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位武王之中,顏柏全家世代都是顏驚雷家的家奴,顏寒是顏驚雷的兒子,都不敢對顏驚雷的命令有絲毫質疑,只有韓陽和葛華仗著結拜兄弟的身份,還敢勸解一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都來讀手機版閱讀網址:m. (感謝好友天道石偉的打賞支持,樂樂拜謝!)

四位武王之中,只有韓陽和葛華仗著結拜兄弟的身份,還敢對顏驚雷勸解一二。

「老二、老三,你們糊塗啊!」顏驚雷也低聲回答道:「今日之局勢已不可善了,我們不殺這幾人,眼前便是一死;殺了這幾人,也必須立刻逃亡,方有可能躲過元武學府和馭獸宗的追殺……」

「反正都是要拋家舍業了,又何必在乎這些人的死活?讓他們先上,哪怕消耗一些對方的力量也好,我們要盡量保證自身的安全,若是帶傷逃亡,能跑出多遠去?」

「爹,我們非逃不可么?」說話的是顏寒。

顏金已死,顏寒就是銳金門的唯一繼承人,他自己剛剛突破武王境界不久,顏驚雷又晉級武皇,這段時間對顏寒來說,正是春風得意,驟聞要拋下這一切富貴榮華,顏寒當真是萬分的不舍。

「不逃?不逃你就留下來等死吧!」顏驚雷狠狠地盯了顏寒一眼,怒聲道。

顏驚雷的家教甚嚴,他這一發怒,顏寒立刻就不敢多說了,只是再看向包圍中的羅瑞峰等人時,眼神中已是充滿了怨毒。

「還等什麼?動手!」顏驚雷看了下一切準備就緒的銳金門弟子,大聲喝道。

「是!」

主持連環銳金弩箭陣的弟子應諾一聲,隨即大聲喝道:「所有人注意,三段式、覆蓋性攻擊,循環發射,準備……」

「唰!」

所有的連環銳金弩全部舉了起來,做好了發射的準備。龍天等人也不敢大意,凝神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且慢!」

「誰敢?」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幾聲大喝陡然傳來,隨即,從廣場之外「呼啦啦」衝進來一大群人,手中竟然也都端著連環銳金弩,箭尖卻是都指向了銳金門的弟子。

見狀,銳金門主持的那位弟子,已經到了嘴邊的「射」字卻是不敢出口了,局勢很明顯,只要他敢下令射擊,勢必就會是一場混亂的對射。

他們對能不能射死包圍圈中的幾位武王毫無把握,但是剛剛衝進來的這幫人,卻絕對有把握將他們絕大多數的人射成刺蝟。

銳金門的弟子們不敢動彈,外面衝進來的人卻是毫無顧忌,迅速的在包圍圈之外又形成了一個包圍圈,一個盯一個,將銳金門弟子全部包圍。

銳金門的弟子不是不想反擊,只是根本不敢亂動,他們的弩箭本來是對著龍天他們的,如果調轉箭頭對外,一來不如外面的人速度快,二來也怕龍天等人趁機暴起攻擊。

那可是八名武王,他們全力應對都不見得能討了好去,哪裡還敢分神?所以,毫無懸念的,銳金門弟子便被全部解除了裝備,控制了起來。

「少主,你們沒事兒吧?」控制住銳金門弟子之後,幾名五六十歲的老者,從包圍圈外擠了進來,對著羅瑞峰躬身施禮,恭敬的問道。

「劉伯、趙叔,我不是說過了么,叫我小峰就行,我早已經不是什麼少主了。」羅瑞峰連忙攔住幾位老者,埋怨道。

這幾位,都是當年拚死將他救出,並含辛茹苦將他撫養成人的忠僕,在羅瑞峰的心中,他們就是自己的親人長輩,而不是什麼下人。

「平時無妨,在這種正式場合,規矩還是要有的。」幾位老人卻是很堅持,一定要按規矩來。

「劉健、趙忠,原來是你們幾個奴才,你們竟然敢壞我好事?」這時,顏驚雷終於認出了這幾名老僕,怒聲吼道。

「姓顏的,當年你喪盡天良,毒殺老爺全家,今天,我們就是來為老爺夫人報仇的。」幾位老僕看到顏驚雷,一個個都是目眥欲裂,恨不得食其肉飲其血。

「就憑你們?」顏驚雷不屑的冷笑道。

「我們是沒用,但是天可憐見,少爺學了一身的本事,今天就是來為父母全家報仇的。」幾位老僕,全部都驕傲地挺著了胸膛,羅瑞峰是他們幾人一手拉扯大的,他的每一點成績,都令他們驕傲不已。

