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武大會,各憑本事,尊九五死在我手裡,這事情就算了結,我日後也不會無緣無故的就惹你,你為何還要殺我?」

「你還是不懂。」

皇太始看著方恆,「你和我們,是沒有直接的衝突,但是,你未來的強大,就已經是一種衝突。」

聽到這話,方恆一愣。

下一刻,方恆的眼中就露出了一抹明悟之色。

「原來如此,原來是這樣!混亂陸界,一共就這麼多的真武強者,好的資源你們占著,眾人的臣服你們享受著,我的出現,就會讓你們本來應該享受的東西減少,是這意思么?」

「這,你才算是明白了。」皇太始點頭,「混亂陸界就這麼大,玄天府扔下的肉餅,也就這麼大,我們幾個人已經分得很好了,你若是成長,我們吃什麼?我們享受什麼?」

話語落地,方恆不再多說。

現在他算明白了,他明明和對方沒這麼大的仇,對方為何還非要殺他。

說白了,他的強大,本身就是罪。

沒人能比他們更強大。

一旦發現比他們還要強的人,他們會扼殺在搖籃中,只有這樣,他們才能確保自己的利益不會受到侵害。

突然間,方恆的眉頭一挑,露出了笑容。

「為何發笑?」

「因為你們可笑。」方恆笑道,「你們剛才說,會畏懼我的未來,其實我覺得,你們更應該畏懼現在。」

「現在?」

皇太始眉頭一皺,「現在的你,只是虛武九重,根本不是我們任何一人的對手,為何要畏懼。」

「呵呵,我沒說畏懼我。」方恆笑了笑。

「他說的畏懼,是讓你們畏懼我!」

砰砰!

接連兩道爆響聲響起,下一刻,皇太始和玉家老者的身體便猛然一震,滿口噴血!

場中突然出現了一個人。

一個身穿白袍,面容冷酷的中年人!

「岳雲!」

一看到這個中年人,皇太始和玉家老者的臉色都是一變。

「正是我!」

中年人冷喝一聲,眼神中滿是殺意,「方恆,是我玄天府重要人物!更是我玄天府重要的合作者!掌門有令,混亂陸界之內,誰敢動他,誰就是動玄天府!你們兩個,一個身為皇武大陸的統治者,一個身為混亂城的霸主,卻敢違法掌門命令,這是死罪!」

聽到這話,皇太始和玉家老者的臉色都變了。

「但是,念在你們多年臣服在玄天府之下,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你們,自廢五十年修為吧!」

冷冷的話語說出,皇太始和玉家老者臉色都陰沉了下來。

下一刻,兩人就對視一眼,竟毫不猶豫轉身就跑!

五十年修為!就算他們是真武境的強者,壽元和生命都有數百年之久,這五十年的修為,也不是隨便就能捨棄的!

反正玄天府又不是殺他們,跑了之後,玄天府也不會對他們如何。

「哼,不給?」

見到這一幕,岳雲冷哼一聲,「不給我就自己拿!不過不再是五十年了,是一百年!」

轟!

話語之間,岳雲的身體就是一震,下一刻,一股青色的光華就爆發出來,當場就化為了兩道流光,穿破層層空間,直接刺向了這兩人。

「玉石之變!」

「天子御龍!」

兩道大喝聲傳出,只見遠處的天空中,皇太始化為一條金龍,快速無比的向著遠方飛去,玉家老者也一瞬間進入了大地之中,似乎不見蹤影。

「定魂槍,給我出來!」

嗡!

暴喝聲從岳雲嘴裡吐出,下一刻,只見從他身上飛出去的兩道青色光華就一下變為了鋒銳的槍桿,一隻刺向金龍身軀,一隻刺向大地之內。

轟隆隆!

大地開裂,虛空破碎,下一刻,只見那遠處天空中的金龍就一下化為了皇太始,滿嘴噴血,大地之中,也飛出了一個臉色蒼白的人,正是那玉家老者。

「嘿嘿,一百年修為,是我的了,廢魂!」r1058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話語吐出,滿嘴噴血的皇太始和臉色蒼白的玉家老者身上都飛出了一道青色光華,直接回到了岳雲的身體中。

下一個瞬間,這個岳雲的氣息就似乎強了一些。

「可惡!」

見到這一幕,皇太始和玉家老者都是大怒,只是卻不敢在動彈。

「哼,兩個廢物。」

看著這兩個人憤怒的臉頰,岳雲冷哼一聲,「連誰是主人誰是狗都無法分別,我真不明白你們這些年是怎麼活下來的。」

毫不掩飾的羞辱話語吐出,皇太始和玉家老者都是拳頭握緊,額頭上的青筋都快爆出來了。

誰是主人誰是狗,他們當然明白,玄天府是主人,他們就是狗,只是,他們只是玄天府的狗!

方恆,算什麼!

