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膝坐在地上,周良渾身繚繞著火光。

足足過了茶盞功夫,他才滿意地睜開眼睛,藉助著那枚火焰靈根的七級丹藥的藥力,鏡像之中火焰道家真氣重新雄渾飽滿起來,基本上恢復了力量。

剪梅道長還在沉思之中。

小黑狗也依舊掛在他的腳踝上。

周良在腦海之中嘗試呼喚陰陽老人,可惜依舊沒有絲毫的回應,這讓他越發擔心起來,可是卻沒有什麼好辦法。

靈識內視。

額頭部位處,那個金色光珠依舊在滴溜溜地旋轉,佔據了自己識海的一部分,一旦有任何的靈識力量探尋過去,都會被吞噬,無法弄清楚到底這光珠的內部,存在著什麼東西。

回想剛才和血霸聖魔之間的戰鬥,周良神色嚴肅了起來。

一直以來,以道王、道皇境界的修為,逆行伐皇,即便是對戰道宗境界的高手,自己也絲毫的不落下風,尤其是在這樣的壓制環境之中,自己的強橫的肉身之力,更是佔據了上風,即便是那來自於「天道宗」的道尊境界的守關者,都被自己輕鬆擊敗。

這讓周良對於自己的實力,極為自信。

但是這次面對聖魔級別的對手,卻全面落入下風,幾乎是摧枯拉朽一般被血霸聖魔擊敗,簡直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若不是手中有墨石刀這樣的禁忌之器,只怕這次早已隕落。

這還是在血霸聖魔的魔氣被「玄黃玲瓏寶塔」壓制的前提下。

很難想象,若是在外面正常的天地之中,只怕周良連堅持一瞬的機會都沒有,道皇境界和聖魔境界之間,相差兩個大境界,這不是奇遇或者是天財地寶乃至於血脈體質的特殊性所能夠彌補。

這讓周良清楚地認識到,以自己目前的實力,面對聖僧境的對手,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取勝之機。

除非是全力催動桃木劍或者是墨石刀,或許還有一拼的機會。

也不一定就能夠戰而勝之。

畢竟周良的實力,還無法完全復甦桃木劍和墨石刀的全部威力。

而且很顯然,以聖僧境頂尖高手的閱歷和戰鬥經驗,是不會給周良時間去完成這兩件禁忌之器的催動——簡單來說,這兩件禁忌之器算是周良的「大招」,但是這個大招的施放,需要足夠的吟唱時間。 畢竟周良的實力,還無法完全復甦桃木劍和墨石刀的全部威力。

而且很顯然,以聖僧境頂尖高手的閱歷和戰鬥經驗,是不會給周良時間去完成這兩件禁忌之器的催動——簡單來,這兩件禁忌之器算是周良的「大招」,但是這個大招的施放,需要足夠的吟唱時間。

「看來還需儘快提升實力啊!」

周良感嘆。

這時耳邊傳來了剪梅道長的聲音:「媽的,這回我老人家也被人算計了,也罷,頭破不在一斧頭,再挨個幾斧頭也無妨……拼了,周良,咱們已經沒有了退路,後退必死無疑,只能一條道走到黑了。」

周良長身而起,看著一臉憤憤的邋遢老頭,喜道:「莫非你想明白了什麼?」

「馬馬虎虎明白了一點點。」剪梅道長不願意明言。

周良氣得咬牙。

這老傢伙越來越變得愛賣關子了。

剪梅道長對周良鄙夷的表情,只當是看不見,轉而言其他,道:「點兒有用的吧!根據地圖所示,「玄黃玲瓏寶塔」的第一百層,名曰「一層」,設置有無雙禁制,只有通過這一層禁制,才能繼續攀登,一連走過「十層」,就會到達「玄黃玲瓏寶塔」最頂層的中央殺手神朝,根據傳,殿堂之中有神力守護,保存著「時光沙」、「生死轉盤」和「番天印」三大帝兵,有緣人可得這三大帝兵。」

帝兵是這世上最為可怕的法器,就算是先天之下的修真者得到,也可以屠帝弒聖,周良猜測墨石刀和桃木劍應該也是帝兵級別的存在,不過它們畢竟不完整,似乎是收到過重創,無法恢復巔峰力量,所以還無法和真正的帝兵抗衡。

