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局長讚許地點了點頭,「去吧。」說完,玲姐帶著易小寶到隔壁填了張表,很快又回到了王局長的辦公室,王局長看了看申請表,臉上略顯一絲笑意,「易小寶,是吧。聽小玲說你擅長風水算命之術?而且她還把你說的很傳神,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

易小寶看了看玲姐,尷尬地笑了笑,「我姐她過獎了,風水算命之術我略懂一二。」

「年青人還蠻謙虛的嘛,小玲在我這裡也工作了兩年,她很少夸人,我想她誇讚的人也一定有過人之處,你願不願意替我看個相?」王局長點了點頭,略帶玩笑的口吻回道。

易小寶猶豫了一下,想要回答,卻聞玲姐回道:「小寶,既然王局對這個也感興趣,你不妨請王局指點幾句,我到小娟那裡坐會敘敘舊。」說完轉身離開了王局長的辦公室。

王局長看著離開的小玲,讚許地點了點頭,又朝易小寶看了看,說道:「小寶啊,你是小玲的弟弟,那咱們也不算是外人,說錯說對都無妨,更何況現在只有我們兩個人,你就大膽直說好了。」

易小寶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回道:「能替領導看相也是我的榮幸,如果小寶有什麼說錯的地方還請領導多多包涵!」

王局長點了點頭,伸手朝他辦公桌前的椅子指了指示意他先坐下再說。易小寶謝了一聲,上前坐下,打量了幾眼坐在正對面的王局長,回道:「不知道領導是想聽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王局長先是驚了一下,然後淡淡地回道:「這話怎麼講?」

易小寶沉思了一會,回道:「不瞞領導說,我見領導官祿宮和驛馬宮白裡透紅,這表示近期將會有機會更上一層樓。」

易小寶這話說的很明白,表示王局長職位近期將會上調。事實上,王局長在幾位副局之中是最有機會成為正局的。當然,這些易小寶並不知道。但是在化局裡,這基本已屬於公開的秘密。

王局長臉上閃過一絲驚訝的笑意,他驚的是眼前的年青人果真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他笑的是這些說中了他的心事。不過,他轉念想到了還有一個壞消息,臉上的笑容也就轉瞬即逝,問道:「那你說的壞消息是?」

易小寶有意無意的打量了一眼王局長的那頭髮稀少的頭頂,回道:「我看領導聲音嘶啞,說話中氣稍顯不足,而且眉宇間黑氣隱而不現。依我看,領導身體有異,應該是肝膽不好,而且臉上已有凶紋出現。依我推斷,這兩個月可能有身體上的手術。」說到此,易小寶看著王局長大氣也不敢喘一聲。

王局長臉sèyīn晴不定,聽了易小寶的話,臉sè更是變來變去。良久之後,他咬了咬牙,臉sè開始平靜了下來,回道:「那依你看,我的身體影響大嗎?」

易小寶又打量了一會他的面相,沉思了一下,「我並不懂醫術,但我見您鼻樑挺撥,地閣方圓,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聽到這話,王局長總算舒了口氣,放心地點了點頭,很顯然,他判斷的這些全都說中了。

「小寶啊,那你再看看這次手術會影響我晉陞嗎?」事實上,他的身體確實不好,在醫院檢查的時候,醫生也在勸他做手術。

易小寶搖了搖頭,回道:「我不太了解政治,但是我勸領導最好先養好身體,有了好身體才有機會一爭長短。」

王局長打了個哈哈,笑道:「你說話倒挺有意思的。不過,如果我真的在這個時候去做手術,一定會影響我的仕途。」說完又打量著易小寶陷入了沉思。

易小寶又仔細看了看他的面相,想說什麼卻又打住了。王局長似乎看出了他有話要說,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易小寶點了點頭,深呼吸了一口氣,「有些話我不知道該不該說,我怕萬一看錯了,真的會影響領導的仕途。」

「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你但說無妨。」王局長似處料定他還有什麼事情沒說一般。易小寶沉思了一會,「為了謹慎起見,我想算算領導的八字。」

王局長看著他,臉上笑容依舊,「這個好說……」說完報上了自己的生辰八字。

易小寶聽了,立即替他排了一個命盤,迅速在手上掐了起來。過了一會,回道:「領導,我算過您的八字了,您在這段時間裡,八字上面顯示有兩次驛動,都是上調的信息。在您臉上也出現了,先前我還不敢肯定,但是現在我敢肯定,您一定會晉陞成功!」

