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已經與自己的法寶連為一體了。

不然,他的實力斷然不可能成就於此。

「水星!?」青烈內心一緊。

雖然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但是其中帶有一個水字,很有可能來自水帝一脈。

水帝在天界的威名可是響亮。

他也是整個天界為數不多的還在露面的神帝強者。

很多神帝都已經歸隱起來,等待未來要出現的大劫。

可是,水帝好像是不管不顧,一直都在露面。

水星一直都在溝通韓易,但是韓易卻故意阻斷了他們之間的聯繫。

此時的韓易,已經來到了蓋棺靈柩之中。

此時,一個全身漆黑的影子端坐在韓易的面前,兩個人正在默默的對視。

「青林,你說青葵是你的女兒?」韓易還是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是的!她確實是我的女兒,這是在世上我唯一一個親人了。」青林非常悲痛的說道。

「既然她是你的女兒,而且還是你唯一的親人,你為什麼要離開她,讓她獨自一個人在這裡承受呢?」韓易有些不解的看著青林。

此時,青林只是一個靈魂體。

「當年因為我的一意孤行,導致自己身敗名裂,我如何能夠依然留在她的身邊!」青林有些悲痛的說道。

「所以,你就去了龍界?」韓易緩緩的說道。

「是的!當年我對天界已經失去信心,所以才下界去往龍界,只是世事無常,誰能想到,我竟然還能再回來,而且還回到了這個熟悉的地方,你說這難道不是一種巧合嗎?」青林有些難以置信。

同時,他的情緒也非常失落,這既是一種幸福,也是一種悲傷。

腹黑爹地太難纏 最起碼現在的他,已經成為一個階下囚。

「我已經幫你救了你的女兒,而且還順便救了整個青雲門,你說你該怎麼謝謝我?」韓易不屑的說道。

「我現在都被你關在這裡了,你說我還能為你做什麼?」青林有些尷尬的說道。

「當然能夠為我做事!最起碼我對天界是不了解的!你可以讓我知道很多事,而且我對你當年的事情很好奇,如果可以的話,你可以告訴我。」韓易笑著說道。

「這有什麼可以不可以的!當年的事情,都已經過去了。」青林無奈的說道。 「所以,你現在可以說了。」韓易非常嚴肅。

「當年…….」

青林給韓易講了很多關於當年的往事。

韓易聽了之後,直接陷入沉思之中。

當年青林乃是青雲門的天才弟子,就算是在整個疆域之中,他也是絕世天才,隨著他的強勢誕生,就連整個疆域數千個門派都對青雲門深深的忌憚。

當年青雲門重新選址的時候就是因為沒有人會招惹這樣一個天才弟子。

誰能知道他到底會成長到哪一步呢?

所以,那個時候青林的性格就被養成了驕傲放縱,不管是誰都不會被他放在眼裡。

可是,他有驕傲的資本,誰也不能掩蓋他的資本。

所以,在整個疆域,誰也不敢對他出言不遜。

在這個地方,他過著逍遙自在的生活。

但是,這種日子並不會長久。

於是,他認識了一個女孩。

那個女孩的美貌與善良吸引了他,青葵的善良或許也是遺傳了她的媽媽。

他覺得,這輩子除非這個女孩不娶。

於是,他瘋狂的追求這個女孩,這個女孩也喜歡上了青林。

於是,順理成章,他們之間成就了一段美好的姻緣。

可是,好景不長,就在他們兩個在一起沒有多久,青林突然發現,這個女孩的背後有一座大山。

這根本就是一個騙局。

或者說,他被利用了。

這個女孩根本就不是喜歡自己而和自己在一起的,只是因為受到了她背後的勢力安排才來找到青林的。

或許,每一個人都有生命中的劫難。

於是,青林也遇到了自己生命之中的劫難。

雖然知道了真相,可是他也陷進去了。

他真的很喜歡這個女孩,他不能放棄她。

於是,他也被這個勢力收取了。

或者說,這些女孩,每一個這樣的女孩都是這個神秘勢力湧來勾引青年才俊的。

青林也是一個絕世天才,這才被這個神秘組織看中,派出了這個女孩。

所以現在,他只能被這個勢力所左右。

從一開始,這個女孩一直都陪伴著他,後來,因為青林不聽號令,這個神秘組織就阻斷了兩個人之間的聯繫。

青林曾經試圖反抗,但是無濟於事。

對方實在是太龐大了,他根本不可能撼動他們。

或許在疆域他可以橫行,但是在這個神秘組織之中,他只是一個小小的棋子,一個可有可無的棋子而已。

青林最後的抗爭結束了,他是被結束了。

還有,過了幾年之後,他的身邊來了一個孩子。

那個女孩終於還是出現了。

不過,她只是將這個女孩交給青林,然後就選擇了離開。

她沒有說其他的,只是說這個女孩是青林的孩子。

就在那個夜晚,青林終於帶著青葵跑了出來,將這個孩子交給了當年的青雲門主。

可是,那個勢力開始瘋狂的尋找青林,他們直接開始清洗疆域的各個門派。

當時,幾乎每天都有一個門派消失。

那個時候,整個疆域人心惶惶。

最終,無數高手將青雲門圍了起來。

他們也徹底瘋狂起來,他們要求青雲門將人交出來,如果不交出來,他們就踏平青雲門。

這場大戰即將開始,青林當然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雖然他有些桀驁不馴,但是對青雲門,他有著深深地熱愛。

