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逸依稀有印象,當時洛顏救的這個弟子,好像就是叫洛月。

不過看這段故事的時候,王逸還不知道星河洛月這個名字,所以也就對洛月這個人沒有深究。現在想來,自己最好仔細看看這個洛月的歷史,她和天界的星河洛月到底有沒有關聯。

但是不對啊,《太古通史》中,洛顏用來救洛月性命的,是從皇甫景乾那裡要來的竊天丹,和陰陽鏡有什麼關係?

「王兄可是聽過此人?」洛璃問道。

「好像是從哪裡聽過,記不得了。」王逸打著哈哈道:「那不知,仙子需要我如何配合,才能救下這位洛月仙子?」

「這個簡單,只需要王兄用陰陽鏡照出洛月妹妹神魂,家師自然有辦法將其修復完全。」洛璃道。

「我若是不答應,洛璃仙子是不是就會直接出手搶奪陰陽鏡了?」王逸笑呵呵的問了一個很尖銳的問題。

「王兄多慮了,洛璃既然剛開始便表明謝意,就說明必然不會強迫公子。不但我不會出手,也不會吐露公子信息給鬼谷仙宗知道,公子大可放心。只不過……。」洛璃說道這,停了一下。

「只不過什麼?」

「家師救師妹心切,若是家師親自前來,怕也不是那麼簡單便會放棄。洛璃只身前來,就是想著無論如何也要說服公子。妙玉仙宗寶物眾多,想來必然會給公子一個滿意的回報。」

洛璃的談判技巧顯然不錯,一直以來都表現的十分無害,卻又把幾處關鍵的問題都點了出來。

王逸聽到要救人的時候其實就已經想明白了,既然已經被洛璃盯上了,那他這次是無論如何都要幫忙救人的。懷璧其罪的概念王逸還是有的,真給洛顏惹急眼了,她指定滿世界找自己。

王逸只希望這事真如洛璃說的那樣,他們只是救個人這麼簡單。否則的話,就只能見機行事了。

「知道了,我需要一本能承載靈魂的傀儡秘術,若是仙子能提供,我就去幫這個忙。」

聽王逸這麼說,洛璃笑了一下,高興的說道:「如此甚好,不知王兄何時方便動身?」

「明天吧。」王逸想今天趕緊惡補一下洛月和洛顏那邊的知識,也查一查這個洛璃。

「那明日一早,洛璃再來拜訪。」

「慢走。」

……

……

送走洛璃后,王逸好好反省了一下。

說起來,前段時間王逸在太古混的順風順水,已經有點膨脹了。他以為掌握了《太古通史》就可以做到事事未卜先知,完全忘記了遇事應有的小心謹慎。

這次能被洛璃找上門來,說實在的就是王逸太過疏忽的緣故。

在鬼谷報名時候留真名。

在陰陽路路中和洛璃交往過密。

如果王逸當初能謹慎一點,也不至於暴露了自己懷有陰陽鏡的秘密。

現在這種情況,洛璃找上門來,王逸事實上是有些騎虎難下的。去救人固然在賭人品,但至少王逸還有很多可控的地方。就算是洛顏親自出手也好,她在不知道王逸底細的情況下,很有可能被王逸逃掉。

當然了,王逸當初在陰陽路里確實展現了一次消失手段,這也是此行的最大變數。

但不去幫忙的話,後果必然更嚴重。

洛璃能找到自己,那麼洛顏就更能找到自己。到時候敵暗我明,王逸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擋住星辰期修士的偷襲。

這麼看來,還不如去碰碰運氣,賭洛顏救活洛月後,可以不再打陰陽鏡的主意。

王逸還有誅雲卦可以預知風險。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王逸確實幫了妙玉仙宗很多忙。洛顏雖然工於心計,但畢竟是成就聖尊的人,應該還不至於對有恩之人說殺就殺,毫不留手。

