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天靈猴將雷諾放下斜倚著石壁躺下,唏噓道:「屠無疆這丫的真是強得出乎所料,居然連猴爺我都吃癟了,也難怪小雷子你不堪一擊!」 「屠無疆確實強橫,難怪連御東皇都那般忌憚!」雷諾牙關緊咬,憑藉著強大毅力撐起重創之身硬是坐了起來,冷汗順著臉頰滾滾直落,一張臉比紙還要蒼白十分。

猴子見狀道:「那你重傷如此作何打算,不會要打道回府吧?」

「呵!呵呵……」雷諾恨聲笑道:「逆來順受焉是男兒本色,屠無疆欲將我置之死地,我若夾尾巴回府豈非成了喪家之犬!仇則仇報,血亦血償,豈能讓他屠無疆自在。」

「嘎嘎……」猴子怪笑道:「不錯,夠爺們,沒給猴爺我丟人。」

「滾邊去。」雷諾道:「不過屠無疆這一拳霸道無匹,已經將我胸骨盡數震斷,五臟皆創,我得先療傷,再做打算。」

言罷,雷諾立刻催動『萬物之書』心法,滾滾鬥氣立刻流轉周身,『水晶心臟』砰然跳動,噴發出精純的生命之能治癒著雷諾身體重創。

斗天靈猴見狀識趣的不在打擾,站在雷諾不遠處守護著,以防屠無疆追殺而來。

雷諾體內鬥氣激蕩,渾身都籠罩在一團神聖銀芒之中,在聖銀鬥氣與『生命之能』的雙重作用下,雷諾傷勢恢復得飛快,不到半個小時傷勢便是得以痊癒。

塌陷的胸膛充盈起來,撕裂的肌肉重新癒合,斷裂的筋骨亦是完美重續,渾身完好如初,連疤痕都沒有留下,好似不曾受過傷一樣。

不過雷諾卻是明顯的感覺到『水晶心臟』噴發的『生命之能』愈發稀薄,好似將要枯竭似的。

「歷經奧賽德、克勞德連番激戰,以及屠無疆的致命一拳,『生命之能』消耗巨大,而後我又一直忙於煉製藥劑,為重鑄魔劍做準備,未曾來得及給『水晶心臟』灌注能量,導致『水晶心臟』源能空虛,看來要獵殺些魔獸晶核為『水晶心臟』灌輸魔能了。」

念及此處,雷諾長身而起,道:「猴子,我們出發吧。」

眼見雷諾重傷痊癒,血氣充盈,重臨巔峰,猴子微微一訝道:「卧槽!重傷如此居然這麼快就痊癒了,小雷子,你丫這自愈力也太變態了吧?」

「馬馬虎虎吧。」雷諾擺了擺手,道:「倒是屠無疆至今未曾追至,怕是急於取得『煉洗之母』無暇顧及我,我們也得加快腳步,以免被屠無疆捷足先登了,事不宜遲,我們即刻出發。」

話甫落,一人一獸縱身一躍便是跳出大地裂縫,重新回到了地表,嗚咽的風沙立刻撲面而來,酷熱的陽光無情的焚煮著大地。

雷諾放眼望去只見茫茫戈壁四野朦朧,沙塵漫天,數以千計的冒險者或者傭兵團正穿梭於戈壁中,出行任務,獵殺魔獸,一派熱火朝天的景象。

「嗯……」雷諾微微沉吟,心道:「按照『記憶水晶』指示,南荒戈壁分為外灘、內灘、以及吞魔海岸,縱穿三重魔煞之地方能抵達惡魔海灣的『迷亂旋渦』。我們現在所處的位正是外灘,多是兩三階的低階魔獸,再往南深入三千里便臨近吞魔海岸的內灘了,內灘魔獸聚集,強獸如雲,當可助我『水晶心臟』灌注源能,而且還不耽誤取得『煉洗之母』的進度。」

