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從來沒見過。

「市場上當然沒賣的了,這是我自己設計的。」白少得意的挑了一下眉,連通電源后,儀器燈光全亮了起來,開始滴滴答答的響了起來。

「嘖嘖嘖……厲害啊……」孟莜沫此時真的挺佩服白少的,看著儀器屏幕上顯示的空格數據,有些疑惑地問道:「這些都是儀器能檢查出的數據?」

白少有些意外的看了眼孟莜沫,沒想到老大沒了記憶,還能記住這儀器的使用。

「對,這些都是能檢查到的數據,好了,現在可以站上去試一試了。」

不等白少說站哪,孟莜沫就找准位置站了上去,燈光瞬間大亮,儀器女音也跟著響起,「這位美麗尊貴的小姐,請不要東張西望,也不要摸我,謝謝配合。」

孟莜沫:「……」 翌日的晨光傾灑而下,映照得整片柳林彷彿鍍上了一層薄金一般,碩大的別院中,安靜的沒有一絲聲響,許久之後,那西廂緊閉的房門終於打開,一身黑衣的絕美少年伸了伸懶腰,他那絕美精緻的臉上此時仍舊掛著薄薄的紅暈,眼中的慵懶彷彿還沒有睡好一般。

少年正是一夜好眠的天血夜,伸了個懶腰的她正欲踏步出門,可是跪在門前的人卻擋住了她的去路。

看著眼前這有著一張稚氣未脫娃娃臉的少年,天血夜嘴角不由得一勾,可是隨即便被她隱去,正當她欲把眼前的人當隱形一般走出去時,那咬著牙彷彿隱忍了半天的少年終於開口了。

「求您收我為徒!」亦辰說完這句話之後滿臉通紅的低下了頭,彷彿這短短的六個字用盡了他所有的力氣一般。

天血夜頓住了腳步,她的眼中此時也溢滿了驚訝,「收你為徒?你開什麼玩笑?」自己昨晚說那麼一番話是讓他好好想清楚,不是讓他第二天一大早跪在自己的門前要拜自己為師……

「我是認真的,求您收我為徒,為了報仇,我只能求您幫助我,如果你不幫我那我……那我……」

「那你就怎麼樣?」天血夜神情漠然的轉過頭看向那同樣跪著轉過來的亦辰,亦辰在這一刻猛地抬起頭,他那娃娃臉上染著一絲紅暈,白色的晶瑩在他眼中打轉。

「那我就真的去死……」

天血夜在亦辰說出這句話之時眼角浮起一抹諷刺之意,而就在這時隔壁的房門推了開來,玄清冷的從裡面走了出來,天血夜看看玄,向他點了點頭,隨即轉過頭看向那跪在地上的亦辰道。

「那你就去死吧,前提是,如果你敢的話!」天血夜充滿挑釁的話說完之後,就和玄一起向著外面毫不猶豫的走了去,而亦辰,完全沒有想到她會說這句話,整個人愣在了原地。

看著天血夜和玄的背影,屈辱的淚水在他眼眶中打轉,下一刻淚水整個從他的眼眶中奔涌而出,他放在腿上的雙手猛地拽緊了褲子,崩潰般的聲音從他的喉嚨中沖著天血夜離去的背影吼出,「你別以為我真不敢死!」

亦辰吼出這句話之後,天血夜的腳步依舊沒有停頓,看著這樣子的天血夜,他咬著牙猛地從懷中掏出一把好似早已準備好的匕首,看了看那鋒利的匕首,再看了看那絲毫沒有回頭跡象的天血夜,一咬牙眼一閉,匕首對著自己的腹部毫不留情的刺了下去……

「當……」匕首落地的聲音在一陣凌厲的勁氣的阻隔下響起,亦辰緊閉著眼,等著那疼痛襲來,可是半天他感覺自己沒有任何反應,隨即他慢慢的睜開了雙眼。

只見原本應該遠去的天血夜含著笑站在他的面前,而玄則站在院落的門口看著他們這邊,亦辰看著地上那原本應該已經刺入自己腹部的鋒利匕首,掛著裂痕的臉不由得驚愕的揚起看向天血夜……