「你說我有兩次晉陞機會?這怎麼可能?」王局長用懷疑的眼神看著他,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算真的能晉陞成功,那也不可能連升兩級。

易小寶點了點頭,「連升兩級我不敢肯定,但是晉陞是肯定的。依我看的話,我勸您放棄第一次晉陞,安心去做手術,等養好身體后,時間也差不多到了第二次晉陞的機會。」

這一次,王局長又陷入了沉思。易小寶確實說對了很多事情,比如醫院給自己下的手術通知書,這件事情除了自己及妻子知道外,任何人都不知情。

易小寶卻單憑面相判斷出來了,這讓他驚嘆無疑。但是現在局裡基本上已經確認了自己是第一任人選,如果真的在這個時候放棄,那還會不會真的有一下次機會? ?這無疑是讓任何人都難以抉擇的問題,王局長沉默了一會,「小寶啊,這件事情你說的很對,但我還是需要考慮一下。」說完在申請表簽了字,續道:「好了,你現在拿著這份表可以去辦理了。」

「謝謝領導。」易小寶點頭接過申請表,正打算轉身離去。忽然又聞王局長叫住了他,「小寶啊,等等,你留個電話到這裡,下次有時間一起吃個便飯。」

易小寶當然知道他留電話的用意,微微一笑,「那就先謝過領導了,這是我的名片。」說完遞了一張個人名片給他。

王局長看了看名片,點了點頭,「不錯,去吧。」易小寶點頭再次道謝,隨後出了門在玲姐的帶路下順利辦得了出版物許可證。

出了化局,玲姐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他,問道:「小寶,剛剛王局跟你都說些了什麼?怎麼聊了那麼久?」

易小寶淡淡一笑,「玲姐,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八卦了?」

「切,看你們在裡面聊那麼久,感到好奇就隨便問問,你要是不願意說就算了。」玲姐略感沮喪的說道。

「沒什麼啦,他就讓我幫他看了個相,然後探討了一下風水。」易小寶一臉認真的回道。

「就這樣?」玲姐有點不甘心的問道。易小寶故作無奈地搖了搖頭,「就這樣……」

「是嘛?那臨走之前,王局還跟我說你真是一個活寶,還說下次一定要請你吃飯。」玲姐盯著他不動聲sè的問道。

「是嗎?那他一定是誇我風水歷害了,哈哈……」易小寶說著哈哈一笑,他以為王局是不會把這事情告訴任何人的,看來王局真的把自己當成了玲姐的表弟。

「看你那得意的勁,姐可告訴你,跟這些官員說話,你可要多注意一些,別口無遮攔給自己惹下禍害。」玲姐一臉認真的告誡。

易小寶點了點頭,回想起剛剛給王局看相的事,確實太大意了,萬一說錯豈不……想到此,忍不住打了個冷顫,不敢再想象下去。看來下次跟這些人打交道真的要注意了,還好這次沒看錯。

「好了,別亂想了。你現在是跟我回去還是要去其它地方?」玲姐看著一臉沉默的他問道。

易小寶回過神來,點了點頭回道:「回去,得回去把網店弄一下,要不然剛剛那辦許可證的錢就白花了。」

辦個出版物證可證花了他四百五十塊錢,現在他身上又只剩下一百來塊錢了。還好昨天在小胖身上拿了五百塊錢,要不然這證還拿不下來。想到此,暗贊自己有先見之明。

不過,接下來還得為房租發愁。雖然玲姐不介意房租的事情,但自己也總不好意思老拖著,這樣也不是辦法。想到此,攔了輛的士與玲姐一同回去了。

回到租房,易小寶打開了電腦,把出版物經營許可證傳到了網店上,這才鬆了口氣,總算把這檔麻煩事給解決了。接下來,他依然像平常一樣,在各個論壇上面打打廣告四處招攬一下生意。

忙了一陣,眼看中午又到了。易小寶摸了摸肚皮,該是出去找點東西吃的時候了。想到此,出了租房,一路慢悠悠的逛著。這附近的小餐館他基本都吃遍了,大一點的餐館他又吃不起。

正當他發愁去哪吃飯的時候,剛好路過前兩天吃過的湘菜館。易小寶自然的抬頭朝湘菜館裡面看了看,他忽然發現湘菜館的門向改變了。記得前兩天是門開青龍虎過堂,現在變成了吃虎水龍過堂的格局。

