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龍燒了幾個人之後就消失了,那個人看了,立刻拱手道:「不知哪位前輩,希望您能不插手,否則我延王府不會善罷甘休的。」

楊易聽了笑笑,同時有些疑惑,這些人的水平怎麼這麼差,他沒有想到是自己太強了,這些普通的軍士的能力和那成年的火焰魅牛差不多,但現在火焰魅牛在楊易的手中就是玩物。

「大膽,敢傷郡主,找死。」人未至,招先至,一個巨大的掌印出現在軍士的位置,所有人在這一掌下皆掛了,楊易看了一下,自己也只能勉強做到這種情況,而且那人隔自己這麼遠,肯定自己厲害。

「大哥來了。」紫雨拍著手說道。

楊易看著遠方疾馳過來的人,說道:「那是你們的哥哥?我不要我先離開?」

紫雨連忙搖頭,然後看著楊易。

楊易點點頭,一起迎接這個比自己厲害的人。

「妹妹,你們怎麼能離家出走呢。父王很生氣,後果很嚴重。」說著拉著兩女就向天上飛。

楊易看了愣了一下,這太不把自己放在眼裡了,簡直是看都沒看自己。但事情不是這樣的,紫旭出手之前偷偷的看了一下的,但看到這個『膽小』的男人,直接鄙視了,然後才假裝從遠處過來。

紫雨在空中掙扎了一下,沒有用處,就猛的喊道:「楊易,他是假的,救我。」話剛出口,就後悔了。

楊易聽到這話,立刻拿出箭射了過去。

紫旭感覺到危險,人向旁偏了幾米,但箭像長眼睛一樣,直接穿透了他的心臟。緊接著一箭射向了他的頭部。紫雨看到他的心臟被射中了,愣了一下,撲了過去。楊易看到她的動作,知道自己被耍了,立刻控制箭停下,但離弦的箭威力極大,楊易臉漲紅了,箭的速度也只減了一點,到他後腦勺的時候箭停下了,楊易一口血吐了出來,倒下了。手中還捏著一枚龍血珠,這是為紫旭準備的。

紫雪看到楊易倒了,立刻說道:「別動,我去找楊易要葯,他有好東西。」說著沖向了楊易,準備翻楊易的儲物腰帶,看到了他手中的珠子,直接拿起珠子,沖向了紫旭,楊易的身體居然在這幾秒的時間中被人帶走了.但小貓的速度不是蓋的。把他身上的所有的東西收了起來。

「喂,小貓,他失憶對他沒有影響吧?」

「沒事,他會恢復的。」

紫雪回頭,看到地面上已經沒有人了,有點懷疑是他自己離開,看著重傷的紫旭。突然一股強大的威壓降臨,一個人直接撕裂空間走到了三人身邊。看著重傷的紫旭威嚴的說道:「你們兩個禁足兩年。」紫雪想說什麼,但那人一揮手帶著三人離開了。

許久,楊易睜開眼睛,看到自己在一個監獄中,看著光光的四壁,卻什麼都想不到了,不停的思考,然後腦袋劇痛,楊易再次暈了過去。

「大人,請出示令牌?」

一人隨手甩出一個令牌說道:「王爺讓我帶一個人過去。」說著不管守門的人了,直接走了進去,看到倒在地上的楊易,眉頭皺了一下,一條水龍甩了過去。

楊易被水龍弄醒,看到面前的人,一拳打了過去。對方空手抓住楊易的拳頭,輕輕的一拉,牢房的門就被撞碎了。楊易哼了一聲,被他猛的丟出了監獄。

楊易習慣性的雙肘向後磕,不過道並沒有出現。楊易還沒反應過來,又被一腳踢飛了,最後被打的奄奄一息的提到了閻王面前。

「你叫什麼名字?」

「不知道。」

閻王皺了一下眉頭,疑惑的看向帶楊易過來的人。

那人立刻跪下說道:「王爺,我去見他的時候他就有點搞不清楚情況,而且我後來和他戰鬥的時候他的戰鬥意識很強,不過卻什麼都沒有用出來,完全是肉體力量,但好幾次有用神通的趨勢,但都沒有使用,我懷疑他確實是失憶了。」

