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洗澡!林朋又興奮起來,想洗澡好事啊!我也想洗澡,不過我想和你一塊洗!林朋心裡轉著這些不軌的念頭,考慮起水的事情來。

這什麼電站,自來水公司,煤氣站,人全都跑光了,根本就沒有電沒有水。這四十多層的大樓,去哪找水啊?

平時洗臉擦汗,都是用的礦泉水,而且是盡量節省著用,再加上這一個月都沒下雨,也確實是有些鬱悶。

哎,還得我來賣苦力啊!林朋無奈地想著,不過能夠和美女沐浴的感覺,讓林朋全身上下充滿了力氣!

林朋算了算,如果要洗澡再加上洗衣服,少說也要四五十瓶礦泉水,自己起碼也要運兩趟才能運上來,哎,為了那雪白嬌嫩的身體,就拚了這回老命吧!

對著一臉期待的井上蘭蘭點點頭,看著那嬌媚的容顏綻放在眼前,所謂紅顏禍水,講的就是這種女人吧!林朋心裡暗想,打開門,開始出。

關上門的一刻,井上蘭蘭低低地說道:「喪屍先生,請小心些,我會等你回來!」

看了看那美麗的臉,林朋不由自主地,緩緩點頭。

林朋已經出去了好幾次,井上蘭蘭都沒有逃跑,因為這高智商的美女知道,樓下,便是成千上萬吃人不眨眼的喪屍,離開這強力的,稍微像個人的喪屍保護,她可能連一個晚上都不能活下去。

很放心地出頭。把門帶上。仔仔細細地看了看樓上樓下地安全通道。林朋排除了有其它喪屍在窺視地可能。高舉地手術刀慢慢放下。開始緩緩下樓。

林朋也試過拿槍,這棟樓里有不少槍只,都是原來地主人遺失下來的,但林朋很悲哀地現,自己根本就拿不起最輕地手槍,就算能拿起來,後座力太大,讓子彈偏出幾米遠,估計十米之內連頭大象都打不中!

只能繼續拿著那把手術刀了!哎。。。。。。

每一次出門,林朋都會很小心,他害怕失去井上蘭蘭,失去那唯一讓他覺得自己還是個人地美女。所以,每次出門,林朋都會小心再小心,不能讓任何可能出現地喪屍奪去井上蘭蘭!不知不覺中,井上蘭蘭已經成了他地精神支柱,那僅有地讓他活下去地理由。

樓下依然是一片蒼涼,大風在呼嘯,滿地地垃圾飛舞,一群又一群地喪屍在無意識地遊盪,當然,它們大多數都是行動遲緩地普通喪屍。

猛然間,林朋現一個喪屍,身材高大,動作靈活,手上還拿著一把平常人家用地菜刀!

這可讓林朋有些吃驚,要知道,林朋現在只能結結實實地抓牢那把小小地手術刀而已!

而這個喪屍卻進化成可以拿起一斤重地菜刀了,當他揮舞起菜刀地時候,那是多麼可怕地力量!

午後的陽光下,突然有一些陰暗,林朋的眼神與那高大的喪屍眼神撞在一起,便有了激烈的反應!

明顯,那個喪屍已經開始有思維了,林朋皺著眉頭看著他,他也兇巴巴地盯著林朋,兩個喪屍間爆出驚人的氣勢,一些弱小的喪屍,都有點驚慌失措地後退。

該死的,敢這樣看著我?林朋壓抑很久的獸性湧上,一陣熱血沸騰,對著那菜刀喪屍便是聲嘶力竭的咆哮!

而那菜刀喪屍卻對林朋不屑一顧,只是把那把雪亮的,已經有幾個缺口的菜刀,抬了起來,鋒利的刀鋒直指林朋!

媽的,這傢伙有點硬!可要小心了!林朋心裡想著,小小的手術刀隱在手掌後面,慢慢向菜刀喪屍走去。

一陣風兒吹來,幾張破舊的報紙飛舞,兩個殺氣騰騰的喪屍在對峙著,不時地吡著牙,滴著噁心的口水,眼神帶出無盡的火花!

