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無天看了已經包紮過的傷口,笑著道:「沒事,小傷。」

歐陽老頭說道:「小天,如果是他,我一定會給你個交待。」

葉無天微微一笑:「沒那麼嚴重,老爺子,我只是不想對自己人下手。」

「嗯,說得好,今天這事,你認為是誰?如果不是歐陽豪,誰最有可能?」

「不知道。」今天這事發生得太突然,本應該最有嫌疑的人,現在看來又不像,孫小倩沒那心胸,同時更不會無故被人利用,再有就是,與她之間沒仇恨,她犯不上那樣做。

反倒是歐陽豪最有可能,兩人從爭程可欣開始,對方就開始討厭他,每一次都想盡千方百計對付他。

「琳達在哪?」葉無天帶走琳達的事已不是什麼秘密,當時山上那麼多人在,消息肯定也傳開。

「沒調查清楚之前,她不能走。」葉無天這話無疑等於承認,琳達在他手裡。

「小天,這事得小心處理。」老謀深算的歐陽老頭也不禁為此而擔憂,琳達的身份不簡單,葉無天動不動就人家軟禁,萬一事件處理不好,可不是鬧著玩的,m國作為當今最強國家,對付起來,就不像對付一個人那麼簡單。

「爺爺,你放心,不會有事,我知自己做什麼,放心吧,我很理智,就算他們問起,我也絕不承認。」

對葉無天的安慰,歐陽老頭只能苦笑,理智?這次的事件無論怎麼看都不夠理智,如今正是內憂外患的時候,處處樹敵,又是處處強敵,現在倒好,拿下琳達,又等於向m國宣戰,以前還真沒覺得,原來這小子也是個暴力份子,好戰的傢伙。

今天過來,葉無天是想先禮後兵,日後萬一真被他查到歐陽豪就是幕後兇手,他一定會毫不客氣的收拾對方,到那會,相信歐陽家上下都不會有人敢站出來反對。

與老爺子聊了一會,葉無天便與歐陽幸月一起離開,車上,葉無天看向歐陽幸月,「寶貝,你有很多問題想問我?」

歐陽幸月語氣變柔:「你得小心些。」

葉無天一陣莫名的幸福與滿足,用那隻沒有受傷的手伸過去摸著歐陽幸月左手,「有你,我幸福。」

歐陽幸月破天荒的臉紅,白嫩小手任由葉無天握著,而她則是沉默不語。

葉無天正想著再說些肉麻動人的話去哄歐陽幸月開心,然後晚上與她一起吃飯,至於飯後的主題,嘿嘿!

剌耳的電話鈴聲響起打斷葉無天的計劃,他一連接了好幾個電話,每個電話都是打來關心他,一番電話下來,歐陽幸月已經將車開到樓下。

「買幢別墅吧。」見葉無天講完電話,歐陽幸月趕忙說道。

「咚!」

驚訝過度的葉無天沒拿穩電話,任由它掉落到座位下,而他,內心欣喜若狂,歐陽幸月讓他買別墅?是不是說她也看不下去?忍不下去,不忍心看到他這麼可憐?身邊有那麼多紅顏知己,卻像個單身一樣。

天哥越想越激動,想到自己的幸福生活就要來臨,想到以後每月都可以夜夜生歌,可以那什麼,他就忍不住一陣陣激動,對他來說,再沒有什麼比這更讓他高興的事情。

「你想什麼呢?瞧你那是什麼表情?」歐陽幸月察覺到葉無天臉上所浮現出來的yd邪笑,於是一盆冷水潑過去,「讓你買別墅,是出於安全考慮,買一幢獨立別墅,可以讓二十四小時守著。」

笑容僵在葉無天臉上,苦著張臉問:「就這樣?」

「就這樣。」

葉無天嘴唇動動,很想問歐陽幸月,買了別墅之後,她會不會也搬過來。

然而,上天彷彿跟天哥過不去,這個想法再一次被電話的響候給打斷,讓他又一次討厭電話,想著今天過後,他要把這部電話扔掉,不帶手機。

「什麼?走了?」接通電話的葉無天突然大聲吼,「什麼時候的事?」

「我知道。」葉無天冷著張臉掛斷電話,忍不住爆起粗口,「草特么的。」

歐陽幸月兩行柳眉皺起,似乎不滿葉無天的行為。

「我怎麼就沒想到?」葉無天沒發現歐陽幸月的不滿,繼續喃喃自語著。

本部 「什麼事?」終於,歐陽幸月忍不住,坐在那等了半天,都沒等到葉無天開口解釋。

葉無天抬頭,這才發現身邊還有個人,頓時尷尬起來,說道:「不好意思,忘了你還在這裡。」

歐陽幸月:「……」

「被他給跑了。」葉無天解釋,「真特么沒想到,竟然會是他。」

歐陽幸月考慮著自己是不是拿鞋底抽這傢伙,吊人胃口,不知她已等半天?還有,他又說粗口?