楊易看了他一眼說道:「你認得我?」

他沒有抬頭,也沒有回答楊易。不過楊易想的卻是他攻擊自己,必然認得自己。突然上面的閻王看著楊易說道:「好膽,見到我居然不行禮。」

楊易頂著威壓,沒有絲毫的膽怯,抬頭看著他說道:「你認識我?」

「你是我兒子,我怎麼可能不認識你。」

「你為什麼關我?」

「如果我不關你,你就要殺了那些人了,你又不是對手,我只能先關你一陣了,現在我讓他去帶你出來,你居然攻擊他。」

楊易愣了一下,轉頭看著他說道:「我看著他挺不爽的。」說著轉頭看著閻王說道:「我好像失憶了,你把情況告訴我一下。」

閻王聽到這毫不在意的語氣猶豫了一下,如果真的成功了,這個氣度不凡的人就是自己的人了,想到這裡,就說道:「我是王爺,你是我兒子小王爺,在這裡你可以橫行霸道,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我讓人帶你回房間,順便告訴你一些事。」

楊易點點頭說道:「真的可以橫行嗎?」

「當然。」

「給我一把刀。」

閻王愣了一下說道:「這是我的貼身寶刀,送你了。」說著一把刀就丟到了楊易的面前。楊易舞了兩下,突然向旁邊劈去。

閻王的手舉起,但離開就放下了。楊易趁人不備,很簡單就把他劈了,說道:「父王,你快讓人帶我會房間,我累了。」

閻王看中地上的屍體,又看了看楊易點點頭,說道:「閻闖,你先退下吧。」說著一個人走了過來,躬身帶著楊易向外面走去。

大殿中,閻王看著楊易的背影自語道:「這樣的少年我怎麼沒見過,此人絕不是無名之輩。」

「王爺,要不要我找人查一下?」

「不用了,我剛剛看他的眼神不似作假,還是再看看。」說著憑空消失了。 「我叫什麼?」

「回小王爺,您叫閻闖。」

楊易沒有再問了,雖然感覺不對勁,但自己現在也只能如此了。慢慢的楊易適應了這個身負,同時在外面也有了個消息,延王府有了第一個小王爺,叫閻闖,是王爺在外面風流時留下的,可惜後來受傷,沒有後人了。

楊易在這种放縱的情況下,修鍊的強度大大的降低了,不過現在楊易的靈修到了入聖層次,也不需要天天的修鍊了,而且,楊易現在天天吃大補的東西,肉體都有些長進了,不過楊易的心開始慢慢的變壞。

「小一小二,你們兩個今晚去給我搞一個漂亮點的,昨天那個不夠味,至少要火爆點的。」楊易躺在床上,手中拿著一本極其露骨的書。

「是,小王爺,您是不是該去執行王爺交個你的任務了?」

「那個追雍王府兩個郡主的任務,你們去給我回復,我去過了,她們兩個被禁足了,好像說兩年不能出來,不過如果有什麼可以隱藏氣息的寶物,我可以偷偷的去一下。」

兩人的腦海中立刻閃現出膽大包天四個字,這哥們也太厲害,也不知道他沒有失憶前是幹什麼的。

「你們兩個做的不錯,但女人就不要再幫他找了,讓他出去歷練,那個著名的殺手組不是不限人加入么,攛掇他去。」閻王敲著椅子說道。

「王爺,可是他之前已經殺了兩個人了,我們恐怕。」

閻王突然打斷他們的話道:「你們是情願死在他手中還是死在我手中?」

「王爺的命令我們自然是一定會達到的。」說著兩人慢慢的退了出去,摸了摸背後,早已被汗水浸濕。

「小王爺,王爺讓您出去鍛煉一下,不然的話不好接手這個閻王府。」

「怎麼鍛煉?」

「殺人,當閻王怎麼能不殺人,我聽說一個殺手組織很好玩,您要不要試試?」

楊易聽了來了興趣說道:「這個提議好,你們去給我一套夜行衣,然後給我找一把帶有劇毒的匕首,必須見血封口的那種。給你們一個小時。」說著出門,隨手抓起一個相貌略美的侍女回到了房間……。

晚上,楊易要的東西來了,還有具體的任務,是殺一個富豪。楊易看著畫上的胖子說道:「畫工好差。不過今天我心情好,不計較了。」說著拿起兩把匕首,放在戒指中說道:「床上的人處理一下。」說著如箭一般射了出去。

