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知道,此刻主會場裡面的人不減反增。

在那普座的最後排,又增添了數十張凳子。

不一會兒,接近上千張的普座之中全部坐滿了人。

而這個時候,從那高台的背後,緩緩地走出一名身材妖嬈、嫵媚動人的女子。

這女子,正是第一天主持拍賣會的拍賣師,紫幽。

只見紫幽在和眾人客套地問候了幾聲之後,便開始了今天的拍賣會。

今天第一場拍賣的,竟然是一枚獸蛋。

「大家看到了枚,紫幽現在手中的這枚獸蛋,可是異獸蛋,而它的母體則是一頭靈覺後期的大地暴。在它沒有孵化之前,任何人都可以和它簽訂契約,使它成為你的獸寵。」

紫幽高舉著她手心的那枚蛋殼之上布滿黃色條紋的異獸蛋,輕聲地解釋道。

坐在葉恆三人周圍的那群人,在聽到了紫幽所說的話語之後,立馬變得有些焦躁不安了。

「媽呀,居然是靈覺後期異獸的異獸蛋,如果成長起來的話,恐怕會縱橫元門境界無敵手了。」

「好想買下它啊,可惜老子的元晶都花在之前的那個拍賣品上了。」

「我擦,靈覺後期?這麼好的異獸蛋不買,實在是對不起我自己了。」

……

此起彼伏的叫喊之聲,像是浪濤一般連綿起伏,一浪接著一浪。

就連坐在葉恆身旁的方陽以及方丕亦是眼中露出了絲絲渴望之情。

不過,準確的來說方陽和方丕的渴望之情又有些不同。

只見方陽砸吧了砸吧嘴,眼眸之中散發著火熱之情,死死地定著紫幽手中的那枚大地暴熊的異獸蛋,嘟囔道:「異獸蛋嗎?也不知道會是什麼味道啊,真想嘗一嘗。」

聽到方陽的自言自語,葉恆嘴角的肌肉不由地抽搐了一下,不知道該說什麼是好了。

而方丕則激動地看著大地暴熊地異獸蛋,輕聲地說道:「獸寵,是嗎?我以後一定要弄個比大地暴熊強上百倍的獸寵,嗯一定會的。」

說著,方丕不由地捏緊了他的小拳頭,臉上掛滿了堅毅之色。

至於葉恆,在看到紫幽手中的那枚大地暴熊的異獸蛋之後,第一時間情不自禁地聯想到了,他在黑街之中所遇到的那名光頭中年人。

哦,不對,是賣異獸蛋的地攤攤主。

當初,那光頭中年人亦是火熱地向葉恆推銷著他手頭上的各種異獸蛋,而且還是以一些很低的價格。

而此刻,和光頭中年人一樣的大地暴熊的異獸蛋會出現在這個拍賣會上。

那麼,自然可以看得出,這種異獸蛋的珍稀之處了。

不過,準確地來說,現在紫幽手中的那枚大地暴熊的異獸蛋並不如,先前葉恆在黑街之中遇到的那光頭中年人手上的那枚。

雖然異獸的種類的一樣的,將是眼前的這一枚的生命氣息明顯地比光頭中年人手中的那枚弱多了。

如果說,把現在紫幽手中的大地暴熊的異獸蛋比作是一隻老鼠的話,那麼光頭中年人手中的那枚則是一隻老虎,差得實在是太多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葉恆還從紫幽手中的那枚異獸蛋中感覺到了絲絲死氣的存在。

已經接觸過死蛋的葉恆,對於這樣的氣息是非常的敏感的,故而細微地感受一下便發現了。

雖然並不是很明顯,但是的的確確地存在在裡面。

想必,如果那些不知情的買家把這枚大地暴熊的異獸蛋買回去的話,沒有特殊的手段恐怕不出幾天活蛋就會變成死蛋。

裡面的大地暴熊的幼崽,也就徹底死亡。

想到這裡,葉恆不由地搖了搖頭,臉上掛上了一副可惜之情。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被這大地暴熊的異獸蛋給吸引了過去,所以也就沒有人看到葉恆臉上那一反常態的神情。

