劍,毫不留情,全部往致命點招呼而去。

林天意父子倆原本是和其他的人戰鬥的,但是奈何林夫人也不是小看的主,提起劍,對上了林玉臨。

一開始,林玉臨因為林夫人是女流之輩,下手沒有那麼死。

但是,林夫人可不會這麼想,刀刀狠辣而致命,一不小心的林玉臨小腹和肩膀受到了兩劍,幸好躲得快,傷口不礙事。

林天意皺眉,看著自家爹爹受傷,自然是要幫忙的,他爹可是他在時間唯一的親人,為了他,這才和林若初家結親。

這不,林夫人沒想到林天意會過來,淬不及防挨了一掌,胸口發悶的後退了幾步。

因為曾經的情義在,林天意多少也是手下留情了的。

但是,林柔柔一看不得了,你敢傷我娘,想也不想的對著林天意偷襲過來,而林天意因為顧著自家老爹的傷沒有注意到身後。

等到林柔柔偷襲過來的時候已經避開不得,這個是時候林玉臨猛地拉開林天意,整個人擋了上去。

噗,兵器刺入身體的聲音頓時傳入林天意的耳中,眼神頓時驚恐而擔心。

「爹!」一聲吶喊,如同泣血的鳥兒悲鳴。

林玉臨嘴裡大口大口的吐出鮮血,「兒啊,你沒事,沒事就好」,一口血一句話,令人心酸,此刻猩紅的鮮血頓時刺激了林天意的眼睛。

他覺得眼圈是一片的血紅,世界忽然坍塌了,沒有了什麼都沒有了,爹爹要死了。

那邊的林柔柔早就嚇傻了,他沒想到會是這樣,會親手殺了曾經像一個父親疼自己的伯父。

鬆開手,林柔柔趔趄的往後退,她只是想要嚇唬一下林天意而已。

那邊的林若初看著林柔柔,滿意的勾唇,「柔柔好樣的,沒有給你爹我丟臉」。

但是,林柔柔什麼話也聽不進去,只感覺到林天意看她的眼神那麼冷,那麼冷,冷到令她恐懼。

「這一切,都是你們自找的,若是你們願意與我們合作也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林夫人冷眼看著林天意道。 既然選擇這樣的道路,那麼這樣的事情不可避免。

再加上,兩家的合作本來就不對等,一方全心付出,但是另一方卻是帶著算計和蠶食,那蠶食的這方是他林若初一家。

說完幾句話話,林玉臨便閉上了眼睛。

林天意輕輕的放下父親的屍體,緩緩起身,臉色的悲傷不再,一滴淚都沒有留,雙眼通紅,眼中充血,像一隻發怒的獅子。

什麼曾經的友誼,愛情,都特么的去死,親手殺了自己父親的人,即使是最愛的人又如何,更何況還不是最愛。

「天意哥哥,我錯了,你能原諒我么,柔柔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不想你傷害我娘親」以往林柔柔就是這般撒嬌,林天意就會妥協,疼她。

林天意諷刺的一笑,周圍全是互相戰鬥的人,卻沒有人敢來偷襲他,混戰,混戰中的林天意獨立其間。

「我若是把你爹,把你唯一的親人殺了,親口跟你說原諒,林柔柔,你會原諒我么?」林天意眼神一點溫度也沒有,就那麼淡淡的看著林柔柔道。

林柔柔一頓,眼神閃爍,不敢看林天意的眼睛,「我……天意哥哥,我」。

「不必說了,你我之間只有仇恨,除此再無其他,往日的情誼,如同這塊玉,碎玉難復原」林天意忽然掏出一枚白色通透的玉佩。

林柔柔臉色大變,「不要啊!天意哥哥」。

在林肉肉祈求的呼喊聲中,這玉佩被林天意狠狠的砸在地上,碎成小小的一片片的碎片,林天意抬起腳,踩在上面,臉色那麼平淡,冷漠。

林肉肉忽然跌倒在地,為什麼,好狠的心啊,天意哥哥,那可是我們的定親信物,你怎麼可以!她的嘴巴張了張,卻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只能悲傷的,絕望的,眼神空洞的盯著那些被陷入泥土裡的碎玉佩。