慢慢的晃悠,到了富豪的門前,看到裡面張燈結綵,笑了一下走了進去。走到目標的面前,說道:「恭喜恭喜。」

富豪連忙回應道:「同喜同喜。」

「我是來恭喜你終於可以脫離這個悲哀的世界了。」說著用極快的速度割向他的喉嚨,然後割下頭顱離開了。

閻王看著楊易的背影道:「這個人必須查了,太可怕了,有目的的殺人居然都能不帶殺氣,簡直是天生的殺手,如果等到他恢復了記憶,我恐怕不敢打賭在他的攻擊下毫髮無損。」

閻王旁邊的人聽了楞了一下,道:「要不要殺了他?」

「不用了,要殺了他,我也能,我是要讓他去參加那個秘境。不過既然他喜歡女的,這家不是在結婚嗎,把女的綁了,送到他的房間。」

「是。」

楊易回到家中,看到自己床上綁著穿紅衣的女子,淫笑了一下,撲了上去。同時城中出現一個頂級殺手的消息出現了。楊易也開始他的紈絝生涯。

幾乎夜夜無女不歡,殺人也越來越變態,人送外號,判官!原因是閻闖很可怕,但他上面依然有個閻王。而且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小王爺的。

「小王爺,又有任務來了。」

楊易聽了說道:「什麼任務,弱了就算了。」

「是殺一名殺手組織的主辦人,如果成功了,就可以擁有殺手組織的五分之一的錢財。」

楊易聽了坐正了身體,說道:「什麼等級?」

「神魔煉體術第六層。」

「神魔?好久沒殺了,這個任務我接了。快去幫我打探消息。」

「是。」

夜晚,楊易輕裝上陣了,慢慢的向雍王府走去。到府外,看著牌匾,笑了一下,向後院走去。

吱,「小王爺,我是來接應您的人,我們打聽到了雍王不在,您可以全力進攻。」

楊易聽了沒有說話,走了進去,這個過程在他的腦海中試過幾次了,而且腦海中還有侍衛,現在居然沒有,看來這個雍王的日子過的有些爽了啊。

楊易走進一間房間,慢慢的把自己沉進土中,看著對面的門,消息是那個人就住在對面,每天早上會出門,而也就是說讓楊易等一個晚上,不過在興趣的刺激下,楊易沒有絲毫的厭煩。

當天邊的一縷曙光出現的時候,楊易拿出了弓箭,對準了門口。突然門動了,楊易估計好高度,直接射了過去。

雍王推門的時候突然感覺危險,立刻後退,退後了數米,而且還偏了一點,但那一支箭依然射在了雍王的額頭上。

雍王摸了摸破了一絲皮的額頭,冷汗流了下來,如果剛剛自己站著沒有動,這支箭恐怕射在自己的喉嚨上了,自己恐怕直接掛了。

但馬上,雍王就感覺到不對了,箭上有毒。臉色急變,拿出一枚丹藥吞了下去,手中多出一把槍,沖了出去。

楊易剛剛射出箭,就立刻轉移了位置,而這個位置就是門的旁邊。雍王剛衝出了,立刻向右偏。一把匕首經過了他剛剛站的地方。這人的攻擊雖然強,但也很弱,強在能把握戰機,弱在攻擊強度。

雍王躲過這一擊,立刻一掌打在了楊易的胸口。楊易吐了一口血,向後飛去。落地的時候,楊易沒有浪費,一把弓出現在他的手中,三支箭同時射了出去,楊易則遁了。

雍王一拳轟開三支箭,看著離開的楊易,撕裂空間跟了上去。

楊易感覺到不對,離開停下,感受到空間波動,臉色變了,離開向,紫雨的地方飛去,楊易之前把她們當成過目標,所以知道她們在哪裡,現在自己總是逃不了,還不如找個人質,讓自己好脫離危險。

紫雨還在睡夢中,突然門碎了。紫雨還沒來得及打開防禦,一把匕首就架在她的脖子上了。楊易此時還是蒙面,紫雨沒有認出他來。

空間波動出現,雍王出現了,看著紫雨脖子上的匕首說道:「你告訴我你是誰的人,我放你離開。」

楊易沒有說話,盯著雍王。

「你是誰?」一聲嬌叱傳來,楊易轉過頭去,看到紫雪向這邊衝過來,不過被雍王擋住了。楊易看了笑了一下,說道:「要麼放我走,要麼得到兩具屍體。」

紫雪愣了一下說道:「楊易,你怎麼在這裡。這是我父王,你快把匕首放下。」

紫雨聽了,也呆了,然後說道:「楊易,你真的是楊易,你這半年去哪了?」說到這裡,停下了,現在什麼情況,怎麼能隨便認親的,而且楊易也不會這樣對自己。

楊易看著他們不似作假,但自己現在已經是離弦之箭,不得不發。

「你們別耍花腔,到底放不放我?」

紫雨聽到這話,眼淚突然流了下來,大聲喊道:「楊易,你有本事就動手,我要是眨一下眼睛就不是女人,你今天不殺我,我看你怎麼離開。」然後對著雍王喊道:「父王,他殺了我之後放他走,這是我死前的唯一的願望,希望你不要拒絕。」