「孫小倩的那個同伴,粉臉面,他跑了,半小時前才上的飛機。」葉無天解釋。

這個時候逃跑,已經足夠說明什麼。

歐陽幸月一怔,「怎會是他?」

「呵呵,很吃驚吧?特***,誰會想到那傢伙演技這麼好?」想起當時在野王山上,那傢伙被嚇得尿了,膽小如鼠,就他那熊樣,任誰也不會懷疑他。

最不可能的事情往往就那樣發生!越是不可能的人,就越是可能。

他懷疑孫小倩,懷疑琳達,懷疑歐陽豪,甚至內心裡連陳揚與寧思綺都懷疑了,偏偏就沒懷疑那個粉臉男,當時在現場,葉無天是說過,現場的每一位都有嫌疑,話是這樣說,可他內心已將那粉臉男排除掉。

先入為主!

這次,終於證明,原來是錯的,很多事不能先入為主。

「他要去哪?」歐陽幸月想了會,問道。

「m國。」

回答的同時,葉無天在想,這事會不會是巧合?琳達與粉臉男之間有沒有關係?一出事,粉臉男就逃往m國。

「告訴我哪個航班。」歐陽幸月問道。

葉無天心一動,隱隱猜到歐陽幸月想做什麼,暗罵自己豬腦,他怎麼就沒想到?

告訴了航班號給歐陽幸月聽后,葉無天接著說道:「不惜一切代價讓航班返航,哪怕賠錢。」

粉臉男很重要,從他嘴裡或許能人撕開一道口,能得到什麼有用的線索也不一定。

歐陽幸月離開,能否成功讓飛機返回,她也沒十足的把握,不過,她倒是做了兩手準備,若果真無法讓飛機返回,那麼就讓人在m國那邊機場守著,待目標人物一下飛機,就立即控制住。人

但是歐陽幸月也知道,這樣做成功的機率不大,除非目標人物沒有跟m國合作,否則m國方面也一定會派人前往去接機。

歐陽幸月離開后,葉無天並沒上樓,準備去見見琳達,剛轉身,空氣中就傳來一陣波動。

「血櫻,你怎麼不好好休息?」葉無天開口問。

「主人,血櫻不需要休息,請主人讓血櫻跟在主人身邊。」空氣中傳來一道聲音,正是出自血櫻這口。

「讓你跟在我身邊,我當然不會拒絕,以後有的是機會,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好好養好身體,才能更好的保護我。」葉無天柔聲道。

「主人,我的傷已無大礙,請主人成全。」

葉無天笑笑,「好吧,你愛跟就跟吧,不過有一點你得注意,無論何時,你都不能拿命拼,知道嗎?」

血櫻小聲應了聲,不再像以前那般冷冰冰,在葉無天面前,她就是個小女人,一個因為葉無天而改變的小女人,全世界那麼多男人,也只有葉無天才有資格享受這個待遇,換成其它人,絕無可能。

倘若傳出去,血櫻這個特忍竟然為了葉無天而改變自己的信仰,相信會讓很多人都大跌眼鏡。

葉無天輕撫著血櫻那張吹彈可破,傾城絕美的臉蛋,「記住,你有事,我會心痛的。」

血櫻美眸微閉,站在那不動,像是在享受著葉無天的輕撫。

再次見到琳達,葉無天被對方的模樣給嚇一跳,琳達整個人都變了個樣,再沒有了以前那種自信。

「你要把我關到什麼時候?」一見葉無天出現,琳達就迫不及待的開口問。

葉無天走到琳達面前蹲下:「才小半天,你就待不住?」

此時此刻的琳達也沒與葉無天開玩笑,內心早已將葉無天罵了無數遍,一點也不懂得憐香惜玉的混蛋,完全不念舊情,說對付她就對付她,這種男人,如此冷酷無情,簡直混蛋。

「你到底要把我關到什麼時候?」琳達再一次問,如今她只想快些離開這,離開這個鬼地方。

「不急。」葉無天回答,「琳達,餓嗎?」

葉無天的問題令到琳達愕然,疑惑地看著葉無天,不知他想說什麼。

「認輸管子傑嗎?」葉無天突然又一轉話題。

葉無天如此快的思維跳躍,讓琳達很不適應。

「啪!」葉無天甩手給了琳達一巴掌,「認識管子傑嗎?」

「不認識。」被得打直發懵的琳達咬牙切齒,怒火滿腔,奈何此時成為階下囚的她拿葉無天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傢伙打她。

「啪!」

又是一巴掌,打完后的葉無天問:「現在認識嗎?」

兩巴掌過後,琳達的嘴角溢出血,「不認識。」

「唉!」葉無天嘆了句:「何必呢?非得逼我出手,你應該知道,我真的不想打女人。」

琳達委屈無比,心道你既然不想打,為什麼還要出手?