「嘶!」菜刀喪屍先制人,雪亮的菜刀撲面而來,帶起一陣嗚嗚的風聲。

早有戒備的林朋艱難地扭動身體,躲過這一刀,手上寒光一閃,便在這菜刀喪屍的腰間,狠狠地捅了一下。

黑色的血液緩緩流出,菜刀喪屍低頭看了看,對著林朋爆出巨大的嘶吼聲,菜刀揮舞起來,速度越來越快。

左躲右閃,林朋狼狽不堪地躲著,手中的手術刀也不時地還擊幾下,但都被菜刀喪屍用堅硬無比的手臂給擋了下來。

這傢伙可能比我還要高級啊!林朋心裡一驚,這喪屍的手臂已經硬如鐵塊,鋒利的手術刀只能淺淺地切入一點,便再也划不動了。思想一分神,便被菜刀喪屍抓到機會!

菜刀如風般殺來,林朋稍一偏頭,肩膀處一陣巨痛,那菜刀直入,切開皮膚,肌肉,直到被肩胛骨卡住。

還好這喪屍的力量還不夠大,要不這一刀就能要了林朋的老命!

趁著肩頭卡住菜刀,林朋嚎叫著,手術刀對準菜刀喪屍的脖子就捅了過去。

這菜刀喪屍已經具備一定的智慧,當機立斷,把菜刀鬆開,一個箭步後撤,便躲過了這閃電般的一刀,嘿嘿冷笑著,張開大嘴便想咬死林朋!

雖然有了一點智力,但還不是林朋這鬼精鬼精的人類思維的對手啊!

手術刀脫手飛出,帶著銳利的寒光,劃出一條漂亮的軌跡,直直地插在菜刀喪屍的右眼中!

爆出驚天動地的慘嚎,那菜刀喪屍捅著眼痛叫著,顯然,由於力氣太弱,這一刀只是**了喪屍的眼睛,而沒有插入腦中,讓它當場斃命!

痛的跳腳的喪屍瞪著血紅的眼睛,一步一步向渾身浴血的林朋逼來,尖銳的鋼牙咯咯直響,咬死林朋的心沒有任何人可以懷疑!

林朋一面後退,一面心中盤數,如果論力氣,他肯定不是菜刀喪屍的對手,沒有了手術刀,怎麼能與這強有力的喪屍對抗呢?

這一刻,嗜血的心也有了一絲慌亂,腦海里一片混亂,一張絕美無比的臉出現在面前,彷彿對著他喃喃細語:「喪屍先生,請小心些,我會等你回來!」

不,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如果死了,井上蘭蘭也會死,她不可能在這喪屍出沒的城市裡活著!為了她,為了自己,我必須把面前這個傢伙給殺了!

鋼牙緊咬,林朋爆出驚人的氣勢,讓面前那兇殘的菜刀喪屍都遲疑起來。伸手握住卡在肩胛骨的菜刀,林朋用力地撬了起來。

咯咯的聲音響起,林朋痛的幾乎要暈了過去,可那美麗的臉一直在面前說著,說著,她說,會等他回來!

「嗷!」一聲爆吼,林朋終於把那沉重的菜刀拔了出來,黑色的血一絲絲地流下來。提著那把菜刀,林朋吃力地抬起來,嘿嘿地笑著,對著撲上來的菜刀喪屍,毫無畏懼地騰身迎上!

激戰結束,陰暗的天空中飄起小雨來,林朋提著菜刀,看著落在臉上,那一朵朵的水花盛開,看著越來越大的雨勢,林朋的心裡不禁懊惱無比。

林朋心裡無比的鬱悶,這要是早點下雨,我不就不用爬幾十層樓梯了嘛!

帶了一些補給品,一些包紮傷口的藥品,林朋艱難地回到了家。

打開門,井上蘭蘭便探頭探腦的出現了,手中還拿著,林朋給她防身用的棒球棍。

看到林朋一身是傷,井上蘭蘭大驚失色,連忙跑過來,把林朋扶著,讓他安坐在沙上,手忙腳亂地,給林朋包紮起傷口。 繼續求票哦!收藏突破八百,感謝各位大大,再投我幾票吧!謝謝!