楊易聽了一股殺氣陡然冒了出來。殺氣籠罩下的紫雨顯得特別的淡定,慢慢的閉上眼睛,說道:「楊易,動手吧,不過你要知道我喜歡你。」說道這裡,放棄了所有的防禦。

楊易楞了一下,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這是這半年的自己的唯一失手,也是第一次遇見這種情況。

殺氣內斂,楊易問道:「有什麼能證明?」

「爸爸。」突然一聲很稚嫩的叫聲出現了。楊易看著眼前和自己有幾分相似的女孩,還是不敢相信。

女突然向楊易沖了過來,而且還在哭。楊易一腳踢過去,但在半空中就定住了。女孩保住楊易的腿,哭訴道:「爸爸,哥哥他走了。」

楊易感覺到她說話不假,但又不敢確定。腳輕輕的一震,把女孩弄退後幾步,然後沖向外面。雍王看了兩眼,又看了看紫雨,說道:「他好像失憶了,而且被人利用的很深,找個機會我去幫你把他帶回來。」說著飄然離開了。楊盼在地上大哭起來。

紫雪過去抱起她說道:「爸爸被人控制住了,但他馬上就要回來了。」

楊盼止住哭聲,抱著紫雪,小聲的哭了起來。

楊易沒有回去,感覺心裡有點悶的慌,找到一間酒樓,準備買醉。那個小女孩的話自己沒有辦法反駁。自己也感覺她很真,但卻不肯承認。

楊易喝了一點酒之後,向雍王府走去,楊易準備去認清自己。 楊易打雍王府門口,灌了一大口酒走了進去。外面有人看著楊易進去,然後跑向了延王府。

「大膽何人,竟敢闖雍王府。」楊易醉酒,徑直走進去,有人阻擋自然撞開了守門的人。守門的人攻過來,楊易隨手一擋,就把人打飛出去了,繼續向裡面走去。

沒走幾步,書百身穿黑甲的將士就把楊易圍了起來,楊易看了笑笑說道:「我找你們郡主,都給我讓開。」

沒有人動,依然緊盯著楊易。

楊易的臉色變了,居然有人敢違逆自己,氣勢猛的爆出,肩膀下面又長出了六隻胳膊,每個手中抓著一把刀沖了上去。八把刀無死角的攻擊,很快所有人都倒地了,全部是四肢沒了,但依然活著。「早說了不要擋我了。」說著楊易慢慢的走了進去。

一道威壓突然降臨,雍王來了,看著楊易一掌拍了下來。

楊易抬頭看了他一眼,瞬間出現在他的身後,然後在他身上劃了八刀,轉眼就又出現在了原地,不屑的看著空中的掌印,身體突然長高了一米,一掌拍在了手印上,手印頓了一下消散了。

「雍王,我不是來找你的,是來找你女兒的。」說著頓了頓道:「別逼我殺了你。」說話的時候身上的殺氣在楊易的上空形成了一條實質的龍。

雍王嚇到了,說道:「不要傷害她們,不然我會把你上報給皇上。」

楊易沒有說話走向裡面,躺在地上的幾人看到這一幕,嚇呆了,有的直接被紅龍嚇昏了。

「他殺了多少人?殺氣都形成實質了。」星君不可思議的看著楊易,問小貓。

「他現在在醉的狀態,把他殺的人全部弄到一起了,我不知道他殺了多少,但加上無意為之的,至少有一百億。」

「怎麼可能?」星君驚呼到。

「那些小空間中的人被他無意殺的有很多,比如空間融合,承受不住的就直接死了。」小貓淡定的說道。

星君沒有再問了,至少這幾次轉型,他沒有受到業力的侵擾。

楊易走里雍王百米后,空中的紅龍消失了,楊易多出來的手也消失了,楊易走到郡主門前的時候,幾乎已經恢復了原狀。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