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如果說昏迷,那也昏迷的太久了吧!從剛剛到現在,已經有三四個時辰了,一天都快過去了!

是的,噬神老人昏過去快一天了,可莫名的沒人發現馬家的異樣,也沒人進來,周圍一切都是靜悄悄的,安靜的!好似沒有什麼異樣!

「誒,主子,你說這噬神老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風影也是好奇不已,原先他也以為噬神老人是在裝暈,準備對他們來個突然襲擊什麼的!

可是,等到現在也不見噬神老人有什麼動靜,也不見他醒,風影不由得好奇噬神老人到底是怎麼了!

「我怎麼知道」夜晨曦冷語,說實話,夜晨曦也不明白那噬神老人怎麼了。

「那主子你就不好奇嘛!」不介意夜晨曦的冷語,反正從剛剛攔住主子起,主子對他就很冷言冷語了,所以風影也不介意的厚臉皮再湊到夜晨曦面前問道。

「……」

好吧,風影摸了摸鼻子,再次碰了一鼻子灰,慫著站回去。

空間內,滴答一遍又一遍的掃視噬神老人,可是什麼異樣也沒發現。

「滴答,怎麼樣了?」

滴答搖了搖頭:「我已經查了好幾次了,還是沒發現有什麼異樣,滴答~」

「那他怎麼還沒醒過來啊!真的好奇怪誒~」小紫靈蹲在鏡泉邊,兩手撐著小腦袋,好奇的說道。

「我也不知道,他身體里的一切機能都顯示正常,可就是醒不來,滴答~」滴答也同樣蹲著,手撐著小腦袋望著鏡泉里的畫面說道 他身體里的一切機能都顯示正常,可就是醒不來,滴答~」滴答也同樣蹲著,手撐著小腦袋望著鏡泉里的畫面說道

「誒,黑黑,你知道么?」紫靈晃著小腦袋問站在旁邊森冷的黑黑。

「不知道」黑黑簡明意了的說道。

「好吧……」紫靈苦下一張臉,內心嘀咕:「黑黑還真是惜字如金啊……」

——

轉眼就到了出院的日子,默惜雖說不讓默愉來接她,可默愉還是來了。

醫院門前,迷草和默惜相互攙扶著走出了醫院,剛走到醫院門口,就看見醫院門口笑的一臉明媚的默愉。

看見默惜走了出來,默愉親昵的小跑過去,推開迷草,親昵的挽著默愉:「姐~我來接你出院」

「默愉,你怎麼來了,我不是說讓你先回去么?」默惜問道。

「姐~」默愉撒嬌道:「今天姐姐你出院,人家作為你的妹妹,來接你出院有什麼不對么?而且義父還在神偷閣等我們了!我們快回去吧!」

默愉笑的一臉燦爛的說著,好像絲毫沒注意到自己不小心說出了神偷閣。

聽到默愉不小心說出神偷閣,默惜警惕的看像周圍,隨後低聲對默愉說道:「這裡是大街,你別亂說話!」

默惜的語氣有些沉重,臉色有些不好,默愉這才似明白似的有些慌亂道:「對不起姐!我不是故意的!沒人聽到吧!」

「應該沒有,你注意些吧,別再有下次了!」雖然默惜很不想這麼冷漠嚴肅的和默愉說話可關於神偷閣,關於他們身份的事,真的很重要!

要是一不小心的泄露出去,被人發現了他們的身份,那就可能招惹來殺身之禍!

所以,這是很認真的事,默惜也只有很嚴肅的和默愉說!所以,默惜就是因為這個才理解義父為什麼沒來看她,因為義父要是出來,太火容易暴露身份!

「是……」默愉說著,頭低了下來,不知道在想什麼!

「好了,你先回去吧,我和迷草還有事,我們晚些時候再回去!」默惜說道,再次手扶著迷草,迷草的傷可是比自己重多了!