「有死的勇氣,那證明你有絕對的覺悟,復仇之路不好走,更何況對象是比你強大千萬倍的劍靈國整個皇室,想要復仇,你就要做好隨時都會死去的準備,並且自己也不要輕言生死。」

亦辰怔怔的聽著天血夜口中所言,那娃娃臉之上兩隻水汪汪的大眼睛直直的盯著天血夜,天血夜蹲下身子看向他道:「我有太多重要的事情要等著我去做,所以沒有時間浪費在你的身上,而且劍術,我更不可能教你,除非……」

「除非什麼?只要你答應收我為徒,什麼條件我都答應,哪怕你要我的命!」亦辰激動的樣子讓得天血夜不由得無奈的搖了搖頭。

「我跟你說過,不要輕言生死,況且你的命對我來說分文不值,我要他幹嘛?」天血夜的話讓得亦辰接下來的話梗咽在喉嚨中,眼淚彷彿又在眼眶中聚集,天血夜看著她這番模樣不由得頭疼。

「劍術我真的沒辦法教你,不過我可以答應帶你去劍祭儀式,讓你手刃劍靈國的部分皇室並保證你的性命安全,前提是你必須以我的命令為首,否則你丟了性命也不算我冥夜不信守承諾。」

天血夜的話說完,可是亦辰的眸子依舊暗淡無光著,天血夜搖了搖頭站起來,在轉身的那一瞬間用著僅自己能聽到的話自言自語道:「唉,如果你姓赫連的話,那一切都好辦了……」

鳳血滅天訣的威力天血夜自己再清楚不過,老頑固那千年前橫掃大陸的無敵劍法,曾經囑咐過自己非赫連家直系子孫不可傳,他會傳給自己已經是個例外,有著鳳血滅天訣,劍師之間越級戰鬥不在話下。

而自己如今的劍師等級沒有真正找人試過水,不過按照自己內勁的充沛強度,恐怕已經在劍皇階別以上,使用了鳳血滅天訣后,那實力自己更不能估計,畢竟在地心之時,自己全力一擊的鳳血滅天最後一式,連老頑固那劍尊巔峰的人接下來都頗為吃力……

「走吧,該吃飯了,吃完了我們還要到城裡去,如果你要一起來的話……」天血夜走了兩步突然頓下,而那眼中還含著暗淡神色的亦辰,在天血夜這句話響起之時,臉上瞬間掛滿光彩,將匕首撿了站了起來,迅速的對著天血夜離開的方向追了上去。

飯桌席間,眾人都沒有講話,只有同伯同嬸二人此時開心的不斷為那低頭拚命扒飯的少年碗里夾著菜。

「辰兒,來吃吃這個你最愛的鹽酥雞,還有這個魚也不錯,還有……」

亦辰皺著眉看著自己堆起如小山高的碗,當他轉過頭看向天血夜、玄、還有譚天賜三日的方向時,玄還好,只是優雅的吃著自己碗里的飯,而天血夜和譚天賜兩人投射過來打趣的眼神,讓得他娃娃般的臉刷的一下子,一瞬間通紅起來……

「好了,我自己可以夾,不要再夾了!」二老忙碌的筷子在亦辰略微惱怒的話響起時不由得頓在半空中,兩位老人眼眸瞬間黯淡下來,亦辰看著他們的模樣知道他們又誤會了自己的意思,不善於表達也從不解釋的他,看了看天血夜一眼,隨即對著二老彆扭的開口道。

「有客人在!」二老此時更是愣住,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那從小養到大跟頭倔牛一樣的兒子,居然也學會了解釋,熱淚彷彿一瞬間溢滿了同嬸的眼眶,亦辰看著只是自己一句話就感動成這樣的二老,眼眶也不由得微微泛濕,自己以前,到底對這兩位老人做了些什麼……