而只要洛顏展露出想對自己不利的想法,王逸只要拖上1秒鐘,就可以從容消失。

只不過,離開之後,他就必須要改頭換面,拋棄原本的一切在太古重新開始了。

簡單總結后,王逸開始翻閱這個時期妙玉仙宗的資料。

有針對性的看過一遍后,王逸確認,確實有洛月這個人,而且她確實是在這個時間段受的傷,還是傷在無極峰的手中。

有意思的是,無極峰宗主之子皇甫景乾現在還不知道洛月的事,馬上就會邀請洛顏去仙悅居約會。

洛顏就是在這個時候跟皇甫景乾討了一枚竊天丹,並且打傷皇甫景乾逃走的。洛月的傷,也是在服用竊天丹以後痊癒的。

只不過,有兩個問題困擾著王逸:

第一,洛月在日後成為星辰期修士后無故失蹤,有人說她死了,有人說她隱居起來,不問世事。

第二,洛璃這個人,在妙玉仙宗,根本就沒有出現過。

這是怎麼回事?

帶著滿肚子疑問,王逸小聲念叨著,為自己此行算了一卦。誅雲卦的存在,才是王逸此行的最大保障。

片刻之後,四個字出現在掛簽上,王逸看后心中一定。

——大有收穫。 第二天下午,王逸被洛璃用飛劍帶到妙玉仙宗。

妙玉仙宗所處,就是現世的天山所在。這裡的山峰高聳入雲,一眼望去全是仙氣環繞。王逸來太古這麼久,第一次見到自己想象中的修仙大派。

洛璃與王逸御劍而來,遇到護山大陣時便祭出一面令牌。幾次之後,兩人便進了妙玉仙宗復地。

「王兄,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之後就請家師與你交涉。洛璃只有一個請求,請王兄務必救助師妹性命。」洛璃道。

「在下定當竭盡全力。」王逸點了點頭。

「既然如此,在下便先行告退。我已傳訊家師,王兄稍等片刻,家師自然會前來與王兄一談。」洛璃說完,轉身離開。

洛璃離開后,王逸才開始觀察起此處的布置。據洛璃說,這裡就是洛顏的居所。此處草木蔥鬱,有溪流、有靈園,環境優雅,靈力充沛。王逸在這呆了一會,都有點不想走了。

這麼好的地方,就只歸洛顏一人所有,可想而知,她在妙玉仙宗的地位很高。

王逸看了會風景,又喝了杯茶,沒多一會,一個穿著淡黃色羽衣的女子從遠處御劍飛來。她御劍的速度很快,王逸只是剛看到她,她就已經停在了王逸身邊。

她停下后,王逸才看清她的面容。這是一張絕美的臉,她的面容幾乎無可挑剔,好似不食人間煙火般清韻、淡雅,讓人不忍移開目光。

然而這樣一張臉上,卻是帶著一種生人勿進的冷漠,讓王逸看的極不自然。

「你便是王逸?」與面色匹配的,一個更加冷漠的聲音在女子口中響起。

王逸皺了一下眉,然後點頭說道:「你就是洛顏?」

與王逸的應對相似,洛顏也沒有直接回復王逸的話,而是冷哼一聲說道:「念你是來幫忙的,本座便不計較你剛剛的無禮之舉。這是你要的傀儡秘術,時間緊迫,我先說說救人的要點。」

洛顏隨手一拋,一個竹簡被她扔向了王逸。

王逸伸手一接,果然看到幾個仙篆文大字:《木靈傀》。

王逸沒有細看這個《木靈傀》,而是在思考洛顏的話。

無禮之舉?難道是我剛剛看她的眼神太過專註了嗎?或者是我直呼她名字了?

按照規矩來說,星辰期修士直呼王逸名字是正常,但鍊氣期修士直呼星辰期修士名字,就有點找死的嫌疑了。

不過你這不是在求人辦事嗎?

