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要忘記點擊本吧右上角的「簽到」★】

【歡迎大家到3g為犀利增加點擊量,投推薦票。更新最快最穩定)】

——

《絕世邪神》最近100章連載貼

《絕世邪神》全部章節連載貼——

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

「羽化!」

「怎麼會羽化的!」

葉楚突然就站了起來,臉色陰沉的可怕,在他看來羽化就是死亡了,難道這世上還真有羽化成仙的傳說不成?

「四師兄,你別激動,我也只是聽師父說的,他說過妙彤姐姐應該不會有事的……」見葉楚這麼緊張,惜夕趕緊挽住了葉楚的胳膊,安慰著他。

葉楚卻有些不放心,喃喃自語的說:「我要去譚家走一趟……」

「你去一趟也好,或許譚家知道的更多……」惜夕也點了點頭。

葉靜雲也站了起來說:「正好我也沒事,我陪你去譚家轉一轉……」

「不用了,你去帝都找文婷吧,她們在那裡等你呢,我一個人去就行了……」葉楚搖了搖頭,解開了惜夕的胳膊,說完便獨自一人轉身離去了。

葉靜雲有些擔憂:「這混蛋不會做什麼傻事吧?」

「靜雲姐姐沒事的,四師兄是一個挺樂觀的人,他不會做傻事的……」惜夕搖了搖頭,微笑著說,「他只是比一般人更會偽裝自己,把自己包裹得太嚴實,讓人看不到他內心深處的憂傷罷了……」

「呃……」

葉靜雲有些措厄,扭頭看了看一旁的惜夕,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這個葉楚的小師妹,似乎比自己還了解葉楚。更新最快最穩定)

……

譚家祖地,位於情域極南之地,這裡多有河川,湖泊,譚家祖地就坐落在一條大河的北面。

從無心峰到譚家祖地,需要借道幾個聖地家族,葉楚首先來到了帝都。

時隔幾年,再次回到帝都,葉楚真有一種晃如隔世的感覺,看到那面城牆上,被晴文婷當年寫下的那句話,葉楚不由得露出了絲絲微笑。

帝都的傳送法陣,在帝國皇宮,葉楚也沒有多餘的廢話,直接步入來到了金燦燦的宮門之外。

「站住,來者何人!報上名來,可有通文!」剛到宮門處,就有幾個鐵甲武士攔住了他的去路。

葉楚掃了一眼這兩人,都是法則境中期的武士,比幾年前皇宮守大門的人可強了不少了,可見這幾年情域還是有不少人都晉陞了境界的。

「滾開……」

因為前往九大仙城之前,被帝國皇帝擺了一道,葉楚對帝國皇室的印象大減。

「找死!」

兩名武士立即大怒,各揮出了一道強勁的法則向葉楚掃了過來,這是致命的攻擊。更新最快最穩定)

「你們自找的……」

葉楚冷冷的掃了他們一眼,抬手向兩人直接拍了過去,這一掌看似尋常,可是卻有恐怖的掌峰風席捲。

「呀……」

「不……」

兩人只是發出了一聲慘叫,便被葉楚手掌拍成了渣渣,葉楚眼中閃出兩道金色的火焰,直接將這兩人的血肉燒成飛灰。

「這……」

「這人太強了……」

「快去稟報大人!~」

其它的守門武士都被驚呆了,沒想到兩位法則境中期的同伴,竟然被對方一掌拍死,這人難道步入宗王境了不成?

武士也是人,他們大多數時候悍不畏死,那是因為他們沒有遇到足夠強大的對手,像葉楚這樣的,就給他們帶來了恐懼,紛紛向一旁退開,不想再當炮灰了。

眼看著葉楚步入內殿,幾名武士跌坐在地,臉色發白,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冷汗浸透了全身。