譚天賜看了看亦辰一家三口的氛圍,不由得欣慰的點了點頭,隨即以一種欣賞的眼神看向天血夜,天血夜感覺到他投來的眼神,頓時感到一陣彆扭,自己還真不習慣別人用這種眼神看自己。

「別看我,跟我沒關係。」天血夜的一句話讓得譚天賜嘴角邊的笑意更濃,而一隻有著冷硬角度的玄,嘴角也一瞬間在這一刻不著痕迹的軟化,他的夜兒,幫助了人還是這麼嘴硬呢!

「對了,冥夜兄弟,今日到了城內你有何打算!」飯後,譚天賜和天血夜玄以及亦辰一起在飯廳飲茶,知道天血*潢色小說/class12/1.html夜今日要去城內,所以他特別的問道。

「熟悉下劍靈國城內的地形,順便打聽一下關於劍祭儀式的事情,哦,對了,天賜兄,不知道以你之力,你可不可以在劍靈國內幫我秘密找一下人……」

天血夜說道這裡突然想起了什麼,也許譚天賜可以幫助自己。

「冥夜兄弟還跟我客氣什麼,但說無妨……」譚天賜笑了笑,沒有問是找什麼人就爽快的直接應承道。

「這個人,或者說這群人的身份在劍靈國比較特殊,所以只能秘密在私底下進行。」天血夜皺了皺眉,老頑固的事情現在也開始進行吧,畢竟自己必須儘快搞定劍靈國所有的事,前往雪山,找到外公,搞清楚娘親當年所有的事情后,這樣找尋娘親還有爹爹的事也能更有保障。

「嗯,我可以找到風影樓的人,他們的情報在劍靈國是最快最隱秘,也是最好的,畢竟只要有錢,什麼事都好辦。」

譚天賜的話讓得天血夜舒了一口氣,隨即道:「錢不是問題,他們要多少我這邊都可以給,只是必須要保密,我不想在人沒有找到之前,就給自己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嗯,這是肯定的,風影樓也是做生意的,客人的調查的事情都會死守不會透露出去,這一點冥夜兄可以方心。」

天血夜聽完點了點頭,隨即吸了一口氣開口道:「我要你幫我找的人,就是千年前被劍靈國覆滅的赫連國的皇室直系子孫,赫連家族現在的正統繼承人。」

「什麼?」天血夜的話一出口,仿若一記驚雷在譚天賜和亦辰的心中炸響,兩人臉上都布滿著同樣驚愕的神情,也同時驚愕的吼出聲。

天血夜看著兩人那太過誇張的反應,不由得咳了咳嗓子繼續道:「我知道他們的身份在劍靈國比較敏感,而如今也不知道他們究竟還有沒有人存活到現在,如果實在不行……」

「冥夜兄弟,你找赫連家族的人做什麼?」譚天賜皺起了眉頭,仿若這真的是一個比那劍祭儀式更為讓他覺得棘手的事情,而亦辰在驚異過後則神色不定的坐在原位,一聲不吭。

「受人所託忠人之事,我必須找到赫連家族的人,如果天賜兄覺得為難的話冥夜也不勉強,畢竟這一不小心便會連累至你譚家整個家族……」

就算此時譚天賜拒絕,天血夜也不會怪他,畢竟赫連家族的人如果現在存在,那在劍靈國身份也是異常敏感的,畢竟前朝遺孤,如果讓得劍靈國的皇室知道,那肯定是想要斬草除根的,對於包庇他們的人,肯定也不會輕易放過……

譚天賜皺著眉頭,半響都沒有言語,他的雙眼不時的移到了天血夜的身上彷彿在打探什麼一般,許久之後他才嘆了一口氣開口道:「好吧,冥夜兄,這件事我會幫你辦妥,但是你保證不會讓這件事情讓外界知道,與譚家有任何關係,好嗎?」