王逸本來就不喜歡洛顏,這下果然對她的印象更差了。

「那你說吧。」王逸向後一退,坐到了椅子上。

洛顏看王逸的態度,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其實她就是洛璃,為了不讓別人知道自己身份,她當初不但改變了樣子,連聲音也一同改變了。而這次為了不讓王逸認出自己,她又特意編了洛璃這個名字,所以王逸在《太古通史》中查不到。

也不怪洛顏隱藏身份,當初她可是被王逸看過身子的,甚至還碰到了胸前的隱秘部位。

這種事如果被人知道了,或者以死明志,或者就是殺了王逸以證清白。

自殺不太可取,但要說殺了王逸,她又下不來手。

當時在陰陽路中,王逸對她的態度談不上多好,但至少很是盡心儘力的幫她渡過幾次難關。這次恢復樣貌后,洛顏本以為王逸會被自己的容貌震懾,變得阿諛奉承起來,就像其他修士一樣。

結果,王逸現在的態度,比對當時的醜女還要差。

她倒是沒覺得自己的態度有問題。星辰期修士見到鍊氣期修士,本就應該拿捏著態度。她不這樣做,更加顯得奇怪。更何況,她平時跟別人說話時比現在高冷的多,也沒見別人表現出很抵觸情緒啊!

洛顏此時萬萬沒想到,王逸是因為先入為主對她有成見,所以才表現的很抵觸。

算了,不想這些,辦正事要緊。

洛顏平復了一下心情,然後再次語氣冰冷的說道:「你只要在我施展拘魂術時候,幫我用陰陽鏡照出洛月魂魄,並且鎖定她即可。想要驅使陰陽鏡,你目前的修為還不夠。所以,我特意準備了一個聚靈陣,可以為你持續供應靈力。此次之後,你和陰陽鏡的聯繫必然更加穩固,也算是我為你此次出手付的一點報酬吧。」

