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直徑三米的空間旋渦突然從此弟子頭頂半米處出現,無聲無息。

天才弟子甚至連慘叫都沒有發出就被這旋渦直接卷了進去。

千餘把小劍也化為了三十餘把掉落在地。

又是無聲無息,小塔另一處空間漩渦再次出現,不過留下的只是一個儲物袋和一些血霧罷了。

下一刻小塔與旋渦同時消失不見,林凡單手一招那儲物袋和小劍便被其收了起來,整個=過程行如流水,不過發生在短短的一秒之內,那名天才弟子,就這般被瞬間秒殺了!而且林凡只是隨手一招的樣子!

之前林凡催動青塔施展洞漩虛空要消耗大半法力,而且還有施法時間,值幾個你也不過人頭般大小,如今他相當於靈虛期的修為,施展其青塔來簡直猶如探囊取物。

要知道這青塔可是相當於天寶的存在,又蘊含帝念,林凡之前施展就連靈虛期修士都要退避三舍,更不要說這區區的一名靈神期巔峰的修士了,絕世天才也不行!在林凡面前不堪一擊!

「殺他猶如碾死一隻螞蟻般簡單!」

「天啊!就連靈虛期一星修士都無法做到如此吧!」

「他還是人嘛?太強大!太變態了!!」

所有人都在震驚林凡的展現出來的實力!

那些認為林凡狐假虎威的修士們嘴巴長得老大,久久說不出話來。

天運子和雷華互望一眼均是微微一笑,「這一次沒有幫助錯人!此子在半步靈虛的情況下就堪比靈虛期二星修士!字啊加上器其他手段計算式靈虛期三星其都能一戰!」

「嗯,以後其實力不可限量!絕對在我之上!」雷華也是驚訝道。

「哼!雕蟲小技!」范道一見此瞳孔微微一縮,但是他很快就釋然了,他大步朝前輕輕一邁,下一刻便鬼魅般的出現在了林凡五十米之外,遙遙相對!

「哦?那你來試試?」林凡望著范道一嘴角微微上揚!

(未完待續。) 「此女竟然是此人的道侶?」與此同時,天運門的白色玉山上,那名為首的年輕修士目光微微閃動,看著姜靈兒和林凡等人,也不知道心中在打著什麼主意。

「姜靈兒,這名女修是北漠大洲天道門的姜靈兒?聽說她原本是南荒打火走小小趙國的一名弟子,因為天縱奇才被天道門看重。那這名修士,難道是在南荒古地死裡逃生進階靈神期涅槃重生,橫掃一切靈神期修士,好行程靈虛之下第一人的那個林凡???」

「不可能是同一個人,落仙宗那名天才修士可是除卻三大宗門,整個南荒的諸多宗門都被其震懾的猶如老鼠!要知道其可是曾經殺了諸多南荒三大宗門的靈神大修士,天運門和雷霄門的人怎麼可能會護著他?」

整個黑城中的修士,看到武成皇、徐魔天和天運子林凡的對話,全部大鬆了一口氣,議論紛紛,揣測這個如此大膽囂張小子的來歷。

「難道真的是那個曾經攪動整個南荒,滅殺了無數靈神期大修士的林凡?他不是被天所滅殺了嗎?」

「胡說!你親眼看到他坐化了?明明是消失了……….」

「等了你好久,你終於來送死了。」林凡扣了扣鼻孔漫不經心的道。

「休要囂張!少說這大話了!區區一座小塔而已,能奈我何?」范道一一步踏出,原地消失,眾多修士大多數都探索不到林凡的氣息了。

林凡眼睛微眯,卻是望著自己七十米外的半空中,正雙手連連的施展這什麼術法。

「若是沒有林凡此子,范道一此人如此的氣息,恐怕在同輩的剛剛進階靈虛修士之中,也根本沒有敵手了。」

「這樣的天才年輕修士,本來出一名也難,天運門出了一名,沒想到東勝大洲還出了這樣一名……可惜這這麼多千古罕見的天才修士,卻是死敵,就算今日分不出生死,恐怕日後兩人之間也必定有一人要隕落……」