「嗯,這是肯定的!」天血夜見得譚天賜居然答應,心中不由得浮起一抹感動,只是譚天賜和亦辰那期間不正常的神情,卻印在了她的心上。

「好了,天賜兄,我和玄哥哥還有亦辰現在要去城中,估計最遲傍晚時分會回來!」天血夜站起身向譚天賜抱了抱拳道,一直沒有動作的玄也在這一刻跟著她站起了身。

「且慢!」天血夜兩人正欲轉身出門外,卻被譚天賜突然叫住,天血夜疑惑的回過了頭,「天賜兄,還有何事?」

「冥夜兄,要在劍靈城沒有麻煩的行走,你最好是先去劍師工會鑒定下劍師級別,然後讓他們頒發給你有劍師身份象徵的徽章,這也是榮譽和身份的象徵,只要有了這個等級徽章,那麼你在劍靈城之內行走,出入拍賣會、各劍師分會,甚至大陸之上,都會容易許多。」

「哦?」天血夜本來就不是很在乎名利這些東西,但是聽聞這劍師徽章居然有如通行證般的作用,雙眼不由得一亮,隨即點了點頭。

再次向譚天賜抱了抱拳,天血夜和玄先一步走了出去,而亦辰在跟上去之時,意味深長般的看了看譚天賜,隨後追上天血夜兩人的腳步跟了上去……

繁華熱鬧的劍靈城中,四處都是小販高呼的叫賣聲,天血夜幾人目的地明確,先行去城中心的劍師總工會測試完劍師等級,然後再由亦辰帶領他們去熟悉劍靈城內的四處。

走在寬大的城中主道之上,到處都是人來人往的人潮,亦辰猶如一條泥鰍一般在人群中穿梭著為天血夜兩人帶路,憑著天血夜和玄兩人的輕身功夫,在擁擠的人潮中也行雲流水般行走著。

「前面馬上劍師工會就到了!」一直在前面帶路的亦辰突然竄到了天血夜的身邊為天血夜指著路,天血夜點了點頭,隨即三人的腳步也慢慢的放慢了下來。

走了沒多久,鬧哄哄的聲音從前面傳來,只見那前面圍滿了許多圍觀的群眾,打鬧和咒罵的聲音也從中傳來……

「哼,本公子說的是事實,同亦辰那孬種,就憑他一個三星劍師,也有資格肖想我們劍師工會的秋小師妹?他做夢去吧,死了下輩子也輪不到他個窩囊廢……」一道挑釁不削的聲音從那之中傳來,緊接著兩道不甘憤怒的聲音也響了起來

「原平駿,你個混蛋,不許你侮辱我們老大,我們跟你拼了……」

「我們跟你拼了……」

而遠處的亦辰在聽到那讓的他熟悉的幾道聲音時,娃娃臉之上布滿了憤怒的神情,他已經顧不得身後的天血夜兩人,拼了命就往著人群的方向跑去,一個勁兒的扒開人群往裡面費勁的鑽著!

而天血夜看著同亦辰的背影,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興味,隨即向著玄道:「玄哥哥,我們也去湊湊熱鬧,看這小子的老大魅力究竟有多大!」

玄寵溺的對著天血夜一笑,只要她願意,只要她喜歡,任何事情他都願意待在她旁邊陪著她一起做。兩人相視一笑之後,不慌不忙的向著人群中走去。

「原平駿你個王八蛋……」同亦辰扒開人群后看到的是兩個全身布滿劍傷,臉浮腫的青一塊紫一塊已經看不清楚面貌的兩人,他蹲下身子將兩人扶了起來,眼中滿是愧疚之意……

「太好了,老大你來了,大牛,老大來了就沒事了,呵呵……」那身形偏瘦的少年臉已經腫的跟個豬頭一般,隆起一個大包的嘴邊,在看到同亦辰之後,就算是疼痛也扯起了一個四不像的笑容。