其實,這一切是可以避免的,只要林若初時真心的與林玉臨合作,雙方一致對外,像他們曾經決定的那樣,對付林嘯天。

那麼他們兩個就可以在一起,不必兵戎相見,成為彼此的仇人。

要怪,就怪林若初太自我,不願意相信別人,同時野心太大,想要借這個機會,除掉林嘯天和林玉臨的勢力,胃口太大,就是不知道有沒有那個本事吞得下了。

越過那碎玉,林天意握著長劍,冷眸越過林柔柔,嗜血的的盯著林夫人。

對上這眼神,林夫人的眼神閃了一下,心裡有些虛,這孩子,怎麼這麼大的氣勢。

還好,柔柔沒有嫁給他,不然他們林家的地位不保。

看,一家子都是這樣,不是一家子不進一家門。

一句話也不說,林天意握著長劍,對著林夫人狠狠的劈去,父親死了,他們就是他的仇人,此刻就不必說什麼交情。

他要報仇!。

不知道何時站在樓頂上的雪蘿玥和夏紫涵,此刻用隱身符罩著,冷眼看著這一切。

「哎,真可憐,不過,林若初會付出代價的」夏紫涵同情的看著林天意。

雪蘿玥眸光一閃,勾起唇角,「代價么,自然是需要付出的」。 否則,對不起她的多管閑事,想到這裡,雪蘿玥的唇角勾起,眸子里閃動著奇異的光芒。

那些人,想必也應該回來了吧,到時候,真想看看林若初吃驚的表情。

「你說小六他們能夠打得過林若初的人么,人多不多啊?」夏紫涵抿唇,狐疑的看著雪蘿玥。

雪蘿玥白了夏紫涵一眼,「問我,我怎麼知道,問你皇叔去」。

「他們的能力不差,他們可是我最得意的精英!」空間里傳出夏逸風的聲音。

精英么,如此,甚好!。

林嘯天和林若初兩人戰鬥,難捨難分,但是到底林嘯天的技高一籌,林若初始終不能將林嘯天給拿下。

忽然,林若初的眼中閃過一絲暗芒,快得林嘯天都沒有發現。

龍珠之最終守護 說時遲那時快,林若初的長劍狠狠的劈向林嘯天。

林嘯天冷冷勾唇,擋住了林若初的攻擊,往旁邊狠狠的移送,林若初的長劍頓時砍在旁邊的地上,地面頓時出現一個土坑。

就在這個時候,林嘯天頓時感覺到被蚊子咬了幾口的樣子,緊接著便是呼吸急促,困難,整個人暈眩不已。

整個人忽然和林若初戰鬥的時候落在地上,站都站不完,像是喝醉了一樣,渾身軟綿綿的,沒有力氣。

「下毒,無恥!」林嘯天一直知道林若初卑鄙,但是沒想到這麼卑鄙無恥。

林嘯天冷笑連連,「這句話,你留著下地獄跟冥王說去吧,哈哈」說完,一陣寒光亮起,長劍對著林嘯天狠狠的砍去。

這點,他做的倒是很不錯,不給對手任何一個喘息的機會。

周圍林嘯天的手下一看,心臟都提到了嗓子眼,離得的近的,奮力的撲過去想要擋住林若初的攻擊。

忽然間,雪蘿玥的眸光一閃,臉上閃過一絲訝異之色,想也不想,手中憑空出現一把長劍,是鳳梧。

對著林若初的後背狠狠的劈去。

原本長劍只差一點便落在林嘯天的肩膀上,再往下一壓,他的腦袋便沒有了。

但是林若初他怕死,怕身後凌厲的攻擊,只得改變方向,砍歪,整個人往旁邊一躲。

而雪蘿玥的攻擊則是側在林嘯天的身邊,砍了下去,林嘯天自己似乎都感覺到那冰冷恐怖的冷氣,是劍氣!。

這一道攻擊下去,並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只有林嘯天身邊一個長劍劃過的痕迹,大概的縫隙有劍那般厚。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