易小寶看著改變后的湘菜館,他從心底開心的笑了,終於有人承認並引用了他的風水學。這時,湘菜館的老闆也看到他了,朝他揮了揮手,喊道:「易小寶……」

易小寶見到湘菜館老闆跟自己打招呼,便走了過去,笑道:「老闆,看你氣sè紅潤,滿面hūn風,店子也改頭換面了,生意一定很好吧。」

老闆一臉笑容的回道:「借你貴言,生意還不錯,你看座無虛席。」易小寶朝里看了看,「生意確實不錯嘛。」不會是風水起的作用吧?易小寶心裡暗暗想道。

「拖你的福啊,你還沒吃飯吧。我給你炒幾個菜?」老闆依舊一臉笑容的看著他,看得出來他心懷感激。

易小寶點了點頭,「那就麻煩老闆給我炒兩個拿手菜,順便上兩瓶啤酒,今個兒我也很高興,想喝幾杯慶祝一下。」

老闆笑呵呵的回道,「那你先到那邊坐會,等我炒幾個菜為你騰個座位出來。」

易小寶點頭謝道:「老闆,別急,我也不是很餓,你先炒其它的菜再炒我的也不遲,反正我時間多的是。」

「好呢!」老闆看著他一股子的興奮勁,嘴裡還哼著不知名的小調。老闆娘站在收銀台前也一臉笑咪咪的看著他,易小寶見老闆娘笑咪咪看著自己,隨即跟她點了點頭算是回了一禮。

易小寶閑坐在那裡看著忙碌的老闆,又看了看老闆娘。老闆娘大約三十齣頭,雖然經營著辛苦的餐飲業,但她還是保養的很好,皮膚白凈,身材也顯高挑,臉上一點也沒有油膩的感覺,倒是有點白裡透紅,像是滋潤了一番。

想到此,不禁朝老闆娘多看了幾眼。誰知老闆娘也正饒有興緻的打量著他,還好這一幕沒被老闆看到,不然他肯定會把自己的腿打斷,易小寶心裡想道。

老闆娘如此盯著自己,易小寶竟然臉紅了,這一點他連自己都沒有想到,尷尬地朝老闆娘傻笑了一下,迴避了她的眼神。誰不迴避還好,這一躲閃之間,老闆娘竟然朝坐的地方走了過來。

「帥哥,你叫易小寶是吧?」老闆娘一臉笑容的看著他。易小寶不知道他問這個幹嘛,傻傻地點了點頭,「嗯……」

老闆娘點了點頭,一臉興緻的繼續問道:「你做什麼工作的?今年幾歲?」這是在查戶口嗎?易小寶被她這麼一問,頓時愣住了,猶豫了一下,回道:「網路推廣兼職相地風水,今年二十一歲。」

「網路推廣……」老闆娘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自語道:「二十一歲,這年紀倒是很合適。」說到此,又朝他笑了笑,續道:「你找了女朋友嗎?」

易小寶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她,搖了搖頭,「暫時還沒有,老闆娘你問這個這個……是……要幹嘛?」說著不自覺的往移了移身子。

這時,老闆剛好炒完一個菜端了過來,看到這一幕,說道:「你是這在幹嘛,別嚇著人家了!」說完朝易小寶笑道:「小寶,你別介意啊,她老掂記著她家侄女的終身大事,讓你見笑了。」

聽到老闆的這番話,易小寶總算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原來老闆娘是想要介紹她侄女給自己認識,所以才像查戶口般這麼盤問自己。想到此,笑著點了點頭,「沒事、沒事……」

老闆娘白了老闆一眼,說道:「你看看人家小寶都說沒事,你急個什麼勁?去去去……快點去炒菜,別擱在這打擾我們聊天。」

老闆無奈地搖了搖頭,轉身又去炒菜去了。老闆娘呵呵一笑,「我看你長的蠻不錯,想介紹我家侄女給你認識,不知道你有什麼要求?」

「要求?老闆娘說笑啦,我哪敢有什麼要求啊,我現在一事無成哪敢對人家要求,人家看得上我就萬幸了。」易小寶自嘲的說道。

老闆娘揚了揚手,「你說哪去了,我看你長得一表人才,現在沒有事業也很正常,你還很年輕嘛,這些都可以慢慢來,再說女孩子找對象是看人又不是看錢去。」

易小寶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回道:「你說的很有理,但是現在這個物質社會,一切都以金錢至上,要找個真心的很難了……」

