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過身,葉默掃視了一下整個空曠的大殿,將令牌握在手中,神識進入其中查探起來。

整個血王殿十分龐大,而留給葉默的時間並不多,因此葉默只查看了這處大殿的構成,發現這大殿內有許多強大的機關存在,除此之外還有大量陣法和禁制。

得知大殿內還有許多陣法和禁制,葉默心下一動,但隨即就收起心思,查看了一會兒后,便輸入一絲法力,操控著大殿四周牆壁打開來。

和前面的玄關房間不同,血神宮外的修士能夠看到,葉默一連串奇怪無比的舉動,起初眾多修士還不明白葉默想要做什麼,直到葉默取出一套陣旗,分別擺置在大殿牆壁內時,所有人都變色了。

將大殿內隱藏在牆壁后的一套陣法拆出,收入到自己的儲物袋裡,葉默轉手便取出另一套陣旗,依次放入牆壁內。

手中的陣旗全部放入后,葉默抬手一掐法訣,頓時便感覺渾身元氣和法力變成了一潭死水,無論自己如何操控,始終無動於衷。

讓牆壁重新封閉起來,葉默點了點頭,滿意的離開了大殿,回到玄關中,站在自己出來時的位置上,眼睛瞬間變得恍惚失神起來,整個身軀也微微無力地晃動,就好像剛從陣法空間里出來一般。

這樣的一幕,看得血神宮外所有修士瞪大了眼睛,背脊一片冰涼,冷汗淋漓,不敢相信的看著影像中的青年,感覺前所未有的瘋狂,內心深處不由自主的升起一股恐懼和忌憚。 ?血神宮外。。

幾大勢力修士無不面色驚駭,隱隱約約猜到葉默的目的,可是誰也不願相信,也不敢相信,這個才不過元嬰五階的小輩,他怎麼敢有這種想法。

「那……好像是一套禁斷陣法。」

葉氏仙城陣營里,常非感覺心跳加速,頭皮發麻。

其他人也感覺驚悚無比,不敢相信葉默會做出這樣的事來。

「皇甫城主……」

墨靈有些擔憂的看向皇甫嫣,她很清楚葉默和皇甫嫣之間的關係,眼下葉默卻在皇甫嫣眼前,為了別的女子甘願做出如此驚世駭俗的事情,換作是誰都不會沒有想法。

皇甫嫣兩道細長的柳眉揚起,精緻絕美的俏臉有些微微發白,美眸里卻是滿滿的擔憂。

聽到墨靈的聲音,皇甫嫣回過頭,露出淺淺的笑容,說道:「我相信他有不得不做的理由。」

僅此一句,沒有再多說,可那發白的臉色,哪裡能瞞過周遭的人。

儘管修仙界實力為尊,很多修士也不止一個道侶,可那也只是部分人,只要是葉氏的人,都知道皇甫嫣是個什麼樣的人,是絕對接受不了這樣的事的,等葉默出來,要如何和皇甫嫣解釋?

各勢力中,只有南魔各宗和仙城同盟的修士最淡定,反之,最擔驚受怕的就是妖族、土著妖族和鯤鵬神宗了。

「這個小王八蛋想幹什麼?啊?他到底想幹什麼?難道他還想斬殺尊者?天真!愚昧!自大!看著吧,這個卑微骯髒的低賤生靈很快就要隕落了,魂飛魄散都是輕的。」

鯤鵬神宗其餘沒有進入的尊者大怒,破口大罵,尤其是剛剛才和瘋狂的南魔修士大戰了一場,神宗一方損失不小,火氣就更大了。

鯤鵬神宗的強大,冠絕整個真古時代末期,身為鯤鵬神宗的修士,他們的自信與驕傲比這世間任何修士都要強,而眼下,卻有一個被他們視為低賤生靈的元嬰修士,布下了區區禁斷陣法,想要斬殺神宗的幾個尊者,讓他們怎能不怒,這無疑是在蔑視、挑釁神宗。

