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王不管你是怎麼想的,但是現在的鳳家,可經不起折騰,這兩年,王上怕是已經在著手除掉你們了,功高蓋主的道理,你我都懂,鳳家再強大,終究,也只是四大家族,也只是臣!」

聞言,鳳子暝淺淺一笑,帶著一股莫名的自信:「多謝衡王殿下的提醒,只是,有一點,子暝子網衡王殿下也能夠明白,功高蓋主,這話不假,可,若是從未有主,何來蓋主?」

鳳家,從來就不是什麼王城的附屬品,亦不是為什麼勢力而活! 他們,只為自己生,為自己死!

「你……」墨子衡還想勸,但是看如今鳳子暝的樣子,也只能在心裡暗自搖頭,無奈的帶著那被打的小世子,拂袖而去。

其實說白了,他就是借著自己的兒子被打的事情,找一個光明正大的來鳳家傳話的理由罷了……

果不其然,在他離開鳳家之後,一個身影,就悄無聲息的,進了宮。

「你說的,可是千金萬確?」

「屬下不敢有任何欺瞞,我親眼看著衡王殿下帶著被打的鼻青臉腫的小世子上鳳家找茬,走的時候,也是負氣離開,如今,這衡王殿下,怕是再也不會站在鳳家那裡了。」

「哼,那可未必,他當年自作聰明的放棄繼承權,還有兵權保命,不可能就是為了這麼碌碌無為的過後半生,你繼續盯著。」一道尖尖細細的,帶著陰柔的聲音,從屋子裡傳來,透露著幾分凌厲。

「是,屬下遵命。」

「鳳翔山啊鳳翔山,你鳳家又出了一個先天金色斗靈之魂的人,怎麼能讓人不把你放在風口浪尖?」

……

鳳九歌從賭坊回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到最後,鳳流玥實在是沒東西可抵押了,總不能真的讓她把衣服脫下來吧?

所以,兩人的這次交手,算作是鳳九歌的勝利。

好在這鳳流玥性子雖然潑辣,但是還算是講理,關於鳳流夜那件事,已經不跟她計較了,就是不知道,那個被打的世子,有沒有上門啊……

想到這個,鳳九歌的神色又黯淡了幾分,現在的鳳家,並不像表面上那樣的風平浪靜,總覺得,有一股違和的壓迫感,倘若哪天這個導火索出現,鳳家有可能,就徹底爆發了。

根據今日她的觀察,幾位舅舅對母親還是不錯的,甚至,提起她,都會懷念,就是不知道,現在她的母親,是死是活?

還有那個根本就不知道是誰的父親,與幻獸生下孩子,在當時絕對是傳奇了,鳳家竟然一點也沒有什麼反應,實在是太詭異了。

包括今天,哪怕是看到這跟她母親那麼想象的臉,除了幾個小屁孩激動了一下,其他的長輩,都十分的平靜,平靜到,讓她覺得可怕。

鳳傾顏死了嗎?

潛意識裡,鳳九歌覺得,沒有,她一定還活著,在某個地方,還有那個小偷,來鳳家偷東西,偷的是什麼呢?

為什麼三更半夜,鳳子暝會在自己父親的院子里,還是偷偷地藏著,他想做什麼?

暗殺鳳翔山?

這個念頭一出,鳳九歌就被自己的離譜給嚇到了,這怎麼可能呢,鳳子暝看上去,還是個謙謙君子的,眼睛,是做不了假的。

還有一點,她很在意,鳳家的人,少的離譜!

不管是下人,還是嫡系,都少的離譜!

當然,她知道,有些少爺小姐根本就沒有露過面,但這也恰恰說明了鳳家的詭異之處,在自己家裡,竟然還有人藏起來,實在是,想不通。

「九少……呃……九小姐,您回來了?」鳳謙從對面走來,他身後跟著幾個清一色粉衣服的少女。 「這是指派到你那裡的丫鬟,以後,他們就負責伺候九小姐你的起居了。」

鳳九歌掃了一眼那幾個丫鬟,就下意識皺眉拒絕,只是,她剛張嘴,就看到鳳謙朝她不停的眨眼示意,意思是,不能拒絕!

一瞬間,鳳九歌就明白了這幾個丫鬟究竟是怎麼回事,說是伺候的,其實是監視吧?

這鳳謙是外公的人,而現在,他都不讓她得罪的人,在這鳳家,除了外公,還有誰是掌握大權的?