老闆娘揚手打斷了她的話,回道:「看你說的什麼話,好像每個女孩子都只愛錢一樣。我家閏女我就不喜歡她找個太有錢的,不然別人有錢就會看不起她,我就希望她能找個好好照顧她的人!」

「是啊,女孩子找個好好照顧她的人也不容易,要找個有錢又好好照顧她的人更加不容易。」易小寶點頭附道。

「那我介紹你們兩個認識吧?」老闆娘問道。易小寶點了點頭,笑道:「好啊,就算談不成多認識一個朋友也好!」

「那就這樣說好了啊,改天叫我侄女過來了讓我老公給你打電話,你可一定要過來,不準爽約呀!」老闆娘一臉高興的回道。

「隨叫隨到!」易小寶點頭笑道,「只是還未請教老闆娘貴姓啊。」易小寶這話問的相當巧妙,表面上他在問老闆娘貴姓,實際上則是旁敲側擊她侄女的名字,此話是話中有話。

老闆娘笑了笑,以她結婚多年的經歷怎麼會聽不出這弦外之音,「我姓李,小寶你就叫我李姐好了。我老公姓石,叫石振興。我侄女叫石覓雪,現在在科技大學念大三,差不多還有一個月就畢業了。」

「石覓雪?」易小寶感覺這名字挺熟悉的,似乎在哪聽過。老闆娘略感驚訝的看著他,「怎麼?你認識我侄女?」

「不,不認識。只是覺得這名字好像在哪聽過……」易小寶若有所思地搖了搖頭。

老闆娘微微一笑,「聽過也不稀奇,我見你經常來我這吃飯,說不定你們還見過面呢。」

說到吃飯,易小寶忽然想起前兩天在這裡吃飯的時候,剛好碰到鄰桌几個科技大學的同學說過這名字,怪不得聽起來很熟悉。想到此,不禁微微一笑,暗道:「原來是她!」 ?沒錯,就是她!石覓雪,科技大學經濟系公認的系花。易小寶怎麼也想不到老闆娘給他介紹的侄女會是石覓雪,他更想不通的是像石覓雪這樣公認的美女,她嬸嬸怎麼會急著給她找對象呢?難不成還怕她找不著對象么?這也太扯了吧。

想到此,不禁搖了搖頭,心想自己跟她這事也不靠譜。畢竟自己只是一個什麼都沒有的窮**絲,再說前兩天那個科技大學的男生不是說她上了一輛寶馬X6嗎?她又怎麼會看上自己?

想哪去了?這是哪跟哪了啊!易小寶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朝老闆娘看了看,還好她並沒有發現自己的糗樣。

這時,石振興也差不多將菜全部炒好了。鄰桌的客人也剛好吃完,老闆娘起身結賬收拾了一下桌子,喊道:「小寶,過來坐這邊吃飯。」

易小寶挪了挪凳子轉身坐了過去,石振興剛好將菜端了過來,笑呵呵的問道:「聊的怎麼樣?她沒為難你吧?」

易小寶搖了搖頭,笑道:「沒有,李姐很照顧我。」石振興聽了,打了哈哈,笑道:「她啊,就喜歡給人牽紅線,你就別介意,說不定還真成就一段好姻緣。不過,這些也看你們自己的緣份了。來,先嘗嘗我的手藝。」說完轉身又給他盛了一飯,上了兩瓶喝酒。

「怎麼樣?菜還合胃口吧?」石振興看著他吃了幾口,坐在他正對面問道。易小寶點了點頭,「很好吃!」說完舉了舉酒杯,「來,老闆你也喝一杯,我敬你!」說著就替石振興拿了個杯子滿上了酒。

兩人一飲而盡,石振興迅速又替自己和他倒滿了酒。看著易小寶吃了幾口飯,石振興笑了笑,舉了舉酒杯,「小寶,這一杯我敬你,感謝你前兩天替我指點風水!」

易小寶舉了舉酒杯,說道:「老闆,你太客氣了,這些不過舉手之勞。如果以後你朋友有這方面的需要,還請幫我介紹點生意。」說到介紹生意,石振興一拍桌子,高興地將酒一飲而盡,「小寶啊,你不說我還不記得,你這麼一說啊,我這邊還真有一單生意介紹給你。」