「姐,你們要幹什麼去啊」默愉問道。

「我們自然是有我們私人的事,默愉,你先回去吧,我們不需要你跟去」一直沉默的迷草突然說道,她彷彿早就知道默愉想要跟著他們去,故意說道。

「我……」默愉張了幾次口,想要說什麼,卻不知該說什麼。

「是啊,默愉,你先回去吧,姐姐們有姐姐們的事」默惜說道。

默惜都發話了,默愉自然也不好再糾纏,咬了咬牙,不甘的說道:「好吧!那你們早去早回,我在閣,啊,不是,是我在家等你們!」

「嗯!」默惜點點頭,滿意的和迷草互相攙扶著走了,誰也沒回頭多看默愉一眼。

「該死!」默愉盯著他們走的背影暗罵道!

她雖然想知道默惜和迷草要去幹什麼!可不敢跟蹤,她知道默惜的警惕性有多高!她上次跟蹤就被發現!所以這次她絕對跟蹤不了!

所以,默愉只好望著默惜和迷草遠去的背影 所以,默愉只好望著默惜和迷草遠去的背影,暗自咬牙不甘!

迷草默惜兩人雖是互相攙扶,卻走的很快。

迷草按照著記憶中路線,很快的就和默惜找到了當初進入深林的路口。

「應該就是這了吧!」默惜看了看面前似荒蕪的一片,道。

迷草警惕的看了看周圍,確認沒人後,道:「嗯!當初阿雪媽媽怕再有人闖進深林,就設置了一些障眼法什麼的!」

說著,迷草走到了門口,上躥下跳的,忽然像是摸到了什麼,迷草使勁朝那個摸到的凸起摁下去,然後左三圈右四圈的把那個凸起轉動。

然後就看見迷草在轉動那最後一下之後,那荒蕪的地發生了變化……

深林路口,一片黯然蕭條消失,剩下的是肉眼可見的大地恢復生機,到處都鋪滿了綠妝,到處都顯示著生機勃勃和春意盎然!

看到大地從黃土荒蕪一下子變得生機勃勃,看到那久違的深林熟悉的出現在眼前,迷草興奮的驚呼了一聲跑了進去。

一來到深林,迷草就像是脫了籠子的籠中鳥兒,回歸了大自然,投入了大自然的懷抱一樣興奮!

不過這麼比喻也沒錯,迷草本就生長這深林,深林就是她的世界,可她卻離開了深林去人類世界,接觸人世間的險惡還不能離開可不就是關在籠中的鳥兒嘛!

看到迷草興奮高興,默惜也覺得自己心情舒暢了很多,且,這大自然的空氣可真新鮮和舒服啊……

默惜閉著眼,感受著大自然著,威風夾雜著涼涼的綠葉,輕撫過默惜的臉龐,和默惜調皮跑出來的髮絲嘻嘻,玩鬧。

迷草則是不管不顧自己身上還有傷,爬到一顆樹上,抓起一根樹藤,就開始蕩漾起來。

雪狼們住在深林的最裡面,而迷草他們現在還處在深林的外圍,所以他們兩還有一段路要趕。

迷草興奮的盪著樹藤前進,默惜則是悠閑的走馬觀花的走著。

這大自然的空氣可是純天然無害的,在人體可是大大的有好處!再加上深林安靜,環境好,在這養傷,絕對要比醫院養傷的效果好很多啊!

「阿雪媽媽~」只見默惜正逛著,迷草突然興奮的叫道。

默惜疑惑——還沒走到深林裡面啊。想著,默惜尋著迷草的聲音望去,原來是雪狼媽媽帶著大雪出來覓食啊!