王逸聽洛顏這麼說,心情稍微舒暢一些。

他的修為不足以趨勢陰陽鏡,最好的方法,自然是換個修為夠的人來用。

不過,洛顏為了打消王逸的顧慮,並沒有選擇借用陰陽鏡,而是用了一個更加複雜的方法,讓王逸自己來趨勢陰陽鏡。

這麼看來,至少在救人之前,洛顏是完全沒有撕破臉的打算。

「懂了,什麼時候可以開始?」王逸問道。

「你先熟悉一下聚靈陣,能夠穩定發揮陰陽鏡威能時,我們便開始。」

「好。」

王逸跟著洛顏來到一個陣法中心,待洛顏啟動陣法后,靈力緩緩凝聚到王逸身上。王逸小心感受著陣法的用處,等確定確實是凝聚靈力的功效后,才把陰陽鏡從儲物箱中取了出來。

聚靈陣提供的靈力和本身的靈力不太一樣。

這些靈力在身體里走了一圈后就會從手上冒出來,完全不在身體中停留。王逸用這些靈力驅動陰陽鏡,漸漸地,他和陰陽鏡之間的聯繫越來越緊密起來。

在用了半個小時,消耗好幾塊高階靈石的情況下,王逸終於可以熟練使用陰陽鏡了。

為了讓王逸熟練陰陽鏡使用,洛顏這一次可是消耗不菲。消耗的每一塊高階靈石都遠超王逸的全部身家,看的王逸心疼不已。

當然了,這些靈石也沒有浪費。

如果不是消耗這麼多靈石,王逸想讓陰陽鏡徹底成為自己的法寶,那不一定要等到猴年馬月呢。

對於消耗的靈石,洛顏卻是完全看不出心疼。看王逸終於可以自由驅使陰陽鏡后,洛顏再次更換了幾塊新的7品靈石,然後把屋裡沉睡的洛月抬到一個石台上,表情變得嚴肅起來。

「一會會有大量靈魂被我聚在這裡,只有藉助陰陽鏡,你才可以找到並且鎖定洛月的魂魄。記住,她的魂魄很脆弱,千萬不要弄傷她。」

王逸點點頭:「我儘力。」 洛顏的一舉一動都透露著一股雍容與冷艷,這兩個詞語同時用來描述洛顏,卻一點都不顯得突兀。

王逸始終從陰陽鏡中注視著躺在石台上的洛月,隨著拘靈術的施展,一個虛影從洛月身上被分離出來。

不只是洛月,同一時間,四面八方許多虛影被聚集到石台上方。這些虛影有大有小,有人類也有動物。他們大多是無意識的,但也有個別虛影彷彿還保留著自己的意識,在拚命抵抗著拘靈術的召喚。

可惜,這都沒什麼用。

王逸的職責是鎖定和保護洛月,洛月的靈魂被分離出來的瞬間,王逸便催動陰陽鏡,在洛月靈魂外形成一層淡淡的光暈。

光暈雖然不強,但在洛顏的眼中卻是清晰可見。有了光暈的引導,洛顏才能從容修復洛月的神魂。

眼見四周的空間已經被各種各樣的靈魂填滿,洛顏終於停下拘靈術,並且啟動預先設置的困靈陣,把這些靈魂鎖在陣法之中。

做完這一切,洛顏毫不停歇,對一個弱小的靈魂屈指一點,這個靈魂頓時化作一縷墨色雲霧,在洛顏的引導下,朝洛月的神魂飄了過去。

在陰陽鏡的映射下,洛月的神魂清晰可見。看到洛月神魂吸收了剛剛的墨色雲霧,兩人聚精會神的觀察著洛月。片刻之後,兩人終於感受到洛月神魂在眉心處那一點幾乎微不可查的變化。

有用!

洛顏看到這一幕微微有些激動,但她很快就平復了情緒,繼續牽引第二縷魂魄匯入洛月體內。

整個過程大約持續了兩個多小時。在這個過程中,王逸慢慢發現,隨著不停催動陰陽鏡,他與陰陽鏡的聯繫越來越緊密。聚靈陣就像一個大大的外掛,讓本沒有靈力祭練陰陽鏡的王逸有機會把陰陽鏡收為己用。

不僅僅是陰陽鏡,王逸發現,因為一直用光暈護住洛月的關係,隨著洛月神魂的逐漸壯大,他似乎和洛月產生了一種微妙的聯繫。

王逸說不上這是什麼感覺,甚至不能確定這種聯繫就一定存在。

一直等到洛顏把困靈陣中的其他靈魂全都消滅,她才變換法訣,將洛月的神魂再次打入她的體內。

洛顏長出了一口氣。

王逸看向洛顏時,發現她額頭、鬢角上已經掛著細密的汗珠,看來累得不輕。

屬於王逸的工作已經完成,他剛走出聚靈陣,就聽到細微的呢喃聲從石台上的洛月口中傳來:「玉兒,不要!你快跑!玉兒!」

洛月的聲音越來越清晰,同時身子也不停扭動起來。

洛顏走過去坐在石台邊,握住洛月的手。

洛月也是在此時突然驚坐而起,大叫了一聲:「不要!」

大叫過後,洛月看到洛顏,頓時有些失神。緊接著,她便用手握住洛顏的手,驚喜的喊道:「姐,快去救玉兒!她被壞人抓走了!」

洛顏沒有直接開口,而是微微側頭,目光在王逸臉上掃了一下。

感受到洛顏的目光,洛月也轉了一下頭,看到一個年輕男子正平靜的望著自己。洛月與王逸目光相對,發現這個人雖然從未見過,卻有一種滲入靈魂的親近感。

「好熟悉的感覺,你是……?」洛月咬著嘴唇,輕聲問道。

「在下王逸。」王逸此時才有機會認真觀察洛月,她看起來十七八歲,眉宇間與洛顏有許多神似之處,都是那種美得不可方物的人間極品。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