念及此處,雷諾剛欲告知猴子行進路線,卻是突然意識到情況似乎有些不太對勁兒,周圍數百米外好幾隻冒險隊正飛速向他們靠近。

如果僅僅是一隻隊伍倒也不足為奇,但這些隊伍卻是從四面八方匯聚過來,不像是出任務,而且雷諾感覺到了無匹濃烈的殺氣,怕是來者不善。

「猴子,此地不宜……」

轟隆隆~

話音未落,一道沛然雷音攜帶著狂暴霹靂破空襲來,雷諾和斗天靈猴見狀立刻激射而出,堪堪避過,暴虐的雷能瞬間將大地轟得土石橫飛!

「雷諾,你終於出現了,納命吧!」

唰!唰!唰!唰……

就在凜冽殺音甫落的瞬間,數道身影已是裹挾著刀光劍氣強勢殺向雷諾,猛烈殺機,不容分說!

焚天斬!

雷諾眼神瞬轉凌厲,打神棍威然上手,浩瀚鬥氣直如滾滾大江奔騰,一棍掃出,焰焚四野,隻身迎戰四名殺者。

轟!

刀劍絕殺,棍影狂烈,甫一接觸便是上演最激烈的殺伐,雷諾的嘴角瞬間溢出一抹鮮血,踉蹌後退,恐怖的戰技波動瞬間將方圓摧殘得一片狼藉。

另外一邊斗天靈猴亦是陷入纏戰,硬抗焚天雷火,直被轟炸得苦不堪言,渾身焦灼,黑煙直冒!

「是屠無疆派你們來的?」雷諾冷目掃視著四名興殺的魔族傭兵說道。

「你死就對了!」四名魔族傭兵殺氣森然,直如索命狂魔,被震退的瞬間便有悍然撲上,刀劍吐鋒芒,雷諾不死,絕殺不休!

雷諾心知言而無效,唯有硬戰,面對逼命圍殺,登時熱血狂燃,殺氣奔騰,至極強招轟然爆發。

「疊浪奧義!」雷諾昂然一喝,飽提十成功體,一棍驚出便是百丈狂濤,磅礴之勢吞覆四野!

轟隆隆~

磅礴偉力席捲之下,四名魔族傭兵頓時口噴鮮血,好似斷線的風正般倒飛了出去。

眼見遠處又有數支冒險隊伍逼近,雷諾頓感不妙,一棍震退圍毆猴子的兩名魔法師,道:「猴子,快走!」

「哪裡走!」

雷諾和猴子剛剛衝出戰圈,尚未奔出百米又逢奪命戰斧臨頭,一名巨臂族傭兵宛若山嶽般自對面衝殺上來,一柄開山巨斧裹挾著催岳之勢狂暴的劈向雷諾!

「擋我者,死!」雷諾殺紅了雙眼,面對狂劈而下的開山巨斧竟是不閃不避,寸步不退,打神棍反手橫持,恰似鐵索橫欄,強勢硬撼!

轟!

沉悶的巨響聲中,開山巨斧直接被雷諾一棍崩成了碎片,首當其衝的巨臂族傭兵更是被雷諾霸道的一棍砸進了大地之中,而雷諾亦是被這一斧震得渾身一顫,臟腑一陣翻江倒海。

「秋霜化勁!」

然奪命圍殺卻是不容絲毫喘息,就在雷諾斬殺巨臂族傭兵剎那,狂野殺音又是響徹耳畔。

一口秋水寒劍卷集著煞寒之威突然自斜地里殺出,雷諾雖然戰力驚人,但也是雙拳難敵四手,未及閃避利劍已是貫穿胸膛,鮮血瞬間狂噴而出!