「鳥大,牛來里啊,呵呵呵……」一旁身形比較肥胖被身形消瘦的少年叫做大牛的少年,此時嘴中已經發不出正常的聲音,伴隨著他說話,一個個伴著血絲的口水泡從他的口中不斷的吐出。

「喲,這不是我們的同大廢材嗎?你還有膽來我們工會啊?本公子不是早警告過你,不要再靠近我劍師工會嗎?後果是什麼,你知道吧?」

那長相普通猶如二世祖一般的華服少年,此時有種拿著一把鍍金的長劍,眼神中透著一抹厭惡和狠毒看著抱著那地上兩個仿若廢人一般人的同亦辰。

「原平駿,我同亦辰今天就是死也要托你一起陪葬,啊……」同亦辰看著自己夥伴身上的傷,整個人已經憤怒到了瘋狂的邊緣,他放下那兩個人,撿起他們身旁掉落的普通鐵劍,揮劍就對著那原平駿的方向刺去……

「哼,不自量力,我今天就在這裡解決了你這個孬種廢物,省的你整天去搗亂我們秋小師妹的心……」原平駿眼中閃過一絲狠毒,七星大劍師的氣息從他的身體之內毫無保留的發出,而眾人在感覺到了原平駿與同亦辰兩人劍氣之上巨大的差別之時,都不由得替同亦辰感到惋惜……

「嗵……」

「噗……」同亦辰整個還沒有靠近原平駿身體周圍,就被他的劍氣震飛開來,倒在地上的他不由得吐出一口血,而就在他準備撐起身子再度起來之時,一聲如黃鶯般好聽的嗓音響起。

「三師兄,不要傷害他……」同亦辰順著聲源處望去,只見一身藍色衣衫的輕靈少女,眼角含淚心痛的看著同亦辰的方向,而同亦辰在見得那少女眼中滿滿的情意之時,猛地選擇視而不見別過頭去,拿起手中的劍再次對著原平駿的方向刺去。

「啊……」

「小師妹,這可怨不得三師兄哦,是他自己要跟我不死不休的,我也沒辦法了!」原平駿雙眼色迷迷的盯著那輕靈佳人,隨即當他的眼神轉向同亦辰的方向之時射出一道狠毒的光芒,劍刃猛地一橫,一個閃身躲過了同亦辰的攻擊到他的身側,下一刻他手中的劍對著同亦辰的脖子抹去……

「結束了,孬種,小師妹永遠都是我的……」原平駿咬著舌在同亦辰的耳邊殘忍的說著,在眾人和那小師妹以及地上躺在兩人驚愕的眸子中,劍已經要靠上了同亦辰的脖子,而同亦辰也絕望的閉上了雙眼……

「誰敢動他,我廢了誰……」

就在眾人都以為那同亦辰必死無疑之時,一陣滔天的恐怖內勁,對著那揮劍指向同亦辰喉嚨的原平駿而去,原平駿整個人還沒有反應過來,整個人已經被那恐怖的內勁震飛得飛出人群之外,而在他暈死過去之前的眸子中,彷彿看到了如地獄而來的修羅一般…… 那一身黑衣如修羅般冷冽的站在一旁的絕美少年,臉上滿是清冷之色,在她的身旁,一身紫色衣衫俊逸如天神般的男子默默站在他的身旁。

「咚……」原平駿重重的摔倒了十尺外的地上,整個人昏死過去不醒人事,而那站在原平駿那方的其餘幾個華服少年,看到在他們中階別最高的原平駿,只是被眼前的少年不知如何動手就一擊擊中倒地不起后,都紛紛丟掉了劍一把抬起原平駿向著劍師公會的裡面急速的退去。

而那被原平駿叫做小師妹的少女,在原平駿那一干人等全部離開之後,她整個人開心的就欲向著同亦辰的方向跑過去……

「別過來……」少女的腳步被同亦辰黑著眸子冷冷的一句話凍在了原地,少女動人的雙眸中布滿了淚水,整張臉已經梨花帶雨般,就算同亦辰已經決心要冷冷的將她逐出自己的生活,可是看著她這幅模樣,他最終還是沒能看下去別過了頭。