很多垂垂老矣的老古董此刻雙眼都是神光燦然,緊緊盯著范道一和林凡。他們此刻都感覺得出來,范道一和林凡修的恐怕都是天級頂階的功法。

下一刻,范道一突然現出身形,冷冷的盯著林凡「你可以去死了。」

「是么,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這樣的手段了。」林凡十分平靜,淡然說道。

「受死吧!」

「嗡!」

范道一和林凡同時動手,身上迸發的氣息,同時震動天地。

一團青色神光在林凡身上綻放,穩妥起見,林凡先行祭出了青塔,一圈圈青色神紋化開,流動無上神韻,讓幾乎所有在場大修士的眼神頓時變得極其的熾烈。

林凡的這個青塔上充滿真仙氣息,就算是天運子和雷華這這麼多靈虛大能,也根本感覺不出什麼來,單在他們的眼中都認為這是一件真正的玄寶!

他們卻是不知道這青塔尕乃是天寶,誰不想得到!

范道一的神識似乎也遠超一般修士,施法速度和林凡幾乎相同。

「奪!」

就在林凡祭出青塔的瞬間,范道一雙手捏出一個法訣,一個光華旋渦的古字,從他的手中打出,啪的一聲直接透過了青塔外部的青色光紋,打在了青塔的青塔身上。

「天道神器決!」

眼見此幕,原本還在低頭想著什麼事情的小魚,驟然面色大變!

「這是……天道神器決!上古天道聖皇的無上秘術!專奪人法寶!此道術法,竟然重現修道界!」與此同時,一名看上去和胡鑫同樣蒼老,臉上的皺紋如同刀刻,眼睛都蒼老得似乎要睜不開的老古董,驟然瞪大了眼睛,發出了一聲不可置信的驚叫。

「噗!」

整個青塔竟然光華大滅,將林凡從中噴了出來,同時整個青塔,竟然被一股莫名的威能牽引,朝著范道一射去!

林凡的臉上瞬間布滿驚駭的神色。

范道一的這一道術法,竟然讓他一瞬間就將他和青塔的心神聯繫斬去!能夠抹滅他在青塔中的真元!

「嗤!」

一股真元和一股玄煞陰氣同時從林凡身上爆發而出,裹住了青塔。

青塔嗡的一震,被林凡強行扯住,抓攝回來。

范道一此道術法攝拿青塔的力量並不強橫,大約只是相當於范道一本身真元力量的抓攝。

但即便如此,也足夠讓包括他在內的所有修士都十分悚然。

范道一的這道術法,就算無法直接抓攝掉他的青塔,但是至少可以讓他的青塔無法正常御使,就像直接破掉了他一件天寶防禦。

「怪不得此人明知我滅殺靈虛,還敢叫囂,和我單獨決鬥!此道術法,若是換了無天真身來施展,以無天的真元力量,恐怕玄煞陰氣也難以拖得回來,要被直接抓攝過去!」林凡的腦海之中,頓時閃現了這樣的念頭。

「怎麼,以為就憑一兩件法寶,就可以橫行無忌了么!我今日就告訴你,修道界中,再強大的法器,也是修士制出,唯有修為和強法,才是根本!」范道一發出了一聲陰冷至極的冷笑。

與此同時,他的眉心之中,驟然冒出無盡白色神光,形成了一隻白色的豎眼!

白色的豎眼正中,瞳孔部位,赫然是一條蕩漾著恐怖氣息的神紋!氣息震動天地!

「這又是什麼術法!」許多老古董都忍不住驚呼,整個空地外瞬間近乎沸騰,范道一的神通,一開始就超乎了所有在場修士的想象!

