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晨目光微閃,在此刻進入血色通道之時,他竟是明顯感覺到數股強弱不一殺機在他身上一掃而過,其中最為強烈兩方便是皇極一脈皇極罡雲以及穆家一脈為首修士。

這二人察覺到蕭晨目光掃來,盡皆冷冷一笑,殺機絲毫未加遮掩。

「蕭晨小子,局勢似乎有些不對,你自己切莫小心,進入血脈之地一切便只能靠你自己了!」姬老怪低聲囑託,面色凝重。

蕭晨點頭,眼底寒芒涌動。

想要滅殺與他,也要看看究竟有沒有那般手段,莫要最終成了他手上亡魂!

咻!咻!

蕭晨與那姬落冉對視一眼,兩人體外遁光微閃,帶領姬家修士沿通道瞬間進入。

一入通道,蕭晨心中便是忍不住微微一驚。雖然在外界看去那薄霧籠罩範圍有限,血色通道並不長,但真正進入其中才發現,這通道被無限拉伸,以姬家修士整體修為全力飛行一刻鐘才抵達出口。

黑色島嶼,死寂荒涼,地面之上篆刻著無數紋路,看去雜亂不堪毫無章法,但凝神其中卻是感覺好像整個元神都要被強行拉出體外,攝入其中。

蕭晨閉目,面色微微發白。

但此刻,周邊姬家修士目光掃來,卻是盡皆流露出羨慕敬畏之意。

蓋因為,想要察覺到這涅槃古陣其中隱秘,也需要修為神通達到某種層次才有資格觸及,而他們明顯沒有這般資格。

少頃,姬家修士盤膝坐下,蕭晨目光在周邊掃過,眉頭不覺微皺流露幾分訝色。

這涅槃古陣被分為十一部分,彼此之間有血芒隔開,涇渭分明,但此刻卻只有其中六塊區域存在修士,另外五塊則是空蕩蕩一片。

「一族血脈開啟一方區域,各不相容,難道說。。。遠古時期人間界竟是存在十一道上古傳承血脈!」蕭晨瞳孔微縮,心生驚疑。

十一道上古血脈,至今未有六道尚且存世,剩餘五道極有可能已經淹沒在時間浪潮之中,徹底消散。

能夠毀滅五大遠古族群,這其中應當有些隱情。

蕭晨微微閉目,暗自調息將心中波動壓下,靜待時間到達,涅槃古陣開啟。

時間點滴而過,除了淡淡呼吸聲外,萬籟俱靜。

突然,黑色島嶼上那繁雜紋路依次明亮,有淡淡血芒自其中散發而出。

薄霧外,六族老怪猛然抬首看向虛空,低聲道:「要開始了。」

隨著聲音落下,那島嶼上空突然風雲驟變凝聚出一方漩渦,足有千丈大小,呈淡淡血色,隨著旋轉正在以驚人速度不斷濃郁化為殷紅,透發詭異氣息。

蕭晨張目,漆黑眼眸內閃爍盎然戰意。

血脈之地,終於要開啟了!

咻!

下一刻,黑色島嶼上涅槃古陣猛然爆發出無盡血芒沖霄而起,刺入那虛空漩渦之內,瘋狂旋轉。薄霧翻滾,禁制威能全力開啟,將其中散發出狂暴波動盡數抵擋下來。即便進過禁制阻隔,但那透發而出的一絲氣息,還是讓六族老怪面色肅然,眼眸內流露忌憚之意。

片刻后,血芒消散,一切重新歸於平靜,虛空之上那血色漩渦也好似耗盡威能,越轉越慢,最終徹底潰散。

黑色島嶼上,各族修士身影消失不見。 皇極元耘目光微閃,隱有森然冷意劃過,此刻轉身,輕笑道:「諸位道友,距離各族子弟歸返尚有十年,我等還是返回族內等待吧。」

「只是不知此次會有多少子弟隕落其中,但為了我等族群興旺,卻也只能如此了。」說話間,這老鬼有意無意目光在姬老怪身上一掃而過,眼底異色閃爍。

「呵呵,能夠進入血脈之地,雖然危機重重,但其中機緣造化足以將這一切彌補過來,只要能夠安然歸來,便能夠收穫極多。至於損傷,自然是再所難免。」穆家老祖低笑開口,語態間流露絲絲寒意。

