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霧起!

「是霧咒!」齊雲鶴等人暗罵,卻也一時失去了衛煬的蹤跡,但另一頭閔燕雪指尖一併,青光流轉,似有降文流動凝於指尖,她在眼睛上一抹,頓時眼帶淡青光。

諸天之從新做人 洞察術?反正她沖入了白霧之中,砰!衛煬被直接打飛出去,抓著枝幹曳墜,閔燕雪拔出腰上的劍,劍尖一挑,那鵺光果被挑飛起來。

但秦域快於她,當了那黃雀,幾個跳閃就到了另一頭。

不過三人才出了結果,忽聽到上頭嘎嘎叫聲,抬頭一看,鵺光鳥來了!

「快躲開!」有弟子大叫,似乎十分忌憚恐懼。

顧曳本好奇這鵺光有什麼厲害的,讓秦域三人都得躲入樹內,暫避其鋒芒,可她忽看到那於開人不見了。

目光一掃,這廝竟到了那樹下。

「飛兒,小心!」

似乎要救他而起,但那衛煬所用咒術還未散,一片迷霧外加那密密麻麻的鵺光鳥纏繞飛舞,便是一團混亂。

「這土賊!」顧曳拍桌,大罵一聲,直接飛掠而出!

這速度讓所有人駭然,鄭從隱都是一愣,而朱貞驚疑之下便是緊皺眉頭。

顧曳這速度——甚至比秦域三人還要快。

「比兩年前快了一倍之多,這也太…..」林競雖有試探顧曳實力的心思,卻沒想到結果是這樣的。

而此時,鵺光花樹中,人跟鳥一片混亂。

鵺光鳥速度快,黑影連閃,爪子抓過便可撕裂人皮帶血肉,眾人得防著它們,李大雄也是,所以他貼著樹木主枝幹,一邊咒罵:「忒他娘的壞,幹嘛弄出這白霧,這果子在哪兒啊?」

他一邊罵,一邊動著鼻子,通過香氣,他還是捕捉到了鵺光果的香氣。

於是抓著枝幹跳過去。

果然看到了一顆剛剛成熟的鵺光果。

嘿,好運!李大雄探手就去抓,卻陡然感覺到身後…..

殺機! ?遠在千里之外的某一處荒涼山坳坐落在青天白日之下,但遠看只覺得那整座山都背陽,彷彿有些陰森森的,若是近看,便能感覺到溫度極低,彷彿有陰風從那山口縫隙遊走而出。

山坳外有一山坡,一襲青裙隨風飄揚的沈青玥指尖點掌心,微光隱隱。

「青玥上人,可是在洞察那妖孽藏身之地?」

穿著寬大道服,冠而束髮的儒雅男子閃現在沈青玥身邊,看她指尖點了光,便是詢問了。

「不是。」沈青玥眸色淡漠,「在算人禍福。」

男子驚訝,淮南道上誰不知道神霄的青玥上人是個素來不管他人死活的降師,現在竟會算人禍福?

要知道算禍福這可不是簡單的降術,是很耗費心力的。

難道是她心儀之人?

「不知是哪個人能讓你這般上心。」他笑了笑,卻讓沈青玥反而若有所思。

什麼人嗎?叫出名字便可了,那三個小屁孩兒…..但應該可以用關係來形容。

什麼關係呢?

「自己人」沈青玥無需多考慮,就說出了這三個字。

至於禍福…..她看了一眼掌心流轉的紋路,闔起,斂去光芒。

竟算不出來。

是事件本身難測,還是人的問題。

顧曳。

————————

李大雄天生的感應能力比顧曳還要高出一些,感覺到身後有殺機,第一反應就是躲閃。

論在樹上的行動能力,在奎山兩年不必說,就是在神霄兩年,他跟顧曳也是從未懈怠過。

在被蹂躪得欲生欲死的時候,他們還暗搓搓騰出時間去練竹步搖跟游泳,持續兩年風雨無歇的高強度訓練,讓他的身手遠超從前。

於是他側身,高大的身體如同靈猴一般掠開了可能已經被鎖定的位置,且看到了從下面跳上來滿腹殺機的於開!

這老東西忒不要臉了,想暗殺他?

李大雄一不做二不休,朝著同樣想偷襲他的于飛衝去!

他肯定打不過這老東西,可打不了老的,抓了小的也一樣!

絕對叛 于飛先是錯愕李大雄在這白霧之中還能精準找到他,但也冷笑,之前是他太大意了,現在豈能讓這廝再得手!

「找死!」于飛冷笑,嘴唇動了,劍流轉光華,降力流轉,比李大雄的強了一倍!

刷!劍劈過去…..

李大雄跳起,落在枝幹上,抖顫!

不好!于飛身體也跟著抖顫起來,劍的準頭就不行了。

而李大雄高大的身體卻是再彈跳起!

嘩啦啦,枝頭顫動,大量的鵺光花掉落且飛舞,也驚起了大量的鵺光鳥。

跳起半空的李大雄拉弓上弦,箭矢瞄準失去平衡的于飛。

但他身後終究多了從混亂中閃出的於開!

「去死吧!」於開是三卦的降師,他畢竟是暗殺,自然要求一擊斃命!

於是那一秒失去平衡的于飛跟拉弓的李大雄都是獵物。

誰更快?

於開陡然感覺到自己後腦勺有極其鋒利的的破風聲。

盧易之手指轉著茶杯,轉頭看向鄭從隱,對方也在看他,指尖敲了下杯沿。

這動作的意思是——賭?