**************

快樂的生活,總是讓時間過的很快,轉眼間,時間便過去了一個月。

「喪屍先生,我想,我想洗澡,還有,還有我想洗衣服!」可憐的蒼井蘭,看著自己臟不拉唧的連衣裙,淡藍色都快成了黑色,懊惱對著鄭爽說道。

想洗澡!鄭爽又興奮起來,想洗澡好事啊!我也想洗澡,不過我想和你一塊洗!鄭爽心裡轉著這些不軌的念頭,考慮起水的事情來。

這什麼電站,自來水公司,煤氣站,人全都跑光了,根本就沒有電沒有水。這四十多層的大樓,去哪找水啊?

平時洗臉擦汗,都是用的礦泉水,而且是盡量節省著用,再加上這一個月都沒下雨,也確實是有些鬱悶。

哎,還得我來賣苦力啊!鄭爽無奈地想著,不過能夠和美女沐浴的感覺,讓鄭爽全身上下充滿了力氣!

鄭爽算了算,如果要洗澡再加上洗衣服,少說也要四五十瓶礦泉水,自己起碼也要運兩趟才能運上來,哎,為了那雪白嬌嫩的身體,就拚了這回老命吧!

對著一臉期待的蒼井蘭點點頭,看著那嬌媚的容顏綻放在眼前,所謂紅顏禍水,講的就是這種女人吧!鄭爽心裡暗想,打開門,開始出。

關上門的一刻,蒼井蘭低低地說道:「喪屍先生,請小心些,我會等你回來!」

看了看那美麗的臉,鄭爽不由自主地,緩緩點頭。

鄭爽已經出去了好幾次,蒼井蘭都沒有逃跑,因為這高智商的美女知道,樓下,便是成千上萬吃人不眨眼的喪屍,離開這強力的,稍微像個人的喪屍保護,她可能連一個晚上都不能活下去。

很放心地出頭,把門帶上,仔仔細細地看了看樓上樓下的安全通道,鄭爽排除了有其它喪屍在窺視的可能,高舉的手術刀慢慢放下,開始緩緩下樓。

每一次出門,鄭爽都會很小心,他害怕失去蒼井蘭,失去那唯一讓他覺得,自己還是個人的美女,所以,每次出門,鄭爽都會小心再小心,不能讓任何可能出現的喪屍,奪去蒼井蘭!不知不覺中,蒼井蘭,已經成了他的精神支柱,那僅有的,讓他活下去的理由。

樓下依然是一片蒼涼,大風在呼嘯,滿地的垃圾飛舞,一群又一群的喪屍在無意識地遊盪,當然,它們大多數都是行動遲緩的普通喪屍。

猛然間,鄭爽現一個喪屍,身材高大,動作靈活,手上還拿著一把平常人家用的菜刀!這可讓鄭爽有些吃驚,要知道,鄭爽現在,只能結結實實地抓牢那把小小的手術刀而已!而這個喪屍,卻進化成,可以拿起一斤重的菜刀了!當他揮舞起菜刀的時候,那是多麼可怕的力量!

午後的陽光下,突然有一些陰暗,鄭爽的眼神與那高大的喪屍眼神撞在一起,便有了激烈的反應!

明顯,那個喪屍已經開始有思維了,鄭爽皺著眉頭看著他,他也兇巴巴地盯著鄭爽,兩個喪屍間爆出驚人的氣勢,一些弱小的喪屍,都有點驚慌失措地後退。

該死的,敢這樣看著我?鄭爽壓抑很久的獸性湧上,一陣熱血沸騰,對著那菜刀喪屍便是聲嘶力竭的咆哮!

而那菜刀喪屍卻對鄭爽不屑一顧,只是把那把雪亮的,已經有幾個缺口的菜刀,抬了起來,鋒利的刀鋒直指鄭爽!

媽的,這傢伙有點硬!可要小心了!鄭爽心裡想著,小小的手術刀隱在手掌後面,慢慢向菜刀喪屍走去。

一陣風兒吹來,幾張破舊的報紙飛舞,兩個殺氣騰騰的喪屍在對峙著,不時地吡著牙,滴著噁心的口水,眼神**無盡的火花!