就在范道一的眉心形成白色豎眼之時,林凡的身上驟然冒出熾烈神光,一步跨出,一步就到了范道一的身後。

一團黑、銀、紅、白、金五色神光在范道一的身後炸開,此刻林凡竟然是不管懸浮空中的青塔,直接施展乘風決直接近身,對范道一搶攻,兩者就在剎那間進行了一次比拼,大半在場修士竟然都沒有看清。

龐大的四天神法座周身的四座天神虛影全部崩碎,整個四天神法座朝前橫飛而出。

「轟!」直到這時,一聲劇烈的爆響聲才傳出,有一片片紅色的碎片爆裂飛出,帶出一條條驚人的流焰。

「乘風決!這難道是南荒大洲昔日天道門祖師的不世強法!」

「此子的肉身,竟然堪比玄寶法寶!而且神識強大,施法速度如此驚人,普通的靈神修士,就算有玄寶的自動護主法寶,也根本無法阻擋,直接就要被近身秒殺!」

許多看清楚了的老古董級人物驚駭莫名,他們是看清楚了,林凡直接降臨范道一的身後,先行打出一條蘊含青色帝念的火光,隨即不停的一腳踢向范道一,如同想要直接將范道一一腳踩於腳下。

而范道一身上浮現出的一片自動護主的防禦寶物直接就被林凡打碎,隨後范道一身上冒出的白色光圈阻擋住了蘊含青色帝念的火光,但是竟然被林凡一腳踏碎,直到四天神法座上面發出金光,才阻擋住林凡的這一腳。

林凡的肉身銀色神光閃耀,堪比八星荒古巨獸,這樣的一擊恐怕連這些老古董都根本無法阻擋,強大到了讓在場絕大多數修士都悚然的地步。

(未完待續……) 「這樣吧,咱們先單賣這自製牛肉醬幾天。若是生意一直很好。咱們以後,便索性單賣它到底了。」

顧佑斌略一沉吟著道。

他是個謹慎的人,決定還是觀望一下,再做出最終決定來,會比較好。

先試著單另售賣幾天他們家的牛肉醬看看吧。若是真的可行,那自然是再好也不為過了。

而顧佑斌的這個提議,自然是獲得妻女的一致讚許與肯定。

「嗯嗯,好。我看這個主意兒不錯。」

陳婉心聞言,當即首肯。

「同意!舉雙手同意老爸的決定。老爸英明!」

顧佳蕊自然也是一副歡欣鼓舞模樣。

當下間,一家人便就這麼拍板決定了下來。

說做就做。除了謹慎以外,顧佑斌還是個行動派。當即領著顧佳蕊去察看了一番自家自製牛肉醬的存貨。簡單估算了一下這些,究竟可以夠賣幾天之後,又趁著菜市場那邊還沒有收攤,匆匆的去採購了一番做牛肉醬,所需要用到的材料。

回到家之後,囫圇的吃過了晚飯,顧佑斌便馬不停蹄的開始做起了他的自製……咳咳,老乾爹牛肉醬。

第二天

顧爸爸的老乾爹牛肉醬,銷售依舊火爆。

他甚至還沒有去擺攤呢。在他日常擺攤的那個地界兒,便有不少人早早的在那裡守著,巴巴的等著顧佑斌前來了。

遠遠的瞧見他過來,這些人忙不迭的紛紛奔了過來,不多時,便將他給徑直圍住:

「攤主,你來了!」

「攤主,你可算是來了!」

「什麼都不說了,攤主,趕緊給我來一瓶老乾爹牛肉醬,快!快!快!為了你這瓶醬,我可是在這裡足足等了二個多小時了都。」

「對,對,對,還有我,給我也來一瓶!」

「我也要!我也要!」

……

今天的來人,似乎比昨天那會兒,還要更多。大傢伙兒將顧佑斌里三層、外三層的給圍堵了個水泄不通,七嘴八舌、又爭先恐後的道。

那眼巴巴、又急切的模樣。活脫脫好似一隻只嗷嗷待哺,等待著顧佑斌去投喂的雛鳥一般。

可見,這些人,對於顧佑斌的到來,根本就是望眼欲穿、又迫不及待。

「呃,呃。在這兒等了我二個多小時?那個,真是抱歉,可我這一向都沒有那麼早出過攤子啊。我都是下午才擺攤,老伯,您可以下午再過來的。」

眼見得這麼多人齊齊圍了上來,顧佑斌不由得有些懵。聞得一名老者說自己已經在這裡等了二個多小時,才等到他過來。顧佑斌不由得有些不甚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很是有些過意不去的道。