「站住!敢私闖皇宮,該死!」

葉楚步入內殿第三層,來了一位枯瘦的老者,葉楚掃了他一眼,是一位天一境中期的宗王強者。

「把路讓開,不然就得死!」葉楚撇了這老者一眼。

被葉楚掃了一眼,老者感覺心裡有些發毛,但是卻因為宗王的強者尊嚴,讓他不得後退。

「狂妄小子,去死吧!」老者冷血出手,右手凝出了一條黑色的大蛇,張著血噴大口,朝葉楚噴洒出了大量的毒液。

「毒蛇符篆?」

葉楚皺了皺眉,這種毒蛇的符篆他倒不是第一回見過,只是帝國皇宮一般不修行這種秘法,這老者怎麼會烙下這種符篆。

「嘩……」

大量的毒液噴了過來,前面的地表都被瞬間燒出了大坑,可見這種毒液的腐蝕之強令人心悸。

「啊……」

可是這老者,還是沒有在葉楚的手上走過一招,葉楚直接在毒液中穿梭,速度飛快的一拳擊中,老者便被打得血液飛濺。

「不……」

老者的慘叫來得晚了一些,葉楚眼中的烈火,將他燒成了灰燼。

「太恐怖了……」

「快逃……」

「此人可能是上位宗王……」

「這人感覺有些眼熟,好像在哪兒見過……」

「是,他,是葉楚!」

「玄榜第一的葉楚!」

皇宮中有大量修行者,早就有一些人在遠處圍觀了,原本以為這位宗王強者可以輕鬆的滅掉對方的,可是沒想到依舊被葉楚一招滅了。

葉楚的長相被人認了出來,有人記得葉楚的樣子。

「一年多前,陛下不是請他來做客了嗎?」

「他為何要殺上皇宮……」

「難道陛下還沒有回來,與他有關……」

眼看葉楚繼續往前走,卻沒有修行者敢攔他,沒有人想上去被一招拍死。

帝國皇宮雖然強者不少,但是宗王強者也就那麼一些,大部分還長年都是在閉關修行,爭取再作突破,現在葉楚如此強勢,更是無人敢來攔他了。

「站住!」

待葉楚走到第十層內殿的時候,這才又出來了兩人,一高一瘦兩個白髮宗王,各穿黑白長袍子站在寶殿頂部,俯瞰著葉楚。

「怎麼?你們又來送死?」葉楚抬頭瞄了這兩人一眼。

這兩人都是天二境宗王強者,但是在自己看來,就是來送死的,就算是天三境的來了又如何,照樣一拳拍死。

「小子,你夠狂妄的!」

高個宗王陰沉著臉哼了一句:「雖然你已步入宗王境,但是帝國皇宮,還容不得你撒野!」

「看來你還沒有做好覺悟的準備……」

葉楚無奈的搖了搖頭,抬頭看著這兩人:「像你們這樣的人,我要怎麼勸你們改變呢?惟一的可能就是去死!」

說完,葉楚化作一道流光,抬頭打出了一片恐怖的金光拳影,瞬間就將這兩位宗王強者淹沒。

「啊……」

「不……」

慘烈的呼喊聲,只是在空中盤旋了一瞬間,緊接著就消失了,耀眼的金光刺痛所有人的眼睛,隨之而來的還有那緣自靈魂深處的恐懼。

… 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

葉楚如一尊不世戰神,站在皇宮大殿之上,俯瞰著下方眾多皇宮的修行者,皇室的核心弟子。不是所有小說站都是第一言情首發,搜索15;1書你就知道。

面對葉楚掃至的目光,眾多修行者向四周潰逃,沒人想被葉楚盯上,這傢伙之強遠超乎他們的想像。

兩位平日高高在上的皇室宗王強者,竟然連葉楚的一合之敵都不是,這個葉楚到底強到了什麼地步。

葉楚的名聲在帝都絕對足夠響亮,之前被帝都皇帝都邀請到了皇宮,一同前往了神秘之地。只是有近兩年沒回來了,突然一下子沒人認出他來,如今他展現出超凡實力,而且還鎮殺皇室強者,令人恐懼。

帝都的傳送法陣,就在第十二層的一處偏殿中,這裡七彩神光流轉,由不少七彩玉石構築,葉楚直接一路殺到了這裡,要藉助這裡的法陣前往其它兩個聖地,再轉道譚家。

「葉楚,你為何殺我皇室強者!」

就在葉楚準備傳送離開的時候,偏殿處一下子來了十餘位宗王強者,有天一境到天四境不等,其中最強的是一位黑髮中年人,正是他在發話。

這中年人與帝國皇帝長的很像,應該是傳說中帝國最強的那位王爺,靖康王爺。更新最快最穩定)