「哈哈……我殺了雷諾,千萬魔石的賞金是我的了!」出劍的螳螂族傭兵興奮的大笑起來。

然雷諾卻是鐵血無匹,竟然無視利劍穿胸,直接一把抓住螳螂族傭兵的手臂,萬斤偉力爆發,以無比狂野的方式生生將螳螂族傭兵整條手臂給撕了下來。

「還給你!」雷諾傲然,直接將倒抽出插在胸膛的利劍,狠狠的貫穿了螳螂族傭兵的胸膛。

「怎麼可能……」螳螂族傭兵笑聲戛然而止,捂著胸口倒落黃沙之中……

面對最逼命的圍殺,雷諾一改往日溫和,乍現最極致的鐵血與狂野,你砍我一劍,我要你之命!

「猴子,殺出重圍!」看著四面八方不斷逼來的魔族殺手,雷諾灑血狂戰,打神棍左劈右砸,十步殺一人,滾滾熱血染紅了黃沙,匯成可溪流,形成最慘烈的人間地獄!

「嘛哩個哄的!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要是恢復猴爺我一半修為,絕逼將這群畜生打成肉餅。」斗天靈猴一邊衝殺一邊罵道,他一直陪在雷諾左右衝殺,此刻也是受傷不淺,原本金燦燦的皮毛此刻已是傷痕纍纍,鮮血淋漓。

一人一獸且戰且逃,不斷殺出重圍,又不斷被圍殺,僅僅是這片刻時間,雷諾和猴子便是遭遇了五支傭兵團圍殺,雷諾渾身浴血,猶如不死狂神一般,熱血衝殺,鮮血混雜著敵血浸透了衣衫,汩汩橫流,一身衣衫都被打成了破爛,戰況慘烈至極!

茫茫戈壁之上正在上演著一場生死追逐戰,殺出重重圍殺的雷諾和猴子浴血狂奔,身後幾十個傭兵團鍥而不捨的追殺。

距離戰場數百米外的一道沙丘土包上,一名身披法袍,手持法杖,蛇首人身的魔族法師冷眼注視著亡命奔逃的雷諾。

「團長!雷諾已是強弩之末,我們再不動手可就晚了!」一名獨目族傭兵焦急道,生怕雷諾這塊大肥肉讓別人給搶了去。

「呵呵……」蛇首團長冷笑道:「急什麼?這雷諾既然能被懸賞千萬魔石必然有一定的實力,就先讓那些蠢貨幫我們削減雷諾的實力,等雷諾重傷若死,我們再出手豈不輕鬆。」

「團長明鑒。」其他傭兵紛紛拍馬屁。

「強者之所以是強者,不僅僅是修為,還有睿智的頭腦。」蛇首團長猙獰一笑,「殺得差不多了,我們出手的時刻到了!」

……

……

一道由風沙侵蝕出的沙梁后,浴血殺出重圍的雷諾和猴子劇烈的喘息著,狂奔百里至此,終於暫時擺脫了追殺,得以喘口氣。

歷經此番生死血戰,一人一獸皆是受傷不輕,鮮血順著傷口不斷湧出,浸透了腳下黃沙,匯聚成怵目的血窪。

也就是雷諾的肉身已經內外混元,生命力強大至極,更有『水晶心臟』不斷噴發『生命之能』治癒傷勢,若是換了一般人怕是早就死了。 即便如此,雷諾亦是倍感吃不消,得不到源能灌注的『水晶心臟』噴發的『生命之能』已經稀薄至極,估計很快便要乾涸。

「狗日的屠無疆,真是卑鄙!」感知著渾身傳來的真真劇痛,斗天靈猴直恨得牙根都痒痒。

「屠無疆固然該死,但現在還不是談報仇的時候,當務之急是儘快將傷勢治癒。這麼多傭兵團追殺我們,顯然屠無疆已經面向整個南荒戈壁發布了懸賞,我們此去『迷亂旋渦』必將九死一生。」雷諾說道。

「九死一生未免言之過早,遇到我就只有十死無生了。」

話音甫落,六道人影突然從雷諾棲身的沙樑上跳下,瞬間將雷諾和猴子生路封殺!

「嗯?」雷諾神色一凜,就見這群人身披戰甲,煞氣逼人,身上的鬥氣波動十分強烈,遠非之前遭遇那些傭兵所能相比,赫然是六名巔峰斗將!