就在各方修士驚詫好奇,鯤鵬神宗修士跳腳大罵的時候,半空影像出現了變化。

血王殿前,葉默眼神迷離,身軀微微晃蕩,始終保持著這樣的狀態,沒過多久,身旁閃過二十餘道蒙蒙白光,接受考驗的尊者們同時被陣法空間驅逐出來。

葉默迷離的狀態持續了一息,然後飛快掃視一眼周圍,最後將目光凝聚在不遠處大開的殿門。

其他人也是差不多的反應,目光最快速度凝聚到血王殿內,當看到空間命碑時,所有人的眼睛都挪不開了,當即爆發最快速度沖入血王殿。

「空間命碑是本座的,誰也別想搶!」

「好笑,命碑歸誰,以實力說話吧。」

「鯤鵬神宗的東西,誰都別想奪走,否則世間之大,再無你們生存之地。」

場面一片混亂,話音未落,二十幾人已經來到命碑前,相互看了一眼,紛紛探出手抓向命碑。

看到這裡,葉默不再耽擱,也一閃身進入大殿。

「南海、西海妖族,你們區區三個人也敢出手搶奪,小心全部隕落在此。」

仙城同盟地壇尊者一臉陰沉,渾身煞氣騰騰。

「你們仙城同盟也就四個人,比我們多一個而已,你們能搶,我們為什麼不能搶。」

南海電鰩妖聖冷笑不已,腹間雷光閃爍,大手死死按在命碑上。

「一群低賤卑微的廢物,也敢覬覦我鯤鵬神宗的東西,找死!」

竇啟靈怒笑,這些人也太不自量力了,每個勢力區區三、五人,也敢和鯤鵬神宗搶東西。

檀元長老臉色一沉,斥道:「不要廢話。」

他人老成精,知道現在的鯤鵬神宗哪個勢力都不怕,可他最怕這些勢力聯合起來,到時候鯤鵬神宗麻煩就大了,想要奪取命碑,將會無比困難。

原本進入血神宮的修士有二十八個,其中子母妖蛇王奢元被葉默坑殺,南海妖族的雪曼妖聖隕落在血河,夏侯思羽獻祭隕落。

還有金烏王、項冷、澹臺不破、蘇沐清離開,另外還有一個血傀王加入進來,到現在,剩下的修士有二十二個。

這其中,鯤鵬神宗的人就佔了七個,是最龐大的一個勢力,誰也無法忽視。

即便如此,宮裝女子還是擔心橫生意外,果斷道:「直接搶。」

然而,下一刻,卻接連響起數聲驚呼。

「怎麼回事?我的法力沒了。」

「不是沒了,是根本無法控制、提聚,大殿內有陣法禁制。」

「這個空間里有壓制效果就算了,這座大殿里竟然還有陣法禁制,血王為什麼要這麼做。」

宮裝女子也是震驚不已,連忙凝聚法力,卻發現法力根本一動不動,幾乎是瞬間,她腦海里就閃過一個念頭:「禁斷陣法。」

禁斷陣法對人族修士的影響極大極大,尤其是高階禁斷陣法,更是讓許多強大的人族修士無比忌憚,一旦構建成功,對人族修士的打擊是無比恐怖的。

最糟糕的是,禁斷陣法的出現,讓她不敢保證,二個已經臣服的土著妖族會不會背叛,如果背叛,並且投入二海妖族陣營,這個勢力將是最強的,比神宗的這些人還要強大,很難抗衡。

畢竟,妖族的妖軀之強大,無數年來,無數修士有目共睹,而自己這些人,卻沒有幾個修鍊過肉身,怎麼能夠抗衡?

