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他還是不想讓冷清秋太舒服,對這種表面偽善,心底卻極為惡毒的人,陸軒充滿著反感,眼珠一轉,陸軒看向趙穎說道:「師傅,南宮碩不是想讓我將護身武技的法門交出去么?你說我若是將這兩套武技公開獻給宗門,放到武技閣之中去,會怎麼樣?」

趙穎一愣,沒想到陸軒這廝還真能想出這般噁心南宮碩一脈的辦法,雖然說語冰劍決和萬劍曲算不上南宮碩真正的獨門武技,但卻也是極為核心的傳承,若是被陸軒這麼公開,那幾乎所有的親傳弟子就都能夠學習了。

但是想了想,趙穎還是搖搖頭道:「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情就不必了,做得未免有些太過,不過你們幾人觀摩學習一下倒是沒問題。」

趙穎知道陸軒是什麼想法,但卻也不想陸軒樹敵太多,更何況,不公開武技,未必就不能給南宮碩和冷清秋添堵,陸軒不公開武技,萬劍飛就只會怨恨冷清秋,而不會牽涉到陸軒,但若是陸軒公開武技,萬劍飛恐怕就會將對冷清秋的恨意轉嫁到陸軒的身上,這樣反倒是幫了冷清秋一把,作為陸軒的師傅,趙穎看許多事情都比陸軒要看得更清,看得更遠。

「對了,陸軒,你隨古長老前去挑選武器,可有挑到中意的?」趙穎突然想起來問道。

「弟子運氣不錯,正好挑到一柄稱手武器,我看這把武器,在神兵樓之中那也是首屈一指的了。」陸軒頗為開心的將蒙塵劍拿了出來,比劃了兩下,這種如臂使指的融洽感,讓陸軒覺得很舒心。

「這把劍,怎麼有種眼熟之感?」趙穎有些疑惑的看著陸軒手中的蒙塵劍,覺得這劍的造型有些熟悉,卻又感覺自己從未見過。

趙冰兒在一旁提示道:「古長老說這是柄廢劍,還說師傅你和其餘幾大長老都曾嘗試著使用過。」

經趙冰兒這麼一說,趙穎頓時便是認出了蒙塵劍,陸軒手中的蒙塵劍,與擺放在神兵樓之中的蒙塵劍已經是截然不同,看上去雪亮無比,哪裡有絲毫蒙塵的感覺,正因為這樣,趙穎才未能第一時間認出來。

只聽得趙穎詫異說道:「這柄劍根本無法灌注元力使用,陸軒你為何會挑它?實在是可惜。」

「古長老也這般說,但不知為何,我一拿到這柄劍,便是覺得它我幾乎能融為一體,而且,我的元力灌注其中,根本沒有絲毫阻礙。」陸軒解釋出聲,隨即太乙之力注入劍身之中,淡淡的劍光頓時綻放而出,顯得很是好看。

看著蒙塵劍之上的劍光,趙穎微微沉默,隨即才開口道:「這柄劍其實有著一些的不凡之處,歷任閣主和幾大長老,都曾研究過它,包括我在內。經過我們的一致認定,認為這柄劍乃是一柄古劍,它的煉製方法,根本不是我們現在的煉器之術,而且做工極為精細,可以說,遠超我們現在的技術。」

趙穎的話,聽得陸軒眼前一亮,他本來還準備等回去之後自己慢慢研究這把蒙塵劍,沒想到趙穎等人早在之前就研究過了,聽聽她的話,無疑能夠節省極多的時間。

「這柄劍之中,刻有無數的大小陣法,許多陣法,我們都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當初察覺到這柄劍之中的眾多陣法之時,我們所有人的驚住了,我們從沒想到,一柄小小的劍之中,竟然能夠布下如此多的陣法,若是能夠將這些陣法全部催動,這柄劍的威力將無法想象。」趙穎緩緩的講述著他們對蒙塵劍的研究成果,這些東西,便是古長老也不知情,他只知道這是一柄古劍,也是一柄廢劍。

聽到趙穎如此推崇蒙塵劍,陸軒更是歡喜,恐怕這次是真的撿到寶了,對於別人來說是廢物,到了自己手中卻成了寶貝。

「正因為如此,我們所有人都想發揮出這柄劍的威力,但可惜,無數年來,從來沒有誰能夠將其催動,元力注入其中,就恍如石沉大海一般,別說御動其中陣法,便是連展現它本身的力量都做不到,久而久之,這柄劍也被徹底的定義為了一柄廢劍,哪怕它再強,無法運用,也是無用的。」