周良聞言一陣頭大:「「十層」?那豈不是要攀上整整一千層塔?」

剪梅道長點點頭:「不錯,正是如此。」

話之間,他再次催促周良上路,趕緊前行,以免落在了後面,被其他人捷足先登,得到了帝兵。

目前已知,有人族和獸人的聖僧境的頂尖高手,走在了最前面。

那血霸聖魔若不是因為徒子徒孫之死,守在這一層入口處伏擊復仇,只怕也早就到了第一百層的「一層」禁制。

於是周良繼續催動飛行飛行法寶,載著剪梅道長瘋狂地趕路。

後者的腳踝上掛著依舊不鬆口的黑狗,懷裡抱著銀猴和兩隻武虎,頭上頂著大白虎,簡直就像是一個人形掛架。

又過了大概兩個時辰的時間,這片墳場一般的上古廣場。

眼前這片奇景,讓所有人都呆住了。

「這是……」停下摩托車,周良長大了嘴巴。

廣場的盡頭,是一片星河。

一片真正的星河。

太不可思議了。

血紅色的岩石破碎,漂浮在虛空之中,就像是宇宙真空一般。

廣場路斷,像是被什麼人用飛劍生生地將大地斬裂,一邊是廣場,另一邊驟然成為了黑色的真空,斷層處細碎的岩石漂浮,再往遠處,就是星星點點的五色光輝,猶如寂寥星河一般……

這種場面實在是太令人震撼。

兩種完全不可能一起出現的場面,如此毫無違和地出現在了眼前,根本就是神跡,除了這兩個字之外,周良實在是想不出有什麼其他字眼可以形容自己看到的場景。

給人一種感覺,就像是走到了大地的盡頭,來到了星河的彼端一般。

「是了,這就是「一層」禁制,和傳之中的場面一模一樣,「星河禁制」居然是真的存在,當年「殺手神朝」果然是掌握了這種力量啊!」剪梅道長不由得感嘆,一副陶醉的樣子。

星河禁制?

周良這才明白,原來眼前的這片星空,實際上以大神通構築出來的禁制。

這種手段實在是太過於驚人了吧?

直接構築出一片星河,看起來就像是真的到了宇宙空間之中,越是靠近廣場的邊緣,越是能夠感受到那種喪失地心引力而傳來的漂浮之感,來自於「玄黃玲瓏寶塔」的壓迫之力,正在逐漸被抵消。

這分明是在「玄黃玲瓏寶塔」的內部,但為什麼覺得像是來到了大地的盡頭一般?

「那是……」

周良看到遠處漂浮著的什麼,霍然一驚。

仔細看時,卻是幾具獸人高手的屍體,已經現出了圓形,高達數千米的身體像是型的行星一般,在遠處的星空之中漂浮,僵硬的身軀和從傷口之中一點一點流淌出來的血液,明它們已經徹底喪失了生命,那血液在真空之中凝固成為一團團的猩紅色固體漂浮,閃爍著妖冶的光彩。

周良心中一動,腳下力,踢碎一塊岩石,踢進了遠處的星空之中。

猶豫是在真空之中,沒有絲毫的空氣摩擦之力,這塊岩石猶如炮彈一般迸射出來,度快到了極點,最終撞在了遠處漂浮的岩石群和獸人屍體上,猶如推倒了的多米諾骨牌一般,所有的東西都四散開來,一直瀰漫翻滾到了星空的深處……

「這是真正的宇宙真空的環境,並非是以幻陣構築出來的假象!」

周良越的吃驚了起來。

這種環境既然是一種禁制的話,那該如何破開這禁制?

可惜陰陽老人這個老怪物到現在依舊是聯繫不上,否則他們一定能夠看出來什麼。

「傳之中,「星河禁制」極為可怕,不管你實力多強,如果不能掌握禁制坐標的話,一旦闖入其中,就會真的被傳送到天空之上的星河之中,從此永恆地迷失在這寒冷寂寥黑暗的星空之中,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剪梅道長在一邊感嘆。

「那我們應該怎麼辦?」周良皺眉。

他將靈識釋放出去,瀰漫到了數千米之外,但感覺到的全部都是一片虛無,並未察覺到絲毫陣眼或者是坐標之類的東西存在,沒有任何的破綻。

剪梅道長萬分期待地看著周良,笑嘻嘻地道:「聽你也是一位道紋陣法大大師……」

「打住打住,一看你就知道沒有憋什麼好屁。」周良看著剪梅道長臉上邋遢的笑容,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第一時間道:「眼前這片「星河禁制」,已經遠遠出了道紋陣法的範疇,想要讓我進入破陣,那是不可能的,大不了轉身就走,我對那三大帝兵也不知志在必得。」

剪梅道長的臉色頓時垮了下來。

他在廣場邊緣徘徊,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最終卻還是忍住了。

在對於帝兵的嚮往和生命的威脅之間,他還是選擇了後者。

「按理來,已經有不少的人族和獸人的頂尖高手來到了這裡,為什麼他們都不見蹤影?」周良突然想到了什麼,這隻有一個解釋,那就是他們已經破解了眼前的這片「星河禁制」,通過了一層的障礙。

這個解釋讓周良心中一震。

既然那些人可以破解這片「星河禁制」,那就明它並非是無解,一定有著某種破綻或者是破解的方法。

周良運足目力開始仔細地觀察。

他全力地催動靈識,朝著遠處的星空瀰漫過去。

不知不覺之間,「一眼萬年」的靈識已經被他催到了極致。

「不對,依舊是感覺不到絲毫破綻所在,難道我猜錯了……」

周良皺眉。

他全力催動靈識。

就在這時,突然之間,額頭之上傳來了刀剜一般的劇痛,彷彿是有什麼東西衝破額頭爆射了出來,射向了那無盡的冰冷寂寥黑暗虛空,而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周良現自己眼前的一切都改變了。