盧易之稍一抬手,敬酒,對方回敬,兩人一飲而盡。

旁邊的段越風想,這是達成了協議?還是賭約?

在此之前,趙闊等人看到顧曳一手拍著案跳出的時候,不到兩個呼吸,她已經跳閃到了樹下,腳下一點,若是要進入那濃郁的花與枝之中,必然要面對許多的人跟鳥。

可她只是躍起,身體如殘影,須臾之間掠到了巨大鵺光花樹最外圍的纖細枝幹,那靴尖點在點綴粉紅花色的枝頭,枝頭微微一顫,她已經往後斜躍。

所有人都在樹裡面,也只有鵺光花鳥有一大部分還在外圍盤旋,她便是那般躍入朗朗晴空。

髮絲飛舞,衣擺隨風颯颯而飛,她的右手落在腰側,按住了紅顏,左手伸展於空氣中,掌心往下,指尖瞄準那花鳥人混亂的一處。

鳥子飛,花在凋謝,人在裡面混亂,她要瞄準誰?如何瞄準?

「猴子!」

刷!一根風雷弓箭矢穿透出且還帶著一些花瓣的時候。

噶擦!顧曳手腕一掃,子母飛焱弩打開,朝著箭矢射出所帶流光的源頭再往下……

翁!

二卦修為級別的降力蓄力,一根箭矢而已。

煌煌火焰似火鳥,轟!穿入那花與鳥之中。

鳥怕火,大量的鵺光鳥嘩啦啦飛起,帶起了大量的鵺光花瓣,也顯露出白霧之中隱約黑影。

一剎那,趙闊等人還來不及感受那花與鳥的浪漫,就看到了一道黑影竄出來。

於開因為躲閃而躍出,人剛落在東南側的枝幹尾之上,身上降力翻湧,手中漆黑寒劍吞吐冷光,他要殺了顧曳!

報他兒子之仇!

她就在那裡!於開捕捉射來子母飛焱箭的軌跡,以尋找顧曳方位的時候。

公子彥看到了那后躍半空的顧曳要落下了。

下面沒有任何枝幹落地,所以……

顧曳左手一翻,袖口之中彈出一條暗金光珠似的物件,那珠子飛出,打開兩側鉤翼,瞬息纏住了枝幹。

一條纖細的銀絲在空中近乎透明,又有隱約的流光。

白蠶絲!

落下,吊著白蠶絲搖擺,往下落地的人以鐘擺搖擺的軌跡….刷!竄入花叢中!

而在此時,於開也才剛找到顧曳剛剛騰飛的位置,人呢?

於開忽聽到嘩啦聲。

不好!

他想躲避,但身體還未動,嘩啦!黑影出現,憑空側踢,腿肘落在於開的臉頰。

轟!

好霸氣又利落直接的一踢!

於開就那麼被一腿劈飛出去,嘴巴張開,還有兩三顆牙齒一起飛。

但他畢竟是老道的降師,緊急抓住了一根纖細樹枝,隨著他的抓,花瓣掃出許多,帶著清香。

剛穩定身形,他看到頂替了他位置的顧曳,這人眉梢挑了下,左手勾了下!

不好,是箭矢?!

於開正要躲閃。

然後…..他的腳好像被什麼東西鉤住了,一拉。

白蠶絲!

什麼時候纏上他的!

隱婚老公,老婆你好! 於開措不及防,整個人往後仰倒,刷,劍旋轉,划切空中纏住他腳的白蠶絲。

蠶絲被切斷了。

但…….

於開看到了不知何時鬼魅近身的顧曳,也看到了艷紅似火的光,像是水下燃燒綻放的花。

那一尺子從顧曳腰上抽出,旋轉,再劈下!

也不過是一個呼吸的時間而已,但那一呼吸的降力輸入引動的煌煌赤火還是灼燒了眾人的眼。

於開的手臂噶擦一聲,人被一尺子劈下去,人落地的時候,劍也鏗鏘落地。

鵺光花鳥飛舞,尖叫,但都懼怕顧曳手中紅顏上燃燒的火焰,因而不敢亂動。

此時樹中的弟子大多不知外面情況如何,也不知顧曳跟於開打鬥了,且打鬥結果如何,他們只聽到鵺光鳥十分躁動,且外面的其餘人十分喧鬧。

的確喧鬧,趙闊這些人簡直震驚得無以復加。

「她竟能打敗於開!」

「那可是三卦降師!她怎麼就敗了!」

不僅敗了,而且敗得太快太快,總共不超過十個呼吸,全程流暢無尿點。

如果說李大雄之前擊敗於飛是快狠准,那麼顧曳擊潰於飛他爹就是更快更狠更准!

林競忘記喝酒的時候,聽到自己身邊從頭到尾都未開口過的閔嚴終於開口了。

「她叫什麼?」

哎呦我去!下位的秦縱橫聽到這話差點把白眼掀翻了天靈蓋。

閔嚴上人啊,敢情之前你全程走神呢?能不能走點心!

一絲不苟的閔嚴此刻可不知道秦縱橫吐槽他,只聽到自己的掌門師弟回答他:「顧曳。」

「顧曳?宗門弟子,為何之前都未聽說?」

林競忽然就覺得心塞了——這不是我們神霄弟子啊,我的師兄。

人家只是來做客的。

盧易之又朝鄭從隱敬了一杯酒,後者沒理他,可他很自在得管自己喝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