雷諾的臉色瞬間凝重起來,就算是他最強狀態面對六名巔峰斗將也是兇險,如今和猴子皆是滿身傷創,『飛龍藥劑』也只剩下最後一瓶,且冷卻時間不到六個小時,根本無法使用,情況危急了!

「雷諾,你已經無路可走了,說吧,你想怎麼死?」一名身著法袍,手持血色法杖,蛇首人身的魔族法師緩步入場,滿是戲謔的看著雷諾說道。

雷諾神色微沉,這名魔族法師修為更強,被其那雙森森蛇目盯著直令雷諾有種靈魂都顫慄的感覺,赫然是尊法帥!

「難道我雷諾真要葬身於此么?」雷諾的眼神突然變得狂野起來,既然無路可走,那就殺出一條路,死亦何懼!

轟隆隆~

雷諾雙臂一振,海底、靈泉雙輪瞬間催動至極,磅礴的煙水之氣瞬間浩蕩開來,直令方圓共震,『水德金身』隨之爆發,宏大氣勢直令蛇首法師等人為之色變,雷諾重傷如斯,竟還能展現如此戰力,這個人族的小子真是變態啊!

「殺!」

雷諾腳掌猛然一踏,瞬間如同颶風飈出,打神棍在鬥氣的灌輸下爆閃著刺目的銀光,恰似銀龍破空,斗天靈猴亦是攻勢同起,不滅蛇首法師,難有生路!

「天真!」守護蛇首法師身前的六名巔峰斗將見勢立刻有四名殺向雷諾,剩下二人殺向猴子。

「颶風之刃!」

「滾石洪流!」

「車裂斬!」

「死亡之吻!」

四大巔峰斗將聯手,威猛絕倫,恐怖的戰技波動直令方圓虛無都是輕微的波動起來,雷諾首當其衝瞬間遭遇最狂烈的轟殺,直接以比去時更快的速度倒飛了回來,重重的撞在沙梁之上,恐怖的撞擊力直令沙梁都是巨震不已,出現了坍塌。

噗——!

雷諾單膝跪地,猛的噴出一口鮮血!

斗天靈猴緊跟著也是倒飛回來,胸前被戰刀劈出一道深刻及骨的傷口,鮮血汩汩直冒。

對於此刻的雷諾和猴子來說,這六名巔峰斗將簡直如同不可逾越的銅牆鐵壁!

「團長,你可真是神機妙算,這雷諾疲於殺伐,果真已經油盡燈枯,我都還沒怎麼用力呢,遇上你活該這雷諾命絕於此啊。」手持雙刀的七指族傭兵獻媚道。

「哼!」蛇首團長冷哼,驕傲的說道:「這就叫智商,以後學著點。把雷諾殺了吧,我們也該去領取賞金了。」

「團長,讓我來執行吧!每次在人族乞憐的眼神中砍掉他的腦袋都讓我血液沸騰,那種感覺實在是太爽了啊。」七指族傭兵興奮的舔著嘴唇,滿是嗜血的說道。

蛇首團長不屑的揮了揮手,或許在他看來,此刻的雷諾已經不堪一擊了!

雷諾暗自冷笑,輕視我雷諾將是你們致命的錯誤,趁著蛇首團長等人說話時間,雷諾已然將一瓶『狂暴藥劑』含在了口中,『狂暴藥劑』的藥效只有十秒中,他必須掐准戰機。

「雷諾,期待砍掉你的頭顱后血會濺射多高么?我這就成全了你啊,死吧!」得到默許的七指族傭兵邪笑著走向單膝跪地的雷諾,戰刀橫空,森然劈向雷諾。

「你死定了!」雷諾眼中閃過一抹熾烈的殺機,含在口中的『狂暴藥劑』一口咽下,狂暴的藥效爆發,使得雷諾的戰力瞬間暴增一倍!

