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一手無奈地說道:「這幾個小傢伙顯然有秘密,顯然不想讓我們知道。」

天刀又說道:「獎。」

劉一手猛地拍了一下腦門,說道:「你不說我都忘了,該給他們弄點獎勵了,先前那個獎品,雖然很重要,似乎並不是非常適合他們。」

幾個超級高手一合計,乾脆分頭準備獎品去了。

劉一手很快就出現在廣場之中,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在軒轅缺身邊,一腳將他踢下講台,喊道:「起床了。」

軒轅缺無奈地揉著屁股,他雖然比較自負,卻不敢跟劉一手亂來,人家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來去都不能感應到,就憑這一手,也沒法與他亂來。

劉一手剛剛出現,就很快查明,數千學生並沒有生命危險,有些人甚至是在裝死。

他大喝一聲,說道:「軒轅缺,勝。」

觀眾們猛地醒悟過來,原來,這是一場比武,猛地拍起巴掌來,一時間,掌聲雷動,再也沒有人敢認為,場上的七個人是一群廢物,他們的實力,為他們贏得了尊重。

劉一手繼續大喊道:「各年級,各班,老師組織好學生,將本班的學生帶回去進行治療,這麼多人打不過七個人,大家需要努力了。」

他一喊,所有班級都行動起來,默默地領走了本班參加比武的學生。

劉一手這才回頭對軒轅缺他們說道:「小傢伙們,幹得不錯,世界魔武大賽有得玩了。現在,跟我走,領獎。」

軒轅缺一愣,沒想到這樣也能有獎。

先前帶著一年級廢物班的夥伴,奪得學院魔武大賽冠軍,得到的獎品還沒來得及察看呢。這會兒,又有了!

他當然不會拒絕這樣的好事,招呼著同伴,跟著劉一手離開。

劉一手帶著廢物聯盟的七個小夥伴,來到已空無一人的辦公室中,在沒有任何異樣的牆上,隨意地按了幾下,一道道光芒突然閃耀,隨後,悄無聲息地出現一道門。

劉一手說道:「這是學院最重要的地方,藏寶室,現在,你們可以進去,每人都可以隨意挑選一件寶物,去吧,祝你們成功!」

軒轅缺笑道:「不能多選幾件嗎?」

劉一手笑道:「如果你能拿得走的話,隨意。」別人不了解情況,他對藏寶室中的情況卻是了如指掌,一般人,就算進了其中,也帶不走任何寶貝,就算他自己,進去一次,也最多能帶走一件而已。這小子貪婪,卻註定要失望。

軒轅缺和小夥伴們進入了藏寶室,才發現,這裡居然別有洞天,另有乾坤,自成世界。

沒有人想到,這裡居然如此巨大。

是的,巨大,一望無際,高遠的天空,遼闊的大地,雄偉的山脈,奔騰的河流……

麻煩叫道:「這真是藏寶室嗎?我怎麼感覺這兒是一個世界?」

木頭迅速看了看四周,說道:「問題是,寶貝是什麼?在哪兒?如何得到?得到之後怎麼出去?」

軒轅缺無奈地笑道:「沒有白吃的午餐,現在開始尋找寶貝吧。」

佟童突然大聲喊道:「感覺有危險,大家小心點。」

小夥伴們一聽,一種不妙感覺從心底升起,每一次佟童這樣預警,都不會有好事兒。

軒轅缺也是一愣,感覺被劉一手坑了,他馬上收起撿便宜的心態,整個人變得冷靜起來,大聲吼道:「分開,警戒。」

小夥伴們馬上就進入戰鬥狀態,迅速四散,分別找到合適的掩體,小心翼翼地觀察起來。

軒轅缺也快速運轉和氣殘笈,將元氣運行到極致,將五官六識全都提升到全新的高度,觀察著四周的情況。

佟昊伏在地上,突然面色一變,大叫起來:「魔……魔……魔……獸!」

小夥伴們聽說是魔獸,緊張的心情以而放鬆了下來,以他們現在的能力,會怕區區幾個魔獸嗎?