「阿雪媽媽,我好想你!」迷草從樹上跳了下來,一下子抱住雪狼媽媽,嗚咽道。

「嗷嗷~」乖孩子,別哭

「嗷~嗷~」阿雪媽媽,我好想你,嗚嗚嗚

「嗷~嗷嗷~」孩子,別哭,慢慢說,阿雪媽媽在這。

「嗯嗯~」迷草嗚咽著擦乾臉上情不自禁流出的淚,抱著雪狼媽媽的腦袋親昵的摩擦。

「嗷~嗷嗷~」你們先跟著我進去吧!雪狼媽媽環顧下四周,想了想說道。

「好」迷草點了點頭,看了看默惜,眼底的意思很明確——你要跟我們進去么?

「嗯!」默惜點了點頭,走了過去。

雪狼媽媽這才注意到不遠處站著的默惜,一雙細長的狼眼打量著她。 雪狼媽媽這才注意到不遠處站著的默惜,一雙細長的狼眼打量著她。

默惜有些不自然的轉過身去。

迷草一愣,大概知道了默惜為什麼突然不自然轉過去了,便走到雪狼媽媽面前,蹲下,說道:「嗷~嗷嗷~」阿雪媽媽,她是因為救我臉才成那樣,你有什麼辦法幫她么?

這是迷草第一次撒謊,第一次為了默惜撒謊!

迷草和雪狼媽媽說著,由於他們是用獸語交流,所以默惜並不清楚他們在說什麼。

「嗷~」這個……

「嗷~嗷嗷~」實不相瞞,阿雪媽媽,我就是為了救她的臉才來這裡的。迷草有些愧疚的說道

「嗷嗷~嗷~」你真的要救她?哪怕是只有一份可以救你的葯你也願意給她?

「什麼……」迷草一愣,什麼救她自己。

「嗷~」雪狼媽媽走到迷草身後,叫道:「嗷嗷~嗷~」別騙我了,我聞出來了,你的血腥味比她濃多了,你的傷比她還重對不對。

「嗷~嗷嗷~!」而且,你的傷後背,面積還不小,對不對!雪狼媽媽一雙眸子緊鎖著迷草的眼睛,彷彿能從她眼底看出她心底的想法!

「我……」被雪狼媽媽那麼一盯,迷草倒是有些不自然的移開母光。

「嗷嗷~嗷~嗷——」孩子,你老實告訴我,是你為她受的傷對不對!

「嗷……嗷嗷~」我,我不是。迷草有些心虛的說道,這可是她長這麼大以來第一次撒謊啊……

「嗷嗚!」你別騙我了!雪狼媽媽突然怒嚎道:「嗷嗷!嗷!嗷!」你是我孩子,雖然不是我親生的,卻也是我養大的!你說的是不是真的,我還能不知道!給我說實話!不然別想我救她!

雪狼媽媽威脅著說道,看到雪狼媽媽突然發怒,迷草慌了,急忙說道:「嗷嗷~嗷嗷!」阿雪媽媽,你別生氣啊,是……是我為了救她受傷了……

果然!

雪狼媽媽埋怨的看了眼默惜,然後用爪子掀開迷草後背的衣裳,看著迷草後背那觸目驚心的傷口,雪狼媽媽心疼的將頭靠過去,****著傷口。

「嗷嗷~嗷~」阿雪媽媽,沒事,我不疼,真的。迷草說道,阿雪媽媽雖然沒說什麼,可迷草能從她內心感受到阿雪媽媽在心疼她,問她疼不疼。

「嗷~嗷嗷~嗷……」好孩子,你受苦了,真不知道當初讓你回去人類世界是對是錯!雪狼媽媽放好迷草背部的衣裳,走到迷草面前,心疼的說道。

「嗷嗷~嗷~嗷」對了!阿雪媽媽,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救兮的臉啊!迷草急忙問道。