這一瞬間,所有人都以為雷諾必死無疑,甚至那名七指族傭兵還在享受殺人樂趣,發出嗜血的狂笑,雷諾那看似油盡燈枯的身體突然動了,閃電一拳自下而上砸在了七指族傭兵的心窩!

嘭!

雷諾的力量本就恐怖,就算不催動鬥氣,純粹的肉身力量都是高大萬斤,如今又得『狂暴藥劑』加持,使得雷諾這閃電一拳所蘊含的力量驚人至極,直接在瞬間洞穿了七指族傭兵的胸膛!

一隻泣血的手掌直接從七指族傭兵的後背沖了出來,手中還抓著一枚嘭嘭跳動的心臟,滾滾鮮血瞬間如噴泉般濺射出來。

「怎麼會……」七指族傭兵臉上那嗜血的狂笑驟然凝固,難以置信的看著胸口的血洞,身體瞬間如同泄氣的皮球般癱軟了下去,戰刀也是無力的墜落在地。

「什麼!加爾斯!雷諾竟然殺了加爾斯!」眾傭兵頓時一臉見鬼的表情,雷諾不是油盡燈枯了嗎?雷諾不是束手待斃了嗎?團長不是運籌帷幄了嗎?

這特么究竟是什麼情況!

「這怎麼可能……」蛇首團長也是傻眼了,雷諾重傷至此竟然還能再戰,而且還秒殺了巔峰斗將加爾斯,雷諾這傢伙是怎麼做到的?難道他無懼傷痛嗎?

「想殺我雷諾,就要有死的覺悟!」雷諾鏗然喝道,手掌猛一發力,瞬間將七指傭兵那還跳動的心臟捏爆,凄厲的鮮血濺了眾傭兵滿身滿臉,簡直如同狗血淋頭。

「真是狂得令人憤怒啊,給我死來!」眾傭兵瞬間暴怒至極,其中一名手持雙錘的猛獁族傭兵奔踏而出,凌空一躍,高舉雙錘如山嶽砸向雷諾。

「來得好!」雷諾傲然,此刻的他正是吞服『狂暴藥劑』的狂暴巔峰,面對如山巨錘渾然無懼,狂拳直接甩起七指族傭兵的屍體迎向了巨錘。

咚!

拳錘交鋒瞬間頓時爆發最刺耳的巨響,七指族傭兵在這股狂暴的震蕩之力席捲下瞬間四分五裂,血肉橫飛。

「解氣啊!」重傷的鬥氣靈猴捂著幾乎被開腸破肚的腹部讚歎道。

嘭!

旋即,猛獁族傭兵的巨錘如同冰塊般崩裂開來,直接寸寸碎成了鐵渣!

「什麼!我的極品寶器錘!」猛獁族傭兵直接驚駭得肝膽欲裂,這雷諾究竟是個什麼怪胎,血肉之拳竟能崩碎極品寶器錘,這特么是在開玩笑么?

轟!

尚未待眾傭兵反應過來,雷諾那崩碎寶器錘的狂拳驟然化掌,凌空擒拿住偉岸如象的猛獁族傭兵,暴虐的貫向了大地,恐怖無匹的衝擊力使得大地轟然塌陷,炸裂開蛛網般的裂痕,而猛獁族傭兵那笆斗似的頭顱也是應聲爆炸,紅白四濺,橫死當場,『狂暴藥劑』藥效內的雷諾簡直猶如萬古霸王,極凶極野!

「猴子,走!」雷諾感知藥效將至,立刻沖猴子喊道。

刷——!

幾乎是在雷諾話音落定的瞬間,斗天靈猴便是爆射了出去。

「休想!」三名傭兵便欲將衝出將斗天靈猴攔截。

雷諾見狀,提起猛獁族傭兵的腳腕暴力甩出,七八萬斤的驚人偉力簡直沛然莫御,直接將三名魔族傭兵砸翻當場。

轟!

與此同時,雷諾震地一踏,恐怖的肉身瞬間彈起百丈有餘,竟是衝出了重圍迅疾而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