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族百殺城。

「紫川大人,根據快報顯示,半天前深淵關被破,那青袍老祖應當正在我中軍營地奔來,還請大人早做一些安排。」通信官盡量讓自己表現的平靜,卻依舊難掩其心中那一絲敬畏。

紫川轉首,目光平靜,雖然沒有說話,但通信官卻生出了一種被完全看透的感覺,臉上頓時流露出羞愧之意。

妖帥並未給他懲罰,微微擺手,示意這名跟隨在他身邊已經多年的老人離開,再度看向幽州驛方向,嘴角微微翹起,露出幾分笑意,盡皆森然。

「能夠讓老夫麾下修士生出敬畏恐懼,看來我還是小瞧了這一連串戰績的震懾能力,但百殺城便是你的終點,老夫守在這裡,待你前來送死。」

紫川淡淡一笑,並未將此事放在心上,只要將這人族青袍老祖殺死,一切恐懼敬畏都會煙消雲散。

他要在此人距離成功最後一步時將其殺死,想必到時他的表情一定頗為精彩。

###########

「大人,前面不遠處就是百殺城了。」傅子期恭謹開口,透出一股發自肺腑的敬畏。不過此刻他略微遲疑,還是開口言道:「老祖,百殺城乃是妖帥紫川坐鎮之地,此人為妖族統帥,修為早已大大太古境界,您看我們是否可以稍微走遠一些繞開百殺城自其它區域進入我人族戰區?」

語罷,此人心中頓生惴惴不安之意,生怕惹得大人不快。

蕭晨臉色淡漠,目光平靜看向那視線盡頭若隱若現的百殺雄城,聞言緩緩搖頭,道:「太遲了。」空氣中妖力氣息波動無法瞞過他的心神感應,雖然稀薄卻讓他生出一種極端危機的感覺,甚至讓他生出極為清晰的預感,一旦真的陷身其中,即便他拚死爆發一切底牌,也難逃殞落結局。

修為到了蕭晨今日境界,元神感應可對自身福禍有清晰的預感,所以如今唯一的生路便是百殺城。明知前方有巨虎盤踞,仍要大步前行,闖出生路!

此番,不進則亡!

蕭晨緩緩抬首,胸腔內一股戰意緩緩滋生,一股強大的勢從他體內轟然爆發,這勢之強堪稱驚天動地,如同一雙無形大手,攪動整片天地風雲變幻。

從出手硬闖斯諾斯大陸,力壓妖族妖祖開始,這股勢便開始在蕭晨心中醞釀,每破一關,敗一敵,則勢強三分,直到今日今時,這勢經緩慢積累,已然達到石破天驚的地步,如今一鼓作氣驟然爆發,為的便是助他跨過這最後一關。

破百殺城,則可入人族戰區,今日危局自解。

蕭晨目光微閃,毫無預料反手大袖一揮,傅子期身體頓時僵直,整個人被瞬間封鎮,隨即被他揮手收入芥子戒中。今日一戰敵手是那傳聞中的超級強者妖帥紫川,蕭晨沒有必勝的把握,自然要在出手前處理好一應事宜,以便可以全力出手,不受任何影響。此刻做好手中之事,蕭晨腳下一步邁出,撕裂空間呼嘯潛行,強大氣息宛若擎天利劍,劍鋒所指,百殺城!



「來了!」劍祖最先感應到那重霄而起的浩蕩大勢,豁然起身目光似是穿透了無盡空間,落在那氣息源頭,森然劍意瞬間爆發,與之遙相呼應。

而下一刻,其餘5位人族老祖這才感應到那傳來氣息,一個個臉上頓時流露肅然之意,瞳孔微微收縮,難掩其中震驚之色,這氣勢好強!