「真的?」聽到這話,易小寶眼裡都冒綠光了。石振興將兩人的酒杯滿上,拍了拍胸膛,「難道我還騙你不成!我朋友就在軍分區那開了家餐館,場面比我這裡大多了,他那足足有四個門面,上下兩層。」

「你說的可是跳跳蛙旁邊那家華興酒樓?」易小寶在婁南市呆了好幾年了,雖然沒混出個啥樣,但是對這地兒還是挺熟悉的。

石振興略感驚訝,「你知道?」易小寶點頭笑道,「當然知道,開張那天啤酒喝一瓶送一瓶對吧?我朋友請我去過幾次。」

「原來如此……」石振興點了點頭,「就是你說的那家,那老闆跟我一個地方的,他開張兩個多月了,生意一直比較冷清,聽他說好像現在還是在虧本營業,你看那地兒風水是不是不行?」

易小寶雖然去過幾次,但他卻還沒認真的看過那裡的風水,沉思了一下,「那地兒風水好不好,我還沒怎麼看過,不過想想那裡的地勢,白虎比青龍地勢要高,有白虎抬頭之勢,這有賓客欺主之象,客人砍價會很歷害。」

「你說的太對了!簡直一言擊中!」石振興豎了個大拇指,贊道:「那老闆就是跟我這麼說的,每次客人都會要求打折,而且殺價殺的很歷害。更離譜的是,那一帶不管是飯店還是酒店的採購都被一個叫七哥的人物獨攬了,你要是不讓他提供採購方面的需要,那就會有小弟上門鬧事。」

「七哥?」易小寶心裡驚了一下,他沒想到黑社會的老大現在都不收保費了,竟然想到用提供採購來賺錢這個門道,而且還做的這麼明目張胆,真是行行出狀元啊!

聽到易小寶叫七哥,石振興也感到非常震驚,甚至他的眼中還閃過一絲慌亂,「怎麼你認識那個七哥?」

「不,不認識……」易小寶揚了揚手,笑道:「七哥在婁南市是出了名的重量級人物,我聽說過他的名號,只是從未見過其人!」聽到這話,石振興總算舒了口氣,差點就引狼入室了,「那依你看,那地兒的風水還有的改嗎?」

易小寶沉思了一下,臉上顯現出一絲自信的笑容,回道:「風水雖然不能幫他改變採購的事情,但還是可以改變其它方面,至少不會虧本,而且那地勢如果利用的好也會大發其財!」

「你真有這個把握?」石振興略帶懷疑的看著他。易小寶朝石振興上下打量了一會,又朝他新裝修過後的餐館看了看,「難道你信不過我?」

「不不不,不是這個意思!」石振興急忙解釋道,「如果不相信你,我就不會重新裝修這個店了。」說著舉起酒杯,「來,剛才我說錯話了,敬你!」說完將酒一飲而盡。

易小寶陪著喝了一杯,笑了笑:「老闆你也不必這麼當真,我們認識也是緣份一場,何必聊的這麼拘謹。來,這一杯我敬你!」說完也很爽快的將酒喝了底朝天。

「好,爽快!」石振興說著又替他和自己倒滿了酒,「既然咱們這麼投緣,今天就喝個痛快!」說完正想叫他老婆再上一件酒,卻被易小寶勸住了,「老闆,今天就不喝多了,你還要做生意,而且你別忘了還要幫我介紹生意的。」說完嘿嘿一笑,舉了舉酒杯,「喝完這一杯就好了。」

「好!就依你的,喝完就聯繫那老闆。」說完兩人都很痛快的一干而盡,同時都朝對方舉了舉空杯,表示一滴不剩。

喝完酒,石振興依言而行,當著易小寶就打電話約那老闆。易小寶一邊吃飯不時還聽聽他們聊話的內容,只聞石振興說道:「今天下午三點?那你等等,我先問下他有沒有時間。」說完將電話握住放到一邊,問道:「小寶,那老闆說今天下午三點就叫你過去看看,你看有沒有時間?」

易小寶放下飯碗,點了點頭,「好,就今天下午過去看看。」不然明天第一天上班報到,還真沒時間去看了。

石振興點了點頭,朝電話回道:「好,就今天下午,三點鐘我帶他過來,就這樣,拜拜。」掛了電話,石振興自語道:「搞定!」

易小寶向他投去一個感謝的眼神,附道:「謝謝!」石振興笑著揚了揚手,「還這麼客氣,太見外了。好了,你先吃飯,我去忙一會。」說完起身幫忙去了。

易小寶吃完飯準備結賬,卻聞李姐揚手拒絕他付錢,「小寶,這頓算我們的,就當謝謝你前兩為我們指點的風水。」

「李姐,這怎麼好意思,那隻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易小寶身上雖然只剩下一百來塊錢,但他也不想占這個便宜。只是李姐一味的拒絕,並囑咐給他介紹侄女那回事,千萬不可以放鴿子。