心裡打著小九九,鳳九歌面不改色的揮了揮手:「行,你們幾個先上我那院子里等著吧,我待會就回去了。」

「九小姐,我們要時刻保護你的安全。」站在最前方的丫鬟,身穿的是那粉色丫鬟服飾,卻又比起其他人多了一些別緻,大概,是這群丫鬟的領頭。

她這般說的語氣,可謂是充滿了強勢。

霎時間,鳳九歌那帶著淺笑的臉上,陰雲密布:「爺方才說了讓你回去,你就帶著人回去,這還沒進我的院子呢,就連我的話都不聽了……如此沒有教養的丫鬟,恐怕,我也不怎麼敢收呢!」

開口的那女子臉色一白,卻並未露出驚慌的神色,而是不卑不亢道:「九小姐,我們雖是丫鬟,卻也是鳳家的侍衛,亦是隱衛,都是要保護你的,跟著你,是因為屬下們擔心你的安危……」

「放肆!」

冰冷至極的聲音,女子帶著幾分慵懶的眸子抬了抬,輕飄飄的落在她身上,無形之中,卻又帶著一股強大的壓迫感:「你既然要充做丫鬟在我這院子里,那麼首先,你的稱呼,就是不對的,我可不想,到時候人家說我們鳳家連個丫鬟都教育不好。」

「再者,你既然調到了我的院子,連我的話都不聽,要你何用?」

「滾!」

「九……」

「你們先下去吧,若是再不聽話,那就真的不能留你們了。」鳳謙一開口,那群人瞬間就有了顧忌,對視一眼,灰溜溜的出了紅樓。

「鳳謙叔叔,我有些事,想要問你。」她們一走,鳳九歌就直接開門見山了。

鳳謙瞭然一笑:「九小姐可是要問我這府中的情勢,還有這群丫鬟,究竟是誰的?」

「她們畢竟是府里的隱衛,如此拋頭露面給我當丫鬟,著實委屈了,真不知是誰這麼捨得。」鳳九歌冷哼一聲,語氣里的嘲諷毫不掩飾。

「九小姐今日同流玥小姐鬧了賭坊,還打了衡王殿下的小世子的事情,已經傳得王城人盡皆知了,這丫鬟,說白了,就是跟著你,你亂來的時候,把你抓回來。」鳳謙依舊淡淡的笑著。

說出的話,卻是冷酷無情的:「九小姐昨晚那金色的斗靈之魂已經成為了王城的奇迹,不知道多少人想抓住你然你為他們效力,今日這般拋頭露面,終歸是不太好的,就算是出門,也不該如此張揚,這樣下去,可是會丟命的。」

「鳳謙叔叔說的,我都懂。」

道理誰都懂,可是鳳九歌是誰,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做低調和忍耐!

況且,她也並不是完全不考慮後果的去做事情的。 「鳳謙叔叔以為,讓我有一個紈絝的稱呼好,還是一個絕世天才人人爭奪的好?」

淡淡的一句話,卻瞬間讓鳳謙釋然了,如同在索亞城的時候,他們不都也是以為鳳九歌是個一無是處的小廢物么,可實際呢?

稍稍一想,鳳謙也就不再糾結這件事,而是轉而道:「流玥小姐,並不是鳳家的嫡系小姐,流芯小姐也不是,九小姐你同他們走得近,所以,還是會有影響的,再者,這鳳家,除了族長大人,還有長老,創始鳳家的人,雖說你平時看到做主的是族長,可是其實真正掌控全局的,都是背後的人,我這麼說,想必以九小姐的聰明才智,已經聽懂了。」

「你的意思是,我被盯上了?」鳳九歌眸色沉了幾分。

「小姐知道便好,接下來,小心應對就是,鳳謙告退。」

怎麼會不被盯上呢,突然冒出來一個小丫頭,就成了族長的孫女,還是一個金色斗靈之魂的人,成為眾人的眼中釘,這是她的預料之中,至於成為了鳳家的眼中釘,她倒是有些意外的。

如果鳳謙說的沒錯的話,那真正鳳家背後的,此刻,正在盯著她的一舉一動,判斷她究竟有沒有留下的價值……

方才鳳謙也說了,鳳流玥和鳳流芯都不是嫡系小姐,其實就是想要告訴她,她們兩個,已經是家族棄子了……

她目前所知的,家族最有名的一個小姐,便是那二夫人的女兒,鳳家鳳凰曦,如今正在風雲學院修習,是個先天銀色斗靈之魂的人。

風雲學院?