當然,最讓人族修士糾結的,還是法器的因素,如果能夠操控法器,他們還能和肉身強大的妖族對抗一番,沒有法器的情況下,光憑肉身根本不是妖族的對手。

「哈哈哈……血王英明神武啊,竟然給我等如此好的機會,鯤鵬神宗?看你們還如何囂張,將命碑交出來!」

禁斷陣法一出,二海妖族三個妖聖狂笑不已,一股濃烈的快意湧上心頭。

剛才還是最弱小的勢力,轉眼間就變成數一數二的存在,讓他們感到有些難以置信,信心一下強大起來。

一群人爭吵的爭吵,搶奪的搶奪,卻是沒有注意到身後不遠處的血傀王,早已經僵在原地,一動不動,只有一對黑白分明的眼睛焦急的轉來轉去。

「吵夠了嗎?」

忽然間,一道淡淡的聲音響起,聲音有些低沉,清晰的回蕩在所有修士耳邊。

眾人回頭一看,竇啟靈正想大罵,卻猛然看到葉默手中銹跡斑斑的古樸鐵劍,頓時不說話了。

他們這些人誰也不知道大殿內有禁斷陣法,因此誰也沒有第一時間取出法器,現在想要取出來也不可能了。

可這個小輩怎麼會有兵器在手?

儘管葉默手中的鐵劍銹跡斑駁,可竇啟靈不傻,這種時候敢拿著一柄破鐵劍打斷一群尊者、妖聖、鬼聖,這鐵劍會簡單了去?

最重要的是,自己出來的時候,依稀注意到過這個小輩,當時這個小輩手裡是沒有兵器的,那這鐵劍是哪裡來的?難道這小輩早就知道大殿的情況?

其他修士雖然被葉默打斷,心中怒火不小,可見到葉默的架勢,也感到有些不對勁了,一時之間,竟然誰也沒有說話。

血魔目光複雜的看著葉默,他的感覺終於應驗了,葉默終究成了最大的變數!

從進入血神宮那一刻起,他就想過擊殺葉默,然而,那時候葉默有項冷、乾元等人護著,不方便開戰。

億萬寵婚:帝少的影后甜妻 想要尾隨葉默然後擊殺,又覺得太小題大做,且丟了身份,於是沒有施行。

最後,項冷離開了,可血傀王又跳了出來。

對血傀王這位存在,即使他有著超過元嬰期的修為實力,也頗有種看不透的感覺,因此還是沒有出手,直到現在……

想到這裡,血魔不禁有些後悔不迭,暗道不該讓葉默活到現在。

成功引起一群尊者、妖聖、鬼聖的注意,葉默沒有囂張的大笑,也沒有瞬間開戰廝殺,而是一步步來到血傀王身旁,此時眾修士才注意到僵硬不動的血傀王。

「噗嗤!」

「當!」

兩個聲音同時響起。

葉默的鐵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刺入血傀王體內,剛刺穿皮肉,手上就傳來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震的葉默手掌微微發麻,心下震驚。

「看來我所料不錯,你需要靈氣、血氣等等能量才能動,沒有這些,你就什麼都不是。」

葉默低聲呢喃了一句,隨即抓住血傀王的衣領,狠狠向後拋去,將其拋出了大殿。

身體剛離開大殿,血傀王就一個翻身,穩穩落在地上,眼中目光複雜,充滿了無奈和暗恨。

他準備無數年,就是等的這一天,卻沒想到,這裡面的東西,他根本無法染指。

將血傀王送出去,葉默便轉過身看向眾修士,陰沉的臉色,陰森無比的目光看的一眾修士都有種發寒的感覺。

「你也就仗著手中有一件神兵罷了,有本事出來一戰。」

竇啟靈眼珠子轉了轉,忽然爆發極速,飛快衝向血王殿外。

「轟!」

重不知多少萬鈞的殿門轟然緊閉,差點將竇啟靈給夾成肉泥,嚇得他飛快後退,臉色白的像死人一般。

「你……掌控者令牌在你手上!」

竇啟靈驚駭未定的看著葉默,眼中滿是不願相信:「可是……你和我們是同時出來的,你怎麼可能得到掌控者令牌?」

「死人不需要知道太多。」

葉默目光冰冷如鐵,「呼」的揮劍,大踏步沖向竇啟靈,劍鋒鋒利而沉重,斬的虛空都微微扭曲,讓竇啟靈神色劇變,身法都來不及施展,連忙是一個驢打滾躲開到一邊。

雖然躲過致命一劍,竇啟靈臉色卻無比難看,自己竟然被一個元嬰期小輩逼得如此狼狽!