「好,我倒要看看,你們的少爺憑什麼報仇,就憑這幾個中低階的年輕武王么?」顏驚雷冷笑不已,邁步走進了廣場,韓陽、葛華等人隨後跟上。

說實話,一旦下了殺心,顏驚雷反而沒有那麼驚懼了,他畢竟是武皇強者,身邊還有四名武王,對於大部分都只是初階武王的羅瑞峰等人,還真是沒怎麼放在眼裡。

之前怕,怕的是元武學府和馭獸宗的報復,此刻既然決心已下,反而到沒有了那麼多的顧慮。

「你們四個自己找對手,老二、老三速度解決自己的對手后,幫顏柏和寒兒一把。」顏驚雷傲然道:「至於那兩個中階武王,羅家的餘孽,還有那個大個,都交給我了。」

不得不說顏驚雷還是有眼力的,龍天、羿烈、羅瑞峰和孔龍四個實力最強的,都被他挑了出來,不過正常情況下,一名初階武皇,同時對付兩名中階武王和兩名初階武王,應該是毫無壓力的。

而韓陽和葛華都是經驗豐富的老牌中階武王,各自對付一名初階武王,應該也是很輕鬆的,至於顏柏和顏寒,只需要拖住對手,這一仗就已經是贏定了。

只不過顏驚雷的安排,只是基於正常情況下的,用於龍天等人的身上,可就是大大的失算了。

「喲呵,好大的口氣!」龍天冷笑一聲,嗤笑道:「一名初階武皇而已,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吧?」

「峰子華罡一組,孔龍孔雀一組,各自纏住一名中階武王,清風對付那個小的,剩下一個交給謝靜,記住,速戰速決。」

龍天迅速的安排好戰術,自己手中長槍一擺,卻是獨身攔在了顏驚雷身前,羿烈則是遠遠的拉開了法器長弓,法器長箭遙遙指向顏驚雷。

「法器?竟然全都是法器?」顏驚雷眼瞳一縮,目光在龍天手中長槍和羿烈手中的弓箭上來回梭巡,流露出掩飾不住的貪婪和喜色。 (感謝好友落花殤寒的600幣賞,潤德先生、yuelan的打賞支持,漂泊的雲99的月票支持,樂樂拜謝!)

「法器?竟然全都是法器?」顏驚雷眼瞳一縮,目光在龍天手中長槍和羿烈手中的弓箭上來回梭巡,流露出掩飾不住的貪婪和喜色。

「想不到即將踏上逃亡之路,還會有寶貝送上門來!」

顏驚雷喜不自勝,他已經晉級武皇,有能力將法器的威力都發揮出來了,但是就憑他實力和銳金門的財力,根本就找不到也買不起法器,想不到下定決心逃亡之際,竟然有兩件法器送上門來。