鳳九歌順手關上自己的房門,轉身就看向手中的戒指:「黃老,你知道風雲學院是什麼嗎?」

「哦,風雲學院啊……」黃老不溫不火的嘀咕了一聲,似乎並沒有多大的興趣。

「死老頭,你到底說不說?快,把你知道的,都告訴爺,不然我跟你沒完!」鳳九歌自認為自己的耐力只有三秒鐘。

「咳……」突然想到了以後的飯菜,黃老秒慫,「風雲學院,就是五大域,我先前不是跟你說過凰翎也是五大域么,風雲學院和凰翎一樣,分別是五大域的兩個首領,九州大陸的精英斗靈師匯聚的地方,大部分有些天賦的,那些什麼,銀色斗靈之魂,金色斗靈之魂的都在裡面,實力還是挺雄厚的,就是進去的話,需要條件,你現在連個大靈師都不是,就別想了。」

銀色斗靈之魂和銀色斗靈之魂者的匯聚地啊……

鳳九歌摸著精緻的下巴,不知道在想什麼。

「哦對了,我可告訴你,不要動風雲學院的弟子,不然,他們護短,分分鐘一堆人過來懟死你!」黃老適時的叮囑了一句。

「那這鳳家的那個鳳凰曦,看來就在哪風雲學院了?」也就是說,別的嫡系天才,應該都是各有歸屬的,只是,她目前還誰都不知道,認識的,都已經是棄子了。

看著門口那亭亭玉立的幾個身影,又是一陣頭疼,怪不得當初墨千邪死活不讓她來鳳家了,現在真是徹底知道了,這鳳家也太複雜了。 「九丫頭,現在,這出也出不去,進,也沒地去的,你怎麼辦?」

「出不去?那不是正好!」鳳九歌不在意的笑了笑,「反正這院子的斗靈之氣這麼充裕,我還是安心修鍊著吧,等我到了大靈師再出去。」

「呃……那起碼要一個月,不,兩個月!」雖然黃老不忍心打擊她。

「管他呢,不是有看門的嗎?」

鳳九歌如今是五階的斗靈師,說起來,從上次在雪林突破到現在,她體內的斗靈之力應該足夠穩固,也足夠充裕了,衝擊第六階,也就是時間的問題,但是現在,顯然是沒有那個時間讓她去慢慢來了。

想到前兩次進階的時候用掉的築基藥劑,鳳九歌突然生出一個詭異的念頭來:「黃老頭,你說,我能不能,自己煉製藥劑?」

「你要成為藥劑師?」

「也不是,就是事實如此,藥劑對進階的幫助確實是很大的,所以我在想要不要自己煉製藥劑。」

「依靠藥劑提升的,終究不如自己腳踏實地的穩固,你懂我的意思嗎?不過,你倒是可以成為煉藥師,畢竟,這玩意值錢啊。」

鳳九歌默默扭過頭,又來了,黃老的猜謎屬性,不過,有那麼一瞬間,她心裡對藥劑師,確實是心動了。

算了算了,眼下,還是解決眼下的事情,當鳳九歌閉上眼睛開始調節自己周身的斗靈之氣的時候,黃老幽幽的跑了出來,盯著鳳九歌那逐漸渾厚的金色斗靈之力看了好久。

實在是奇怪,他上次就發現了,為什麼,這丫頭的進階速度,會這麼快,她不過是就這般調節冥想了一下,那斗靈之魂,就好像是能夠自行增長一樣,一點點變得渾厚,渾厚到一定的程度,她就直接衝擊第六階了。

就算是這丫頭是金色的斗靈之魂,也不至於,有這麼神速的速度吧?

這麼快速的進階,黃老是擔心鳳九歌的根基不穩,當初,他修鍊的時候也算是個天才了,但仍然達不到鳳九歌這個速度,這身體,彷彿就像是為了修鍊而生的一樣。

莫非是……

那個男人的伴生靈?

不,就算是伴生靈,也達不到這個效果!

黃老又陷入了深沉的糾結,然而,在他糾結的時候,鳳九歌的斗靈之魂,已經散發出一股強烈的金光,而後,光芒散去,她的周身,又變得稀薄起來,赤金的斗靈之魂若隱若現,再不似那般渾厚。

這也就說明,她已經成功的進階第六階了,同上次進階到現在,時間的話絕對不長!

