咣…

可是就在長槍的槍尖僅有一寸之許便擊中目標時,一截雪白的軍刀卻生生插在了中間。

槍尖與刀身劇烈摩擦,火石生出,然後在林凡陰沉失望的目光下,倒飛回來。

「小子,這種下三濫的手段你也能使出來,哈哈……」

西蒙大笑間,一刀險而又險地從想要在背後偷襲的莫離頭皮上劃過,帶走幾縷髮絲,強行逼退後者。

這種將一切玩弄於股掌之間的舒暢感,讓他心中有種病態的興奮。

與之興奮相對的,便是在他身子一前一後林凡和莫離雙眼中憤怒之火!

像是洞悉了林凡與莫離的某種想法,那西蒙在之後的戰鬥中完全不給二人任何近身的機會。

每次都在林凡與莫離默契配合快要來到身前時,他都會戲耍的用威力減弱,不足以威脅二人生命的激光等離子炮迫使二人閃躲,進而拉開距離。

慢慢消耗林凡他們的意志與體力……

林凡牙齒緊咬,胸膛中積蓄的怒火,已經攀升到了一個極點。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像是在心中做出了某種決定,林凡臉上忽然浮現一種兇狠與決然之意。再這樣下去,不是被羞辱殺死,就是被白白耗死!

隔過中間西蒙的身影,兩名少年的目光在虛空中交錯在一起,四目相對中,彷彿有著一種奇異的波動在空氣中交流傳播著。

莫離的雙眼中先是閃過一抹錯愕與驚異,最後全部歸附於平靜…

「殺…」

林凡猙笑一聲,眸子中涌動著瘋狂的色彩!他腳掌猛然一跺大靖古槍的槍端,長槍瞬間夾帶著無盡鋒銳之意,迎風暴掠而去。

而他本人也是同時暴起,魔千變開始壓榨出體內最後一絲潛力,整個人彷彿瘋魔了一般,悍不畏死的沖了上去。

金剛八式前四式這一刻火力全開,不斷有彷彿虛幻的龍吟虎嘯,從他的體內傳出。

「哈哈…怎麼?要開始進行最後的困獸之鬥了嗎?」

面對林凡雙目血紅,發瘋了似得衝來,那西蒙譏笑了兩下,一隻手臂暮然抬起。

黑洞洞的等離子炮口遙遙鎖定大靖古槍一前一後,呈一條直線而來的林凡身子,最後,冰冷的炮口怒然噴射出火舌!

咻咻!

數道綠色的能量光芒筆直射出,像是地獄冥光,能夠吞噬一切擋在其前方的萬物。

這一炮,西蒙沒有再留手,時間已經差不多了,他也玩夠了。計劃不等人,再拖延下去,等華夏政府反應過來,派強者進入,一切就都遲了。

轟!

林凡與西蒙原本的距離就並不多遠,僅僅是眨了一下眼皮的空檔,那第一條綠色能量光芒便震耳欲聾與大靖古槍重重對轟在了一起。

暴虐無道的能量風暴,霎時向四周席捲開來,蕩漾天際!

鏘…

大靖古槍堪堪消磨完第一條綠色光芒中的能量,便被無盡狂風捲起,狠狠扔向了遠方。

剩餘的幾道能量光芒穿透煙塵,直接瞄著林凡衝來的胸膛洞穿而下。

「林凡哥哥!」

不遠處的宮妍被這一幕嚇得花容失色,條件反射般,失聲喊了出來。

如果被這一擊命中,林凡的胸膛上,必定免不了多一個血淋淋的大洞,a級等離子武器的威力,可不是隨隨便便說句玩笑話的……

「哈哈哈……去死吧!」

西蒙放肆笑出聲音來,彷彿已經預料到接下來會出現的一幕幕。他甚至連林凡被離子炮穿透身體后的死亡神情,都提前在腦海里想象到了。

「高興的太早了…」

飛奔中的林凡突然露出一抹冷笑,然後,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下,他身子硬生生轉了一個九十度,直接擦著那幾道綠色能量光芒而過。

就像是他早就預料到了這一幕的發生,身體肌理提前做了反應。然後他勢頭不減,一舉衝到了西蒙前方十米之遠的範圍,身子弓起蓄力,一拳轟出!