即便之前已經得到「燕子」傳信,陷身妖族戰區青袍老祖擁有太古境戰力,但聽聞如此遠不如自身所見更有心理衝擊力度,若此人可以安然歸來,人族便又能多出一名超級強者,擁有40老祖。

#####

【今日第一更,感謝諸位道友月票支持,距離龍骨頭就差7票了,不知哪位大能出手幫包子爆出一朵嬌艷燦爛的菊花來..】 不過就在此刻,百殺城中恐怖妖力氣息驟然爆發,如同一柄蔑世狂刀瞬間出鞘,狂暴氣息衝天而起,似是天塹般橫隔蕭晨與劍祖氣息之間,將那遙相呼應生生切斷。

劍祖微微皺眉,從這氣息中他感應到了妖帥紫川的必殺決心,眉頭忍不住緊緊皺在一起,眼神陰晴片刻,最終放下了心中生出的危險念頭。

若人族老祖從妖族戰區安然闖出,便只能證明是妖族無能,無法留下殺死其半祖兇手,而人族已經給了妖族足夠的機會,既是他們沒有把握住,那麼到時他再出手庇護青袍老祖從情理之上也算勉強說的過去。但若是直接闖入妖族領地之中,便是人族違約在先且不佔半點道理,事情無疑會變得極為被動,甚至會使得人族多年來建立起來的威信地位受到嚴重的損傷。

作為域外戰場如今的最高指揮者,劍祖不得不謹慎小心,不能做出損傷人族整體利益的事情。

「小子,想要活命就闖出妖族戰區範圍,只要你能邁出一步,老夫今日便護你安然無事!」劍祖眼眸虛眯,絲絲殺機翻騰肆虐,散發著森然寒意。



妖帥紫川目光緩緩從幽州驛所在收回,嘴角帶著淡淡笑意,「老對手,你是否期盼著人族大能能夠逃出我妖族戰區一步,但今日你註定失望。」

語落轉身,正面那恐怖氣息源頭,一絲炙熱從他眼底生出,「本座已經許久不曾出手,今日便以你之鮮血亡魂飼養手中魔刀,立我魔族威名。」

低吟中,妖帥紫川緩緩起身,周邊妖族修士此刻臉上盡皆露出狂熱興奮,大人親自出手,這人族青袍老祖今日必死無疑!

紫川大人,乃是整個妖族最為勵志的典型代表,出身破敗家族,憑藉自身努力一步一個腳印攀爬上今時今日的地位,他在妖族軍中代表著便是不敗的神話!

沒有人能夠打敗紫川大人,這點已經深深烙印進入無數妖族修士心神之中,成為他們信奉的至高條款。

人族青袍老祖,也不能!

「殺!」妖族軍中傳出低吼咆哮。

「殺!」應和者數量激增聲浪如潮。

「殺!」妖族數千萬軍士同時咆哮聲勢驚天!

森然殺機自妖族軍營之中爆發,驟然沖霄而起,無數慘白殺戮之氣自虛空之中誕生,縱橫呼嘯遮蔽天地,其聲勢之強足可讓尋常修士臉色發白望而卻步。便是在這無盡殺戮之氣翻騰中,妖帥紫川腳踏虛空而起,手持朴刀,便似與刀鋒溶為一團,化為一柄絕世狂刀,斬落之下可滅億萬生靈。

蕭晨面色稍顯凝重,眼眸內卻是一片平靜之色,並未流露絲毫敬畏或是恐懼之色,體外大勢感應到外界肅殺氣息之後非但沒有受到制約,反而遇強則強不斷上漲。

如今退無可退,唯有放手一戰,既如此又何必生出些許無意義的恐慌與畏懼。即便妖帥紫川乃是整個域外戰場中堪稱絕頂的存在,棘手無比,但若是不計後果放手一搏,蕭晨也不是人人拿捏得軟柿子。想要殺他,也要看著妖帥紫川是否有承受他不顧一切拚死反擊的力量。

眼中,厲芒一閃。

虛空之上,兩道身影遙遙而對,體內盡皆散發恐怖大勢,有無盡慘白殺戮之氣虛空縱橫,可但凡是闖入兩人身邊百丈範圍之內,那慘白殺戮之氣就會瞬間崩潰。

「人族老祖,殺我妖族半祖強者妖羽第三,此事你是否承認?」妖帥紫川緩緩開口,聲音平靜,卻似九幽而來,森然毫無半點溫度。

蕭晨目光微閃,「不錯。」對此事蕭晨並無半點推諉的意思,直接應下,語態間盡皆透出一股子生猛彪悍的強硬霸道!

妖帥紫川面無表情,眼眸深處卻是瞬間化為無盡冰寒,「既如此,你可以死了!」

語落,一步上前,手中朴刀由上而下呼嘯斬落。

這一擊,妖帥紫川全力出手沒有任何保留,他要以雷霆之勢將這人族老祖直接轟殺,不給他半點掙扎反擊的機會,唯有如此方能振奮妖族大勢,甚至讓他自身威望再度暴漲!