「嘶!」菜刀喪屍先制人,雪亮的菜刀撲面而來,帶起一陣嗚嗚的風聲。

早有戒備的鄭爽艱難地扭動身體,躲過這一刀,手上寒光一閃,便在這菜刀喪屍的腰間,狠狠地捅了一下。

黑色的血液緩緩流出,菜刀喪屍低頭看了看,對著鄭爽爆出巨大的嘶吼聲,菜刀揮舞起來,度越來越快。

左躲右閃,鄭爽狼狽不堪地躲著,手中的手術刀也不時地還擊幾下,但都被菜刀喪屍用堅硬無比的手臂給擋了下來。

這傢伙可能比我還要高級啊!鄭爽心裡一驚,這喪屍的手臂已經硬如鐵塊,鋒利的手術刀只能淺淺地切入一點,便再也划不動了。思想一分神,便被菜刀喪屍抓到機會!

菜刀如風般殺來,鄭爽稍一偏頭,肩膀處一陣巨痛,那菜刀直入,切開皮膚,肌肉,直到被肩胛骨卡住。

還好這喪屍的力量還不夠大,要不這一刀就能要了鄭爽的老命!

趁著肩頭卡住菜刀,鄭爽嚎叫著,手術刀對準菜刀喪屍的脖子就捅了過去。

這菜刀喪屍已經具備一定的智慧,當機立斷,把菜刀鬆開,一個箭步後撤,便躲過了這閃電般的一刀,嘿嘿冷笑著,張開大嘴便想咬死鄭爽!

雖然有了一點智力,但還不是鄭爽這鬼精鬼精的人類思維的對手啊!

手術刀脫手飛出,帶著銳利的寒光,劃出一條漂亮的軌跡,直直地插在菜刀喪屍的右眼中!

爆出驚天動地的慘嚎,那菜刀喪屍捅著眼痛叫著,顯然,由於力氣太弱,這一刀只是插爆了喪屍的眼睛,而沒有**腦中,讓它當場斃命!

痛的跳腳的喪屍瞪著血紅的眼睛,一步一步向渾身浴血的鄭爽逼來,尖銳的鋼牙咯咯直響,咬死鄭爽的心沒有任何人可以懷疑!

鄭爽一面後退,一面心中盤數,如果論力氣,他肯定不是菜刀喪屍的對手,沒有了手術刀,怎麼能與這強有力的喪屍對抗呢?

這一刻,嗜血的心也有了一絲慌亂,腦海里一片混亂,一張絕美無比的臉出現在面前,彷彿對著他喃喃細語:「喪屍先生,請小心些,我會等你回來!」

不,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如果死了,蒼井蘭也會死,她不可能在這喪屍出沒的城市裡活著!為了她,為了自己,我必須把面前這個傢伙給殺了!

鋼牙緊咬,鄭爽爆出驚人的氣勢,讓面前那兇殘的菜刀喪屍都遲疑起來。伸手握住卡在肩胛骨的菜刀,鄭爽用力地撬了起來。

咯咯的聲音響起,鄭爽痛的幾乎要暈了過去,可那美麗的臉一直在面前說著,說著,她說,會等他回來!

「嗷!」一聲爆吼,鄭爽終於把那沉重的菜刀拔了出來,黑色的血一絲絲地流下來。提著那把菜刀,鄭爽吃力地抬起來,嘿嘿地笑著,對著撲上來的菜刀喪屍,毫無畏懼地騰身迎上!

*************

激戰結束,陰暗的天空中飄起小雨來,鄭爽提著菜刀,看著落在臉上,那一朵朵的水花盛開,看著越來越大的雨勢,鄭爽的心裡不禁懊惱無比。

**,這要是早點下雨,我不就不用爬幾十層樓梯了嘛!

******************

帶了一些補給品,一些包紮傷口的藥品,鄭爽艱難地回到了家。

打開門,蒼井蘭便探頭探腦的出現了,手中還拿著,鄭爽給她防身用的棒球棍。

看到鄭爽一身是傷,蒼井蘭大驚失色,連忙跑過來,把鄭爽扶著,讓他安坐在沙上,手忙腳亂地,給鄭爽包紮起傷口。

鄭爽沒有做聲,安心地享受著這小女孩的服侍,他只是把裝有那菜刀喪屍腦丹的玻璃瓶,放在面前細細觀察。

可仔細看了半天,也看不出什麼。包紮好了,鄭爽走進房間,關上門,是的,他要吃掉這顆腦丹,等待又一次升級!