聽趙穎說到這,陸軒才明白為何他們明知道蒙塵劍的強大,卻一直都擺放在神兵樓之中,這就好比看著一座寶庫,卻沒有開啟寶庫的鑰匙,無奈之下只能夠將這個寶庫保存起來。

「師傅,我既然能夠催動蒙塵劍,那是不是代表我也能夠開啟其中的陣法?」陸軒忍不住問道,聽趙穎將蒙塵劍的實力誇得如此強大,實在讓他心中痒痒無比,這可是一柄完好無損的劍,若是能夠徹底發揮其威力,恐怕威力比玄冰鳳血劍還要強了!

「這我倒是不知道了,我們無法御動這柄劍,自然也無從探知其中陣法的奧秘,需要你自己慢慢琢磨,不過你既然有此機緣,或許很大可能能夠讓它綻放出自己的光彩,蒙塵劍,呵呵,這名字倒也貼切。」趙穎露出一絲笑容說道。

陸軒暗暗點頭,蒙塵劍,總有一天,我能夠帶你一飛衝天!

「好了,機緣自有天定,你也不必多掛心,武器終究還是外物,唯有自身的強大才是真正的強大,我在這裡等著你們,便是想趁此機會,再跟你們說說修鍊之道,這次親傳戰之上,你們看了不少場戰鬥,也打了不少場戰鬥,想必心中或多或少有所感悟,說出來,我來替你們釋疑。」趙穎中止了對蒙塵劍的討論,開始了修鍊感悟的傳授,陸軒三人也收起心思,專心聽趙穎的講說。

論起親傳戰之中的收穫,陸軒無疑是最大的,單單是親自上場的戰鬥就達到了十場之多,而且還在戰鬥之中成功的突破到了煉神六重,新舊感悟加起來極多,趁此機會自然要好好討教。

杜小貓雖然僅僅只跟韓楓對拼了一場,但每個弟子的戰鬥她都有認真觀看,以前她不過是一名普通弟子,很難看到這種親傳弟子之間的對抗,對她的提升也是極有幫助。 論起親傳戰之中的收穫,陸軒無疑是最大的,單單是親自上場的戰鬥就達到了十場之多,而且還在戰鬥之中成功的突破到了煉神六重,新舊感悟加起來極多,趁此機會自然要好好討教。

杜小貓雖然僅僅只跟韓楓對拼了一場,但每個弟子的戰鬥她都有認真觀看,以前她不過是一名普通弟子,很難看到這種親傳弟子之間的對抗,對她的提升也是極有幫助。

幾人不斷的問答,時間便是在期間悄悄流逝,轉眼間,天色便是已經黑了下來,趙穎的無私傳授,也讓陸軒和杜小貓心滿意足,頗有茅塞頓開之感,趙冰兒的收穫雖然不如兩人-大,卻也同樣有著自己的感悟。

幾個時辰的講道,已經足以讓陸軒三人好好體會一陣子,趙穎便是揮手讓三人各自散去,好好領悟,親傳戰已經過去,時間倒也不再是那麼的緊迫。

陸軒這廝自然不會乖乖的回房間,亦步亦趨的跟在趙冰兒的身後,溜進了她的閨房。

趙冰兒沒好氣的瞪了陸軒一眼道:「你跟著我幹什麼?」

陸軒嘿嘿一笑,直接攔腰將趙冰兒的嬌軀抱起,說道:「你說還能幹什麼,當然是干大事!」

趙冰兒滿面羞紅,趴在陸軒的肩頭啐道:「就知道你沒想好事。」

此前趙冰兒跟陸軒約法三章,讓陸軒好好修鍊,親傳戰之前不許碰她,陸軒早就憋得不行了,此刻親傳戰結束,看著如此美人在前,哪裡還忍得住,抱著趙冰兒便是鑽進了卧室之中,不多時,衣物紛飛,趙冰兒的閨房之中便是響起一陣讓人臉紅心跳的靡靡之音。