最後,易小寶還是接受了李姐的好意。當然,像介紹美女這回事,他是怎麼也不可能放鴿子的。 ?從石振興的湘菜館出來,易小寶抬頭看了看天sè。午時正當,離三點還差兩個小時,這個時候剛好可以回去稍作休息一下。想到此,便往租房趕回去。

回到租房,易小寶像是散架一般往床上一躺。忽然,腦袋好像枕到了什麼東西一般,隨手拿起來一看,竟然是引導術。肯定是昨天晚上看著看著就睡覺了,想畢,隨手翻了翻,剛好翻到修鍊要領這篇。

練功時間和方位的選擇,易小寶以前都沒太注意這些細節,他總是幻想著一夜速成,以至一直以來都沒入門,這次有幸得陳老指點初窺門徑,這下得好好研究一番。

想到此,又興緻大起,便照著書上寫的修鍊起來。古人認為,一天分為十二個時辰,選擇哪個時辰和方位練功都是有講究的,需遵循外部環境規律,這樣才能事半功倍。

一天十二時辰,分為六陽時與六yīn時。六陽時為子、丑、寅、卯、辰、巳,六yīn時為午、未、申、酉、戌、亥。陽時即為陽長長yīn消,陽氣上升之時練功可以因氣長氣,陽虛者可藉此時練功來長陽剛之氣。

相反,yīn時修練陽長陽消,yīn氣漸盛之時,人體氣滯於百脈、關節,此時練功可以使氣往來,獲得yīn氣上長,yīn虛者可藉此時練功為宜。

當然,一天之中,子、午、卯、酉四時練功最佳。因為人體的元氣周期是,子時元氣在腎,午時在心,卯時在肝,酉時在肺。子時應該注意意守下丹田,使心火下降與腎水相濟。午前應意守上丹田,使腎水上濟心火,坎離交媾,至於卯酉二時,是心腎二氣交分之際,人體yīn陽之氣處於動態平衡狀態,此時應該澄心靜坐,聽其自然。

以上練功時機雖為一種修鍊準則,但也不必拘守。至於練功方位,古人認為,自然界五方氣sè與人體臟腑之氣相通,人體能收五方之氣sè而養五臟。

根據東南西北四方練功,東方屬木,南方屬火,為陽方。西方屬金,北方屬水,為yīn方。對易小寶來說,時辰和方位練功法都不在話下,以他深厚的易經基礎,這些都是小菜一蝶。

只是讓他感到新奇的是,竟然還有根據rì月星辰定向來練功的。以前看書的時候都沒太注意到這回事。古人認為,月屬yīn,rì為陽。一般初練功的人在夜晚可面向月亮或北斗星方向練功,白天可面對太陽的方向練功,這樣有助於自身體內的yīn陽平衡。

看到此,易不寶竟不知不覺自行進入到了修鍊的狀態之中,而且他很快就入定了。這一次不同的是,他由閉息法慢慢進入到了胎息法。胎息的修習,便是以後天之氣,接引先天之氣,通過意守望和氣貫臍部「下丹田」,以「重返嬰兒」,這便是胎息修習的主要方法,這也意味著他向修道之路又邁進了一步。

時間過的很快,當易小寶收功之時,已然是下午兩點多了。這一次他的修鍊時間比前兩次稍微長了點,但是他體內的真氣也更加成熟了。他幾乎可以控制體內那股緩緩流動的內氣,只要他意念稍動便可推動內氣沿經脈周流。

這對他來說是個相當誘惑的信息,雖然如此,但他還是不敢急於求成,任由體內那股內氣緩緩沿經脈運行。良久之後,待那股氣流再次回歸丹田,這才收功起身。

睜開雙眼,易小寶又感覺自己的視力好了不少,而且他還感覺身體輕飄飄的,走起路來竟沒一點聲音。若是此時有旁人看見他的話,一定會震驚無比,此時的他眼露jīng光,眼神清澈無暇,就好像剛出生的嬰兒那般天真純凈。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