「開山式!」

轟…

點點金光在林凡的拳面上浮現,一股恐怖的氣勢從他的拳頭上發出。

權少追妻365天 林凡實力最強的,就是近身肉搏,哪怕是他拿著靈兵大靖古槍,在近距離之下所發揮出來的戰力也不及一雙肉拳。

這一拳若是擊中,即便是那西蒙身穿著a級戰鬥服,也不會太好過。

「有兩下子啊…只不過,依舊改變不了你即將變成死人的下場!」

西蒙怒笑,雖說林凡突然間爆發的戰鬥力讓他嚇了一大跳,但依舊沒讓他太多失去方寸,畢竟就算是野獸臨死之前,還會拼盡全力反咬兩口呢,何況於人?

只見他手臂上的等離子炮飛快再度對準林凡,其平日里收穫的良好訓練素質與心態在這一刻,呈現的淋漓盡致。

這麼近的距離內,這麼短的時間,他竟還能做出這等高難度的操作,著實讓林凡感到震驚失色,這極大偏離了他心中原本的設想!

只可惜,劇情從來不是一個人想把握,就能把握住的……

「下地獄去吧!」

西蒙猙獰大笑,漆黑的炮口瑩瑩綠光開始冒出,一股毀滅般的波動從裡面瀰漫而出,這麼短的距離,只要離子炮一發動,林凡根本不會有第二次逃脫的機會。

這幾乎就是必殺之局!

「該死的…是你。」

嗤……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道包含無限殺意的陰冷聲音,終於從西蒙的身後緩緩響起,像是死神之音,讓其不禁生生打了一個寒顫。

他隱藏在銀盔下的臉色豁然大變,像是意識到了什麼,急忙想要收力撤回。

但,一道薄如蟬翼的血色飛刀劃破空氣,快到夢覺長虹,根本沒有給他任何收力回防的機會,眨眼間便來到他的後頸,看似脆弱不堪的輕薄飛刀,此時卻比靈兵還要鋒利!

隨著一道細微的「咔嚓」聲響起,一縷血跡,像是迸射的湧泉一般,悄然從西蒙的脖子后飛濺而起…

那刀槍不入,固若金湯的銀色a級戰鬥服,此時竟被一個不足一寸的小小飛刀,在後頸處割出了一個指甲大小的裂痕。

一股陡然間的僵硬,瞬間觸電般傳遍那西蒙的全身。

脖子後傳來的陣陣嘶痛,伴隨著眼前開始泛起的無盡黑暗,一同傳入到腦海,一種深深地無力冰冷之感,開始從他身體深處蔓延上來……

「我……竟然…栽倒在了你們兩個…小鬼的手中?」

西蒙那隱藏銀盔下的西方臉龐,充滿著一種難以置信,他到死也不敢相信,身為fbi的榮耀特工,自己的命運最終居然被兩個毛頭小子給結束了?

……

「要死一起死,跟我一起下地獄去吧!」

可就在林凡剛剛松下一口氣,以為萬事終於休已之時,那本已無任何威脅的西蒙突然迴光返照般大吼一聲,全身最後一絲力氣全部匯聚在了手臂上。

隨著他這一聲怒吼,那原本已經熄滅冷卻的離子炮口,剎那間噴出一道絢麗的火舌。

在林凡雙眼睜大之中,無盡綠芒直接將他籠罩而近。雙方離得那麼近,他根本沒有任何逃離的機會!

誰能想到,已經垂死之人,竟然還能爆發出如此強大的攻擊力?!!

「玄龜甲!」

不遠處的宮妍一直關注著這裡,絲毫沒有掉以輕心,見到這一幕,她俏臉霎時一白,一道流光從她的手中疾馳飛來。

迎風化成一面寬厚的棕黑色龜甲,嚴嚴實實擋在林凡身前,可是那綠色光芒是西蒙最後含怒一擊,其中蘊含的恐怖能量,根本無法想象!

只見熾熱的綠光重重砸在龜甲上面,發出一道響徹雲霄,讓人雙耳失聰的巨大轟鳴聲。

總裁強歡:前妻請回房 然後,在宮妍與莫離震驚失色的目光下,綠色光柱直接將龜甲與後面的林凡衝起,以一種可怕的速度,勢如破竹的撞擊在了這片小天地並不穩定的空間壁壘之上。

轟隆!