***********************

這次的戰鬥寫的簡單些,是因為剛開始升級比較容易,後面就越來越難了!請大大們支持! 感謝各位大大的關心,瓜子會堅持自已的風格,把我認為的好故事,送給大家!

繼續求票!喪屍向前沖!

***************

大廈最近的這個超市,能吃的、能用的東西都讓鄭爽給搬空了,只能去稍遠一點的地方尋找了。

前往了不到二百米,鄭爽便發現了一群喪屍圍在一起,可能是哪個可憐的人,又被抓住了吧!鄭爽心底嘆道,雖然自己也吃人,但跟蒼井蘭在一起久了,人類的性格,人類的心理又開始佔據上風,將那無比的獸性,埋在心裡。**上的歡娛,精神上的享受,已經讓鄭爽很久沒有發怒了。

突然,一個小個子的喪屍出現,對著啃食的眾喪屍就是一陣驚天動地的咆哮,嚇的眾喪屍,捧著肉塊,邁著小碎步,四散而逃。

很奇怪,那些喪屍中,不乏一米九幾以上的大個子,也有很多都是肌肉發達的「施瓦幸格」,可這些喪屍,看到那只有1米7不到的小個子喪屍,卻掉頭就跑!

這是為什麼?

鄭爽有些奇怪,難道這小個子喪屍,有什麼不尋常的地方?

陡然間,那小個子喪屍炮彈一般急射而出,速度絕對在百米11秒之內,雖然速度比受過訓練的運動員要差很多,但這是喪屍啊!是本來應該行動緩慢,像老頭逛公園一般的喪屍啊!

怎麼這麼快?

心裡未免一驚,鄭爽抓緊了手中的菜刀,目不轉睛地盯著那個跑的飛快的小個子喪屍。

只見那小個子喪屍,瞬間便追上一個1米九多的「施瓦幸格」,靈活而又詭異地一伸腿,便將那肌肉發達的喪屍?倒在地,手中的鮮紅肉塊,也摔出去好幾米。

那小個子喪屍一撲而上,抓起那肉塊便啃的津津有味。而肌肉喪屍眼見好不容易到手的肉塊被搶,不禁急的大聲嘶吼,抓起一塊磚頭便向小個子喪屍擲來,然後艱難地爬起來,紅著眼朝小個子喪屍撲去!

一個撤步躲過磚頭,小個子喪屍可能怒了,露出滿口的鋼牙,對著肌肉喪屍咆哮不已,三口兩口把肉塊吞進肚裡,雙手尖銳而又烏黑的指甲,猛然從一寸多,伸展到三寸多長!

旋風般揉身而上,便在肌肉喪屍身上開出幾條深達一寸的血口,血肉綻開,讓那肌肉喪屍嚎叫不已。

短短的一招,鄭爽便明白了,這小個子喪屍跟自己不一樣,他走的是另一條進化路線!那樣的速度,自己是不可能達到的,但很明顯,擁有這遠超普通喪屍的速度的同時,那小個子的力量很差,如果換作是鄭爽自己,只要一刀便能將這肌肉喪屍開膛破肚!

皺著眉頭,看著眼前這小個子喪屍,繞著肌肉喪屍飛速轉圈,慢慢地,將他割出無數傷口,也許是玩累了,小個子喪屍嘎嘎冷笑,雙手尖銳的指甲,破空而起,帶著嗚嗚的風聲,將那肌肉喪屍的頸部,抓住一條血痕!

是的,只有一條血痕!

黑色的血慢慢滲出來,肌肉喪屍臉上露出奇怪的表情,陡然間,一顆碩大的腦袋便掉了下來,離開脖子的支撐,噴泉般的黑色血液,直飛天空!

鄭爽不禁覺得自己的脖子也有些痒痒的,雖然這小個子喪屍力量不大,但要是利用那鋒利的指甲,在脖子這種防備薄弱的地方,來上兩三下,那任誰也是吃不消的!

話雖然是這麼說,可是殺死一切可能看到的強力喪屍,奪取他們的腦丹,讓自己更加具有力量,進化到更高級的鄭爽,哪裡還會退縮?看到這強力的喪屍,鄭爽興奮地,都直流口水!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