「還不明白?」

見到這兩人還不走,岳雲眉毛一挑,冷冷道,「從方恆成為比武大會第一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經是我玄天府的人了! 豪門通靈少夫人:奪吻99次 所以,他就是你們的主人!你們,就是狗!明白了嗎!」

話語吐出,方恆笑了笑,皇太始和玉家老者,卻是臉色一變。

「就算是比武大會的第一,他又憑什麼得到玄天府的重視……」

「玄天府做事,豈是你們這些狗能明白的。」

岳雲冷笑道,「現在,滾!再不滾,留的就是你們的命!」

聽到這話,皇太始和玉家老者都是臉色難看。

他們知道,有岳雲在這裡,他們真的無法在動方恆了。

「兩位好走。」

方恆也在這時候淡淡道,「今日之事我記下了,日後有機會,我必會報答。」

話語落地,皇太始和玉家老者都是身體一震,死死的盯了方恆一眼,直接離開。

不離開沒辦法了,岳雲在此,他們根本就不是對手。

方恆也一直在看著他們,沒有半點畏懼,等他們徹底離開之後,他的臉上才露出了冷笑。

他知道,從今以後,他又要多出兩個必殺之人了。

轉身,方恆恭敬的對著岳雲行了一禮,」多謝前輩搭救。「

「不用,這是我的職責。」岳雲一笑,看著方恆道,「不過我倒是沒想到,你小子這麼厲害,這才虛武九重,就能把這兩個傢伙耍的團團轉,要是到了真武,那還了得。」

「前輩剛才一直在看?」方恆問道。

「對,老聽掌門誇你,我也有些不信,所以才沒第一時間出來,就想看看你的本事。」

岳雲笑道,「現在看來,你小子的本事地卻是不錯,我喜歡。」

聽到這話,方恆苦笑一聲,他剛才是拿命在跑,差點沒動用天星珠!

「行了小子,你的本事我見了,日後我自然不會在這麼讓你陷入險境。」看到方恆苦笑,岳雲笑道,「你走吧。」

「那好,多謝前輩。」

聽到這話,方恆也沒再說什麼,乾脆一抱拳,就直接離開。

方恆離開之後,岳雲還一直站在原地,沒有動彈。

嗡!

驀然間,一道青色的光華在岳雲的面前閃爍,很快就形成了一面水鏡,水鏡中,出現了一道人影,正是玄天法!

「事情辦得如何?」

淡淡的話語從玄天法嘴中問出。

「辦妥了,兩人都被我趕走,只不過不是五十年的修為,我拿了他們沒人一百年的修為。」岳雲笑了笑回答。

「嗯,一百年也不過分,對這兩個老傢伙來說,他們很快就會恢復的。」玄天法點頭,「方恆,怎麼樣?」

「很不錯,面對那兩個老東西都能應對自如,而且看起來氣定神閑,應該還是有什麼手段。」岳雲道,「要不要試探一下?」

「不!」

岳雲的話語剛說完,玄天法就是一擺手,「他,是天才中的天才,這種人,不能得罪,我們只需要幫他解決麻煩,讓他對我們玄天府產生好感,這就足夠了。」

「嗯。」岳雲點點頭,「不過那兩個老傢伙怎麼辦?雖然是狗,不過也有些用,我們這麼對他們……」

「狗就是狗。」玄天法淡淡道,「高興了給他們塊骨頭吃,不高興了,就得打,這不需要我們擔心,而且,他們不是想要殺方恆么?等方恆從那世界中出來,想必力量也會變強了,這兩條狗,正好送給方恆來殺。」

「好,既然掌門有了決定,那我自然遵從。」岳雲回答。

「嗯,去吧,保護好他……」

砰!

話語之間,鏡像破裂,玄天法的身影消失無蹤,岳雲的身影,也憑空不見了。

此刻的方恆,當然不知道他走之後玄天法和岳雲的交談,他已經回到了金鷹的背上。

「大哥!你怎麼樣!」

一見到方恆,王猛和秋元就立刻起身問道,方恆笑著擺了擺手,「沒事了。」

「剛才的那兩個……」

「他們不算什麼,早晚要死的東西而已。」方恆一擺手,沒有說出那兩個人的身份,笑道,「行了,不說了,都修鍊吧。」

話語之間,方恆就閉上了雙眼,開始修鍊,王猛和秋元見到方恆這麼說,也都默契的沒有多問,拿出那些靈能陣石開始吸收起來。

見到王猛和秋元兩人都沒有多問,方恆心中也鬆了口氣。

要是這兩人非要問剛才那兩個傢伙是誰,方恆是不能瞞著的,只是說出來,卻沒有半點好處,只能給他這兩個兄弟增添壓力。

他們還太弱了,給他們這麼多的壓力,是很難讓他進步的,壓力變成動力這種事情,需要適量,過了就只能被壓塊,好在的是這兩個人沒多問。

「呵呵,你們,也成長了啊。」

暗道一聲,方恆心中很是高興,知道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這本身就是一種進步。

時間過的很快,眨眼間,就是兩天的時間過去了。

兩天之後,方恆等人都從金鷹背上睜開了雙眼,臉上露出了笑容。

他們都感覺到了下方的熟悉氣息,這是北方大陸的氣息!

「哈哈,大哥,我們回來了!」

王猛大笑一聲。

「是啊,回來了。」方恆笑道,目光看著下方的人群,眼神中充滿著溫馨。

到底是自己成長的地方,就算靈氣質量不怎麼樣,也依舊讓他親近。

「恆弟,這就是北方大陸嗎?」

就在這時,趴在金鷹上睡覺的梅兒也一下睜開了眼睛,好奇的問道。

「是啊。」方恆笑道,「這就是我的家,也是梅兒姐的家。」

「哦。」梅兒點了點頭,突然笑道,「這裡的人好弱啊。」

「呃……」

方恆幾人都是一愣,最後方恆笑道,「雖然弱,但是人都還算是不錯的。」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