他出身低微,無背景,無底蘊,能夠走到今日靠的是自身力量以及一系列的勝利積累起來的至高聲望,看似強大卻容不得半點失敗,否則即便不從神壇跌落也會威信大降!他能夠做的便是勝利,不斷勝利,以一個個的勝利堆砌自己妖族軍部之中絕對的地位,只有這樣才能保全自身,保全整個家族。

多年執掌軍部,法度嚴明不知損害了多少妖族權貴的利益,若是他一旦失敗必定會引起整個妖族無數惡犬的落井下石,到時後果不堪想象。

想著出世近百年他卻只見過一次的女兒,妖帥紫川堅硬的心臟略微柔軟一些,可體外殺機卻是越發森然。

他不會敗,以前不會,今日不會,以後更不會!

死吧,人族之修!

這一刀,肆虐慘烈。

這一刀,璀璨奪目。

這一刀,驚天動地!

刀芒如同割裂天地的流光,一閃之下,轟然而至!

蕭晨瞳孔收縮,臉色微微發白,這一刀之上夾雜的氣勢讓他胸口如遭重擊,尚未接觸神通便已經被其上攜帶強橫氣勢鎮壓,不愧妖帥紫川,這般威能乃是蕭晨修道至今所見最強者!

一刀斬山河,星辰日月無光,或許唯有此言方能襯托出妖帥紫川這一刀的氣勢!

深深吸氣,蕭晨來不及再做考慮,不管如何他只能全力一搏,退無可避,避無可避!

袍袖內單掌伸出,伸三指按落虛空,眼底陡然爆發出陰冷煞氣,口中低喝,三指略微用力,體內法力如決堤江河般瘋狂澎湃而出,血肉骨髓中滾當生機轟然席捲肆虐奔騰,化為精純能量,盡數融入這三指之中!

面對妖帥紫川必殺一擊,蕭晨瀕臨危境,所能動用與之對抗者唯有烙印元神之中的規則線條之力,且是3根線條同時拉動!

線條規則之力神秘無比,蕭晨至今不得知其出自何處,但對它的威能卻知之甚深,起初一根線條可讓翰林之主狼狽不堪,烏元境內兩根線條可讓妖龍諾查形神俱滅,不知今日三根線條威能疊加爆發,可能抵擋妖帥紫川一刀之威?

不過此刻,蕭晨卻並未過多的思考這件事情,如今他所有的經歷都放到了三根線條之上,三體修為盡皆突破天人,《玄天》晉陞太皇境使得蕭晨戰力暴漲,可比荒古大能,藉助諸多神通底牌戰力之強甚至能媲美等閑太古境超級強者,但他如今真正能夠清晰看到的線條只有2根,第3根稍顯虛幻,是否可以拉動3根規則線條爆發出毀天滅地之威,對這點蕭晨心中並不敢確定。但眼下他沒有選擇,所以只能傾盡其力,放手一戰!

啪!

啪!

啪!

近乎同時響起的三道爆裂脆響,強行驅使尚未完全掌握的力量,蕭晨指尖承受不住規則力量的反震,此刻齊齊爆裂開來,血液流出尚未滴落便被震散化為一層血霧,如同血花綻放,寓意著殞落與毀滅。

蕭晨氣息瘋狂降低,生機被瘋狂吞噬,滿頭黑髮直接由漆黑化為雪白,但他眼眸依舊沉穩,雖暗淡卻無驚恐不安,唯有絲絲寒芒流轉其中。

三指彎曲,線條拉動,有劇痛從指尖傳出,不似血肉之痛,倒更像是浸入了元神之中,若是換做那心智不堅之輩,在這痛苦下怕是早已崩潰。

抬首迎向那璀璨一刀,蕭晨蒼白面龐上突然流露出一絲煞氣,三指齊松!

轟!

如同平靜海面驟然颳起狂風,攪動整個汪洋跌宕起伏,浩浩湯湯滔天巨浪縱橫肆虐,有毀滅大勢瀰漫!