一陣翻雲覆雨過後。暴雨初歇,趙冰兒頗有些疲憊的躺在床上,無不埋怨的說道:「都讓你弄疼了,簡直就是頭蠻牛。」

陸軒倒是精神奕奕。得意洋洋的說道:「蠻牛可沒有我這種戰鬥力。」

趙冰兒暗暗想到,以後還是不要給陸軒禁慾這麼長時間了,到頭來受罪的還是自己。

休息了一陣之後,趙冰兒轉過身,光滑如緞的嬌軀依偎在陸軒身上問道:「親傳戰已經結束了,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陸軒順勢將趙冰兒摟住,腦海之中也不由得思索了起來,他喜歡有激情一點的生活,若是讓他就這麼呆在玄冰閣之中安安靜靜的修鍊,恐怕真的得憋壞了。他可不是趙穎和趙冰兒這種淡然的性子,若是沒什麼大事的話,說不定他又想出去歷練一番了。

玄冰閣的地界可比風劍宗要大多了,單單是下屬的三品宗門就有五個之多,況且陸軒想要走遍天劍大陸。看看各處的風情,外出歷練倒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想了想,陸軒便是說道:「先在宗門內呆一段時間吧,順便鞏固好自身境界,也研究一下蒙塵劍,對了,我準備帶上小涵。一起去拜訪一下刑長老,探討一下符道。」

趙冰兒瞥了陸軒一眼道:「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陸軒不由得苦笑:「你把我想成什麼人了,我是真的對符道有興趣,再說冰兒你這麼大方,我還需要瞞你么?」

趙冰兒狠狠的在陸軒的肩頭咬了一口道:「你就會欺負我,我要把你榨乾了。看你還有心思去外面沾花惹草。」

陸軒眼神**的往趙冰兒身下看了一眼笑道:「你不是都被弄疼了嗎?還能來?」

「哼,試試不就知道了。」趙冰兒不服輸的說道,當下她一個翻身,頓時便是騎到了陸軒的身上,媚眼如絲的看向陸軒。輕咬紅唇道:「這次,我要在上面。」

面對如此嬌媚的趙冰兒,陸軒剛剛消失的浴火瞬間就再度升了起來,小兄弟立即起立敬禮。

……

足足兩個時辰之後,陸軒才悄悄的從趙冰兒的房中溜了出來,若不是身具兩大神紋,陸軒覺得自己這會兒說不定已經腿軟了,心中不由得暗暗感嘆,果然是印證了那句話,沒有耕壞的地,只有累死的牛,他這次算是領教到了趙冰兒強大的戰鬥力,在第一次過後,在接下來的兩個時辰之內,硬是拉著陸軒來了三次,將陸軒榨得乾乾淨淨。

回到房間之中,陸軒將太乙歸元訣運轉了一個大周天,這才感覺狀態恢復了不少,沒有忙著休息,陸軒卻是將蒙塵劍拿了出來,聽了趙穎的話之後,陸軒便是對蒙塵劍產生了強烈的好奇感,迫不及待的想研究一下其中的秘密。

左手從蒙塵劍的劍身之上緩緩滑過,陸軒眉頭微蹙,他竟是感覺不出來這蒙塵劍乃是採用何種材質製成,非金非石,但其鋒銳程度,不遜色與任何金屬所製成的武器,實在是奇怪,不過這也證明,蒙塵劍的來歷的確不一般,單單是這種材料,至少玄冰閣就拿不出來。

不再糾結於蒙塵劍的材質問題,陸軒將元力緩緩探入蒙塵劍之中,仔細的查探著其中的情況,陸軒能夠「看」到,蒙塵劍之中,刻畫著無數的符文,極為細密,一道道符文環環相扣,形成一個個陣法。

陸軒自問也算是對符道小有了解,但別說這些陣法,就算是這些符文,他都不認識幾個,不過即便是這樣,他也能感覺到這些陣法符文極為精妙,恐怕是出自真正的符道大能之手,很有可能,這柄劍並不是一個人製成,而是多人一起煉製才能夠煉製成功,因為它至少需要一名煉器大師與一名符道大能一起協作。

隨著陸軒的元力緩緩滲入其中,很快便是來到了一道陣法之處,但陸軒的元力卻是沒有絲毫遲滯的流轉而過,彷彿這道陣法只是擺看的一般。

但陸軒知道並非如此,之前他就請教過趙穎,按照趙穎的說法,他們之所以無法御動這柄蒙塵劍,便是因為這一道陣法的緣故,這道陣法,應該是一道判定之陣,不是特定的人,或者身具某種特定因素的武者,根本無法通過這道陣法的判定,陸軒之所以能夠使用蒙塵劍,就是因為他得到了這道陣法的認可。

趙穎他們連第一道陣法都通過不了,自然談不上對其後的探索,這後面的探索,就需要陸軒自己來琢磨了。

隨著太乙之力繼續深入,陸軒便是感受到了其餘陣法的存在,元力注入其中,陸軒看到其中一道極為細小的陣法陡然間亮了起來!