原本寂寥黑暗的星河虛空,在他的眼中,開始變換,就像是一副三維立體畫一般,雖然逼真,但是到處卻都存在著破綻,甚至在許多空間部位,都有著一條條極為細微的裂縫,通過這一絲細微的裂紋,周良甚至可以隱約看到其後的景象。

「原來是這樣……」

周良有一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

剪梅道長和銀猴大魔王驚呆了。

這兩個無比貪婪就算是豁出命去也想要得到三大帝兵的傢伙,原本還在絞盡腦汁地想著破解眼前這片星河禁制的辦法,下一瞬間,一股磅礴神聖猶如道聖降臨一般的氣息,從身邊傳來,然後就看一道金色高貴的光柱,從身側爆射出去,射進了那無盡的虛空。

「怎麼回事?」

「猴?生了什麼?」

兩人回頭看去,如遭雷劈一般僵立在當場。

只見周良猶如仙人一般在站在離地三米的虛空,雙手張開,像是要擁抱什麼,一道金色光柱,猶如創始之初的鴻蒙之光一般,從他的眉心上方額頭部位射出來,射入了那無盡的星河虛空之中。

金光所過之處,原本無解的「星河禁制」空間之內盪起了一層層水紋一般的漣漪,生了某種他們兩個完全無法理解的異變。

「無量那個天尊,這子果然有辦法!」剪梅道長大喜過望。

「猴了個咪,這是怎麼回事?開了天眼嗎?」銀猴大魔王表示很難理解,但這並不妨礙它狂喜地跳起來,如果破解了「星河禁制」,那就有可能拿到三大帝兵了,嘿哈哈,到時候,還有誰敢惹一隻拿著帝兵的猴?

天眼?

銀猴大魔王一句無心之言,讓剪梅道長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心中一凜。

仔細看時,那一道金色光柱,正是從周良的眉心上方爆射出來,投過了高貴神聖的金色光焰氤氳,依稀可以看到,在周良的眉心上方,出現了一個縫隙——不,確切地,是一個倒立起來的眼睛。

而那神聖高貴的金色光焰,正是從這個眼睛之中射出來,散瀰漫著猶如仙人一般的氣息,令人忍不住有一種五體投地跪下來膜拜的衝動。

豎眼!

傳之中的天眼?!

剪梅道長几乎驚叫出聲。

他最是了解這種傳之中的東西有多麼可怕。

真正的天眼,乃是造化之物,據可以看透世間一切虛妄,看透世間一切天道,任何功法神技,只要看一眼都可以過目不忘,看透其中的奧義,那是修真至尊之瞳之一。

周良怎麼會有這種神通的?

「不對,不對,和傳之中的天眼又有些不太相似,不是天眼……」突然剪梅道長又想起了什麼,搖了搖頭,周良眉心之上的那顆倒立著的眼睛,和自己所了解的關於天眼的傳,又有些區別。

真正的天眼,號稱瞳光一出,遍覽世間一切,破滅一切虛幻。

而從周良的豎眼之中射出來的金光,儘管強橫神聖,但卻並未將眼前這片「星河禁制」徹底破解,威力要了很多。

「難道是某種不為人知的瞳術?」

剪梅道長有些捉摸不定。

這個子,真的是越來越讓人看不透了啊!給了我太多太多的驚喜。

不知道他接下來會成長到什麼程度?

會不會讓昔日做出決定,選擇了那個女孩子的那些高傲的傢伙後悔呢?

如果真的是那樣,昔日我這把老骨頭今日的作為,能夠為這一脈爭取一點兒餘地吧!

剪梅道長在心中嘆息。

旋即他很快就意識到,既然周良真的具有這種可怕的瞳術,那明之前他在第九十七層密室之中看到的那些「玄黃玲瓏寶塔」外面的場面,也絕對是真實的——也就是,有成千上萬的「萬載屍魂」正朝著「玄黃玲瓏寶塔」彙集而來,還有那個可以操控屍魂的可怕男子……

「這個世界,真的要亂了啊……」

……

「我明白了。」

當渾身傳來疲倦的感覺,眼前的一切景象,重新變成了冰冷寂寥黑暗的星空的時候,周良心中終於明了。

額頭部位的痛感消失,伸手去摸的時候,皮膚光華,似乎並未留下絲毫的傷痕,不過這一次,周良並不相識之前那麼驚惶了。

他已經有些明白,這一切一定是那顆如不之客一般盤踞在自己識海之中的金色光珠導致的異變,或許是某種來自於「三頭地獄犬」的神通,只是自己還沒有辦法徹底掌握這種神通而已。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