其餘家族老怪盡皆點頭。

姬老怪皺眉,心中瀰漫淡淡不安之意。不知為何,他總覺得面前幾個老不死似乎意有所指,但究竟何事卻是不得知曉,這般感覺自然讓他心中極不痛快。

「走吧,難得我等可以聚集一起,也好彼此相互印證一下心中所想,或許對我等修為提升有些好處。」皇極老怪言罷當先一步邁出,身影瞬間不見。

各族老怪點頭,相繼邁步,身影融入天地不見。

這死寂海上再度恢復寂靜,唯有那虛空中薄霧飄蕩。

而與此同時,某處血色宮殿之內,一名看去約三十餘歲,樣貌俊美男子安靜坐在王位之上,此刻緩緩張開雙目,狹長眼眸內血芒一閃,流露淡淡喜意。

「吾等待三千年,你們終於再度出手了么。」

「這一次,本王不會錯過機會,既然來了,那便全部留下吧。」

「被封印在這暗無天日之地已經無盡歲月,本王此次定要將這牢籠徹底毀去,重新降臨世間。沒有人可以阻止我,絕對沒有!」

「哈哈哈哈!」

低笑在殿內回蕩,轟隆隆宛若神魔咆哮。

下一刻,一道磅礴精神波動瞬間從這宮殿之內橫掃而出,將一道命令傳送而出。。。

。。。。。

烏蒙部落作為最為弱小的底層部落,實力極弱,為了維持族人生計,族內年輕子弟不得不紛紛進入荒野獵殺血獸,獲取自己修鍊資源之外,也可將血獸皮毛、血液、爪牙等物販賣換來生活用品,以支撐整個部落的生存。

倪蘭、倪昕是烏蒙部落周邊區域遠近聞名的雙胞胎姐妹,不僅生的漂亮,自身修鍊資質也頗為不凡,如今不過二十歲便已經雙雙踏入血師等階,在整個烏蒙部落年輕修鍊者中屬於拔尖存在。

「姐姐小心一些,這隻血獸已經達到血師中品層次,比我們都要強上許多,千萬不能出半點差錯,否則情況就危險了。」倪昕低聲開口,俏臉緊繃,美眸內充滿忌憚,卻也有幾分火熱。

只要將這大傢伙獵殺掉,不僅可以得到珍貴的血晶,而且賣掉皮毛血肉換來的糧食也足夠部落支撐一個月以上,這樣一來想必族長大人應該會非常高興吧。

倪蘭微微點頭。

在姐妹前方不遠處,一隻全身血色皮毛野豹低吼咆哮,強健有力四肢伏在地面,腰背拱起,顯然此刻也感覺到面前兩名人族修士並不好對付。

吼!

終歸是沒有靈智的妖物,很快便按耐不住心中殺機,咆哮一聲身影化為一道血色流光射出,利爪張開,宛若鋒芒刀鋒,直奔倪蘭抓落。

面對這血獸攻擊,倪蘭面色俏臉一變,但美眸依舊沉穩並未驚懼,此刻縴手揚起頓時打出一團血芒。

「血縛!」

這血芒離手之後頓時劇烈翻滾起來,化為無盡血色絲線落在那血獸身上,將其牢牢纏繞束縛。

血獸被這血絲纏繞,頓時暴怒連連,雖然掙紮下那血絲震顫不已,卻顯然無法馬上脫身。

倪昕見狀連忙出手,與姐姐一併與這血獸戰成一團。

半個時辰后。

轟!

血獸耗盡體內最後一絲力氣,最終不甘倒地而亡。

倪蘭、倪昕兩姐妹俏臉發白,但此刻對望一眼卻盡皆看出彼此眼中的欣喜之意,雖然損耗不輕,但是可以將這血獸斬殺,這一切也就值得了。

「哈哈,看來這次族長大人又要表揚咱們。」倪昕歡呼雀躍,面上流露出小女兒姿態。

倪蘭稍顯穩重,但美眸內同樣有著難以遮掩喜色,此刻喘息兩口,低聲道:「還是先將這血肉收進儲物袋裡面,然後咱們馬上返回部落,也免得橫生枝節。」

需知荒野之內危險的不僅僅是血獸,其他部落的狩獵修鍊者同樣不得不防。

但就在這時,卻是有一道輕薄笑聲從遠處傳來,「這不是美麗的倪蘭、倪昕兩位烏蒙部落的美人么?嘖嘖,這烏蒙部落當真是軟弱無能,居然讓你們這般鮮花般嬌嫩的美人獨自出來狩獵,一點憐香惜玉都沒有,若是你們跟了我,以後吃香喝辣每天安安穩穩呆在部落裡面,豈不是比現在的日子要好過許多。」