一道中凸側彎如同刀鋒般的鋒芒直接出現,好似被蕭晨鮮血沾染,呈淡淡血色,此物出現瞬間便如黑洞般瘋狂吞噬靈力,伴隨著這吞噬過程,鋒芒形體以一種驚人的速度瘋狂暴漲,而其中所散發出的氣勢,更是讓人頭皮發麻,面上再無半點血色。

遠遠望去,妖帥紫川一刀與蕭晨三疊裂天鋒芒便如兩把絕世之刀,散發著毀滅氣息,攜帶著唯我獨尊的恐怖氣勢,劃過虛空,悍然相遇。

刀,兵中霸者,主殺伐,不與同類共存!

兩刀相遇,必有其一碎,不亡不休!

於萬眾矚目中,兩道刀鋒同時斬落,一者璀璨如流光,欲撕天裂地,一者浩蕩似大潮,要湮滅蒼生!

轟!

巨響爆發,夾雜著兩刀對碰溢出的恐怖能量,這能量之強橫,略微攪動便能將落入其中一切生靈湮滅。昏暗虛空之中,波紋狀的能量潮汐向周邊瘋狂擴散,透發著毀滅的氣息。

威壓如潮,如神詆交戰,氣息散溢轟落妖族百殺城中,無數妖族修士口中齊齊悶哼一聲,臉色瞬間煞白,更有那修為較弱者嘴角有血跡溢出,此刻駭然抬首,看向那正在急速崩潰的一刀,瞳孔收縮之中盡皆流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

【明日起開始3更,上午10點,下午17點,晚21點,不出意外更新時間如上。近半月來更新頹廢,向各位道友致歉,順著求張紅票,這東西不要花錢,現在票子太少了,看著難受哇。】 紫川大人朴刀一斬居然不是這青袍老祖神通之敵!

虛空之上,雖兩道刀芒依舊呈現勢均力敵態勢,但稍微感應便不難發現,那妖帥紫川璀璨一刀的威能雖然極強,卻只有瞬息之力,一旦爆發追求最高的毀滅力量,持久性上乃是它最大的弱點。

所以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正是如此。

蕭晨三疊裂天鋒芒能夠擋下妖帥紫川朴刀璀璨一擊,便已經在這場神通廝殺中佔據了絕對上風。不過即便如此,他此刻卻沒有流露半點得色,透過神通有一股精純刀意轟入蕭晨心神之中,化為第二道璀璨刀芒,直奔其元神斬落!

這,恐怕才是妖帥紫川神通的真正威能!

一刀分兩體,一者斬肉身,一者斬元神,神通爆發即便是同級太古境強者出手也未必可以全身而退,但今日這神通在蕭晨面前卻一敗塗地!

裂天鋒芒硬撼斬身一刀,不潰反佔上風。

菩提古樹抵擋斬神一刀,不勝維持均勢。

如此局勢,誰能預料!

轟!

朴刀刀芒轟然崩潰,氣機牽引下妖帥紫川低哼中臉色瞬間蒼白,身體如遭重擊被生生砸落百殺城中,將那建造的威煞凜凜的妖族軍事重地一角砸成稀爛!

幽州驛中,即便兩塊懸浮大陸並不接觸,卻好像同樣可以感受到妖帥紫川砸落地面散溢出來的力量波動,無數人族修士齊齊倒吸冷氣,形成破位可觀的驚人局面。

勝了!

正面交鋒,我人族突然冒頭的青袍老祖居然生生擊潰了妖族統帥紫川!

反映過來后,興奮的山呼聲轟然爆發!

劍祖眉頭緊皺,臉色雖然平靜,但其眼眸中卻是流露出些許異樣之色,有震驚,有歡喜,尤有些許驚疑?

至於其餘5位人族老祖,此刻同樣陷入深深的震撼之中,不管他們相信與否,擺在眼前的事實不容他們質疑。也有那心思沉穩之輩此刻回過神來,似乎從那青袍修士出手中看出了一些熟悉的味道,臉上頓時各有變化。

例如南山老祖臉露震驚,卻有欣喜發自肺腑。

例如文曲老祖皺眉低首,但是陰沉難以遮掩。

例如燕王老祖眼眸虛眯,一絲寒意劃過眼底。

不過此刻並沒有人將注意力放在他們身上,也就無人察覺到了這短短時間內諸位人族老祖的神色變化,那虛空而立的青袍身影,如今才是天地間視線的焦點!