當然不會怕。

然而,佟童和軒轅缺都異口同聲地喊了起來:「準備戰鬥,危險,危險,小心點,不要被魔獸弄死了。」

大家這才意識到,情況很糟糕了。

二人的吼聲未落,藏寶室中的天空突然打起了連綿不斷的悶雷,大地如同地震一般,河水變了節奏,高山似乎在顫抖。

軒轅缺再次大聲喊道:「佟昊,把我和佟童將進桶里,其他人,進入空間。」

然而,他很快就發現,他沒辦法將小夥伴們收入空間之中。

而佟昊也皺著眉,拿著黃金糞桶在地上搗,卻無法沉入地下。 ??軒轅缺焦急地看著猛烈晃動起來的大地,不安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他不甘地又試了幾次,依然無法將小夥伴們收入空間之中,面色陰沉如水,大聲喊道:「我無法將你們收入空間,大家都小心點吧。胖子,不能沉入地下嗎?」

佟昊沮喪地點了點頭。

軒轅缺不甘地問道:「佟童,九彩靈鳳能飛嗎?」

佟童沉默一秒鐘,極其無奈地說道:「我們的魔寵都沒有進來,現在根本感應不到。」

軒轅缺無力地拍了拍腦門,腦門上居然已經見汗,如果只有他一個人,他早就衝上去與魔獸幹起來了,死活都不所謂。可是,現在卻有一個團隊,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夥伴們受到傷害啊。

調戲對他的心思異常了解,大聲說道:「你別想把所有問題都一個人扛,我們是一個團隊,我們一起來。」

木頭聲音更大,喊道:「一起來。」

大家都喊了起來:「一起來。」

軒轅缺已想不出辦法,他也大聲吼道:「準備戰鬥。」

轟隆隆的聲音,越來越響,越來越急,也越來越近。這並不是在打雷,而是,數不清的魔獸,從遙遠的地方沖了過來,蹄聲如雷。

調戲怪叫道:「天啊,獸潮!」

軒轅缺快速問道:「獸潮是什麼玩意兒?」

佟童不無擔心地說道:「從字面上理解,就是如潮水般的魔獸群。」

麻煩說道:「我曾聽說過,調城多次發生獸潮攻城,每一次都有數以萬計的魔獸,發瘋地沖向人類城市,每一個魔獸都悍不畏死,死不回頭,每一次都是一次空難,幸虧,人類憑藉堅城和武器,加上無數人浴血奮戰,每一次都險之又險地守住了調城,只要調城被衝破,東華國將面臨滅亡。」

調戲說道:「我們沒有堅城,沒有利器,就不要想那麼多了,打了再說。」

軒轅缺突然大聲喊道:「如果說調城的城牆是人們的胸膛,那麼,我們的胸膛就是最堅固的城牆,來吧,戰鬥。」

「來吧,戰鬥。」

「來吧,戰鬥。」

軒轅缺一句話就激發了所有人的戰意,我們的胸膛就是最堅固的城牆,多麼令人熱血沸騰啊。

我們的胸膛就是最堅固的城牆,多麼豪邁的勇士宣言啊。

然而,無論如何沸騰如何豪邁,魔獸是不會害怕的,而獸潮更不可能因此佩服你、同情你、放過你,也絕不會改變方向,繞道而行。

獸潮,永遠都只有一個方向,勇往直前,秋風掃落葉,勢如破竹。

獸潮,意味著,毀滅。

此時,跑得快的魔獸已出現了,在大地上,快速前進。

越來越多的魔獸跟著跑入視線,很快將大地淹沒。

青山變了色,綠水變了色,大地變了色。

到處都是同一種顏色,獸潮帶來的死亡的顏色。

數以億計的魔獸彷彿變成了一個正在吞噬天地的巨大魔獸,朝著前方奔行。

不幸的是,軒轅缺他們恰好擋在了獸潮前進的道路上。

沒有任何魔獸多看了七個渺小的人類一眼,它們彷彿生來就是為了奔跑一般,不管前方是什麼,都是衝過去,撞過去,輾壓過去……

一隻高大的魔獸衝到軒轅缺面前,軒轅缺一眼就能看清,這魔獸除了跑得快以外,根本沒有其他任何能力,放在平時,一百頭一千頭,都不放在眼裡,可是,當數量變成數以億計后,一切都變得不同起來。