「啪!」

葉無天再次出手。

「現在認識嗎?」葉無天問。

琳達無法彈動,無法閃避,葉無天所打的每一巴掌,她也只能咬牙承受著,幾巴掌過後,她整個腦袋都是暈乎乎,葉無天剛才那幾巴掌力道不小。

「就算你打死我,我也不知道。」琳達回答。

葉無天並不生氣,「很好,有骨氣,琳達,你好歹也算個名人吧?你說,如果我現在將你剝得赤條條的扔到大街上,會不會成為新聞?」

琳達打了個激靈,儘管她不太相信葉無天會這樣做,卻還是被嚇得不輕,真是那樣,她無法接受。

「葉,你非要這樣對我?非要如此喪盡天良的來對付一個女人?一個人手無寸鐵的女人?這就是你該做的?」

葉無天樂了,「你的意思是,我不該出手打你?」

琳達沉默,她的沉默就是代表著回答。

「嗯,有點意思,你這話倒是提醒我,作為男人,不該出手打女人,我明白了。」

琳達心一緊,以為葉無天不再出手打她,哪知還不待她鬆口氣,就聽葉無天說:「血櫻,你來打。」

當血櫻收起忍術時,琳達才發現原來地下室里還有另外一個人,一個漂亮的忍者。

葉無天身邊的血櫻,琳達是知道的,關於血櫻的情報資料,琳達的辦公室里堆放了很多,都是關於這個女忍者的詳細資料。

「血櫻,上次你被弄到m國,極有可能就是她的傑作。」葉無天忽然後句。

琳達大驚,「葉,你別血口噴……」

後面那個字還沒說完,冷酷無比的血櫻就動手了,一巴掌直指琳達,且力道之大,比起葉無天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嘿嘿,滋味怎樣?琳達,這回可不是我打你。」葉無天相當得意。

此時,血櫻又是一巴掌抽過去,讓無法彈動的琳達抓狂,如果可以,她想將眼前這兩人碎屍萬段,實在太氣人,如此侮辱她。

「管子傑是誰?」葉無天又問,「琳達,你該知道,對待敵人,我從不手軟。」

「我不是你的敵人,葉,與你認識那麼久,我什麼時候害過你?每次都是我幫你。」琳達希望葉無天能放了她。

「真的嗎?」

「真的。」

「可是我不信。」葉無天說道。

琳達想再說時,血櫻一直保持著節奏的巴掌又再次抽來,每巴掌之間不緊不慢,有留給琳達說話的空間,但不多。

「請相信我。」承受住血櫻的一巴掌之後,琳達說道,再這麼被打下去,她都不知自己什麼時候會被打崩潰。

「剛才不久前,管子傑上了前往m國的飛機。」葉無天說。

琳達表情沒什麼變化波動:「就憑這個,你就懷疑我?」

「我沒說因為這個而懷疑你。」

琳達內心不斷問候葉無天全家,這傢伙總是想拿話套她,讓她中計。

「我的人很快就會找到這裡來,葉,當時很多人都知道,我是跟著你一起離開,然後我就消失,你覺得別人不會懷疑到你頭上?」

「只要我不承認,別人能拿我怎樣?」

「葉,你承不承認是一回事。」

「血櫻,看來咱們得換一套方案,人家嘴巴硬著呢,行吧,就按我剛才說的去做,有句老話說得好,獨獨樂不如眾眾樂,她渾身上下我都看過,也享受過,憑良心說,條件還是不錯的,我相信,以她的條件,直接將她赤條條的扔到大街上,會有很多人感興趣。」

葉無天這頭話沒說完,那頭人家血櫻已經開始動手。

「不能,葉,你不能這樣對我。」見葉無天要玩真的,血櫻真急了,若不是因為無法彈動,只怕她早就開始拚命反抗。

葉無天沒理會琳達的求饒,掏出響起的電話,歐陽幸月打來,看到這個電話,葉無天內心一喜,莫非飛機返回?

「寶貝,有好消息?」接通電話的葉無天先行開口。

「有好消息,也有壞消息,你在哪?跟我去一趟機場。」電話另一邊的琳達說道。

「我馬上來。」說完,葉無天叫上血櫻匆匆離開,而這兩人的離開則是讓琳達鬆口氣,此時的她十分狼狽,衣冠不整,悲憤的目光朝四周掃了眼,當看到左側方時,她那悲憤的目光卻突然亮了起來。

本部來自看書惘 趕到機場時,歐陽幸月已經在那,今天的她不知何緣故,還帶著一眾手下前來,而且瞧那保鏢腰間鼓鼓的,應該有冷兵器。ww.vm)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