法器,可不只是材質堅硬刃口鋒利那麼簡單,法器在煉製時,都會鐫刻陣法在其中,一般包括攻擊法陣、防禦法陣和聚靈法陣等。

法器根據煉器人的實力、煉製材料的優劣以及鐫刻陣法的多寡,而分成不同的等級,可以將使用者的攻擊威力放大數倍乃至十幾倍,這才是法器真正的威力所在。

只不過,一般法器都需要至少武皇級的修為,才能夠激活其中的陣法,將它真正的威力釋放出來,所以雖然見龍天和羿烈手中的都是法器,顏驚雷卻有喜無驚。

他壓根不認為,龍天和羿烈有能力發揮法器的威力,只是滿腦子的興奮,有了這兩件法器,再加上手下四大武王,自己不論逃到哪裡,都一樣可以混的風生水起。

「兩個小傢伙,看在你們給我獻寶的份兒上,我等一下會給你們一個痛快的,哈哈哈……」

顏驚雷猖狂大笑著,揮舞著手中的橫刀,合身撲向了龍天和羿烈,完全將羅瑞峰和孔龍拋在了腦後。

由於顏驚雷主動放棄了自己的戰術安排,所以其他人很快便按照龍天的安排,廝殺在了一起。

可是這一交上手,顏驚雷才驚訝的發現,自己之前估計的似乎太過樂觀了,這幾個年輕人,竟然個個都很不簡單。

原本在顏驚雷的想法中,就算按照對方的戰術安排也無妨,韓陽和葛華都是老牌的中階武王,戰鬥經驗豐富,一人對付兩個初階武王應該沒有什麼問題,顏柏和顏寒也都是初階武王,一對一也不會輸給對方。

只要自己速戰速決,先以雷霆之勢擊敗或控制住龍天,然後以龍天作掩護,必可輕鬆解決羿烈,以他一個初階武皇的修為,想要解決兩名中階武王,那還不是手到擒來。

然而交上手才發現,一切都沒有他想的那麼簡單,只是一個龍天,一柄長槍施展開來,他顏驚雷竟然一時之間攻不過去,雖然他佔據著上風,但偏偏就是攻不破龍天連綿的槍勢。

如果只是這樣倒也就罷了,畢竟他還佔據著上風,他自信只要再加把勁,拿下龍天也只不過是多費點力氣而已。

可是顏驚雷怎麼也想不到,他認為絕對不會有問題的四位手下,竟然從戰鬥的一開始就全面的落在了下風,形勢岌岌可危。

羅瑞峰身負血海深仇,仇人在前早就紅了眼睛,所以一動手就是戮力以赴,招招都是拚命的打法;靳華罡雖然平時話不多,但只要動起手來,卻也絕對是個不要命的狠角色,這點從他參加元武學府入學考核時候的表現就能看得出來。

韓陽雖然是老牌的中階武王,但是面對這麼兩個一上來就彷彿要同歸於盡一樣瘋狂進攻的拚命三郎,卻是心理準備不足,先手一失,竟然便再也扳不回來,一路被羅瑞峰和靳華罡壓著打。

孔龍的功法武技本就是走的剛猛的路子,而且在眾兄弟中,實力除了龍天和羿烈也是首屈一指的,孔雀雖然稍遜一籌,但卻是從小與孔龍一起長大形影不離,兄妹間的配合無比默契。

而且,孔龍和孔雀兄妹從小修鍊的就是元武學府的高級功法武技,起點就比一般武者高出許多,所以在兄妹二人的聯手之下,葛華雖然不像韓陽那般狼狽,卻也只是旗鼓相當,絲毫占不到半點上風。

顏寒和沐清風雖然都是初階武王,甚至顏寒晉級比沐清風還要稍早一點,但是他一個銳金門的少門主,卻是怎麼也不可能像沐清風那樣,屢屢的在生死之間磨礪自己。

在沐清風速度極快而又狠辣果決的攻擊之下,顏寒從一開始就陷入到了全面防禦毫無反擊之力的局面。

如果只是這樣也就罷了,讓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謝靜和顏柏的戰鬥。

一開始,除了龍天等兄弟外,沒有人看好謝靜。顏柏雖然也是初階武王,但是年紀擺在那裡,無論是真元的雄渾程度還是戰鬥經驗,都不應該是謝靜這麼個嬌滴滴的小姑娘所能比擬的。

所以雖然韓陽、葛華和顏寒都對自己在戰鬥中處於下風感到了驚訝,心中卻沒有太多的恐懼與擔心,只要顏柏迅速地解決了謝靜,到時候四打三,他們還是佔據優勢的。

可是誰能想到,就是所有人都不看好的謝靜,卻是第一個解決對手,結束戰鬥的人。

謝靜和顏柏的戰鬥是最後開始的,但卻是結束的最早的,交手不過三五個回合,就聽得顏柏一聲凄厲卻短促的叫聲,隨即一頭栽倒在地,就那麼沒有了聲息。

眾人都是大驚,這時才注意到氣定神閑的謝靜左臂上,不知何時纏繞了一條全身潔白如玉的蛇兒。

「碧睛白玉蛇?!」人群中有識貨的,當即便是驚叫了出來。

碧睛白玉蛇雖然體型不大,模樣可愛,但卻是不知不扣的五級巔峰獸王,無論是速度、毒性還是身體的堅硬程度,都是五級獸王中數的上號的,別說顏柏一開始就對謝靜存了輕視之心,就算他全力以赴,也絕不可能是碧睛白玉蛇的對手。

只是謝靜這麼一個嬌滴滴的小姑娘,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本事,讓碧睛白玉蛇認主,收為獸寵的?