陸軒的眼睛也隨之一亮,自己果然能夠使用蒙塵劍,這明顯是已經激活了這道小陣,武器之中的陣法,一般都是用來增幅武器實力的,只是不知道這道陣法的效果是什麼。

此刻蒙塵劍的劍身之上,已經附上了一層淺薄的白色光澤,若不細看,根本不會發現,陸軒若有所思,想來這道陣法應該是最簡單的一種,那就是用來增強蒙塵劍的鋒利程度的,激活了這道陣法之後,蒙塵劍的殺傷力必然要比正常情況下強大一些。

太乙之力繼續注入,開始流轉到第二道陣法之中,第二道陣法想要激活,明顯比第一道更難,陸軒不斷的增強太乙之力的強度,這才終於成功點亮第二道陣法!

一陣吸附之力隨即便是從蒙塵劍之上傳來,這第二道陣法,竟然能夠增強蒙塵劍的吸力,別小看這一點效果,憑藉著這道吸附之力,陸軒完全可以利用蒙塵劍黏住敵人的武器,甚至能夠一舉將對方的兵刃奪走!

察覺到這一點,陸軒更是興奮,兩道小小的陣法便是如此強大,這蒙塵劍還真是不可小覷,不但能夠跟自己心意相通,更是這般強力,陸軒隱隱覺得,蒙塵劍恐怕比玄冰鳳血劍還要強大,至少現在對於他來說,蒙塵劍可能比玄冰鳳血劍更適合自己,真是撿到寶了。

定了定神,陸軒開始貪心不足的想要激活第三道陣法,但這一次陸軒卻是吃了個閉門羹,無論他將太乙之力如何催動,第三道陣法始終是黯然一片,無法點亮。

試了幾次之後,陸軒只能無奈放棄,看來自己目前的實力還不夠,催動兩道陣法已經是極限,無法繼續催動第三道陣法。

不過他倒也不氣餒,隨著自己實力的越來越強,必然能夠更進一步的催動更多陣法,也能夠將蒙塵劍的威力發揮得更徹底,可以說,蒙塵劍乃是一柄成長形的武器,無論是哪個層次的武者,都能夠使用,使用者的實力越強,蒙塵劍就能夠越強,具體能夠強到何種地步,那就需要陸軒自己來檢驗了。

摸清楚了蒙塵劍之中的玄妙之後,陸軒又用其施展了一套鳳翔九天劍法,果真是沒有絲毫遲滯之感,劍招如行雲流水一般,隨心所欲,而且陸軒對於力量的控制達到了一個更加精妙的地步,簡直令人嘆為觀止。

心滿意足的將蒙塵劍收起,陸軒開啟靜室之中的聚元陣,開始靜坐修鍊起來,剛剛突破到煉神境六重,他也需要一定時間來鞏固修為,基礎打得越紮實,日後走的道路就能夠更遠,欲速則不達,若是一味的突破境界,導致根基不穩,輕則影響修為,重則走火入魔,容不得絲毫懈怠。 日子過得很快,接下來幾日,對陸軒來說很悠閑,而且也很充實,先是將煉神六重的修為鞏固好,隨後又研究了一下冷清秋送過來的兩套武技,語冰劍決和萬劍曲,都是特色極強的武技,語冰劍決講究的是對冰系元力的運用,若是感悟了冰之意境,再輔以這套劍法,能夠發揮出極強的威力,更重要的是,這套劍訣十分靈活,可攻可守,頗有其妙處。

至於萬劍曲,著重點便是在第一個字和第三個字,萬和曲,首先便是劍氣極多,一劍萬影的氣勢,足以讓敵人未先戰,心已怯,萬劍歸一之後,瞬間爆發出來的強大攻擊力更是能夠秒殺任何實力差距不大的敵人,而曲則是劍鳴之音,憑藉紛亂的劍曲,能夠擾亂敵人心神,使其無法專心對戰,面對無數劍氣的侵襲,若是無法集中心神,那可是很要命的。