「快將他擊殺,奪劍!」

宮裝女子聲音發寒,一聲令下,當先施展開身法,裙擺疾舞,身若幻影,晶瑩細膩的玉手化成掌刀,狠狠切向葉默頸脖,這一擊若是擊實了,毫無疑問,葉默肯定是當場隕落。

「和我比肉身?」

葉默面無表情,也抬手一記掌刀迎上。

「砰!」

二記掌刀相撞,竟發出巨大的震音,猶如二座雄偉山嶽碰撞在一起,令人震驚。

一擊過後,葉默臉色微變,微微後退了半步,宮裝女子則不是那麼好受了,嬌軀狠狠一顫,輕哼一聲,連連倒退出去,飛快將手掌背在身後,五指不自禁地痙攣。

「死!」

葉默舉劍再斬,繼續殺竇啟靈。

這一劍來勢洶洶,封死了竇啟靈所有退路,逼得竇啟靈不得不和葉默硬撼,他臉上滿是憤恨之意,怒吼道:「小小螻蟻,也敢蔑視鯤鵬神宗,找死。」

竇啟靈腳步十分玄妙,即使沒有法力支撐,身影也化作數個,從不同方向攻來,手捏拳指狠擊。

「不自量力。」

輕輕吐出四個字,葉默陡然旋身,手中的鐵劍轉了一個圈,被葉默倒握住,隨即葉默猛退一個身位,撞入一個幻影懷中。

「噗嗤!」

竇啟靈不敢置信的看著以背撞入自己懷裡的葉默,倒握的劍柄被葉默緊緊握住,他憋屈無比,再次怒吼一聲,提聚全身力氣,拳指化為掌刀,要將葉默的頭給砍下。

就在竇啟靈的掌刀即將落到葉默脖子時,葉默的身軀飛快彈出竇啟靈懷中,右手持劍,借轉身之勢,掃出絕殺一劍。

「噗嗤!」

怔怔的看著葉默筆直的身軀,揚起的鐵劍,竇啟靈渾身力氣被抽空,無力地跪倒在地,一顆大好頭顱「骨碌碌」滾落在地,二息后,殘軀才噴湧起丈許血浪,濺落在所有人臉上。 ?(女生文學)竇啟靈隕落!

真的有尊者隕落了!

無論血神宮內,還是血神宮外,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震撼了,無法相信,更不敢相信,竟然真的有人可以,並斬殺尊者。

血神宮外。

各勢力陣營皆是無言的寂靜,瞪大了眼睛看著影像中那個持劍橫空的青年,眼中是深深的震駭。

「死了!真的有尊者隕落了!」

「天!這傢伙瘋了嗎?鯤鵬神宗絕不會放過他,鯤鵬神宗近十萬年未出世,自今天起,他將會是鯤鵬神宗第一個必殺之人。」

「這傢伙膽魄不小,重情重義,可惜,沒有絲毫用處,不出一個月,世上便再也沒有這個人了。」

全民武道 死寂許久,各勢力才轟然爆發衝天喧囂,驚嘆、嘆息、嫉妒等等,不一而足。

但不論評論如何,所有人都確定一件事:此人活不過一個月了。

此前,雖然也有尊者隕落,但大多都是隕落在土著妖族和血傀手中,即便有尊者隕落在外來勢力手裡,那也是因為尊者們沒有發現可以使用大神通法術這個秘密,比之其他元嬰巔峰修士也強不了多少。

可自從知道能夠使用大神通法術后,就再也沒有任何人敢小覷尊者了,同為元嬰期,一個能使用小神通法術,一個能使用大神通法術,這之間的差距誰都看得出來。

而現在,一個正兒八經的尊者,竟然隕落在一個元嬰中期的小輩手裡,讓所有修士都感到難以接受,卻不得不接受這個結果。

更有的修士,心中不無嫉妒,如果自己在那樣的情況下,自己也能做到同樣的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