要知道,一般魔獸在晉級五級獸王之後,便都會靈智頓開,擁有了自己的思想,所以如非特殊原因,很少有獸王、獸皇會願意成為人類獸寵的。

謝靜可沒功夫去理會別人在想些什麼,輕鬆解決了顏柏之後,身形一晃,已經加入到了顏寒和沐清風的戰局之中。

龍天說過的,速戰速決!

顏寒本就處於絕對的下風之中,還在等著顏柏取勝後來幫自己呢,驟見顏柏身亡,大駭之下早就已經亂了陣腳,此刻看到謝靜又向自己攻來,竟然想都不想,轉身就跑。

可是顏寒卻忘了,他的對手沐清風是風屬性的,速度與實力本就在他之上,他全力防守的時候還能抵擋一二,如今轉身就跑,卻是給了沐清風絕佳的機會。 (感謝好友黎家大少爺的打賞支持,樂樂拜謝!)

人如風,刀如風!

顏寒只覺得一陣疾風掠過,隨即咽喉便是一涼,然後他全身的力氣與生機,都隨著咽喉處飈射而出的鮮血,迅速的流逝著,沒等他反應過來,意識就已經被無邊的黑暗徹底吞噬了。

解決掉顏寒之後,謝靜和沐清風並沒有分開,而是一起沖向了正在與孔龍孔雀兄妹戰鬥的葛華。

羅瑞峰和靳華罡現在本就佔據著上風,並不存在什麼危險,所以謝靜和沐清風要做的,就是要集中優勢兵力,將敵人一個個的速度解決掉。

所謂傷其十指不如斷其一指,就是這個道理了。

葛華全力以赴,也只是與孔龍孔雀兄妹鬥了個旗鼓相當而已,謝靜和沐清風這一加入進來,他頓時便招架不住,甚至沒用謝靜祭出碧睛白玉蛇,便已經死於圍攻之下。

片刻之間連斃三敵,本來就在羅瑞峰和靳華罡的夾攻下左支右拙的韓陽,看到謝靜孔龍等四人又向自己包圍過來,便知道自己是在劫難逃了。

這韓陽倒也是有點血性,一咬牙,體內真元頓時逆轉,丹田鼓盪,身體也開始出現膨脹的趨勢。

「不好,他要自爆,速退!」

靳華罡發現形勢不妙,頓時大喝一聲,拉著羅瑞峰便向後疾退,而謝靜等人,也已經停下了包圍過來的腳步。

「想走?乖乖的給我陪葬吧,哈哈……」韓陽滿臉猙獰的狂笑著,張開雙臂向著急退中的羅瑞峰和靳華罡撲了上去。

羅瑞峰和靳華罡是倉促而退,韓陽卻是心萌死志蓄勢而發,眼見得,羅瑞峰和靳華罡的速度,是來不及退出韓陽自爆所能波及到的範圍了。

就在這時,韓陽疾撲的身形卻猛的一頓,隨即他那布滿猙獰笑容的臉上,流露出了一抹極其古怪的表情。

他緩緩的低下頭去,卻看到在他的丹田之處,赫然出現了一個兒臂大小、前後通透的窟窿。

窟窿不大,卻在破壞了他的自爆之餘,順便奪去了他所有的生機,韓陽憋著最後一口氣,抬起頭來,茫然的向前看去……

就在他抬起頭來的瞬間,一條白影從他的身後一閃而過,掠到了他前方不遠之處,亭亭玉立的謝靜身上。

是碧睛白玉蛇,雖然剛剛在韓陽的身上鑽出了一個血淋淋的透明窟窿,但是它的身上卻依然是潔白如玉,沒有沾染一絲的血跡,盤在謝靜的手臂上,乖巧的搖頭擺尾,似乎在邀功一般。