黃老十分的不理解,怎麼想都不理解,他此刻真想把鳳九歌的身體解剖開看看,到底是怎麼長的。

一抹赤金,在她的眉宇間浮現,與此同時,鳳九歌的手上,一團金色的火焰,洶洶的燃燒著,那火焰將整個鳳九歌都包圍在了它的保護範圍,這是赤炎獸的舉動,每每鳳九歌陷入這般一動不動的境地,它就會自行保護她的身體。

而這次,忽然,有些不同了……

赤炎獸,在狂躁……

有人來了!!! 這會會有誰來鳳家?

黃老立馬放出自己的神識對整個鳳家進行了探索,這一探索,他發現門口,還真的有人!

而且,不是別人,正是當初,馴化這赤炎獸的凰尊,北凰祤,怪不得赤炎獸會狂躁不已,說起來,這幻獸,終究是那凰尊馴化的,如今,算是見到自己真正的主人,所以,激動了吧?

黃老蒼老的臉上浮現一抹晦暗的色彩,閃身進了戒指里,這不該他插手的事情,他不能插手。

鳳九歌再睜開眼,正好,是有人喊她去大廳,說是,有客人等候多時了。

帶著懷疑,鳳九歌來到了正廳,進門看到的就是外公鳳翔山,小舅舅鳳子暝,二爺鳳子陽,以及,代理家主也就是鳳家大少爺,鳳天城!

呵,這客人好大的陣仗,這麼多人都處理迎接他一個。

嘴邊勾了勾,一抹不屑的弧度轉瞬即逝,餘光,卻瞥到了一個幾天前剛見到的人,那人依舊一身金色的長袍,氣質高貴,赫然就是凰翎的凰尊,北凰祤。

怪不得,竟然讓鳳家這麼多人迎接,原來是五大域的凰尊!

「九九,過來,見過凰尊大人。」鳳翔山朝著她揮了揮手。

「九九見過凰尊大人。」鳳九歌淡定的重複他的話,卻並不行禮。

北凰祤那一雙彷彿看透一切的幽深眸子在鳳九歌身上來回掃視著,片刻之後,他忽然揚起了一抹足以融化冰雪的笑意:「想不到,昔日故人,竟是今日的金色斗靈之魂擁有著,果然,這世間,充滿了奇迹!」

!!!!

這廝,認出她來了!

認出來了!

日了個汪的,眼睛都沒了你都能認出來?哥們,你這眼神挺好使啊!

「故人?」

北凰祤的話,卻是讓鳳家的人怔住了,「敢問凰尊大人,九九丫頭,以前是不是無禮得罪你了?」

啊呸!

分明就是他得罪她好么,外公,你真的是她的親外公嗎?

我瞪,我使勁瞪,北凰祤你若是敢在小爺的外公面前胡說八道,她今天就敢當地撒潑說你那日非禮她!

接觸那吃人的目光,北凰祤的嘴角,不可見的微微抽搐了一下,轉而朝著鳳家的四位解釋道:「許是本尊看錯了,當初在索亞城裡,曾見到過,一個跟九九姑娘很像的……男子!」

「哦……那恐怕,凰尊大人您說的是九歌了,他是不是還有一雙赤金雙眸?」鳳翔山似乎沒多想,隨口問道。

「嗯,族長大人所言不假,那少年,的確是擁有一雙十分震懾人心的眼睛,不過,本尊與他,也不過是一面之緣而已。」北凰祤笑著道。

「況且,今日本尊的目的,是九九姑娘。」

啥?!

你的目的是她?

你想幹啥子?莫不是,跟墨藍楓一樣,還想來***啊?可惜啊,她已經見過墨千邪那面具下魅惑蒼生的臉了,不然,也會乖乖被你的美色折服的。

果然……

鳳家幾人對視一眼,最終,還是鳳子暝被推了出來:「凰尊大人,你的意思是,想要帶九九丫頭去凰翎?請恕在下直言,九九丫頭雖說是金色斗靈之魂,可是,她並不能像凰翎的人一樣,可以馴獸啊,所以,凰尊大人,你還是放棄吧。」 「不試試,鳳家的三爺,你怎麼就斷定她,沒有馴獸師的天賦呢?」北凰祤笑的人畜無害,心裡卻是鐵定了心的,一個擁有王者幻獸血脈的人,怎麼可能不能成為馴獸師!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