「這需要理由嗎?」葉楚咧嘴笑了笑,不緊不慢的取出了幾塊上品玄石,拋向了傳送法陣的幾個靈石嵌入口,「本少殺人還需向你報備?你算什麼東西!」

葉楚恐怖的威壓,化作一片金光,直接輾向了這十餘位宗王強者,竟然以一人之力,直接挑釁皇室眾位宗王。

「撲……」

「退……」

雖說都是宗王強者,但是還是有兩位天一境的新晉宗王,沒有擋住葉楚的威壓,直接被金光震得吐血。

而法陣中的葉楚,此時雙眼也變了顏色,眉角出現了一圈金光的眼圈,像極了火眼金晴。

「葉楚,這裡是皇宮!你未免太狂妄了!」眾宗王強者心中生懼,靖康王爺的一張臉更是陰沉的可怕。

不過他也沒有直接發難,剛剛葉楚展現出來的威壓,那片恐怖的金色意境遠強於自己,這個帝國的少年,就算境界不如自己,其實力恐怕也遠強於自己。

不過靖康王爺也有自己的底牌,周身龍氣大作,化作一條金色的奔龍,盤旋在他的頭頂。

「來你們還是沒有做好覺悟的準備呀……」

葉楚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一邊掐動法決,打在傳送法陣之中,七彩玉石法陣之中頓時神光大作,竟要開始運轉法陣了。

「他不知道口決,如何啟動的法陣?」

眾強者一陣措厄,不知道葉楚是怎麼啟動法陣的,要知道每一個聖地或者是傳送法陣,基本上都設有口決,即使有上品玄石也無法開啟法陣。

「王爺,您……」一位天三境的宗王強者,暗暗傳音靖康王爺。

靖康王爺臉色陰沉,沒有回答他,而是對葉楚喝斥道:「葉楚,今日你不給我皇室一個交待,就休想離開此地,給我上!」

這裡是皇宮大院,竟被人一路殺到了這裡,還損失了三位宗王強者,傳了出去皇室的尊嚴何在。

「本少口拙,還是拿出真本事來吧,不然今天便滅了你們皇室!」

葉楚此時也有了一絲怒火,一是之前被帝國皇帝擺了一道,二是如今正要前往譚家,這些傢伙竟然出來擋道。

若是惹急了他,滅了這裡的所有宗王,也不是干不出來。

「狂妄自大!」

靖康王爺怒喝一聲,身形化作一條黃金巨龍符篆,直撲向了下方法陣中的葉楚。

其餘四位天三境的宗王強者,亦施展出了各自最強的符篆,一柄神劍,一張大,還有一口黑泉與一頭百丈黃金獅。

剩下的近十位宗王強者,則是退到了偏殿外,取出了他們各自的陣旗,布下陰陽十方大陣。

「來得好……」

葉楚抬頭火眼冒出金光,身形化作一片恐怖的金光拳影,迎上了幾道最強符篆。

偏殿之中,恐怖的神光劇烈的碰撞著,整個偏殿在陰陽十方大陣的籠罩之下,也險些被撐爆了,地底被砸出了一個恐怖的大坑。

「撲……」

「不可能……」

一瞬間的交鋒之後,金光拳影從黃金巨龍的威嚴下從容的退出,黃金巨龍的身影慢慢的黯淡,現出了靖康王爺狼狽的身形。

他抹了抹嘴角的鮮血,帶著四位天三境的宗王強者退到了遠處,右手還在微微的顫抖,手掌心還握著一頂龍形皇冠。

若不是剛剛有這件皇室的寶貝在手,自己甚至有可能被葉楚一招打得重傷,即使如此還是喋血了。

其餘三位天三境的宗王亦覺得頭皮發麻,對面的年輕人似乎太強了,這種拳術有著恐怖的無敵之勢,彷彿面前的一切都要被摧毀,一旦被那拳光沾染上,會被瞬間吞噬掉。

「葉楚,你到底是什麼境界?」靖康王爺有些不甘,不敢相信自己是天四境,竟然被一個天三境的年輕人,打得險些隕落。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