少女看著同亦辰真的絲毫不願意理會自己的模樣,終於大哭出聲狼狽的跑進劍師公會中。

「可以自己起來嗎?」同亦辰走到了那兩個受傷的少年身邊,臉上依舊沒有任何錶情。

「老大,我們可以……」兩個偏體鱗傷鼻青臉腫的少年強撐著自己的身體站了起來,瘦弱的那少年攙扶著微胖的少年,兩個人就算身上此時痛的要命,看著同亦辰的臉上卻依舊掛著傻傻的笑容。

「師傅,我需要銀子……」同亦辰看了看兩個夥伴,走向了天血夜的方向,而當他開口喚天血夜為師傅之時,那大牛兩人都紛紛不可置信的張圓了嘴。

周圍的人也紛紛抽了一口氣,這看起來只有十四五歲的少年居然是眼前這同亦辰的師傅?不過誰知道呢,現在許多老傢伙都駐顏有術喜歡裝嫩……

同亦辰在這條街幾乎很多人都認識他,因為他總是鍥而不捨的想要進入劍師公會裡面修行,只是每次都是被公會的人轟了出來,在第十次他被原平駿幾人屈辱的毆打丟出劍師公會之後,他指著劍師公會的大門曾經大罵道:「總有一天,我同亦辰會挺著從你劍師公會走出來,也總有一天我會找一個比你劍師公會強一百倍的人做師傅。」

天血夜眯著眼看著眼前的同亦辰,就在同亦辰以為天血夜根本不會甩他的帳給他面子之時,天血夜什麼也沒有說,在納戒之上一抹,一張銀票出現在她的手中。

「這銀票需去龍騰錢莊換取,夠他們花一輩子了!」同亦辰驚喜的抬頭看向天血夜,強忍住眼中的淚點了點頭接了過來,「謝謝師傅!」

天血夜對著他點了點頭,隨即他再次走向了那大牛兩人的身邊,「這些銀票你們拿走,可以去龍騰錢莊換一點錢,以後不要再來找我了。」

「老大,你說什麼?你不要我們了?」那大牛二人本來歡歡喜喜的接過了銀票,可是在同亦辰將後半句話說出來后他們的笑容僵在了臉上。

「如你們所見,我現在有了劍術高強的師傅,根本不需要跟你們這些人一起混了,這樣只會阻礙我的前途,這點錢當作是我對你們以前跟著我的報酬,不要說你們不稀罕這點錢,有了這些錢你們也能買一把像樣的劍而不是像這種爛鐵。」

同亦辰眼眸中毫無光芒,將手中握著的劍丟到了地上,已經有部分殘缺生鏽的劍落到地上發出鏗鏘的響聲,彷彿連同三個少年的友情一般一起碎了一地……

大牛兩人在同亦辰好不股情面扔掉了手中的劍,終於頹廢的低下了頭,隨即那瘦弱的少年一步步走向了那丟下的破劍旁邊,將他撿了起來,「老大,你保重!」

就算同亦辰傷了他們的心,他們還是不怪他,本來就是他們硬粘著老大不放的,現在老大有了好的前途,自己也應該放手讓老大去做了,自己應該支持老大,而不是阻礙老大的腳步。

瘦弱的少年攙扶起大牛,兩人臉色黯淡的轉身離去,可是他們還是不時回頭不舍的看向同亦辰的方向,而同亦辰將他的冷酷一直偽裝著,不管他們走多遠他有多不舍都強忍著沒有回頭。

「為什麼這麼做?」天血夜走到了他的身邊,輕聲問道,她知道這小子的脾氣雖倔而且有時候會不可理喻,可是絕不是會丟下同伴不理,攀上了高樹枝就忘了根的人。

「跟我在一起他們只會面臨更多的危險,等我足夠強大到可以保護他們的時候,我會回去找他們。」同亦辰聲音低低的對天血夜說道。

天血夜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隨後抬頭看向劍師公會那雄偉氣勢的建築,對著玄和同亦辰兩人道:「走吧!」