碎妖帥紫川刀芒,規則線條之力所化裂天鋒芒轟隆潛行,便如一道驚天巨響轟然席捲而來,通體散發著恐怖的毀滅氣息,自百殺城上貫穿而過,無人膽敢有半點阻攔!

妖帥紫川的落敗如同劈頭蓋臉的耳光,已經打的妖族修士頭暈眼花耳中嗡嗡作響,目光看向蕭晨,有的只是那無盡的敬畏!

蕭晨深深吸氣,強行壓下體內空虛氣息,如今他已經到了強弩之末,強行拉開3根規則線條讓他承受了恐怖無比的損耗,能夠堅持不倒全憑一股意念堅持。

如今僥倖擊敗妖帥紫川震懾百殺城中所有妖族修士,但蕭晨明白,一旦此刻他流露出任何不支之態,周邊那無數臉色敬畏的妖族修士就會不顧一切蜂擁而上,將他撕成碎片!

已經堅持到了最後一步,絕對不能出現意外!

蕭晨猛然一咬舌尖,口中生出淡淡的血腥味,腳下邁步,跟隨裂天鋒芒之後虛空而行,速度不快不慢,保持著平靜淡漠的神色,對臉上蒼白之色也無任何遮掩。但越是這樣,便越是在妖族修士心中形成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只覺得胸口壓力越來越重,微微側目不敢正面直視那青袍之修!

整個百殺城死寂一片,便是在無數道不甘畏懼眼神中,蕭晨邁步行進,越行越遠,最終一步落下,邁出妖族戰區範圍,嘴角挑起回頭向著妖帥紫川所在露出幾分冷笑,這才轉身揮手撕裂空間,身影直接消失不見。

妖帥紫川心中狠狠一跳,似乎羞惱於被人看穿了心中念頭,臉上微微漲紅,但隨即卻又暗中慶幸,先前蕭晨橫穿百殺城,妖帥紫川數度欲要出手,遲疑再三終歸不敢冒險,但他心中自有盤算,一切就看這青袍修士離開妖族戰區第一步后是何反映。從危局之中脫身,不管如何心思謹慎之輩必然會流露歡喜之意,只要蕭晨流露出絲毫喜意,這老怪都會毫不猶豫出手。但此刻蕭晨如此表現,顯然手中尤有底牌,或許方才正在等他出手!

「好生陰狠狡詐的人族之修!」妖帥紫川暗中咬牙切齒,今日一敗他威名必定受創,日後必定還會引起無數的麻煩,之前在他手中吃了苦頭的族中權貴勢力絕對不會放過這個絕佳的機會,對於一名無根無蒂的草根出身妖族掌控整個族群大軍早已經引起了不少妖族勢力的不滿,此番必定會鼓動理事會收繳他手中部分權力。

或許這青袍修士本就是人族的一個陰謀,故意派遣進入妖族戰區一直隱藏修為,為的便是讓他威名掃地,甚至被調回族內更好,兵不血刃除去一名心腹大患!

妖帥紫川越想此事越有可能,不由恨得牙根發癢,臉色越發陰沉。

不過下一刻,當他清晰看到距離人族幽州驛外不遠處,虛空靈光微閃一道身影踉蹌從中出現,滿臉難掩的疲憊虛弱,心中只覺得一口氣沒有喘上來,差點憋出血來!

整個百殺城中,無數妖族修士面面相覷,只覺得被人在臉上狠狠甩了一個巴掌,臉上火辣辣的發燙,口中一個勁的咬牙切齒,咒罵道卑鄙狡猾的人族修士!

不過此刻他們想要追殺,卻是已經晚了!

唰!

虛空靈光閃過,數道身影直接出現,為首者劍祖,左右跟隨南山老祖、文曲老祖、上雲老祖,釋迦老祖,燕王老祖5位人族大能,瞬間將蕭晨護住。

不管他們此刻心中真正的想法是什麼,但在無數人族修士眾目睽睽之下都不可能做出任何小動作,即便不願,也只能捏著鼻子護著身後之人。

劍祖上前一步,想著百殺城方向抱拳一禮,道:「既然妖族無法留下我人族修士,那麼之前一番恩怨便就此了結,不知紫川道友意下如何?」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