不過這兩套劍法陸軒都沒有精修,貪多嚼不爛,百門會不如一門精,更何況無論是化龍七劍還是鳳翔九天劍法,都絲毫不遜色於這兩套武技,陸軒之所以會研究這兩套武技,也是為了開拓自己的眼界,同時取眾家之長,提升自己的實力。

又是一日過去,陸軒覺得自己實力鞏固得差不多,兩套武技也基本上已經上手,是時候服用養魂丹,提升自己的靈魂力量了,爭取直接提升到三星靈符師的程度。

雖然說三星靈符師跟陸軒現在在武道之上的實力相比,根本不夠看,甚至在戰鬥之中可能完全派不上用場,但陸軒相信,多一份底牌在身,總會有它的用處。

掀開玉瓶的瓶塞。一陣異香便是幽幽的傳出,僅僅只是嗅了一下,陸軒便是感覺到整個人瞬間變得精神了不少,腦海之中清明一片。彷彿給自己的頭腦洗了個澡一般。極為清醒。

陸軒不由得暗贊一聲,不愧是人階八品的丹藥。比玄冰金蓮丹還要高上一級的存在,這效果就是不同凡響,直接針對人的靈魂,看來古長老說這丹藥難以煉製。也並沒有騙自己。

不過聞起來效果再好,也絕對沒有服下去效果好,沒有絲毫猶豫,陸軒乾脆的吞下了其中一枚養魂丹。

丹藥入體,太乙之力隨之運轉,陸軒可沒有忘記古長老的話,若是輔以鍛魂之法服用養魂丹。效果極佳。

不多時,陸軒便是感覺到了養魂丹的藥性開始漸漸的發揮,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清涼之氣,開始朝他的腦海匯聚而來。再加上太乙歸元訣的鍛魂之法不斷運轉,吸收這股清涼之氣的速度變得越來越快。

整個人就好像處於一個極為舒適的環境之中,讓人有種想要出聲的感覺,這便是靈魂之力的升華,靈魂,向來都是最神秘的,無數武者都想弄清靈魂是什麼,但卻從來沒有誰能夠真正的弄清楚靈魂的本質。

一枚養魂丹的藥性,不多時便是發揮完畢,陸軒從靈魂升華的狀態之中脫離而出,但緊隨其後,他又是飛快的將另一枚養魂丹塞入嘴中,卻是將古長老讓他不要一次性服用太多的忠告完全忘了。

不過陸軒卻也有著自己的本錢,他有著常人沒有的鍛魂之法護體,不但能夠加快靈魂之力的提升速度,更能夠對靈魂產生保護作用,區區幾顆養魂丹,還不至於能夠拿他怎麼樣。

一口氣接連服下四枚養魂丹,在丹藥和鍛魂之法的雙重幫助下,陸軒的靈魂之力飛速提升,就宛如一顆種子,正在急速的生根,發芽,但距離開枝散葉還早了點。

不過即便是這樣,陸軒此刻的靈魂之力,也不再是以前能夠相比的了。

陸軒緩緩的睜開眼睛,打量著靜室之中的一切,眼神之中不由得閃過一絲異彩,自語道:「沒想到靈魂之力的提升,竟然對五感都有著極大的提升作用,看來三法兼修,果然是有著相輔相成作用的。」

隨著靈魂力量的提升,陸軒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眼力有著極大的提升,能夠看清更細微的東西,而且對於四周元力的感知變得敏銳了許多,以前起碼要動用意境之力才能夠達到這種程度,現在卻是能夠在常態下達到動用意境之力的效果。

別小看這點變化,放在戰鬥之中,這便能夠極大的提升陸軒的實力,他能夠更敏銳的察覺到四周的元力波動,更清楚的了解敵人的實力,甚至能夠增強他武技的攻擊力和出招速度。

以前陸軒也有提升過靈魂力量,但那只是慢慢提升的,雖然也有增強五感的作用,但並不明顯,所以陸軒並沒有察覺到,而這次一口氣服用了四顆養魂丹,靈魂之力的提升相當明顯,這才使得陸軒注意到這種情況。

想到這,陸軒不由得伸出自己的右手食指,灌注元力,輕輕的在空中勾勒了起來,一絲絲晶瑩的線條隨之出現,形成一個個散發著玄奧氣息的符文。

陸軒的動作很慢,也很輕盈,宛若陡然間化身成一個畫師一般,正在精心塗抹著自己的作品,靈魂之力的提升,對四周元力的感知增強,讓陸軒刻畫起符文來,顯得更加的得心應手。

雖然他已經很久沒有刻畫過靈符了,但此刻卻沒有絲毫的生疏之感,這一次他所刻畫的,乃是一道三星靈符!