誰知,那位聲稱自己,在這兒苦等了二個多小時的老大爺聞言,卻是沒事人一般,徑直一擺手:

「嗨,知道,知道。我知道你這小吃攤,都是下午才擺攤的。沒事,小夥子,你也不必過意不去。提前二個多小時過來,是我自己自願的,不干你什麼事兒。我這不是想,第一時間買到你們家的老乾爹牛肉醬。怕我來遲一步,就買不到了么?」

「唉,小夥子,我說,你倒是趕緊給我來一瓶老乾爹牛肉醬啊。我這還巴巴的等著呢。昨天就錯過了,沒買成。今天可絕對不能夠再錯過了!」 就在這些老古董轉念之間,更加驚人的對決開始了,被林凡打得橫飛而出的四天神法座之上,范道一眉心之中的豎眼完全睜開。

無窮無盡的白色神光,從他的這隻豎眼之中迸發而出,瞬間,整個空地全部被白色神光形成的海洋淹沒。

整個古銅色光罩之中,全部充斥滿了白色神光!

「天哪!這是什麼術法!如同徹底隔絕六識!」

「此種情形……完全根本無法感知對手,如同變成徹底的瞎子!」

整個空地外面,瞬間沸騰,許多大修士,甚至許多靈神巔峰的老古董都發出了駭然驚呼!

這白色神光,竟然是不僅阻隔目光、聲音,就連神識都只能探入一點,整個白色神光之中,如同變成一片死寂的海洋,就連外面這些觀戰的修士,都根本看不到內里任何的情況。

「這是天道門道運之眼,我天道門四大天級頂階術法之一!」一名天運門真傳弟子極其得意的說道。

「噗!」

與此同時,一股股神光從天運子的手中飛射而出,在他前方虛空之中,凝成巨大的屏障將所在場的修士都往後轟去。

所有人看到范道一的此種大威力術法也是倉皇的往後飛遁著。

場中,此刻林凡距離范道一相距足有十里,但是根本不是正對范道一。顯見他現在根本不知道範道一所在方位。

范道一的此道術法,卻似乎無法阻隔天運子的神光法身視線,而此刻外面所有修士根本無法看到內里鬥法的情形,他卻是以無上神通,用神光凝出了內里的景象,讓所有在場修士都可以看到。

空地之中,林凡如同陷於白色神海之中。

范道一的這道術法,沒有特別的殺傷力,但是卻有斷絕六識的恐怖功效,方才這道術法一發出,以他的神識也只能探知到數十米左右的範圍,而且根本聽不見聲音,看不見東西,如同一個瞎子,聾子,根本不知道範道一在什麼地方,所以他再次發動乘風決,瞬間橫跨十里,以免馬上被范道一偷襲。

此刻他根本無法感知超過數十米範圍之外的任何東西,還是如同瞎子一般。

「以我的神識,都只能探到數十米範圍,怪不得我滅殺靈虛,他還敢如此囂張,要和我單獨對決,原來有如此頂階術法在身!此種術法,就算一百名靈神大修士在這個空地里圍殺他,也根本是如同瞎子,聾子,只有挨打,被他滅殺的份。」

林凡此刻也已經十分清楚,就如同他有天地法則和乘風決一樣,范道一也的確是有數門據惡化時功法在身,他的神通,也遠非一般靈虛修士所能相比!

但是林凡此刻卻是十分的冷靜,沒有任何的停留,按照方才的印象,林凡又是朝著青塔方才所在的方位一步跨出。

與此同時,他的眉心!之中也是金光閃動,運轉了距離第三層滅靈神芒更進一步的九轉滅神決

他的眉心之內,如有神祗化出,將他的神識潑灑開來。

在此道秘法之下,他的神識洞穿力瞬間大了數倍,神識刺透周圍白色神海,籠罩到了兩百餘米方圓。

其有吞服了一大口極品靈氣同時瘋狂運轉天地法則來恢復法力!

入籍多呢他再施展這魔神法相已經是輕鬆了很多,就連消耗也比之前也少了大半。

沒有任何的停頓,一尊蘊含青色帝念的小人在他前方化出,氣息震動天地!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