軒轅缺一拳將魔獸擊得倒飛回去,甚至還撞倒了幾頭魔獸,但是,魔獸如潮而來,將這幾頭倒下的魔獸踩在蹄下,只一眨眼之間,就變成了肉呢。

軒轅缺連續擊倒數十頭魔獸,卻根本無法阻止獸潮前進的步伐和決心。

他無奈地跳了起來,落在一頭不知名的魔獸背上,然後,雙腳猛地一點,將它踩得差點散了架,順利借力后,他整個人都飛了起來,朝後猛撲過去,看準另一頭魔獸,又踩了下去。

其他人看了,也如法炮製,拚命地在魔獸背上跳躍。

只這一會兒功夫,就已有數萬魔獸從他們腳下衝過,如滾滾洪流一樣,沖向遠方,聲勢浩大,無可阻擋。

麻煩一邊跳,一邊大聲咒罵:「這是什麼鬼地方啊,居然禁飛。」

幸好精英特種兵裝備中的通話設備效果非常好,大家都聽到了他拉抱怨,佟童說道:「禁飛也有禁飛的好處,你看,地上有很多飛行魔獸呢,大家都一起飛,我們也飛不過它們啊。」

軒轅缺吼道:「別浪費精力,大家試一下,能不能放出魔法?」

麻煩反應很快,抬手就扔出了兩個流星火雨。

魔獸如此密集,根本不可以打空。

然而,魔獸卻根本不管魔法,也不管有多少同伴被點燃了,繼續往前跑。

其他們,也紛紛扔出了魔法,效果雖然不錯,卻無法幫助他們離開獸潮。

衝過去的魔獸已難以計數了,但更多的魔獸依然在衝過來,遙遠的地平線上,不停地出現越來越多的魔獸,彷彿永無止境,生生不息。

軒轅缺猛地一腳踏在一頭高大魔獸大腦袋上,將它踏翻在地上,巨大的身軀給後來衝上來的魔獸製造了一點麻煩和混亂,有的前進的步伐稍稍放慢了一點,就被更多的魔獸衝上來,踏過去。

只是眨眼功夫之間,那些倒下和減速的魔獸,全都被踩死。

軒轅缺卻借著這一踏之力,飛向半空,百忙之中,四下張望,發現根本看不到盡頭,到處都是魔獸,密密麻麻,無窮無盡。

幾個夥伴都借著跳在半空中的短暫時間,猛地扔著魔法,每一個魔法都能引起一陣混亂,也能製造一定的殺傷,卻無法擋住魔獸。

軒轅缺看了一會兒,大聲喊道:「胖子,弄幾個土牆。」

佟昊毫不猶豫地扔出了數十個土牆術,這種魔法並不高級,也不消耗多少魔法力,他扔起來,輕鬆得很。

一道道土牆突然出現在魔獸群中,大多數都被魔獸一下子就撞得粉碎,化為一點點土元素,消失了。但是,每一道土牆卻都起到了讓魔獸減速的作用。

無數魔獸被土牆擋了一兩秒鐘,卻馬上被身後的魔獸淹沒,踩踏致死。

可是,獸潮並沒有改變方向。

看著無窮無盡的魔獸不停地衝來,軒轅缺不安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軒轅缺不停地在魔獸背上跳躍,足尖每點一下,就會有一頭魔獸被踏翻,倒在地上,被其他的魔獸瘋狂地踩踏而死,沒有任何例外。而他也借一點之力,就騰空而起,停在半空。

然而,獸潮中的魔獸實在是太多了,無論讓開了多少,後邊卻有更多的衝過來,在視線的盡頭,依然在不停地出現魔獸。

廢物聯盟七個人的身體都極為變態,除了軒轅缺和佟童二人外,其他五個雖然全是魔法高手,但身體卻比一般的九萬武修高手更厲害。現在,七個人都保持著這個奇怪的節奏,不停地踏著魔獸起跳。