倪蘭、倪昕姐妹俏臉微變,猛然轉身便是恰好看到一名身穿獸皮青年帶領三名男子從遠處走來,此刻正目光火熱在兩女身上遊走不定。

方才一番廝殺,姐妹二人雖然沒有受傷,卻依舊鬢髮凌亂,俏臉漲紅,外加嬌軀上獸皮破開露出其中大片小麥**人肌膚,更是平添幾分魅惑。

「安群山,怎麼是你?」倪蘭看到來人,俏臉不僅微變,美眸流露淡淡不安之色,下意識上前一步將妹妹護在身後。倪昕修為剛剛達到血師地步,眼下比她還要虛弱許多。

安群山抿了抿嘴角,勉強壓下心中躁動,嘿笑道:「怎麼兩位道友不想見到在下,咱們再怎麼說之前也打過交道,見面了打個招呼應該很正常吧。」

倪昕撇了撇嘴角,這安群山是附近另外一個較為強大部落少族長,曾經向烏蒙部落求親欲要迎娶倪蘭、倪昕姐妹,卻被拒絕。只因為此人品行極差,雖然年紀不大,但族內很多女子卻是已經被其侵害,只是懾於安群山一家的實力敢怒不敢言罷了。

倪蘭要比妹妹沉穩一些,此刻美眸微閃,淡淡道:「既然眼下已經打過了招呼,你可以走了吧。」

聲音淡漠,沒有絲毫波動。

安群山見狀眼底冷芒一閃,隨即被其壓下,目光在那地面血獸身上掃過,嘖嘖稱奇,道:「兩位道友修鍊天資果然厲害,眼下居然已經可以獨立斬殺血師中品血獸,當真令人驚訝。」

「不過我看兩位道友似乎損耗不輕,這點怎麼能讓在下放心,要知道在這荒野裡面還是很危險的。既然遇到了便是有緣,兩位道友不若隨在下一起回部落修養,等到損耗盡皆恢復了再規範部落不遲。」 倪昕俏臉一變,冷笑道:「安群山,少在這假惺惺,你的嘴臉方圓千里哪個部落不知道,我們姐妹怎麼樣跟你沒有半點關係,如果你不想招惹麻煩被長老們懲罰,現在就馬上離開。」

倪蘭聞言心中微突,想要阻止卻已經晚了,只能暗自戒備。

果然,安群山面色瞬間陰沉下去,眼底冷芒閃爍,目光陰森落在兩女身上,沉默少頃,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角,獰笑道:「兄弟幾個,今個咱們既然有機會在這荒野內遇到美麗的倪蘭、倪昕兩人道友,怎麼能空手而歸,奪了她們的獵物,然後再好好爽一爽,怎麼樣?」

此人身後三名男子頓時淫-笑起來,這種事情他們已經不是第一次做了,只要處理的乾淨絕對沒有半點麻煩。

倪蘭、倪昕姐妹瞬間面色大變,眼看安群山等人圍上,心中頓時不可逆止生出驚懼之色。這安群山雖然人品極差,但修為卻已經達到血師中品境界,外加其身後三人盡皆屬於血師等階存在,若是聯手發難,莫說姐妹二人體內損耗嚴重岌岌可危,即便是巔峰狀態也絕對不是敵手。

想到落入四人手中下場,兩姐妹心中頓時生出寒意。

「安群山,我們姐妹已經通過部落考核,即將有資格前往主部落修鍊,若是我們出了什麼意外,長老定然會追查到底,到時候如果被查出蛛絲馬跡你們整個山林部落都要因此受到嚴厲懲罰。」

倪蘭強忍驚懼開口,但俏臉依舊忍不住微微發白。

安群山面色一變,目光頓時變得驚疑不定起來,少頃抬首冷笑,寒聲道:「在這荒原之內,只有我等在此,只要事後將兩位道友斬殺,又有誰知道此事是我們所為。」

「當初在下誠心前去求親,你們兩個賤婢居然膽敢拒絕,嘿嘿,今日在下就要嘗嘗你們的滋味,放心,在送你們離去之後,少爺保證會讓你們****的。」

「出手。」

這安群山雖然性子不佳,但心性倒是極為果斷,此刻既然決定出手,自然不會有半點耽擱以免出了差池。

轟!