三星靈符,以陸軒以前的水準,刻畫十次起碼有八次會失敗,因為他的靈魂力量還不足以駕馭這等程度的靈符,但這一次,陸軒卻感覺很輕鬆,沒有絲毫的阻力和遲滯之感。

隨著最後一道符文落下,無數的符文線條組成一個完整的輪迴,整道靈符頓時圓滿,只見其精光一閃,烙在空中熠熠生輝,陸軒右手輕輕一揚,符文瞬間擊出,化作一道宛若蠶蛹一般的金絲。

這道三星靈符,名為金蠶符,這乃是出自上古靈符之術之中的一道符文,能夠凝聚無數密布的元力線條,將敵人牢牢的捆縛住,除非敵人實力夠強,否則的話想要掙脫極難。

看著這道成功的金蠶符,陸軒滿意的點點頭,能夠如此輕易的將金蠶符刻畫出來,自己已經是一名名副其實的三星靈符師了,若是運氣好的話,說不定還可以刻畫成功一些四星靈符,不過想靠其來對敵,還是不夠看。

四星靈符師也不過相對於煉神初期的武者,憑陸軒現在的實力,這種實力的存在,隨手一劍都能夠將其斬殺。

看著玉瓶之中剩下的兩顆養魂丹,陸軒微微一猶豫,還是將其收了起來,這種增幅性的丹藥,身體都是有抗性的,服用得越多,效果就越小,更何況就算他現在全部服用了,也到達不了四星靈符師的程度,倒不如留給小涵,作用肯定比自己服用要大,說不定能夠幫助陳小涵一舉進階到六星靈符師的地步,六星靈符師,那可是堪比煉神後期的存在,便是陸軒對上這等存在的對手,也不得不小心應付。

推開房門,陸軒直接走進了趙冰兒的房中,找了一圈之後,才發現她人不在,陸軒略微一想,便是徑直奔向了後方的試煉場。

果然不出所料,陸軒發現趙冰兒正在試煉場之上練功,使用的依舊是鳳翔九天劍法,同樣的一套武技,趙冰兒使出來明顯比陸軒強多了,不僅僅因為趙冰兒的實力比他強,更因為趙冰兒對鳳翔九天劍法的感悟比陸軒深,當初冰靈說趙冰兒更適合接受冰鳳的傳承,而不是陸軒,的確有一定道理。

不止趙冰兒在此,杜小貓也同樣在此,她正在練習的乃是萬劍曲,之前陸軒就已經將這兩套武技交給了趙冰兒和杜小貓兩人,這等級別的武技,對於杜小貓來說也是難得的好東西,自然要好生修鍊,而不是像陸軒這般僅僅只是借鑒。

「陸師弟,來找冰兒師姐嗎?」杜小貓停下身形,看向陸軒笑著問道。

「嗯,幾天不見,怪想她的。」陸軒口花花笑道。

聽到陸軒的話,杜小貓不由得捂嘴偷笑:「要我迴避一下嗎?」

趙冰兒也聽到了這話,停止修鍊,臉色微紅的啐了陸軒一口道:「你跟小貓瞎說些什麼,真不害臊。」

陸軒滿不在乎的道:「都是自己人,這有什麼好害羞的。」

趙冰兒不欲與陸軒繼續糾纏這個話題,生怕他說出些更過分的話,她知道陸軒是什麼都敢說的,連忙問道:「你找我有什麼事?」

「我準備去拜訪刑長老,順便叫上小涵一起,你跟我一起去嗎?」

趙冰兒眼睛一瞪,說道:「去,為什麼不去!」

說完,趙冰兒心中默默補上一句,誰大誰小,這總得確定一下吧?