起跳,落下,越跳,落下……

這是一個無窮無盡的重複,枯燥得讓人絕望,但又沒有人敢鬆懈下來,哪怕在獸潮中停下半秒鐘,多半也要被魔獸踏為肉泥。

麻煩趁著跳起的機會,猛地扔出幾個魔法,火焰很快地帶走了一些魔獸的性命,但是,卻根本無濟於事。她大聲吼道:「大家快想想辦法吧,這樣下去,我們的力量和魔法總有被消耗光的時候……」

大家都在進行著起跳和落下的動作,聽麻煩這樣一喊,都認為她的擔心非常有道理,不由得看向軒轅缺。

在危險關頭,大家還是習慣聽他的。

軒轅缺也想不出辦法,被大家盯著,心中感到極為沉重,這一次的危險,是赤裸裸的,是一目了然的,沒有陰謀詭計,沒有狡猾多詐,但這種絕境,卻是最沒有破綻的,哪怕你想出一萬個方法,但對手卻根本不考慮,也不應變,它們只是往前跑,一直跑,永不止步地跑,順便把擋在它們前路的一切,踩在腳下,毀滅。

佟童擔心地看著軒轅缺,說道:「別著急,大家也在想辦法。」

軒轅缺看了看大家,又看了看無邊無際的魔獸,突然靈機一動,大聲喊道:「每個人都給我來一個最強的魔法,快,快。」

麻煩吃了一驚,說道:「你不會想不開吧?」

佟昊跟隨軒轅缺最久,從來都是毫不猶豫地執行他的一切命令,跳在空中,就來了一個高級土地系魔法地震術,他的魔力雄厚,一道金黃色的光芒驀然出現在半空,將軒轅缺包圍起來。

但是,軒轅缺卻沒有什麼不良反應,反而大聲喊道:「其他人,快。」

這時,小夥伴們才想起,他的能力古怪,根本不怕任何魔法,於是,麻煩扔出了一個高級火系魔法流星火雨。

其他們見了,也馬上行動起來。

調戲扔出一個金系高級魔法金剛陣術。

萬大海扔出一個水系高級魔法海嘯術。

木頭扔出一個木系高級魔法木網。

五個魔法準確無誤地擊中軒轅缺,如果換成一般人,早就死了幾回了。可以,他卻屁事兒也沒有,臉上甚至還出現了愉快的表情。

在他體內,五個魔法元素種子,正歡快地吞噬著五種魔法元素。

佟昊他們雖然修鍊時間很短,卻出自系統之手,經歷了十大絕境的考驗,魔法力的精純度已極為罕見,同時,還非常雄厚。這時,全力出手,威力自然十分巨大。

魔法元素種子很快吞噬著,不一會兒就駕輕就熟地吸收消化了佟昊他們扔出的魔法。

軒轅缺意念一動,和氣殘笈快速運轉,元氣霸道地沖向已經變大了的五個元素種子,霸道地將它們壓縮在一起,沒一會兒功夫,五各元素就被迫合五為一。

軒轅缺看著小小的一個元素混合體,感應到其中蘊藏著的巨大破壞力,連自己都有點害怕,大叫一聲:「全部到我身後,快,快,快。」

麻煩搶答總是最快的,馬上吼道:「沒門兒,你別指望我會躲起來,你別想一個人扛……」

她話還沒說完,卻見其他們都快速行動起來,朝他身後跑去。

佟童一邊跑,一邊大聲喊道:「麻煩,腦子是個好東西,可惜你沒有。」

麻煩敢和軒轅缺凶,卻從來不敢和佟童凶,對她的話不敢反駁,突然明白過來,這是軒轅缺要放大招了。不由得心情激動,雙腳在魔獸背上連連輕點,借力之後,快速朝他身後衝過去,嘴裡卻在大喊:「要放大招早說嘛,搞得這麼神秘。」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