雪狼媽媽雖然心疼迷草為了救默惜受了那麼重的傷,一開始心裡也是怨怪的,可再怎麼說,默惜也是迷草的朋友,唯一的人類朋友,雪狼媽媽再怎麼怨,為了迷草,也只好放下埋怨。

「嗷~嗷嗷~嗷~」我可以想辦法幫她治治,但,我要看看她傷的情況。雪狼媽媽看了眼默惜臉上還裹著的紗布說道。

「嗷嗷~」這個沒問題!迷草興奮的回答。 「嗷嗷~」這個沒問題!迷草興奮的回答。

說完,迷草歡快的蹦噠到默惜身邊,興奮的說道:「兮!阿雪媽媽說她有辦法救你的臉,你可不可以把紗布摘下來讓她看看!」

「什麼?」默惜一愣,她沒想到剛剛迷草過去和雪狼媽媽說了那麼久,竟然是為了她臉的事。

想到此,默惜嘴角掛起一抹開心的笑,得友如此,夫復何求。

「被發愣了,我們快過去吧!阿雪媽媽那麼厲害,一定會有辦法救你的臉的!」說著,不等默惜回神,迷草便興奮的拉著默惜的手跑了過去。

「誒,好!」默惜笑著,任由迷草拉著自己的手過去。

來到雪狼媽媽面前,默惜也不矯情,直接摘下自己臉上的紗布給雪狼媽媽瞧。

雪狼媽媽看了之後朝迷草點了下頭,隨後默惜將紗布重新包好。

「嗷~嗷嗷~」阿雪媽媽,怎麼樣?有的治么?。迷草迫不及待的問道。

「嗷~嗷嗷~嗷……」有是有的法治,不過……

「嗷嗷!」不過什麼!

「嗷~嗷嗷~嗷嗷~」不過,她要留在深林里接受治療三個月,臉方可痊癒,且每天都必須帶呆在深林里吸收這深林里純天然的靈氣。

「什麼,三個月……」迷草皺眉,一臉糾結的問道:「非得留在深林里三個月還不能回去么?」

「嗷!」是的!雪狼媽媽堅定的回答道。

「嗷嗷……」難道沒有其他什麼辦法么?迷草問道,她其實很想留在深林,這樣她可以多陪陪阿雪媽媽,不用再去面對那外界人世的險惡,和醜陋的人心還有那討厭的默愉!

可是……迷草望了眼默惜,她想留在這,可默惜未必會同意啊……而且他們兩個現在的身份……也應該不允許他們不回去很久!

「嗷嗷~」這個,我不清楚

迷草臉色很是不好的走回默惜面前,說道:「兮……」

「怎麼了?不會是我臉上傷太重,連阿雪媽媽都沒辦法治吧!」默惜猜測道,因為她看到迷草在和雪狼媽媽說完后臉色就很難看了!莫非真的是因為自己的臉……治不好吧!

「不是!」迷草說道。

「那是為什麼?」默惜皺眉。

「阿雪媽媽說,要我們留在這裡,你的臉必須接受三個月的治療才能全好,可是……」迷草頓了頓,說道:「可是,這三個月里,你不能離開深林」

「什麼?」默惜皺眉,三個月,會不會太長了點?還不能離開……

「非得留三個月,不能離開么?難道沒有其他辦法了么?」默惜問道,這深林里的一切都是純天然的,環境簡直好的不行,她倒是挺想留的,只是外界……外界還那麼多事等著她去做,義父也不會同意自己呆在這深林里呆一個月的!

迷草搖了搖頭:「我剛剛也問過阿雪媽媽了,沒有!」

默惜沉默了,迷草也沉默了……

空氣,陷入詭異的安靜……

「真的,沒有其他辦法了么?」默惜不死心的再問了一次。

「應誒沒有吧!」迷草再次搖了搖頭。 「應誒沒有吧!」迷草再次搖了搖頭。

默惜沉默了,似想了很久的答案終於肯定的說道:「那就算了,我不治了,我的臉……大不了我戴個面具」

「對不起……我沒能幫上你」聽到默惜的這個回答,迷草愧疚的說道,她就知道默惜是不會同意留在這的!

「傻瓜,有什麼好愧疚的!」默惜揉了揉迷草的小腦袋,笑著說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