三人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了劍師公會之內,圍觀的人潮也漸漸散開……

進入了劍師公會的內部,四處有著三三兩兩的人,而這些人在天血夜三人進來之後眼神都異常的古怪,紛紛都避開他們向其他地方走去,天血夜無所謂的看了看那些人,隨即開口向身後的同亦辰問道:「測試的地方在哪裡?」

「那裡,去那裡填寫一下身份信息,交了銀子之後接待人員會根據你的氣息能力判斷,替你選擇低級、中級、高級的測試,當然也可以自行選擇自己能夠完成的測試,只是越高級的測試費用會越高……」

同亦辰指著那一個好似櫃檯接待的地方,天血夜點了點頭,直接向著那有著美麗接待小姐的地方而去。

「請問幾位公子有什麼可以幫到您的?」那站在櫃檯前的接待人員,是一位看起來有十七八歲的妙齡少女,她的臉上掛滿了和藹可親的笑容,與其他人躲著他們的樣子完全不同。

「等級測驗。」天血夜冷冷不帶一絲感情的話語從口中說出,那接待少女臉上依舊掛著笑容回答著,「好的,請您填寫以下您的基本資料,然後交十兩的報名費用,測試費用我們會根據您需要測試的等級收取。」

天血夜點了點頭,接過了筆就在那報名簿上寫上了冥夜兩個字,在年齡那一欄填上了十四歲,而玄則直接拿出了十兩銀子遞給了那少女。

「好的,請問您需要我們按照您的內勁測試推薦給您最容易考過關的測試嗎?這樣的話要收取五十兩的費用,測試費用單……」

那接待少女還在滔滔不絕的講解著,天血夜眉毛不由得抽了抽,這是劍師公會還是搶錢公會?隨即不耐的揉了揉眉毛道:「不需要,我報考高級!」

那接待少女的話突然被天血夜打斷,一直維持的公式化的微笑僵了僵,臉上出現了一絲錯愕的神情,隨即她又繼續道:「這位公子,可能您不清楚我們公會的測試等級,高級是測試實力在劍狂強者以上,劍王以下的人才可以報考的……」

「高級!」天血夜直截了當的掐斷了接待少女的話,那接待少女看到了她那清秀的眉間透露出一股不耐煩的意味,也只得直接停止話語然後開口道:「高級的測試費用需要五百里銀子,麻煩請您付賬!」

玄在那接待少女的話響起時,直接拿出一千兩的銀票放到了櫃檯之上,那接待小姐接過銀票,隨後找了五百兩的銀子連同一個檀木製造的吊牌遞到了天血夜的手中

天血夜接了過來,將銀子交給了玄,看了看吊牌之上,只見上面刻畫著一個高的字樣,其上還懸浮這一股不一樣的氣息……

「兩位請在外面稍等,我帶這位公子前去測試!」那接待少女從櫃檯走出來,帶著天血夜向著二樓的方向走去。

而當她們兩人剛離開后不久,一群人便氣勢洶洶的來到了大廳之中,將玄和同亦辰團團圍住,每個人的面上都有著不善的表情,同亦辰看著來人,眼中不由得透露出一絲凝重。

微微退後走向玄的身邊道:「這些人都是剛剛被師……冥夜少爺打傷的原平駿的師兄弟,也是劍師公會三長老手下的弟子,站在他們最前面的是剛剛那原平駿的大哥,此人性格陰狠毒辣,對待對手從不手下留情,只要敗在他手中的人,不死也殘廢。」

玄眼神中依舊沒有任何波瀾,彷彿眼前的這一群人不存在一般,而那陰沉的原平山,看著玄這般模樣,眼神不由得再次暗了下來,「是誰傷了我二弟?就是這個人?」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