「那好,現在開始拍賣這枚大地暴熊的異獸蛋。底價為五千元晶,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百元晶。」

高台之上的紫幽掃視了眾人一眼,高聲喝道。

聽到紫幽的聲音之後,普座之中的人開始瘋狂地加價。

一下子,紫幽身後的水晶屏幕上的數字便開始以跳的形式在變化著。

一跳便是一千,不過數息的工夫就跳了七八下。

原本底價才五千枚元晶的大地暴熊的異獸蛋,此刻已經變成了一萬三千枚了。

最可怕的是,這個數字剛剛停了一息不到,又開始產生變化了。

見到那水晶屏幕上的數字,葉恆不由地有些傻眼了。

媽的,這種異獸蛋都能夠賣出這樣的價格。

早知道,就把那光頭中年人那裡的異獸蛋買個十個八個的了。

葉恆此刻心中不由地產生了絲絲後悔之意,畢竟這種轉手一賣就能夠翻上三四倍元晶的好事,他可就這樣給錯過了。

又過去了五息,水晶屏幕上的數字這才緩緩地定格了下來。

足足有十息的工夫,上面的數字都沒有產生變化。

並且直到紫幽倒數完三聲之後,亦是沒有人再加價。

趁著紫幽把拍賣品中交給黑衣侍從的這個時間,葉恆抬頭瞥了一眼,那巨大水晶屏幕上的數字。

只見,在那個巨大的水晶屏幕之上,一個大大的兩萬五掛在那裡。

這可是兩萬五千枚元晶啊,不是兩千五百枚。

果不其然,實則隱藏在拍賣會當中的土豪還是很多的。

不然,怎麼會用兩萬五千枚元晶去買這樣的一個獸寵呢?

要知道,葉恆昨天的那枚有著煥發生機,乃至催使斷臂重生的『死肉白骨生丹』也不過四萬八千枚。

而這樣的一個獸寵居然能夠拍出它一半多的價格,這自然是讓葉恆嘴中不由地出現了絲絲苦澀之味。

早知道,應該給那光頭中年人一個面子,多買幾個異獸蛋了。

只可惜,時間不會倒流,時光亦不會重來。

等等啊,這樣的異獸蛋居然能夠賣出這樣的價格。

那麼我之前把那開啟了三個天賦的雪暴風鷹賣給司徒蘭,不會虧了吧?