若是讓陸軒知道趙冰兒這麼想,心中一定會樂壞的,這代表趙冰兒已經默認了他這麼多紅顏的事實,對於他來說,實在是個大好的消息。

杜小貓插話道:「你們要出去嗎?不如帶我一起,我也正好很久沒有跟以前的姐妹見過面了。」

「沒問題,大家一起走,正好熱鬧。」陸軒手一揮,大方的說道。 這段時間杜小貓和趙冰兒也是一直呆在雲軒殿之中修鍊,從未出門過,雖然沉浸在修鍊之中並沒有覺得多無聊,卻也感覺有點沉悶,找機會出去透透氣也好。

三人商量好之後,陸軒便是想立即動身,他是個風風火火的人,想到什麼就會立即去做,不過杜小貓和趙冰兒卻是同時拒絕,說要收拾一番。

陸軒有些無奈,不知道這有什麼好收拾的,不過面對兩位大小姐的要求,他自然沒有絲毫辦法,只得dengdai著兩人。

這一等,便是足足一個時辰,趙冰兒和杜小貓實力再強,那也還是女人,女人總是會比男人更在意zi的形象,這點時間之內,兩人那是精心的沐浴更衣,好生打扮了一番。

不得不說,打扮之後的女人,跟沒有打扮過的女人,那完全就是兩種不同的感覺,雖然趙冰兒本身就長得極為漂亮,哪怕是素麵朝天也足以讓絕大多數女人自慚形穢,但一番精心的裝扮之後,卻是更讓人驚艷,看到從房間之中出來的趙冰兒,哪怕陸軒早就對她熟的不能再熟,也有種眼前一亮的感覺,真沒想到,原來有人可以美到這等程度。

只見她身穿一襲淡藍色連衣長裙,精緻的臉頰之上不見半點瑕疵,肌膚白裡透紅,似乎吹彈可破一般,披肩長發柔順的滑落,給人一種韻味無窮之感,一條如意流蘇束腰繫於腰間,勾勒出盈盈一握的纖細腰肢。腰間還掛著一個銀絲線綉香囊,幽幽的香味夾雜著她自身的體香散發而出,沁人心脾,抬手之際露出一段潔白的皓腕,更是讓人有一種想要一窺全貌的gdong。

陸軒不斷的嘖嘖出聲,足足繞著趙冰兒走了幾圈,也看了幾圈,這等美人,簡直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見。也不知道他陸軒上輩子做了多少善事。竟然能夠得到如此美人的青睞。

哪怕跟陸軒親近無比,但被陸軒這般盯著看,趙冰兒還是禁不住有些臉紅,小聲問道:「怎麼這個眼神。很難看嗎?」

陸軒用力的搖搖頭道:「難看?怎麼可能!你若是難看。這世上就再沒有能看的女人了。我以前還真不知道,你竟然能夠美成這樣,真是太虧了。以後你每天都要這般打扮給我看才好。」

趙冰兒聽陸軒說道有趣,忍不住掩嘴輕笑,更添幾分韻味,聽到陸軒這麼說,她就放心了,平日里趙冰兒不是很注意打扮之人,哪怕是出席什麼重大場合,也未必能夠見到她這般濃重的打扮,因為她知道zi天生麗質,哪怕不做絲毫裝扮,也沒有幾個女人能夠與她相媲美。

但今天卻是不同,今天可是要跟陸軒一起去見陳小涵的,趙冰兒自然想要將zi最美好的一面展現在陸軒別的紅顏面前,雖然她已經接受了這個事實,但至少她們也能夠算得上半個情敵了。

陸軒這廝卻是看得色心大發,快步走上前托起趙冰兒的下巴便是狠狠的吻在了她那嬌艷的紅唇之上,不過此刻卻是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從身後響起,陸軒不得不中止接下來的行動。

只見杜小貓頗有些**的笑道:「看來我來得不是時候啊,用不用我再等一會兒?」

趙冰兒連忙推開陸軒,嗔了他一眼,責怪他在外面也敢這麼肆無忌憚,自從遇到陸軒之後,zi那冷若冰霜的偽裝早已經被他撕扯得不剩分毫了。

陸軒沖趙冰兒嘿嘿一笑,隨即轉頭打量了一眼杜小貓說道:「小貓你今天也打扮得很漂亮啊,不會是去會情郎吧?」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