無奈之下,他只能自己走出來。

慷慨赴義。

他自己走了出來,讓這些人放過青雲門。

千金契約,傲嬌酷總太難寵 但是,很多門派已經被毀滅,有些門派僥倖存活的弟子全部找上青雲門。

當年的青雲門受到了重大的創傷。

但是青林被那些神秘人帶走了。

只是,青雲門冒死將青葵藏了起來。

不過,當年的青雲祖師也就此歸隱,這才有了青烈成為整個青雲門的門主。

後來,青林才漸漸發現,這個神秘組織是如此龐大!

他在裡面竟然負責暗殺!

這竟然是一個暗殺組織。

而且,這一次,他竟然接到了一個前往龍界的任務。

其中,竟然還要配合水帝的分身!

竟然是水帝啊!

誰能想到他這一次要配合的人竟然是水帝啊!

可是,這個神秘組織的負責人到底是誰,誰也說不清楚。

青林在其中呆了這麼多年,竟然根本分不清楚此人是誰。

韓易慢慢回想著青林的所有話,漸漸地陷入了沉思。

這個神秘組織一定不簡單,而且還能與水帝牽扯到一起去,這可是神帝級別的強者啊!

在天界,神帝就是主宰,雖然神帝也不輕易參與各個大世界的事情。

但是,在關鍵時刻,這些神帝級別的強者一定會參與。

而且,他們一定都會認真的算計,以便在未來的大劫之中佔得一份先機。

不過,現在韓易不想理會這些事情,只是躲著遠一點就好。

自己畢竟得罪了水帝,而且還不知道水帝是生是死,這個組織,自己一定要小心。

「這麼說,你也是受害者?」韓易好奇的問道。

「是的!我就是受害者!現在我什麼都告訴你了,我希望你能再答應我一個請求。」青林有些為難的說道。

他或許還有些難以啟齒。

「你說吧。」韓易彷彿也猜到了他想說什麼。

「我求你將青葵帶在身邊。」青林深深地低著頭。

「我的身邊可是會有無數的危險?你還想讓她留在我身邊?」韓易好奇的問道。

「這或許就是她的宿命!誰也改變不了,不然你也不會被她遇見。」青林也很無奈。

他原本想讓青葵安安靜靜的過一生,可是從他剛才觀察來看,青葵在這裡過的並不好。

「我可以帶著她,但是你要確定一件事情!從今以後,你只能聽我一個人的命令!我在天界也要經營!」韓易嚴肅的說道。

「當然!葵兒在你身邊,我不敢做出對你不利的事情,我會完全按照你的意思來。」青林緩緩的說道。

「好!成交!」韓易高興的點點頭。

誰能想到,這個青林竟然是來自天界,而且對天界還如此熟悉。

韓易身邊缺少的正是這樣的人,一個能在他身邊幫助他熟悉天界的人。 「從今以後,你就為我在天界指路,你就是我在天界的眼睛,我會想辦法恢復你的仙體。」韓易非常嚴肅的說道。

「多謝!」青林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不過,青雲門為什麼會遭到其他門派的攻擊?」韓易還沒有搞清楚這裡到底是什麼情況。

「應該是因為青雲山的靈脈吧。」青林緩緩的說道。

「什麼靈脈?」韓易好奇的問道。

「很簡單,當年青雲門能夠爭奪到這個地方,也有一部分是我的功勞呢!」青林感嘆道。

一顧景滿樓 「我是說,這靈脈是怎麼回事?」韓易沒好氣的說道。

「當然是這裡的靈脈啊!靈脈乃是天界之中修鍊的必備靈氣,也就是提供仙氣的一種物質。」青林也解釋不清楚。

「靈脈能夠提供仙氣?」

「是的!其實,這些並不能稱之為仙氣,這些只能稱之為靈氣,天界的仙脈一共可以分為四個等級,最低級的乃是靈脈,也就是現在你所吸收的靈氣,在往上便是地脈!地脈產生的便是地氣!在往上可就是傳說中的人脈了!」青林說著說著有些羨慕了。

「什麼人脈?人脈也在天界?」韓易有些不解。

「當然了!人脈這種東西在天界也是絕無僅有的存在,恐怕也只是在一些大門派之中才能擁有,大門派才有資格擁有人脈,沒有實力的話,你根本保不住地脈!」青林緩緩的說道。

「這人脈之上呢?」韓易好奇的問道。

「當然是天脈了!據說整個天界只有一條天脈。」青林羨慕的說道。

「你見過天脈嗎?」韓易認真的問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