雖然說當時司徒蘭可是以三萬元晶加一個人情買下了葉恆手中的雪暴風鷹,但是從現在看來,就算那個人情能夠兌換出五萬元晶來,那也是葉恆虧了。

因為,不管從哪個角度,葉恆都可以敢肯定。

那雪暴風鷹絕對比這大地暴熊要強,而且還強得不是一星半點。

故而,如果他當時沒有把雪暴風鷹立刻賣給司徒蘭的話。

那麼,現在葉恆恐怕已經坐擁十多萬乃至數十萬的元晶了。

想到這裡,葉恆嘴巴裡面的苦澀之味更濃了,臉上的表情亦是有些怪異。

不過,葉恆並不是那種喜歡沉浸在無盡後悔之中的人。

比起已經逝去的過去,葉恆更喜歡往前看。

於是,這個時候葉恆的目光已經落在了紫幽拿出來的那第二件拍賣品上面了。 似是為了與那第一件的拍賣品相呼應,這第二件拍賣會居然又和異獸有關。

只見紫幽手中所拿的是三枚顏色不一,宛若寶石一般璀璨明目的晶石。

那是異獸晶石。

葉恆眼底之中不由地閃過精光,隱隱覺得這些異獸晶石有些眼熟。

不過,旋即就被他自己給否決了。

畢竟,異獸晶石看上去都長得差不多,會產生熟悉之感也是正常。

「想必大家都很奇怪,異獸晶石並不是什麼稀罕之物,卻為何會出現在這場拍賣會之中呢?」紫幽輕笑了一下,朝著高台之下普座之中的眾人問道。

雖然這是險而意見的事情,但是既然由紫幽問了,那麼眾人也自然是給了個反應,點了點頭算是默認了。

畢竟,美女的影響力還是很大的。

這個時候,紫幽緩緩地開口繼續往下說道:「那是因為,這三枚並不是普通的異獸晶石。」

在紫幽說完話之後,眾人不由地一愣。

任誰聽到了都有些奇怪,畢竟他們可從沒有聽說過異獸晶石還有特殊與普通之分的。

不過不懂沒關係,因為接下來紫幽便開始解釋這三枚異獸晶石的特殊性了。

「我想變異異獸,大家還是聽說過一二的吧。而這些異獸晶石,便是從那些變異異獸的體內所取出來的。而且,它們都是處在靈覺後期。」

紫幽話音剛落,普座之中的人們便發出了一陣嘈雜之聲。

「我的老天,居然是一萬頭異獸當中才有可能出現一頭的,變異異獸。」

「這種變異異獸的異獸晶石,三源商會都能搞到,真是神通廣大啊!」

「媽的,雖然老子沒有獸寵但也想買了。」

驚嘆的同時,眾人亦是流露出渴望之意。

無怪乎,眾人會這副模樣,因為如果讓自己的獸寵服下變異異獸的異獸晶石的話,那麼獸寵便有機會獲得變異異獸所覺醒的那個特殊天賦。

變異異獸為何會輕鬆虐殺同境界的其他異獸,那自然是因為它那特殊的天賦。

而如果能夠把變異異獸的特殊天賦為自己所用的話,那還愁無法碾壓同境界的其他人嗎?

就連葉恆在聽到紫幽的解釋之後,亦是心中有些意動。

雖然葉恆他自己用不上,但是對那存在於窮奇印當中的食虛幻貘或許是有用處的。

不過,要命的是,葉恆身上已經一枚元晶都沒有了。

此刻的葉恆,可以說是名副其實的一毛不拔了。

而且,最最悲催的是,葉恆還在外面欠了一共數目五千的元晶。

正可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這還沒過兩天的時間,葉恆從一個普通人一躍成為了土豪,然後再次跌回了貧民之列。

要不是司徒蘭給葉恆的那個信物是需要到神月帝國去兌換的話,他早就把那信物給兌換成元晶了。

另外一邊,就在葉恆獨自一人沉浸在悲傷之中時,三枚變異異獸晶石的競拍正如火如荼地進行著。

因為涉及到了一些不能對外公開的秘密,故而高台之上的紫幽並沒有說出那三枚變異異獸晶石各有什麼樣的特殊能力。

只是道了一聲,僅能告訴買家之後,就開始競拍了。

三枚變異異獸晶石,每一枚以一千元晶的價格起拍,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百元晶。

雖然先前眾人震驚異常,嘴上都不停地叫喚著買買買。

實則,真正出手競拍的就那幾個。

因為,沒有獸寵的話,那麼就算買下了這三枚變異異獸晶石亦是沒有什麼卵用。

不過,雖然此刻參與競拍的不多。

但是,這並不意味著價格就漲得緩慢了。

事實情況恰恰相反,因為參與這變異異獸晶石競拍的人不多,這價格也就咬得死死的。

最關鍵的是,競拍的那幾人恐怕都是身家豐厚之人。

此刻,三枚變異異獸晶石的價格已經來到了一萬大關了。

然而,下一刻,紫幽身後那巨大水晶屏幕上的數字一下子變成了兩萬。

看來那另外一個競拍者似是鐵了心思要拿下這三枚變異異獸晶石,一下子漲了足足有一萬元晶。

這麼大的手筆,只為讓其他競拍者望而卻步,因心生懼意從而不敢再次出價。

只可惜,水晶屏幕上面的數字僅僅閃爍了一息不到,就被一個新的數字給取代。

那是一萬零一百。

那一百就像是個小尾巴一樣搭在上面,讓人總感覺有些莫名的不爽。

望上去,就像是在挑釁人一般,不過又似是在惡作劇。

然而,對於這種的挑釁,另外一個競拍者似是選擇了無視。

足足過去了十息,水晶屏幕上的數字依然沒有產生新的變化。

直到紫幽倒數三聲完了之後,上面的數字依然是一萬零一百。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