四人強橫氣息破體而出,成環狀將倪蘭、倪昕兩人圍堵在內,面色猙獰,充滿淫邪之色。

「速速將這兩個賤婢拿下,還是老規矩,待本少拔了頭籌之後,自然會讓你們一併爽快。」安群山言罷,另外三人眼中頓時充斥無盡火熱,目光在兩女身上遊走不定,一副恨不得將其吞入腹中模樣。。

交戰沒有半點懸念,雖然為了滿足**安群山四人並未下殺手,但倪蘭、倪昕本就虛弱不堪強弩之末,略微抵擋片刻便是被盡數擒下。

看著地面俏臉蒼白兩女,安群山得意獰笑,此刻緩步上前,大手直接張開向那胸前高聳摸去。

體內血氣被鎮壓封印,兩女手無縛雞之力,倪蘭美眸內流露出絕望之色。

本想要全心修鍊,可以幫助部落生活的好一些,難道這一切就要在今日終結了么?

倪蘭閉上美眸,心若死灰。

但就在這時,卻是有一道淡淡嗓音傳來,透發寒意,「如你們這般所為,當真該死。」

聲音突兀而來,事先沒有任何察覺。安群山面色瞬間變得極為難看,此刻豁然轉身,反手間已經拿出一隻由某種妖獸骨骼煉製的法寶,嚴陣以待。居然有人能夠來到身後而不被察覺,若是他突然暗中出手。。。安群山背後瞬間被冷汗打濕,心中生出無盡寒意。

另外三名山林部落修鍊者同樣反應極快,畢竟在荒野之內遊走獵殺血獸,隨時都會出現危機,這般敏捷反應已經成了他們的本能。

此刻四人目光陰沉掃來,看清來者,心中不覺微微鬆了口氣,繼而殺機大盛。

來人看去約二十餘歲,身上竟是穿著極為珍稀的絲綢衣物,但體內氣息卻是極弱,恐怕不過是一個剛剛踏足血人層次的小傢伙。

穿著絲綢衣物,這應當是城內某富裕家族的子弟,修為達到血人等階後進入荒野獵殺此生第一隻血獸吧。不過這小傢伙運氣不錯,居然在這片危險區域還沒有葬身血獸口中,不過既然被他發現了今日之事,便只有死路一條!

今日之事,絕對不能走露半點風聲。

安群山嘴角噙著一絲猙獰,向身側一名手下打過眼色。後者心中頓時瞭然,此刻獰笑中向前行去,心中卻是忍不住想到:「等下可不能讓鮮血漸染到衣服上,不然見了血就不好出售了。」

蕭晨眉頭微皺,心中緩緩搖頭。

傳送進入血脈之地,誰知剛剛出現便遇到眼下之事,略微遲疑蕭晨還是決定出手,否則心中不安暫且不提,他也需要一個機會去融入到渤海大陸修士之中,探察一番再決定日後如何行事。

眼下,自然是極好的機會。

安群山等人開口,雖然聽不懂究竟說了些什麼,但那森然殺機卻是沒有半點遮掩。

安群林看著面前這小傢伙,對他面色平靜絲毫沒有流露出驚懼感到不滿,「這小子口音古怪,恐怕不是附近修鍊者,本來安然無事,但今日只能怨你運氣不好了。」

心中冷笑,此人猛然伸手一指向前點出。

咻!

一道尖銳血色能量瞬間射出,直奔蕭晨眉心落下。雖然僅是血師修鍊者最基本的血力化形,卻依舊不是血人小傢伙可以抵擋。

安群林心中興奮起來,似乎已經看到面前這小傢伙尚算俊俏的臉蛋瞬間被轟碎的局面。

這種血肉橫飛的感覺,當真令人迷醉。

倪蘭、倪昕眼中一絲期待之色瞬間消散,心中瞬間生滿苦澀之意,只是一個血人修鍊者,此刻出現不過是送死罷了。

但就在這時,卻是無人發現,這被他們認定必死的小小「血人」,漆黑眼眸深處瞬間劃過一道寒芒。

抬首,舉臂,張開手掌。

啪!

血色能量落下,輕微一聲脆響,隨即崩潰消散。

手掌安然無恙,甚至於其上毫毛都沒有損傷半點。

可笑!

以蕭晨眼下天品道器層次肉身,雖擔心暴露身份將丹田法力波動盡數封印,可單以肉身強度就已經可戰不墜初期巔峰存在,憑這區區放佛築基修士神通,怎能傷他。

安群山豁然瞪大雙眼,似乎還未能從眼下局面中反應過來,但下一刻眼前一黑,此人意念頓時陷入徹底黑暗之中。

看著那安群林被一掌拍為齏粉形神俱滅,安群山心中不可壓抑生出無盡恐懼。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