空間壁壘破碎,林凡與龜甲直接被綠色能量光柱衝出這片小空間,轉瞬即逝間消失不見,生死未卜……

……

ps:晚了點,兩張一起發了,求月票! 一秒記住【筆趣閣中文網】,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第七十六章吳家溝

黑暗…無垠的黑暗……

林凡只感覺渾身像是被火烤了一般,充滿了一種撕心裂肺的疼痛!眼前的世界全部被黑暗所充斥,自己的身子彷彿在一個寬闊的水池中遊盪,不知道時間,也感受不到空間。

直到自己的最後一絲神智,也在這如潮水一般的黑暗中,被瘋狂擠壓,消逝……

迷失之際,林凡似乎聽到某些嘈雜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怎麼回事?這人是誰?怎麼傷得這麼重?」

「好慘,這個年輕人究竟是經歷了什麼樣子的恐怖戰鬥,才能把自己弄成這樣快要散架的模樣?」

「胸口被擊穿,心臟嚴重受損……」

「這龜殼…竟然是一件中級靈兵?真是可怕,有中級靈兵防護還受了這麼嚴重的創傷。」

「快,小梅,去打盆熱水。」

「不行,他受的傷太重了,去請姜神醫!」

「吳峰,你家不是還有一株千年龍參嗎?趕快拿過來。」

「……」

「唔!大家快讓開,姜神醫來了!」

聲音隨著這最後一聲驚呼而止,林凡的世界再也聽不到任何一絲聲音…

但就在這一刻,異變,突然在林凡的體內生成!

嗡嗡……

一縷縷金色光線密密麻麻,忽然從林凡的體內深處浮現,如同血管一般,瞬間蠕動爬滿他身體的每一寸。

仔細看去,那些金色光線竟然全部都是由一個個比微塵還要小的金色符文所構成。

如果此時林凡看到這些金色符文,一定會大吃一驚,因為這些符文不是其他,正是那些已從江山社稷圖上崩潰,融入他自身的一段段蝌蚪文!

只是不知道為何,這些金色的古老符文這一刻,竟然奇迹般再度出現,而且還詭異的行成了一條條金色光線,流轉在他的體內……

隨著一種奇異的嗡鳴聲在林凡的體內響起,那些金線彷彿有著自己的神智,漸漸在林凡的體內勾勒行成一副複雜的圖案。

要有一位真正的中醫大師見到這副圖,必定會被這一幕震驚到語無倫次,咬住舌尖。

因為這副圖案……正是人體最為複雜,古中醫學上最深奧,最難解的筋脈血絡圖!

而此時這些金線,就像是背後有一雙神秘的巨手,在用它們強行將林凡破碎重傷的身體吊在一起,留下他最後一口活氣,不讓其消散。

伴隨時間的流逝,金色光線上閃動的光芒愈發璀璨,最後金光瀰漫,在林凡的體內深處竟然升騰出一個複雜的圖騰!

「吼!」

在那圖騰升起顯現的那一刻,一道恍若來自於林凡靈魂深處的神秘咆哮聲,怒然在他的心中放響,久久不散。

金光涌動,彷彿無形有著什麼偉力在鎮壓著它,不讓其破了而出!

「吼……」

又隨著一聲好似充滿著濃濃不甘的低吼聲傳出,那劇烈顫動的金色圖騰逐漸開始平靜下去,最後光華流轉,那枚圖騰終於沉寂了下去。

直到融入到了林凡體內深處的血肉之中,消失不見……

但這最後一道怪異的獸吼,彷彿喚醒了林凡沉迷的心智,他又感受到了身體的存在,可是意識消沉,怎麼樣也無法睜開眼皮。

掙扎許久,他選擇了放棄,耳邊似乎又有了些許騷動之聲。依稀可以分辯出,那是一個女孩清靈聲音和一位老者儒雅的交談聲。

「姜爺爺,他已經昏迷了將近六天了,怎麼還沒醒過來?」

「唉,這小夥子不知道怎麼受了這樣重的傷,能夠撿回一條命就算不錯了。」

……

「哼!老騙子,你之前還說三天之內他就會醒來呢。」

「噝…你這丫頭,老頭子我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再揪我的鬍子……」

「哼,你就是個騙子!」

……

「我的小姑奶奶,我是醫生,又不是神醫華佗,能夠生白骨,滋血肉,讓人起死回生。」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