「死在五級巔峰獸王手下,不冤……」

韓陽苦笑一聲,那口氣再也憋不住吐了出來,隨即便直挺挺的一頭栽倒在地,再也沒有了半點氣息。

至此,顏驚雷手下的四大武王,不但沒有如他想象當中的佔盡上風,反而在不到一炷香的時間裡先後斃命,黃泉路遠,結伴而行,倒是也不寂寞。

這其中,謝靜的獸寵,五級巔峰獸王的碧睛白玉蛇居功至偉,若沒有它,就算羅瑞峰等人最後能夠取得勝利,也必須經過一番苦戰,耗時良久不說,想要不付出一定代價就擊殺四大武王,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別的不說,就是韓陽最後的自爆攻擊,不是碧睛白玉蛇的話,眾兄弟就都會或輕或重的受到一定的傷害。

羅瑞峰和謝靜等人來不及慶幸,紛紛沖向了龍天和顏驚雷的戰場,雖然沒有貿然加入攻擊,卻是隱隱的對顏驚雷形成了一個包圍圈,個個虎視眈眈,伺機而動。

顏驚雷的心猛地沉了下去,他沒有想到,這些年輕武王們的戰鬥力竟然如此強悍,更沒有想到,自己的四大武王竟然如此不堪一擊,竟然在短短的時間之內被對方一一擊斃,全軍覆滅。

走,馬上走!

顏驚雷幾乎在瞬間就做出了決定,此刻再不走,等這些年輕武王們的包圍圈形成,他恐怕就是想走都走不了了。

別的不說,只憑那個小姑娘手中的碧睛白玉蛇,就足以給他帶來極大的威脅,更何況,還有八名戰鬥力強悍的年輕武王。

手中橫刀瞬間斬出一片刀幕,將龍天的攻擊隔絕在外,顏驚雷隨即瞅准空擋,抽身便退,那是包圍圈尚未合攏的一個缺口,顏驚雷有足夠的信心,出其不意之下,他完全有把握衝出去。

他一名初階武皇,只要能夠衝出包圍圈,反攻全殲對方自然是不可能,但是他若想走,也沒人能夠留下他。

只不過顏驚雷還是小覷了龍天和羿烈聯手的威力,剛才他們之所以沒有爆發,除了不想暴露太多底牌之外,只是想要確認羅瑞峰等人的安全而已,可是顏驚雷竟然想逃,卻哪裡有這麼容易?

「困陣,起!」

剛才在戰鬥中悄悄布下的陣法,被龍天瞬間啟動,這種倉促間布下的陣法,自然是困不住顏驚雷這樣一位武皇強者的,但是耽擱他幾個呼吸的時間,還是綽綽有餘的。

顏驚雷感覺到身上驟然一緊,周圍的空間都似乎凝固了起來,立刻反應過來,自己是陷入到陣法之中了,只是這種簡單的陣法,卻還困不住他。

「這種程度的陣法,竟然也想困住我?痴人說夢……」

冷笑聲中,顏驚雷驟然發力,困住他的初級陣法立刻承受不住,當即分崩離析,化為無形。

「一箭追魂!」

就在這時,一直瞄準顏驚雷的羿烈也動了,法器長箭如一道驚鴻,直奔顏驚雷的面門而來。

顏驚雷不假思索,手中橫刀上撩,頓時便磕飛了長箭,口中嗤笑道:「這種力道,未免太弱了些吧?」

羿烈一言不發,手中長箭卻是接二連三的連珠射出,疾如閃電,迅如奔雷。

「二箭奪命,三箭驚風,四箭破雲,五箭裂天……」

一口氣將落日九箭中自己可以完全掌控的前五箭全部射了出去,羿烈才停了下來,長出一口氣。

這不是拚命的時候,沒必要透支功力與生命力,羿烈相信,這五箭足以令顏驚雷全神應對了,就算最終傷不了他,也已經給龍天爭取到了足夠的時間。 (感謝好友潤德先生的打賞支持,天色楓紅、漂泊的雲99的月票支持,樂樂拜謝!)

果然,見蘊含著充沛真元的長箭連珠而至,顏驚雷的臉色也凝重了起來,雙手持刀,真元洶湧的輸出,準確而迅捷的將長箭一一格擋開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